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重生妃要低调 > 第二十八章 祖母发怒

第二十八章 祖母发怒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重生妃要低调最新章节!

    是夜依兰阁

    “母亲,这可怎么办?谢华颜那蠢女人竟然逃过一劫,不过还好吴大海那个怂人没把我们供出去。≥  ”说话的正是谢府的谢大小姐谢华裳,只见一张娇俏的小脸,此刻也因愤怒而变得扭曲至极。

    坐在床榻边的刘念芝,摆玩着手里的簪子,置若罔闻。突然“啪”的一声,只见这根极其朴素的簪子就这样一分为二了,将簪子扔到了一边,刘念芝这才起身,顺势接住了心腹侍女映柳递来的帕子,将自己的白嫩玉手仔仔细细擦了个遍。

    没错,此簪子正是之前吴大海看到的,一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簪子了。

    不理会谢华裳,刘念芝开口向站在身后的映柳询问道“吴大海那边可都安排好了?”

    站在身后的名唤映柳的婢女挪步上前一步恭敬的回答道“回主子,想必吴大海的娘与夫人一家老小,此刻都正在路上陪着他。”

    “吴大海也算是个识相的,不过却是个无种的,面对心上人的纠缠,一昧地躲避,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帮帮他好了。”刘念芝眉头高挑嘲笑道。

    自己的这盘棋还只是自己计划中的一部分,虽没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但是能够让张信芳母女再次决裂,也是值得了。

    “可是赏花宴就要开始了,母亲我们不能坐以待毙”看着母亲一脸悠哉悠哉的模样,谢华裳越想越心急。

    “心里吃不了热豆腐!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现在就等老太太答应了”刘念芝端起了一杯清茶,香气扑鼻,沁人心脾。“裳儿,你也尝尝这清茶的味道吧!”

    见母亲已经有了计划,谢华裳一颗不安稳的心这才有了着落,端起杨花曲木的桌子上的茶杯就要喝,只听见刘念芝的声音淡淡的想起“如果这茶你是为了解渴,才去饮它,那它岂不与白开水无异了?”

    似是明白了母亲的用意,谢华裳不再言语,端起这杯清茶开始细细品味了起来。

    翌日覃雅居

    照例要向祖母氏请安,谢华颜起了个大早。一身窄袖淡黄流云锦百褶裙,身披素白镂空木兰衫,一双美眸神目顾盼,肤若凝脂,可谓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望着铜镜中的自己,熟悉的眉眼,稚嫩的轮廓,谢华颜知道那是怎样的绝色!想必也正是这张脸,他才会只宠着自己的吧!想到此,谢华颜的嘴角不禁升起一抹苦笑。

    握了握拳,谢华颜这才站起身,轻声道“秋雨,那女子你先将安排到与一般侍女的房中,让她做一般杂役活,切记务必将她介绍给院里的姑娘们,让‘她们’也好有个照应吧!”说完谢华颜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神秘的微笑。

    正在为谢华颜整理头饰的秋雨,一听自家主子的吩咐,虽不解主子的意思,但却立刻公谨道“是,小姐!”

    摆了摆手,谢华颜这才又开口道“春意和古嬷嬷陪着我去向祖母请安,秋雨你留下来安排事宜吧。”

    春意,秋雨,古嬷嬷三人对视了一眼,这才道“是,小姐。”心下不禁道小姐自从两个月前醒来,便如同换了个人似的,不像从前那般任人差遣,想起一出是一出,如今倒是沉稳了许多,但是却不见小姐爱笑了,相反的是脸上多了一丝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忧虑,对,就是忧虑,究竟小姐在忧虑什么呢?

    见三人都欲言又止的样子,谢华颜知道她们想问什么,只不过说出来徒增烦恼而已。

    不再理会这三人,谢华颜轻移莲步,这才离开,春意,古嬷嬷见状连忙跟上。

    谢华颜主仆三人刚一行到老太太院里,便听到老太太的一阵怒吼声。

    “反了,反了!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当家主母的存在,府中生这么大的事,为何没人通知我!”似乎不解气般,便又听见“啪”的一声,杯子落地的声音。

    里面祖母的愤怒声还在继续,直到这一刻谢华颜的心里才知道自己在祖母心中的分量,自己前世究竟错过了什么呀!

    思及此,谢华颜不禁以手捂嘴,似要掩饰自己的失态,无奈眼泪还是从掌缝中流淌了下来。

    “小姐”一旁的古嬷嬷见状赶紧掏出帕子要为谢华颜拭去眼泪,春意也急得不得了,印象中小姐还从未如此过。

    似是听见院中有人来了,守候在屋外的丫鬟桃儿梅儿立刻向院门口处张望,正见谢华颜主仆三人。

    “二小姐,您来了,快,里面请,老太太刚才还念叨您呢!”嘴甜的桃儿立刻老远就谄媚道。

    屋内的老太太似是听到了下人的传唤,立即开口道“快让颜儿进来。”仿佛刚才火动怒的并不是她。

    底下一众人等见状,不禁恨得牙根痒痒,究竟谢华颜何德何能能得到老太太的赏识!

    擦拭了眼泪,谢华颜这才慢条斯理的在几个下人的陪同下进入了院中。

    在谢华颜进入了屋中中庭,映入眼帘的是那气势雄伟的万年长寿松的翡翠屏风。旁边更是矗立着两个人高的细颈年代瓶,虽不知道是那个年代,倒也绝对精贵无比。

    绕过屏风,谢华颜这才来到后庭,只见覃雅居内虽是人群众多,但是却寂静无声。想是与刚才老太太火有关。

    谢华颜一眼望去,便看见堂上赫然坐着的是权相府当家祖母段蓝云段氏。

    祖母段氏此时虽是笑容满面,但地上破碎的茶杯却彰显了主人刚才愤怒的行径。

    “祖母”谢华颜乖巧的喊了句。

    “来来来,到祖母这来,我看这下谁敢欺负我的好孙女,看这眼眶红红的”段氏一脸心疼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