言情中文网 > 重生妃要低调 > 第五十五章 她的反击(三)

第五十五章 她的反击(三)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重生妃要低调最新章节!

    许是停留在山脚下的原因,轻风柔和舒卷,为前来拜佛祈福的香客与痴心向佛的世人带来一丝宁静。

    看似平和安静的云来客栈,实则已经分布埋伏了将近十来个人,只见为首的人长相丑陋,佝偻着后背,正时时刻刻盯着云来客栈的一举一动,只是晌午时分已过。雇主买家却没有传来一点消息,着实让人有些着急。

    倘若贸然行事,一定会被人有所发觉,更何况里面还有一两位公子哥模样打扮的人,身边少数有二十来号的人守着。想到此,为首的男子手里不禁浸出了些汗渍,眉眼处的刀疤,也因为男子眼中闪过的狠厉而显得狰狞十分。

    人群中,一个体形庞大的身躯,身体彪实,穿来穿去,像是一头笨重的棕熊显得憨厚不已。凌乱的发丝像倒扣着的鸡窝,粗长的眉毛,唯一出奇的地方莫不是棕熊的黑亮瞳孔,干净的如同一汪清泉,又似未经过世俗尘埃的婴儿眸色,不染一丝尘埃。

    “老大”棕熊突然开口大声叫道。

    佝偻罗锅的男子一听这声音,差点没气晕过去,扭头一看,果然又是这个二傻子。

    “你给老子闭嘴!”佝偻罗锅男子气不打一处来,急忙站起身来低声吼道,“老子吩咐你的事办完了没?”

    虽然这已经不是老大第一次吼自己了,但棕熊还是觉得有些后怕,像个小孩似的颤颤巍巍的一脸真挚地点头道“嗯嗯,老大吩咐的事已经完成了。”像是小孩想要得到大人的夸奖般,棕熊般的男子嬉笑邀功道。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老大让他去华光寺后山处挖出一三米多深的巨坑,但是既然老大说了他能够帮自己找到自己的亲爹,那么老大说什么自己就照做好了。

    佝偻罗锅男子正是不久前伪装成谢华颜一行马车夫的人,名唤吴老鬼。早年熟知这启明帝国京城外的地理环境,也算是这京城附近有名的杀手买家。为了掩人耳目特意扮作马车夫模样潜藏在权相府家丁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雇家迟迟没有动作,自己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率领数十号弟兄埋伏于此。

    似是看出眼前棕熊身材模样的男子所想,吴老鬼只好不耐烦道“老子今天有一大笔生意要做,今个儿你要是敢坏了老子的好事,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还有你爹的事,老子已经帮你再查了。”吴老鬼想了想还是加上了后面这一句。

    “嘿嘿,老大,俺就知道你不会骗我的”棕熊般的男子像个孩童一般的‘嘿嘿’的笑了起来,看来自己不久就可以找到爹了。

    “好了,现在闭嘴,不许再出声了,否则你这辈子不仅不会看不到你爹,你还会被,听见了么?”吴老鬼阴狠地说着,抬起右手在自己脖子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以示威胁。

    棕熊男子见状只好委屈的缩了缩脖,无辜的眸子像只受伤的小鹿般滴溜溜的转着。

    这边,上等客房的气氛是欲加剑拔弩张了,孔掌柜的只希望小店能正常经营,哪能想到,唉,孔掌柜的也只能自认倒霉了,只希望快点结束才好。

    “证据吗?”只见房内一长相甜美可爱的一娇小人儿,不慌不慢继续道,好看的眉眼直直注视着气定神闲坐着饮茶的司君实,“无双公子的到来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众人皆知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而两位公子罔顾世俗伦理,不顾世俗非议,莫不是倾心于小女子?”

    果然,谢华颜此话一出,众人脸上皆是惊愕,似是没想到谢华颜会如此回答道。

    尤其是司君实本就一张不屑的脸,在听到谢华颜这句话时,顿时故作高冷的脸,也在此刻龟裂了。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司君实一张白皙清秀的脸庞此刻也因为谢华颜的话,突然变得涨红不已,自恃口才绝佳的他,此刻却变得结结巴巴。这个女人,啊,不,还称不上女人,她究竟还有没有羞耻心啊,一点女孩子家的廉耻都没有吗?

    羞耻心吗?早在上辈子遇到赫连湛郗时就无影无踪了,谢华颜似是没有看到众人一脸惊愕不已的表情。继续一脸无比自信道“还是说两位公子早已尾随我多时,只为一睹我的芳容?只可惜本小姐我年岁尚小,恐怕还不能许配人家,倘若二位公子对我是真心,想必等个三五年,也未尝不可啊!”

    本应该坐在一旁淡定无比饮茶的上官云顿一听这话,‘噗’的一声,口中饮进的茶水悉数全喷了出来,目瞪口呆的盯着谢华颜,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谢华颜曾经被自己戏耍过多少回,如今自己难道要自愧不如?

    “颜儿,怎么越说越离谱!”站在一旁的刘念芝未曾想到谢华颜会如此出声道,意识过来的她,赶紧厉声喝斥道,要知道谢华颜代表的可是权相府的颜面,她不要脸,自己和裳儿还要呢!要是这谢华颜当外逼亲传到了相爷耳朵里,恐怕相爷也会牵连到了自己身上。

    “两位公子实在不好意思,颜儿年龄尚小,从小远离亲母,有什么得罪二位公子的地方还请二位见谅”刘念芝这话似是在为谢华颜开脱,却也是说明了谢华颜是因为缺乏管教所以才会口出狂言的。“颜儿还不快向两位公子道歉!”

    谢华颜岂会听不出刘念芝的言外之意,刘念芝无非是想自己当着自己的面冠上一个不知廉耻,口出狂言,缺乏管教的称号。自己怎么会让她如意!

    “可是姨娘曾教过自己,无论是否是颜儿做错了,都应该让对方赔礼道歉啊!”谢华颜极其无比认真的答道。谢华颜言下之意是我的亲生母亲虽未教过我,但至于待人处物方面这些可都是姨娘你教我的啊!谢华颜轻松地便将罪责踢到了刘念芝身上。

    这下谢华裳不淡定了,“谢华颜,你胡说些什么,众人都知道你自小被寄养在我母亲房里,又极为不讨亲生母亲欢喜,所以你自由嚣张跋扈惯了,仗着父亲对你的宠爱,你便无法无天,目中无人,更是不将我与母亲放在眼里,如今又公然向无双公子求爱,你还真是不知廉耻啊!”谢华裳夸大其实,步步紧逼道。说话的同时还不忘偷瞄正集中注意力的上官云顿。

    而后者也不忘回以一个满意的眼神,得到赞许的谢华裳这才鼓起勇气继续道,似要坐实谢华颜的罪名。

    刘念芝也很合适宜的添了句,“颜儿,说到底还是娘的错,没有教育好你。”说罢一脸惭愧的低下头去。

    没想到此次前来还有这么大收获,这谢华颜在启明帝国也是嚣张惯了,仗着自己是权相府嫡女的身份,没少和另外两个京城恶女勾结,贬损自己和京城达官显贵的公子哥,如今看她们自己相爱相杀,岂不痛乎快哉!想到此,司君实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玩味儿的笑容。

    这谢华颜今天还真给了自个大惊喜,没想到这姐妹俩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原先还以为谢华裳能为自己所用,进而自己就能够不断吞食掉诺大的权相府,让其为自己在朝堂上所用,只是碍于谢华裳卑贱的身份才迟迟未有所行动,只是今天谢华颜这一出着实让自己刮目相看,那么自己是否也应该考虑替换掉谢华裳呢。上官云顿在心里默默地盘算着,更何况谢华颜还是权相爷的掌上明珠呢,这样自己的赢的几率也就更大些吧!

    虽说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次这母女一唱一和的嘴脸戏码了,只是如今这母女俩非要在众人面前不遗余力的明损自己的闺誉,既然如此自己也就没必要再跟她们留任何颜面了。

    众人都处在看好戏的状态,只有一人像失了魂般,心不在焉的。愣愣的低着头,似要为自己低廉的身份而感到羞愧。论身份自己比不上谢华颜姐妹,论姿色自己更是比不上谢华颜姐妹,尤其是谢华颜,还未及笄,便已经出落的极其标致了,倘若假以时日,这倾人国也未可知啊!那么自己又凭什么让上官小侯爷看上自己呢!

    一股悲意与懊恼暗恨似潮水般涌上自己的心头,自己真的好恨为何要生在卑贱的商贾之家,注定要被谢华裳那样的人欺侮一辈子,自己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一抹狠辣凶厉的目光就这样像转眼即逝的流星划过了默默无闻的谢明珊的眸子中。紧攥的双手因为愤怒赫然勒出了血痕,血肉模糊不已,而她自己仿佛对这疼痛毫无感觉。

    谢华颜心里冷笑了一声后,这才道“我想,姨娘和大姐你都误会了”望了一眼准备听好戏的两位男子,谢华颜岂会看不出他们眼中的玩意,“这第一,姨娘你,是我这权相府的小小姨娘,更何况我母亲尚且在世,你竟然让我唤你为娘亲,你好大的胆子啊!”

    “这”刘念芝一听这慌了,正欲要解释,便被谢华颜冷冷的声音打住了。

    “这第二,既然姐姐听不懂人话,我且就再说一遍好了。我对无双公子绝无爱慕之意,天地良心可鉴。至于凤求凰,乃是我作给无双公子的,况且还是大姐你鼓励我,啊,不,撺掇我写的。意欲鼓励无双公子勇敢的追求妹妹我而已。但是今天姐姐却不承认,莫不是姐姐为了吸引无双公子的注意力,故意拿妹妹我来试探无双公子的吧!”

    果然谢华颜此话一出,谢华裳整个脸色都变了。一张粉嫩的小脸实在忍无可忍了,她,她居然当着上官小侯爷的面编排自己和无双公子。情急之下那还顾得什么淑女不淑女的,怒吼道“谢华颜你胡说些什么!我才没有和无双公子,看我今天不撕烂你的嘴。”说着谢华裳便提起袖子作势要撕谢华颜的嘴。

    “够了”一阵男声实在忍不下去了出大声呵斥道,原本还想坐山观虎斗,没想到着谢华裳果然难成气候,被谢华颜的寥寥数语便被激起了怒火,毫无贤良淑德可言,看来还真是自己看走了眼。

    “铛铛铛”一阵敲门声恰好适宜的响了起来,“小侯爷,属下又要事急报。”

    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门口处,谢华裳这也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尴尬的整了整肩,还不忘偷偷观察着上官云顿的表情,心下道这下丢人了,谢华颜,你给我等着!

    “进来”上官云顿应道。

    似是上官云顿近侍打扮的男子的男子听到主子的回答便推门而进,找到了人群中的主子,似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不方便开口,便用眼神示意道上官云顿。

    “好了,你先下去,我稍后即到”

    “是,主子”男子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过了半晌,上官云顿这才又缓了缓声音,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些。“刘姨娘,不好意思我兄弟二人还有要事,就先回房了。”

    “啊?哦,好,既然公子有事,先走无妨”刘念芝正愁怎么为自家女儿开脱呢,没想到上官小侯爷会如此道,心下不仅对小侯爷多了些许好感。

    说罢,上官云顿便示意了司君实一眼,司君实见状只好收起看好戏的状态,正中的瞥了一眼上官云顿,这才紧跟其步离开。只留下屋内孔掌柜以及权相府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