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重生妃要低调 > 第四十七章 一眼就够

第四十七章 一眼就够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重生妃要低调最新章节!

    权相府水榭院

    四幕落下,回到自己的水榭院已有两个时辰了,上午去拜访了祖母,下午又去了衣品阁缝裁定制了即将春末夏初的衣裙衫履,谢华颜只觉得疲惫不堪了。〔[ (?〔 ]

    旁边站着的春意和秋娘也是无精打采的,与人对话倒是不累,但是与人对话还要想着能够保善其身,就累觉不感了。

    用过晚膳的谢华颜站起身来,轻声出语吩咐道“春意,秋雨,备水吧!我想沐浴了。”

    “是,小姐”应完,两个丫头便齐齐离开打水去了。

    谢华颜独自一人站在房内,环视着周围熟悉的场景,自己所处的是中庭,古色古香的房间摆设,房梁处悬挂着一缕缕紫色的流苏,精致的雕花装饰,墙上挂着用金银各色丝线绣着狩猎图的帐幔。绕过中庭内立着的一人高的百鸟朝凰的刺绣屏风,便是自己的闺房。

    似真似幻的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四周石壁全用锦缎遮住,就连室顶也用绣花毛毡隔起,既温暖又温馨。陈设之物也都是少女闺房所用,极尽奢华,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

    前世的自己对这些不屑一顾,认为理所应当,直到自己被驱逐出府,什么猪棚马棚,自己不还是照样睡过,有些东西就是这样,直到失去了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只可惜,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吱扭’一声,两个丫鬟已经将水打了来,“小姐水已经打好了,可以沐浴了。”

    “嗯,我自己洗就好,你们都下去休息吧”说完谢华颜便自顾自的解起了衣衫,不再理会两个丫头。

    两个丫鬟也不再过问,只道一声“是”,便关上房门离开了。

    这边谢华颜已经褪尽了衣衫,将衣衫搭在了屏风之上,烛火的映衬下,一片姣好的身躯投影在了屏风之上。这时,一块玉牌从衣衫中滑落出来,正是前不久墨芸所留给谢华颜的,此时这块玉牌也在光的照映下,显得晶莹剔透,透着耀眼的光。

    将玉牌放在手边,谢华颜不得不感慨‘这块玉牌看起来还真的价值不菲啊!看来姐姐以后还要仰仗你了。’说完便踏入了早已准备好的热水浴桶中,而谢华颜也在这片温润的热水中恣意消除疲乏。

    另一边,已经听到了下属无见汇报的事端始末的鬼面男子,一副慵懒闲适的靠在雕花镂空精致的贵妃椅上,修长白皙的左手时不时的轻点着贵妃椅的扶手。

    “主子,鬼煌极地那边人手已经安排好了,韩庄主也已经先赶过去了,聿统大人亦会协助他的”站在一旁的无见正一脸恭敬严肃的道。

    鬼面男子状是没有听到的样子,手指还是在时不时的轻点着,似是在轻扣着在场每个人的心。

    “浮生楼也已经做出了回应,相信这两天就会有回应”

    “……”

    “赏花宴的诸多事宜也已经……”

    “……”

    “朱雀来报说是谢二小姐明天打算前去华光寺”

    终于,鬼面面具后的男子开始有了反应,收回了修长的左手,睁开了紧闭的狭长双眸,眼睛里开始涌出了流波幽光,端正了下身子,示意无见继续。

    无见见状,心中不禁汗颜道,也不知道权相府家二小姐究竟有什么魔力,竟让一向自以为傲淡定无比的主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计划。

    “朱雀回报说是谢家二小姐将于明日启程前去华光寺为赏花宴一事祈福,据说还有不少世家子弟也会前去”无见想了想决定还是添上后面的这一句,继续秉公的汇报着。

    “够了,下去吧”鬼面男子出声冷道,这下无见也不禁被主子的身上散的气势冷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只好说了句“是,主子”便运用内力轻声离开了。

    不多会儿,屋里就彻底没了人,只有贵妃榻上还留有少许余温。

    权相府水榭居

    “呼,好舒服啊!看来着沐浴还真有解决疲乏的功能啊!”这边谢华颜还在享受着沐浴带来的轻松畅快。

    突然,下一刻传来一声“零零”的响铃声,刚才还双眼紧闭的谢华颜猛地睁开了一双美眸,看向房间的角落,果然是自己设的机关铃铛在作响,牵扯的铃铛也在紧绷的上下跳动着,这下谢华颜心中的警铃也在大作。

    漂浮在水中的手,谢华颜不禁握了握双拳,心中也不禁淡定不起来了,这毕竟是关系到自己的名声啊!不管你是人是鬼,看姐这次不把你打的直喊娘!

    这样想着,下一刻谢华颜也便安然的闭上了眼。

    鬼面男子悄无声息地进了屋子,却也带动了一丝风动,惊起了屋内的铃声作响。男子心下直疑,放眼望去,倒也心下了然,轻声放足走了过去,玩味儿似的勾了勾唇角,便轻用内力将这所谓的‘机关’解了去。自己没想到这东西反倒有一天用到了自己的身上,心中不禁被这小女人的行为产生了些挫败感。

    随后,目光便开始巡视这小女人的身影。下一刻,鬼面男子就再也淡定不住了,只见自己正冲着一面硕大的屏风,而这屏风上正好显示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正坐在浴桶间沐浴。鬼面男子只觉得浑身一股热浪,鬼使神差地想要一探究竟,毕竟这可是自己的归属物,天经地义的,对,就是这样。

    定了定决心的男子,决定前去一探究竟。而坐在浴桶中的谢华颜也没好到哪去,屋内分明出现了一抹不属于这个屋子的男性味道。慢着,为什么铃铛不再作响了,那可是他前世手把手教给自己的,这天下除却自己和他,无人可解啊。谢华颜决定睁开眼。

    就在谢华颜睁开眼的那一刹那,谢华颜只觉得一阵黑影带着男性所特有的清凉之感闪到了自己的面前,抬头望去,谢华颜只觉得心里的一团怒火就要喷薄而出,又是你!鬼面男子!

    一股羞耻之感由脚底升起,他的眼睛在看哪里?“我要杀了你”突然谢华颜双手齐用力拍打着水面,激起了一层浪花,直击向还在冷着的男子,谢华颜口中低声怒吼道。借助水花激起的水势,谢华颜一个转身便行至到了屏风前,拿起衣服就要套进来。

    鬼面男子不知怎么的,进入了屏风后,就被眼前之景震撼住了。只见一个长相甜美可爱的女孩正紧闭双眼坐在浴桶中,沐浴着,只留下一双美肩在外,这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孩儿,又是谁?鬼面男子突然心中不悦道,这进来的还好是自己,这要是别人,想到此鬼面面具后的男子一双眸子不禁也染上了嗜血的痕迹。

    只是下一刻,鬼面男子就改变了想法,只见刚刚还紧闭着双眼的小女子此刻突然睁开双眼,眼神由疑惑变成呆愣再变成愤怒,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就见一股凌厉的水波突然袭来。

    鬼面男子似是没想到这小妮子还有这招,勾了勾唇角,便用绯红的衣袖一甩,溅出的水花便悉数全部坠落回水中,鬼面男子心下这才放心道果然最起码的戒备之心还是有的,呵~

    这边谢华颜也已经穿戴好了,两人于是同时转了身,作势就要将床边上放置的小型弯刀刺向男子,可下一刻还未碰到男子时,就被鬼面男子一把攥住了手腕。

    谢华颜这下是真的怒了,不禁懊恼道前世自己学武时吊儿郎当的,如今还要受人欺负,怕被下人听到压低声音道“色胚,放手。”

    “怎么?你才知道我是色胚吗?”鬼面男子刻意压低嗓音道,却不乏一种磁性,一个用力便将谢华颜拉至自己的怀中。顺便将谢华颜手中的弯刀击落在地。

    谢华颜这个气啊!自己前世除了赫连湛郗那还和别的男子有过亲密接触,腾出另一只手,化掌为刀作势就要向男子砍去,只可惜被鬼面男子识破,男子直接将眼前的小妮子一把反扣在怀里,低下头去,埋在谢华颜的颈肩,汲取着小妮子身上好闻的味道。

    “王八蛋,放开我,看姑奶奶今天不杀了你”似是被鬼面男子的轻佻行为激怒了,谢华颜运用内力升至丹田之处誓要把男子震开,无奈男子内力深厚,谢华颜像只被绑的粽子一样动弹不得,只能不停地扭动着。

    如果有人能看到鬼面面具后的男子一定会现男子一双狭长的眼眸处带着腻死人的宠意,此刻正腹黑的盯着面前的小人,唯恐下一刻这个小妮子就又消失了。抱着小妮子的手便又紧了紧。低下头俯下身去,声音低沉喑哑道“此次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来?”

    谢华颜一听愣住了,下一刻便反应了过来,皱眉骂道,“我管你为什么来,快把姑奶奶放开,不然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呵呵”突然从面具后传来一阵好听的男声,谢华颜只觉得这声音,还未等自己反应过来,头上的声音便再次想起“你上次害我被老将军追杀,我不找你复仇找谁?”

    上次?谢华颜想起来了,上次为了摆脱他,故意向外喊了一嗓子,没想到。哈哈,活该。既然硬的不行,那只好来软的了。

    鬼面男子见小妮子半晌没有动静,便又低下头去查看,这不看不要紧。只见这小妮子这一脸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尽显媚态,鬼面男子这颗心啊。果然美色误事,下一刻鬼面男子便被打回了现实。

    只听见“嗷”的一声,鬼面男子捂着胸口后退一步,低声吼着“你要谋杀亲夫啊!”身子不仅触到了身后的屏风,屏风也很给力的出“怦”的一声。

    从鬼面男子怀中解脱的谢华颜听了这句,身子一颤,如同疯了般,作势上来要再拍男子一掌,却被男子一个翻身躲开了。只见鬼面男子邪笑道“小野猫,你以为有第一次还会有第二次吗?”

    男子话音刚落,便听见门楣处传来一声声呼喊“小姐,小姐,你没事吧!”谢华颜顾不了那么多了,作势要杀了这个色胚。

    鬼面男子见状,知道再这样下去对她对自己都是一种伤害,神色复杂的看着谢华颜,这才翻身离开,临走还不忘留了句“回头我再来看你。”

    你令堂的!谢华颜只觉得心肝脾肺都要气炸了,低声咒道“王八蛋,别让姑奶奶再看见你!!”

    见自家小姐久不回声,春意急忙推门而进,就见自家小姐头散乱,衣服凌乱。“小姐,你”

    呼~谢华颜轻轻吐了口气,唯恐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耐着性子解释道“没什么,刚才进来一只又肥又大的野耗子吓我一大跳。”

    “啊?”春意一脸吃惊道。

    窗外埋伏着的卫侍们一听这话个个忍俊不禁,只有旁边的鬼面男子身形不禁晃动了下,眼神一厉,卫侍们这才三缄其口,一本正经起来,鬼面男子只好心累道这个爱记仇的小女人,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