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重生妃要低调 > 水落石出(三)

水落石出(三)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重生妃要低调最新章节!

    许久,只听见一声清脆还带有些许稚嫩的声音想起“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众人不解,纷纷向谢华颜望去,似在询问是何意,念完谢华颜都不由觉得嗤笑到。

    突然谢华颜指向人群中一人形高大,身形伟岸,五官端正的男子。“听了这句诗,不知道吴大海吴伯父您是怎么想的?”

    谢华颜此话一出如同一颗闷雷在人群中炸开了锅,众人纷纷一脸难以置信,很快人群便讨论开了。

    吴大海与毕蓉虽说同岁,又都是同时侍奉大夫人张信芳的,但是两个人私下里,并没有什么往来,这些都是下人们看在眼里的,如今说是毕蓉的死,与吴大海有关,这是人们难以接受的!

    “颜儿,此话当真,可有证据?”谢怀远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手不禁扶额道。

    谢华颜没有言语,一脸平静的望着对面的男子,只见这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此刻没有慌张,没有辩解,只是呆呆地矗立在那,两眼放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有一双拳头此刻在紧紧地攥着。

    此刻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一个妇人模样的中年女子,一身下人妆扮,散乱的型此刻使得女子的愤怒与委屈一览无遗。

    “快说不是你,毕蓉的死与你无关,这件事你从头到尾都不知情,快说啊!”女子声嘶力竭的喊道,男子还是无动于衷,女子见状,手脚并用捶打着男子并哭喊道“混蛋,你说啊!你说啊!呜呜,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女子还在扯着嗓死子哭道。

    在场围观的下人都不敢去拦架,唯恐一个不留神伤及到了自己。却同时也在等待着男子的回复。

    听到了谢华颜的推测,刘念芝便右眼皮一直在跳,直觉告诉她,今天的形式对她很不利,现在自己要静观其变才是,给了谢华裳一个眼色。

    谢华裳接到了母亲的示意,心中道母亲怕事我可不怕,心下一转,抬头过去“这算怎么回事啊?二妹妹还得给个交代吧!”

    瞥了一眼谢华裳,谢华颜才又轻启菱唇“吴大伯,这事还是有您来说吧!”谢华颜直盯着眼前一动不动的男子。

    “噗通”一声,如疯子般的女子突然跪倒在谢华颜的面前,不停地跪拜道“二小姐,我家相公是冤枉的,他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啊,二小姐!”

    谢华颜也不禁为女子的行为所吓到,不顾尊卑有别,弯下腰去,作势要将女子扶起来,执意跪着不肯起身。

    听着这女子哭天喊地的,谢华颜只觉得头都要大了。凌厉的眸子直望向男子,似要把他看透。

    许久,只听见一声低沉嘶哑的男声响起“二小姐说的没错,是我做的”男子说完反倒觉得如释重负了,紧攥的双手也不禁松开了,一脸的无所谓。

    周围人“嘶”的一声,皆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们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老实善良的男人与杀人凶手联系在一起!只见刚才还哭天喊地的女人此刻呆若木鸡一般,傻傻地跪在那里,口中喃喃道“你骗我,你终究还是骗了我。”

    名唤吴大海的男子此刻拨开人群,在周围人的注视下,直走向跪在地上的女子身旁。

    “夫人,这次是我最后一次骗你了,以后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吴大海蹲下身子盯着妻子,,将妻子凌乱的丝别到耳旁处,这个女子正是吴大海的夫人张秋菊,似是不能接受丈夫的回答,张秋菊听了后,说了句“你”,便两眼一闭,晕倒在了吴大海的怀里。

    母亲,他不会将我们供出去吧!谢华裳一脸惊恐的望着刘念芝。

    刘念芝心里也没谱,不过他还有把柄在自己手里,示意谢华裳稍安勿躁。

    嘱托完大夫人院里的刘大姐帮忙照料晕过去的张秋菊,吴大海便一脸释怀的下跪道“杀害毕蓉之事是草民一手所为,与他人无关。”一句话,吴大海便将所有的事揽在了自己身上,而一旁紧张的刘念芝母女不觉得松了口气。

    谢华颜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男子,唯恐错过了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开口问道“既然这样,那我问你,你心里可曾有过蓉姨?”

    不曾想过谢华颜会这么问自己,吴大海一愣,众人也是,难道说吴大海和毕蓉之间还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是嘛!众人纷纷猜测到。

    过了半晌,才缓过来的男子开口道“回二小姐,草民与毕蓉清清白白,何来心里有没有她之说”吴大海脸不红心不跳的道。

    蓉姨啊蓉姨,这就是你爱的男人!谢华颜不明白,难道男人都是这样吗?前世的季流影也好,如今的吴大海也好,为何都这么懦弱?

    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谢华颜开口讽刺道“是吗?可是蓉姨可能却不这么认为吧!”

    听此,吴大海抬头望去,他不解,明明面前的女孩连及笈都未及笈,为什么眼眸中却透露出一丝不符合年纪的悲色。

    收了收心神,吴大海这才开口继续道“二小姐说哪里话,我与毕蓉清清白白”

    “你胡说”吴大海话还未说完便被谢华颜打断了,“你若与她没关系,为何她房中的丝织品会绣上你的名字?你若与她没关系,那她房中为何会有你与她的婚约?你若与她没关系,那她腹中两个月大的胎儿又是谁的?”谢华颜一双好看的眸子此刻也因愤怒而变得狰狞。

    听到前两条的指控,吴大海还显得镇定无比,当听到毕蓉腹中已有两个月的身孕,再淡定无比的人此刻也淡定不了了。

    “你说什么?你说毕蓉已经怀孕了”听到了令自己无比震惊的消息,吴大海的声音猛然提高了一个分贝,现在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在勒死毕蓉的时候,为什么她会是那样的表情!

    站起身来,吴大海猛然向毕蓉的尸跑去,惊恐万状。谢怀远正要摆示意捉拿吴大海,只见谢华颜向谢怀远示意道稍后。

    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原来她要说的事是这个,原来如此。刘念芝!!

    望着担架上的毕蓉,紫青色的脸庞与血红色的勒痕,吴大海不禁悔恨道究竟自己是下了什么狠手啊!

    “吴大海,那你现在你能说说你杀蓉姨的原因吗?”谢华颜的声音在吴大海身后突然想起。

    听到谢华颜的问,吴大海突然扭过身去,直朝向刘念芝的方向望去。

    似是没料到吴大海会朝向自己,刘念芝心下一紧,不过过了会儿,似是无意的从随身携带的锦囊中抽出一只簪子。

    吴大海怎么会认不出那正是自己老母亲随身所带的饰,这个女人!!!可是这又能怪的了谁?想到此,吴大海愤愤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谢华颜岂会没有注意到吴大海的异样,顺着吴大海的目光望去,果然那正是自己的二姨娘刘念芝,谢华颜更没有错过那急忙抽回的手。正欲要作,只听见周围一阵慌乱声,还有父亲的一声怒吼“住手”!

    原来正是吴大海,心怀愧疚,又不敢作元凶,只得抽出一把随时准备的匕突然刺向了自己的腹部,顿时吴大海腹部鲜血直流,直喷出一口鲜血。

    谢华颜心道‘糟了’,正欲唤救人,只见吴大海伸出一只手掌,意欲停下,艰难的开口道“我与毕蓉从小交好,奈何终究是负了她,二小姐,毕蓉是我杀的,与我夫人无关,还望高抬贵手,草民来生再报答您的恩”话还未说完,吴大海高大的身躯便倒了下去。

    纵然前世自己经历过多少生死,但今生这还是第一次,谢华颜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直盯向刘念芝,而刘念芝则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其嘴角勾起的笑容似乎是在嘲笑自己的懦弱,谢华颜不禁双手紧握,感叹到自己的力量终究是太弱了。

    “啊!大海,大海!”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正是刚刚醒来不久的张秋菊,看到丈夫倒下去的尸体,张秋菊不禁万分悔恨,口中直喊道“我错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太自私了!呜呜”

    原来吴大海与毕蓉都是从一个村里被拐卖到尚书大人谢华颜的外公府中,管家见两人还算勤快,便将二人分配到了当时还未出阁的张信芳院里,毕蓉更是因为聪明伶俐被直接点名服侍张信芳,后来张信芳下嫁给无名小辈谢怀远,毕蓉更是充当了陪嫁丫鬟。

    张信芳念二人青梅竹马,便将二人一同从尚书府带出,二人也曾约定要喜结连理。无奈,刚进谢家,吴大海便变了心,认识了同时下人的张秋菊,被她的年轻貌美吸引,并娶了她,毕蓉见此,只好与吴大海断了关系。

    婚后吴大海现自己爱的还是青梅竹马的毕蓉,几经转折,二人才又重归于好。只是后来,毕蓉不满足于偷偷摸摸见面,明确提出吴大海休妻,没想到张秋菊极力反对,说要休妻,除非她死,毕竟名节对一个女子很重要。

    痛定思痛的吴大海决定远走他乡,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回来了,后又告知毕蓉后花园一聚喝酒,只是没想到这却是两人最后一顿晚饭。

    杀了毕蓉之后,吴大海便想先把她扔到废弃柴房,寻个机会再扔到乱世岗。只是没想到……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福管家你去善后”谢怀远背过手吩咐道,脸上却有一丝的慌乱。“颜儿,裳儿,念芝你们也都下去休息吧。”像逃也似的,谢怀远便提脚离开了。

    就这么想维护刘念芝吗?甚至连为什么自己的手帕会落在那里都不问吗?谢华颜突然觉得很悲哀,甚至父亲绝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