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重生妃要低调 > 第五十四章 她的反击(二)

第五十四章 她的反击(二)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重生妃要低调最新章节!

    “够了,君实”一声低喝从上官云顿口中逸出,这谢华颜脑子着实比以前灵光,还是说她根本不是谢华颜?

    思及此,上官云顿凌厉的眼神不禁深邃了许多,又联想起前些日谢华颜以一首凤求凰向君实求爱,君实兄为羞辱谢华颜特意作一首华鸡,只是不知是何缘由,差遣的下人自那以后竟毫无音讯。而最令人生疑的是,京城内自己旗下数十家典铺接受到重创,似是有人有意为之。

    而这一切,让自己不得不怀疑,这一切是否和谢华颜有关?

    “谢二小姐”上官云顿敛去眼中嗜血喑暗的痕迹,冷然开口道。用折扇轻点司君实的手腕,似在传递‘稍安勿躁’。

    不得不说,谢华颜这招真是阴损,既将自己与好友臭骂了一番,又以旁人不得驳斥质疑来坐实。还真有她的!上官云顿不得不重新审视起眼前的女子来,狭长的丹凤眼不禁微眯起来,折射出噬人的冷光。

    “看来是我弟兄二人的不是,贸然打扰了二小姐与掌柜的对话,另外我兄弟并无恶意,只是不太明白前些日二小姐以一首名曰凤求凰的诗作赠与君实兄,诗意又着实令我弟兄俩不解,所以今天碰巧询问二小姐告知一二”说着上官云顿就从衣襟里取出那张赫然写着凤求凰的纸帛,似在说刚才你令我二人颜面扫地,这下看你怎么办?

    站在一旁瑟瑟发抖的云来客栈老板孔福生,哪里见过这架势,傻子都能看出来这火药味十足啊!心下暗暗道,这不管哪一方得罪了都不好交代啊!自家客栈好不容易有贵人相助,这小侯爷和无双公子很明显是欺负人嘛!

    “哎呦,您看,贵客来这么久,光顾着说话了,快请里边坐”孔掌柜决定先当个和事佬,至于什么客栈经营之道也不顾及了。保命要紧,这都是达官显贵,稍不留心,掉脑袋的可能性都有啊!

    来了这么久,这掌柜的总算说了句人话啊!司君实丢了个还算你识趣的眼神,便大摇大摆公子哥似的坐在了方才一行人围绕的桌旁,兀自倒了一杯茶水,好似方才的凤求凰与自己无关。

    上官云顿见状也一副坐等看好戏的表情,随意的将那纸帛丢在桌子上,悠闲地准备看谢华颜怎么解释,不知道为什么,上官云顿总觉得自己不该再提这首凤求凰了,可是自己京城那十几家店铺的损失不就白白吃了个亏吗!启明帝国人都知道仕途之人一律严禁经商,尤其是自己又是官宦世家子弟,着实不能明着调查。

    可这损失,思及此,上官云顿想想就来气,按耐住想咆哮的欲望。不管怎么说,这事绝对与谢华颜有关!

    不过这事还真的冤枉谢华颜了,谢华颜要是知道这是谁做的,估计都要谢谢他祖宗了。

    说实话谢华颜还就喜欢看这两人极其隐忍的表情,拢了拢自己的秀发,转身轻启红唇,微微的一笑这才开口道,“我想两位误会了吧!”

    这一笑,上官云顿只觉得自己的内心似是一汪波澜不惊的平静湖面,而谢华颜就像是一缕三月清风轻拂湖面一颦一笑动人心弦。定了定神,这才否定自己的看法。只觉得一道哀怨的目光探来,也无暇顾及了。

    谢华裳这么精明的一个人岂会没有看出上官云顿异样,上官云顿那痴痴的失态样子自己还从未见过呢!都是你,谢华颜,今天证据在此,这下看你还怎么狡辩。

    “就是啊!妹妹。这女儿家最注重名节了,我看妹妹还是赶快解释清楚吧,让人误会了,这可就麻烦了!”谢华裳柔柔的出声道,似是在帮谢华颜开脱。眼神还状是无意的瞥了一眼上官云顿,见上官云顿一副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谢华裳只觉得脸似火烧般。

    谢华裳不出声,自己都快忘了始作俑者是谁呢!玩味儿似的勾了勾好看的唇角,这才不慌不忙得道“大姐不出声,我都快忘了还有大姐的存在,我看大姐还是为自己想想如何为自己诬陷他人的罪责开脱吧。”

    “你”谢华裳一张小脸气得通红,愤怒的抬起纤细的兰花指指向谢华颜。

    装作没有看到谢华裳一般,谢华颜扭过身去,面无表情道“凤求凰?”说着便用纤细的手指捻起桌子上的那首诗,果然是自己前世所作,赫然清晰的写着一首诗,这时候自己的字体还透露着浓浓的少女风,字迹工整的蝇头小楷,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少女对男子的爱慕之意。

    这个女子真是爱慕自己吗?为什么自己在她脸上找不出任何痕迹呢!还是说她想欲擒故纵?司君实心里不禁打鼓到,为什么他心里有一种隐隐的期待呢!不过很快司君实的脸上便由疑惑转变成了鄙夷。他倒想看看谢华颜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前世就是这个东西将自己名声搞臭的吧!恐怕这还要多谢谢华裳母女吧,谢华颜腹诽道,面上却是一片坦然。

    站在一旁久不语的刘念芝不动声色观察着眼前的局势,不管怎么说无双公子和上官小侯爷都是极其排斥谢华颜的,更何况上官小侯爷又极有可能与裳儿结为连理,那么这个时候如果为了一时得利,就极有可能破坏上官小侯爷和裳儿的感情联络,到时偷鸡不成蚀把米都有可能啊。

    突然,刘念芝接收到谢华颜一道意味不明审视的目光,刘念芝只觉得心里‘咯噔’一声,莫不是这蠢货看出了什么!

    “枉费司公子你号称无双公子,却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谢华颜挑了挑眉,似是在为司君实惋惜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司君实一听这话,眼色一寒,压抑着愤怒。

    谢华颜勾了勾起嘴角,这才徐徐道“雄为凤,雌为凰,这么浅显的道理,无双公子不会不知道吧,就算是你无双公子不知道,那上官小侯爷你呢?”不待两人有所反应,谢华颜又继续道“说起来,这事还得谢谢我的大姐谢华裳,如果不是你告诉我,当今名声赫赫的无双公子对小妹我倾心已久,我又怎肯会一纸赋诗凤求凰来借此鼓励无双公子呢!”

    “你胡说八道,明明是你不顾世俗伦理,硬要,硬要求爱与无双公子,我与母亲拦不住你”谢华颜这不开口不要紧,一开口竟牵扯到了自己,心虚的谢华裳颐高气使,立即反呛声道。这泼辣的风格与谢华颜的从容淡定形成鲜明的对比,看在司君实的眼里不禁也对谢华裳多了些许鄙夷。

    果然,这下连维护谢华裳的上官云顿也坐不住了,琥珀色的眸子透着些许狠意,沉下声来,“谢华颜,凡事都要讲究证据,恐怕你这托词,很难辞其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