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重生妃要低调 > 毕蓉之死(三)

毕蓉之死(三)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重生妃要低调最新章节!

    呵!这还是自己长这么大仅有的看到二姨娘和父亲同框吧!谢华颜心中不禁腹诽道。

    果不其然,张信芳也顺着谢华颜的目光望了过去,只见谢怀远带领着刘念芝直往这边看过来,刘念芝则如同小鸟依人般紧贴着谢怀远,似是受到刺激般,张信芳的眼光也开始变得目露凶狠,颤巍巍的由下人扶着站起来,作势要继续打谢华颜。

    “住手”只听见一声低喝!谢怀远边说着,便大步流星往张信芳这边赶,刘念芝也接着跟随其后。

    “灵儿,你这是做什么?”谢怀远低声怒道。“莫不是怀疑毕蓉是颜儿杀死的吧!”

    还未等张信芳回话,便听见一声细弱的声音响起“姐姐这边究竟生何事了?妹妹听到消息就找急忙慌的赶了过来”说话的正是刘念芝。

    只见扶着刘念芝的正是权相府大小姐,谢华裳。张信芳再一眼瞅向自己的闺女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是啊!华颜妹妹,犯错了不要紧,要赶紧承认才是。你瞧大娘都气成什么样了”似是还嫌不够乱,一旁的谢华裳也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哼!”张信芳没有搭理这两母女,只用鼻腔出了一个单音节回应。

    我看你还能熬多久,等着妹妹我送你的大礼吧!看着一脸不屑的张信芳,刘念芝心里这个火呀,但是却很快被自己压下去了。

    “颜儿,平常姨娘是怎么教你的,是你做的就要承认,更何况这不是简简单单的人命啊,她可是大娘身边最喜爱的丫鬟啊!你怎么忍心下如此狠心”见张信芳还是在忍儿不,谢华裳示意了刘念芝一眼,便又继续道“你快向大娘认错吧!”

    “够了”张信芳突然出一声怒吼,谢华裳知道火候够了,便识趣的闭了嘴。

    “这到底怎么回事,灵儿?”一旁默不作声的谢怀远此时也开口了,望着自家娇妻,希望她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似是听到好笑的笑话,张信芳不怒反笑道“怎么回事,当然要问你的好女儿了!”

    纵然是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一向不喜欢自己,即使是前两天自己已经向她低头认错了,恐怕在她心里自己还是如前世般恶劣不堪吧!谢华颜突然觉得好笑,自己努力想让母亲看到自己的改变,却没想到原来自己和母亲的关系还是很弱,弱的经不起任何人挑唆,呵呵,似是自嘲般看了眼张信芳。

    “没想到我在母亲心目中原来是这样啊!我努力的想让母亲看到我的改变,没想到,呵”谢华颜直盯着张信芳。张信芳心中不由一颤,难道说自己冤枉她了吗!不,不是这样的,这丫头死性难改。张信芳再次肯定了一下心中的想法,偏过头去不再看向谢华颜,因为她怕谢华颜那双与她如出一辙的眼眸。

    看来这两母女的关系还真是脆弱啊,也不枉费自己这么多年在那个白痴女面前的“谆谆教诲”了,刘念芝的嘴角勾了勾,也只是很快便隐了下去。随后换上了同情的嘴脸看向了这两母女。

    “听了半天,还是没了解到底生了何事”谢怀远突然指向了张信芳身边的侍女,“你说,究竟生何事了?”

    见相爷谢怀远指向了自己,张信芳身边的侍女立刻诚惶诚恐的下跪道“回相爷,奴婢是大夫人院的,名叫似锦,与毕蓉姑姑一同侍奉大夫人,昨晚夫人因着这两天天气好,身子倒也好了许多,昨晚奴婢与毕蓉姑姑便带着夫人来到了院中乘凉,期间毕蓉姑姑见夫人穿着单薄便提议将夫人的披风拿来,只留下奴婢一个人留下来照料夫人”说完似锦的眼睛还似有似无的往谢怀远几人站的地方扫了几眼。

    “继续说”谢怀远命令道。“是”似锦有开口道。

    “毕蓉姑姑走后,奴婢与大夫人等了很久也不见毕蓉姑姑回来,大夫人便对奴婢说要回房,奴婢只好带着大夫人回到房中歇息,奴婢今天早上一起来见毕蓉姑姑还没有回来,心下还纳闷毕蓉姑姑会去哪了,便听见守夜家丁王威突然传来消息说在废旧的柴房现了死去多时的毕蓉姑姑,奴婢起初还不信呢,过去一看,果然是毕蓉姑姑。旁边还遗落着一块手帕,奴婢拾起一看居然是…是”似锦越说声音反而变得越来越小。

    “是谁的?”一旁看好戏的谢华裳装作焦急的样子抢着问道。

    只见似锦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如同上演了上千遍似的紧张的磕巴道“是大小姐的”说完还不忘假装偷瞄一眼谢华颜。

    只见满院的人都在紧盯着谢华颜,仿佛凶手已经水落石出了。就连谢怀远也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谢华颜。而张信芳的脸更是青了起来。

    果然还是忍不住了嘛!谢华颜不禁想开口问道,重活一世,自己想要过的低调看来都不行啊!

    “颜儿,你怎么说?”谢怀远道。

    仿佛没有听见父亲在说什么,谢华颜径直地走向张信芳,伫立在了张信芳面前。看着母亲一脸要吃掉自己的样子,谢华颜突然觉得好笑。

    “母亲就这么肯定我就是杀人凶手吗?在母亲眼里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吗!前几天我在母亲床前过誓说要侍奉母亲一辈子,如今看来母亲连这点信任都不愿给女儿啊!”是什么从眼睛里涌了出来,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谢华颜立刻扭过身躯快的擦拭掉眼泪。

    张信芳的嘴角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似是自嘲般,谢华颜的嘴角苦笑道“既是这样,看来我要为自己洗刷冤屈了”说完谢华颜便看向了张信芳“倘若我能证明蓉姨的死与我无关,母亲又当如何?”

    张信芳愣了愣,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又听到谢华颜继续道“既然母亲不喜颜儿的话,那颜儿以后就不会再称您一句母亲了”如同晴天霹雳般,不是母女断绝关系,只是不再称呼自己母亲了,可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痛呢,好像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张信芳听到谢华颜的话久久不能回神。

    “颜儿,放肆,怎么与你母亲说话呢!”一旁好不容易听完下人禀报完,了解了七七八八的谢怀远,便又听见自家闺女的厥言。心下不禁愤怒呵斥道。

    一旁看戏的两母女想不到此次设局还有意外收获,强忍下惊喜,默契的看了对方一眼。

    “颜儿,怎么向大夫人说话呢你!快向大夫人道歉”刘念芝假意关心道。

    “华颜妹妹,你这招已经过时了吧!你半年前不也是已经和大娘说要母女断绝关系了吗,怎么今天又提啊!莫不是看大娘记性不好!”谢华裳突然也开口道,似是在劝解道。

    “华裳,够了,不要再说了”刘念芝假意呵斥道。

    看着这两母女一唱一和,谢华颜不禁鄙视着自己,前世自己怎么就那么愚蠢,着了这两个人的道,缓缓开口道“是啊,大姐要不说,我都快忘了半年前还是姐姐告诉我,要和母亲断绝关系呢,如今看来姐姐的这招的确不好用了,不知道姐姐还有什么办法呢?”似是天真的望着谢华裳。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谢华裳没料到谢华颜居然会反将自己一军,不禁恼羞成怒道。

    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刘念芝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烈火居然蔓延到自家女儿身上,正要出口维护自己女儿,便被喝断道“够了,还嫌事情不够大么”出声的正是谢怀远,自己也没想到自家大女儿居然是这幅德行,谢怀远怕愈演愈烈,警告的看了一眼刘念芝,随后只好无奈转身,又望了一眼脸色惨白的张信芳。看着谢华颜问道“颜儿,你有什么方法证明自己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