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重生妃要低调 > 第三十三章 相互试探(一)

第三十三章 相互试探(一)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重生妃要低调最新章节!

    权相府后花园

    明春之暮,光景大好,权相府后花园处一片春光,鸟语花香,春意盎然,微风不燥,飘过耳畔,时不时传来几声铜铃般清脆的女声。

    放眼望去,只见有一琉璃瓦所铺就的凉亭毅然矗立在这万花丛中,细细一看,就会发现这看似繁花之处,竟巧设了几处曲径,直通凉亭处,真可谓曲径通幽处。让人不得不佩服这位能工巧匠的奇思构想。

    “颜儿妹妹,你可听说了吗?”只听见其中一位年龄稍微成熟的女子神秘地开口道。

    另外两个女子皆是一脸茫然,其中尤为一个女子长相可人,只是年龄尚小,不难看出脸上还有些稚嫩,再过个三五年也未可知,缓缓开口道“不知道姐姐所为何事?”

    量你也不知道,年龄稍大些的年龄闪过一丝鄙夷,面上却巧笑嫣然道“也对哦,颜儿妹妹这两个月卧病在床,不知道这个也不足为奇”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女子又开口道“颜儿,你的身子可有好些?”

    “颜儿妹妹生病了么?是什么时候的事?”只听见另外一个状是关心的开口询问道。

    说话的三个年轻女子正是刚从老太太段氏那里请安完后,闲来无事相聚后花园的谢家三姐妹。周围站着有序的婢女嬷嬷等人,三个女子则围绕在一个青石雕花圆桌旁。

    谢华裳这是在揭自己伤疤,让自己说出两月前生病的原因呢。自己岂会听不出,向谢华珊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甜甜微笑,这才道“谢谢华珊姐姐关心,颜儿两个月前淋了场雨生了场大病,不过后来就好了,不然哪还能活蹦乱跳的在这呢!”

    见谢华颜居然避重就轻地谈到自己生病的原因,这显然没有达到让她出糗的目的,谢华裳于是急忙补充道“颜儿,你还没说”

    “华裳姐姐还说呢!颜儿生病这两个月都没有见华裳姐姐来看自己,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府里的嫡小姐是姐姐呢!‘’谢华裳话还没说完便被谢华颜打断道,被反将一军。谢华颜为表示自己的愤怒,一张小嘴撅得老高,更显得谢华颜一张小脸娇艳可爱了。

    此话一出,果然其他两人的面色皆有不同,谢华珊是因为听到了嫡长女。而谢华裳则是因为没想到会被谢华颜这臭丫头倒打一耙,只好尴尬的“嘿嘿”了两句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为自己辩白道“颜儿,你错怪姐姐了,姐姐虽说没有去看过你,但姐姐的心可一直牵挂着你呢!”说着还不忘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是吗?可是下人说姐姐这两个月可一直没闲着,不然颜儿前两天怎么会看到华裳姐姐和凌表哥在后花园逛呢!”谢华颜显然还是不信,继续加紧了逗问谢华裳的力度。

    果然谢华珊也是一脸的吃惊,要知道在东漠大陆尤其是启明帝国女子的名节尤为重要。

    谢华裳心下一声‘不好,这周围还站着不少婆子和婢女呢,被听到的话’,于是急忙为自己辩白道“颜儿妹妹,你误会了,凌表哥是奉了舅舅的命令,才来到谢府的,那天,那天我也只是送送凌亦决表哥的。”

    谢华颜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这才收了收玩性儿,状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

    ‘呼’谢华裳这才轻轻地呼了口气,总觉得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般,正了正心神,这才道“对啊对啊。”

    谢华裳这拙劣的借口也只有他自己才信吧,不知道为什么,谢华颜总觉得眼前的女子谢华裳和凌亦决关系绝不那么简单,而更令人疑惑的是谢华裳的极力澄清,她就那么不想和凌亦决扯上关系吗?还是说……

    谢华颜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本身凌亦决这个人就神秘莫测。不过能够耍到自诩精明无比的谢华裳倒也是值了,谢华颜心中不厚道的偷笑着。“哦,对了刚才姐姐说什么来着,知道什么”谢华颜好奇的疑问道,显然想继续刚才的话题。

    忍了忍想抓狂的冲动,谢华裳此时听见谢华颜的问题,如同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极为殷勤的献媚道“颜儿,还不知道吧,听说这次长公主府可是特意点名你去呢。”

    谢华颜心中一顿,虽然早已知道了这件事,但还是要装出不知道的样子,谢华颜感慨好累啊!无奈只得拿出自己最好的演技,睁大眼睛,张大嘴巴,说了句“哦”。然后也就没然后了,继续低头观赏着青石桌面的花纹,仿佛谢华裳所说的与她无关。

    这下换谢华裳睁大眼睛,斜着头,张大嘴巴,愣着面色扭曲地发问道“你,就这反应!”谢华裳一脸的难以置信,这显然不是自己的预期效果啊!

    一旁见自己插不上话的的谢华珊一听见长公主府指名让颜儿妹妹去,也是一脸的震惊。一个不小心,只听见“啪”的一声一个玉瓷精致茶杯从自己手中脱落,杯中水更是泼洒到了桌面,有的甚至流向了谢华裳的衣袖。惊得谢华珊急忙从袖口处抽出一只干净手帕,作势要替谢华裳擦拭,口中还不忘急忙忏悔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华裳姐姐你没事吧!”

    只是谢华珊的手还未碰到谢华裳半分,便被谢华裳一把推开,谢华裳大骂“下作的东西,就凭你也敢配碰我”本来刚才被谢华颜呛声的自己心情已经够差了,没想到谢华珊这个蠢货,居然不知死活的将水泼到了自己的袖口,一气之下,什么贤良淑女全被抛到了脑后,此刻谢华裳只想抽打她一顿。

    谢华珊被狠狠推搡在地上,再加上本身就是小身子骨,强忍住悲意颓坐在地上显得整个人楚楚可怜。谢华颜也被这架势吓住了,不过短暂几秒后变反应过来了,眼疾手快的从人群中穿过去,将地上的谢华珊扶起,并不冷不热的询问道“可有伤着?”

    谢华珊感激的看着谢华颜,“无碍”,说着便亲昵的反握着谢华颜的手,仿佛闺中好友般。轻轻拍了下谢华颜的手,示意她自己无事。拂去谢华颜的手,谢华珊轻移莲步,行至一脸愤怒的谢华裳面前,垂下眼睑,低下头,向谢华裳鞠了个躬,再次开口道“华裳姐姐真对不住,妹妹真是无心之失,还请姐姐原谅。”

    看着面前的女子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谢华裳更是反感了,摆了摆手不悦道“行了行了,商户出身的就是不懂规矩,这要是在赏花宴上,你有十个脑袋都不够掉的!”果然伫立的娇躯僵了僵,不再言语。

    “小姐”谢华裳的随身丫鬟杏儿拿出了一件外衫,伺候谢华裳套在了身上。许是感觉到了茶水进入到袖子中透出的凉意,谢华裳将外衫向上拢了拢吗,扭头敷衍的对谢华颜道“颜儿妹妹,这太煞风景了,我先回去了”说完眼睛还不忘狠毒的剜了谢华珊一眼。

    谢华珊的头低得更低了,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要不是母亲来前,千叮咛万嘱咐万事要退让,要学会忍耐,攥了攥拳头,又松开了。

    谢华裳话音刚落,谢华颜便开口提议道“不如我送姐姐吧!”

    谢华裳听后止住了脚步,倒也没有多想什么,以为谢华颜也是极其厌恶了小门小户的人家,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果然下作人就只是下作人,上不了台面,走吧,颜儿妹妹。”说着便下了台阶。

    谢华颜歉意的看了看还处在愣状态没缓过神的谢华珊,这才离开。一旁围绕着的婢女,也井然有序的依次跟上自家主子离开了,只留下谢华珊一个人久久伫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而松开的双手,赫然一排月牙血迹指痕。

    这边,一路小跑的谢华颜终于追赶上了谢华裳,气喘吁吁地道“姐姐你走那么快做什么,颜儿都快跟不上了。”

    谢华裳则是继续一脸愤恨道“还不是谢华珊这个下贱人家女儿,哼!”

    谢华颜不由觉得好笑着,心道她是卑贱出身,可是你又好到哪里去呢!

    “呵呵,”谢华颜轻声笑道。谢华裳气结,愠怒道“你笑什么?”

    见鱼儿上钩了,谢华颜这才开口道“我要是姐姐,我就不会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