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重生妃要低调 > 第五十三章 她的反击(一)

第五十三章 她的反击(一)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重生妃要低调最新章节!

    这边战火还在蔓延着,只听见一阵“啪”“啪”的掌声,“真是精彩极了,没想到几日不见,谢相的掌上明珠还挺能说会道的,怎么以前没发现呢?”

    还是来了,是吗?不过这声音谢华颜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上官云顿,前世自己虽未经常直接与上官云顿交手,但是上官云顿的声音自己还是能辨别出来的,而此刻听出的声音明显带着轻蔑的语气,究竟是谁呢?

    而当谢华颜决定去一探究竟时,却还是被眼前之人的到来所震撼到了。是他,司君实!只见来人身高七尺有余,肤色白皙,五官清秀却不失一丝俊美,穿着一袭绣暗花纹的白长袍,自然而然的将文人气息一览无遗的展露了出来。

    君实,倒不如叫他军师!

    而更令谢华颜感到震惊的是司君实身后之人,上官云顿。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前世上官云顿就已经与司君实结识,这也就能解释后来司君实所侍奉的东家了,既然如此,那司君实后来又为什么与上官云顿反目成仇,最后竟然波及到了权相府,还是说权相府在这中间也扮演了什么角色吗?

    谢华颜百思不得其解,只觉得前世自己虽说活的高调无比,恨不得响彻九州,可毕竟前世自己一直活在明面上,究竟自己错过了什么?

    所呈现在司君实面前的就是一幅这样的画面,一眼望去只见人群中,一抹鲜艳的鹅黄衫碎烟罗裙,白皙的小脸不施粉黛,一双美眸顾目神盼,一张瓜子小脸儿,清丽脱俗,容色极美,眉眼之处不乏透出些许稚嫩。只是此刻正呆呆的出神的望着自己,让人心生怜爱。

    怜爱?自己是疯了吧!谢华颜?哼!司君实心中不断鄙夷着,自然也都体现在脸上的神情上了。

    谢华颜岂会没有发觉,眼前的男子司君实嘴角勾起一抹不屑,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虽一身书生气息,但是,杀起人来却一点都不手软。以至于世人皆叹生子当如司君实!谢华颜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子,似要把他看穿。

    “司公子见笑了”反应过来的谢华颜意识到了自己失态了,晃了晃心神随即便反应过来了,毕竟现在他的锋芒还没有故意显现出来,不是吗?

    “司公子”谢华颜身后一众人等,看到来人之后心中皆是一愣,随即也便福身问好道。只有谢华裳神色紧张,紧紧地攥住手中的蚕丝凉帕,不断地搅动着,眼神还似有若无地瞥向门口处,一张小脸此刻也布满了可疑的红晕。为防别人起疑,此刻也低下身子去,与刚刚的行为判若两人。

    谢华颜倒未注意到谢华裳的异样,好不容易引蛇出洞,此时若不探探他的虚实,以后就更不会有机会了。

    “这里好生热闹啊!”还未等谢华颜开口发问,只见另一位公子哥模样打扮的人,手执一把墨染纸扇,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小侯爷”谢华颜意识到来人,心里不禁冷笑道,果然,前世之时司君实就早已上官云顿早就结识,可即便如此,司君实在前世权相府危难之时非但给予援助,而是袖手旁观。想到此,谢华颜只感觉从丹田之处就迸发出莫名的愤怒,父亲与司君实同是文官,正因为司君实的坐视不管,才加速了权相府的灭亡。

    自己前世就是被这些人耍的团团转,也好,今日我就让你们颜面扫地。

    下定好决心的谢华颜,勾了勾唇,看了一眼新来的人,上官云顿。这才收起翻飞的思绪,款步姗姗走了过去恭敬地开口直呼上官云顿的称讳。其他一行人见状亦立即请礼道。

    似是没有看到谢华颜的存在一般,上官云顿状是无意的瞥了一眼身后之人,这才收回目光。温婉谦和的应道“不必多礼,今日我与司兄多有叨扰,还请宽恕。”

    “小侯爷多虑了,小侯爷能来是我等的荣幸”还未等谢华颜答话,只听见一声女声急切的应道,话语如同小猫般直挠人心,貌似声音还有越说越小的趋势。说话的正是谢华裳,一张本就涨红的小脸,此刻因为上官云顿似是无意的轻瞄,头低得更厉害了。

    果然登不上大雅之堂,上官云顿心里唾弃道。为防他人看出,只好微微一笑称“如此,那就失礼了。”这一笑更是撩动了在场未出阁的少女心,当然,除了谢华颜。

    原来这就是世人皆称赞的无双公子与新晋小侯爷上官云顿,两人皆是仪表堂堂,相貌不凡。尤其是上官小侯爷,更是身世不凡,家庭显赫。这两人无论哪一个,只要许给了他们,自然,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谢华珊偷偷打量着眼前的眼前身躯伟岸的男子,刚要有所行动,下一刻,却被大姐谢华裳的一个凌厉的眼神瞪了回去。

    背着身子冲着门口的谢华颜自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只好巧笑嫣然道“还不知两位公子到此有何贵干?”谢华颜决定先发制人。

    “刚刚听闻谢二小姐有法子解决这客栈老板难以解决的难题,恕在下冒昧,众所周知,二小姐的才华不应该是赋诗吗!”果然司君实此话一出,众人都在低低笑了起来。

    “小姐,这”一旁的春意刚才还觉得这无双公子一表人才,没想到居然这样欺侮小姐。跺了跺脚,欲要向前理论一番。

    站在春意旁的秋雨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华颜置若罔闻般,“呵呵”的低笑了声,岂会不知道司君实意欲所指。

    前世,自己仰仗权相府的高威,又有军营中的哥哥做依靠。便听取大姐谢华裳与姨娘刘念芝的唆使,不顾世人蜚语,一纸赋诗名曰凤求凰递与司君实。却未想到司君实反倒以一首华鸡作答复,从那以后自己便被世人讥为华鸡女。

    只是现在自己不明白为何今世不见司君实有所答复,难道说命运的齿轮已经因为自己的重生改变了吗?

    “君实,不可无礼,想必二小姐那首凤求凰可能是另有所意吧!对吧,谢二小姐?”上官云顿见状,似是要为司君实的无礼致歉。

    谢华颜岂会不知道,看着这两人一人唱红脸一人唱白脸。谢华颜不羞也不恼,轻启红唇“不知道二位可有听过甲乙二丁之事?”

    本以为会看到谢华颜这个白痴女气急跳脚,没想到会突然抛出这么一句,司君实与上官云顿皆是一愣。

    “二小姐这是何意?”罔是自己素有无双公子,书袋子之称。可这甲乙二丁之事还从未听说过,司君实这下被勾起了好奇心,饶有兴趣地问道。众人也都丈二和尚摸不出头脑。

    这谢华颜还嫌前些日子不够丢人吗?她还敢出来显摆。正欲要开口教训,却看到母亲刘念芝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又想起了刚刚母亲的话语,忍了忍,心里咒骂道,好你个谢华颜,我倒要看看你会出什么幺蛾子!

    “古有甲丁与乙丁二人相依为命,所以二人便合伙出钱谋生,没成想二人分成不成,竟动手相搏。”好听的女声从这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口中传出。

    似是要吊足众人的胃口,谢华颜顿了顿,便又继续道“后来二人决定互相包干,即一人持矢,一人贩剑,果然二人生意红火。从此只要稍有诋毁二人持矢与贩剑的人,这兄弟二人定要反唇相讥。后也用来形容兄弟友谊情比金坚。如今我看来,两位公子之间的友谊就如同这甲乙二丁般”一人负责****,一人负责犯贱而已。

    谢华颜此话一出,立刻在场的人立刻脸色皆有不同,尤其是司君实,一张脸色铁青,岂会没听出谢华颜拐着弯骂自己和上官云顿呢!本就博学多才的他,刚才还纳闷从未听说过甲乙二丁之事,没想到,哼!

    “你”司君实怒不可遏,伸出一双文人的素手指向并怒瞪着谢华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