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重生妃要低调 > 第一章 一世荣华

第一章 一世荣华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重生妃要低调最新章节!

    重华长公主府内

    天色渐凉,四幕落下,府内歌舞升平,觥筹交错,被众拥着的女子,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独自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的走向易月阁。

    望着高处将渐灭的紫薇星,女子的嘴角挂起一丝绝美的笑容,因为她知道,自己大势已去,迎接自己的将是风雨欲来的噩梦。

    五日后

    谢华颜焦灼的在居处不停地祈祷着,自家夫君自五日前进宫,到现在毫无音信,如果,如果可以重来……

    事实证明,有因必有果,一步错步步错,自己当年的任性不仅害了权相府,也连累了护国公府,所有的种种终归是南柯一梦。自己的阿爹也早已对自己失望了吧,是啊,倘若不是如此,阿爹临终前有怎肯连自己最后一面也不肯见,思及此,谢华颜不禁心中又懊恼几分。

    “世子妃,不好了,不好了,”只见一个身着绿色青衫的丫鬟模样慌张的跑了进来,不断地喘息着。“生何事了,如此慌张,可是世子爷出事了”,谢华颜紧张道,“回禀世子妃,是…是…是…季将军少夫人”丫鬟春意说道。谢华颜只感到一股鲜血涌上口腔,强忍住眩晕道,”心儿她怎么了?“”季府传来消息说将军少夫人昨晚突疾病,暴毙了。“

    ”心儿,啊!啊!啊!”谢华颜不禁痛苦喊道。“世子妃节哀顺变”春意和其他丫鬟劝道。“春意,备马,本妃要去一趟将军府”谢华颜强忍住悲意道。

    怎么会这样,心儿的身体好端端的怎么会暴毙呢。是谁,是谁。压下心中的悲痛与疑惑,谢华颜誓一定要追查到底。

    “可是世子爷下令道不允许您踏出护国公府一步啊,请您三思”在一旁的古嬷嬷劝道着。

    “那是本妃的妹妹啊,你们不用再说了,备马。”谢华颜拭去眼泪道。

    犹还记得记忆中那个永远不会哭的女孩,即使是她的父亲再怎么责骂,继母再怎么羞辱,也从未将她打到。如今却因自己当初的任性,间接的害了她,将她间接的推到了死亡的边缘。谢华颜心中不禁一阵抽痛,暗恨自己的愚蠢。

    “花花,人生苦短,需得及时行乐,小爷带你去逍遥吧”“花花,你是不是嫌弃我啊”“花花,待我长及腰,你娶我可好‘’,国子监的一幕幕犹如昨日重现般,”心儿,他终究是负了你,呵呵”谢华颜苦笑道。

    一如往昔,谢华颜踏入将军府内,看着满目白色素布缠绕,谢华颜一眼便望到了灵堂所在,眼泪不禁簌簌流下,再美的昨天终归敌不过她心上人的一句话。

    望着棺材中心儿那苍白凄美的脸庞,谢华颜不禁用手轻触心儿的脸庞,指尖一片冰凉。“你本该是享尽荣华富贵的外姓王郡主慕雅心,却落下如此下场,你可曾后悔过,那个男人终归是负了你,负了你。”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谢华颜抬头一看,原来是少将军季流影的妾侍刘画琴,只见她衣着鲜丽,毫无府中有人去世般。

    谢华颜心中一阵恼怒,还未来得及作。便听见刘画琴一声令下,“把她给我拿下“只见一群老妈子和丫鬟蜂拥而至。“你这个妖女,今日我就替少将军大人抓住你。”“就凭你,今天是心儿的忌日,我不想动怒”谢华颜暗暗嗤笑道。“你还以为你还是权相府的嫡长小姐嘛!你现在不过犹如丧家犬般”,听及此,谢华颜的怒火终是忍不住了,正欲作,只听见一男人低沉的呵斥。谢华颜朝他望去,不错,此人正是心儿的夫君,季流影。只见他眼下一片青黑,却依旧挡不住那俊秀的脸庞,本该峻拔的身姿,如今却显得颓废不堪。“还请世子妃见谅”季流影道。

    “你的承诺呢?”谢华颜看到他如今的模样不禁恼怒道。“这是我与她的事,劳烦世子妃费心了,世子妃还是想想如何自保吧,心儿你已见过,恕不远送。”季流影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与无奈。“你……心儿她终究是错付了”,谢华颜道。

    谢华颜临走时瞥了一眼慕雅心,心中感慨道,“心儿,我不能为你报仇了,倘若有来生,有来生,我…我必将护你一世周全。‘’

    世事难料,昨日的荣华富贵转瞬即逝,享受了一切之后的谢华颜也是在很久之后才悟出了这个道理,只是时不我待而已。

    蔷薇小筑

    回到护国公府。谢华颜推开居处门窗,四面一片漆黑,正欲唤丫鬟掌灯,便听到一声嘶哑低沉的呼唤,”颜儿“,一具伟岸峻拔的身子矗立在床沿,谢华颜转过身去,一眼便看到了他。

    ”你回来了“。赫连湛郗,你终于回来了,谢华颜心中道。

    ”颜儿“声音再次传来,谢华颜知道该面对的迟早要来,”我本以为留你在我身边,教你基本的生存技巧,却没想到造化弄人。呵呵。“赫连湛郗自嘲了一声。”你的心里终归是不曾有过我吧“。不,不是这样的。这不是谢华颜想听到的。”

    “颜儿,我可能无力再护你了。”赫连湛郗说完伟岸的身子便倒了下去,谢华颜赶忙跑了过去扶着他,她到现在还记着前不久二人还在计划着十月份的塞北之行,如今,虽然看不到他,手中传来的滑腻之感也知道他受了很重的伤,她无助地哭泣着。

    “别哭。说过陪你到老的。如今看来我要食言了。”赫连湛郗说完不忘拭去谢华颜眼角的泪水。“不会的,你不会孤独死去”。“颜儿,听我说,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不要再遇上你了,好嘛?”谢华颜懂得赫连湛郗是什么意思,只是她却没看到黑暗下赫连湛郗那自嘲的笑容。

    回想这一路,谢华颜不禁感慨道自己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自己的一切一切都是他所教会的,可她亦知道他宠她却不爱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如若有来生,我必将离你远远的,赫连湛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