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重生妃要低调 > 第五十二章 引蛇出洞

第五十二章 引蛇出洞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重生妃要低调最新章节!

    这边,孔掌柜的一脸难以置信,这,这小丫头虽然讲的头头是道,可这话语真乃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想到此,孔掌柜心里不禁七上八下了起来。

    “这,丫头啊,你看”孔掌柜话还未说完,便听见一阵剧烈的“咣当”声响。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唾骂“好你个谢华颜,你竟然不等我和母亲,你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我这个长姐和母亲!”只见一女子此时满脸通红,一张娇俏的小脸此时也因愤怒而变得扭曲不堪。谢华颜只笑不语,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悠闲的抿了起来。示意了一眼正要站起身开口解释的孔掌柜,孔掌柜见状只好张了张嘴便又坐了下去。

    来人正是谢华裳,旁边还跟着其母亲刘念芝。

    见谢华颜不答话,谢华裳又眼尖地看到谢华颜身旁此刻坐着一位中年男子,谢华裳这下倒真气极了“好你个谢华颜,你不尊重长辈在前,现在又来私会野男人!”说着还边走向谢华珊所坐的地方,凌厉的眼神一扫,只见坐在谢华颜对面的女子谢华珊此刻也战战兢兢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低下头默不作声站到一旁。

    此话一出,连孔福生都坐不住了,一张老脸骤变,直怒道“这,你”

    “裳儿,不得乱说,快将房门关上”刘念芝很适时的开了口,只是这一张嘴其心思倒也可知论。

    这母女一唱一和的功夫真是配合得越来越天衣无缝了呵,只是如果自己再不为自己辩解的话,恐怕安插的罪名还不止这些吧。用安抚眼神的示意了下脸色涨红的孔掌柜。轻轻地将手中的杯盏搁置在了桌面上,拍了拍手,这才站起身来,不咸不淡的来了句“说完了吗?”

    刚才还在担心自己的大事差点出了差错,看来这下不用出手,谢华颜这就送上门来了!看来今天就连老天都在帮自己啊,谢华颜今天就让你有去无回。“颜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裳儿她也只是担心你而已”见谢华颜如此不知趣,刘念芝似做关心道。

    “哦,那敢问这几条罪名倘若都落实了下来,那颜儿又该当何罪啊?”谢华颜似是不关己的问道。

    “那还用说,每一条都能将你驱逐出府,沉塘浸猪笼了”谢华裳一脸得意道。

    “那倒也是,姐姐自幼熟读女戒,可谓饱读诗书。既然如此,诬蔑他人又该当何罪呢?”谢华颜继续随意道。

    谢华裳不懂谢华颜此番何意,倒也未曾忘心里去。出口就说了出来“自然也是驱逐出府了。”站在一旁的刘念芝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妙,倘若谢华颜真要私会男人,楼下的小二也不会断然说出谢华颜的位置才是。刚要出口制止女儿谢华裳,却听见一声清脆的少女低笑声传了出来。

    只见笑声的主人此刻转身向身旁的男子微笑示意道“如此,就要麻烦孔掌柜解释一番了。”

    孔掌柜急忙站起身来,双手抱拳向刘念芝福了福身子,一脸歉疚,实话实说道“实在不好意思,事情并非这位小姐猜测的那番,我是这家客栈的掌柜,因客栈经营问题而有求于二小姐,所以这才冒昧的请二小姐等人楼上详谈,如是而已。”

    孔掌柜话音刚落,谢华颜便又继续道“想必孔掌柜已经解释的很清了,更何况还有华珊姐姐等人在此作证。”

    见所有的人都望向了自己这处,谢华珊只好尴尬的点了点头,畏惧的瞥了一眼谢华裳,便又迅速的低下了头。

    “母亲,我”谢华裳见诬陷不成,只好尴尬的在母亲刘念芝怀里缩了缩,与刚才是若两人般。

    “颜儿啊,你看,你姐姐她不是故意的,就念在母亲的面子上”

    “姨娘,这话你就错了”刘念芝话还未说完,便被谢华颜打断了“首先,我乃是堂堂权相府的嫡长女,谢怀远的正妻张信芳之女,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姨娘,竟然妄想让我称您为母亲,这作下犯上又当如何处置呢?”你以为只有你会随便安插罪名吗,不自量力,谢华颜心里不屑道。眼睛又斜视了一番窗外,心想着也该是时候出现了才是。

    “这就是你所谓的权相府中知书达理的大小姐,谢华裳?我怎么觉得她倒像大街上的泼妇啊!还有谢华颜这个白痴今个倒似是与以往不同了”只见二楼拐角处不远的一间客房此时站满了一屋子的黑色锦衣劲装卫侍,两个衣着华丽的男子,此刻正动用内力,听取着前方传来的响声。

    说话的正是刚才和谢华颜齐语“分流引水,集中灌溉”的男子,被世人称为无双公子的司君实。身躯凛凛,相貌堂堂,脸上的五官也只能用清秀形容,还称不上俊朗,却掩盖不住身上的诗书气息。所以刚才能说出那几个字也不足为奇。

    坐着的男子这下脸上也挂不住彩了,来的路上自己还绘声绘色的将谢华裳夸得如同仙女般。这下倒更像是打脸般,心里直道这个谢华裳今天究竟在做什么?用食指关节敲了敲桌面,抬眸望向司君实,认真道“既然君实兄,想了解清楚,不如我们前去询问一番,如何?”

    “也好”说罢男子便迫不及待的踏出了房门,他倒要看看谢华颜这个白痴究竟有多少长进!

    “主子,这”领头的黑衣近侍领头上前询问道,话还未说完,坐着的男子便伸出了手示意道“无碍,你们继续守在这里就好”说完男子也紧跟上司君实的步伐。

    说话命令的的男子正是启明帝国的新晋侯爷上官云顿,刚已过了及冠之年,长相自是不凡,星目明眸,更有一双好看的剑眉,此刻却因为友人的调侃而剑眉微拧。

    谢华颜这个白痴虽贵为权相府嫡女,却胸无点墨,只会颐高气使,见风使舵,全然无一点嫡女的气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