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80.第八艘巨轮

80.第八艘巨轮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网络信息急速更迭, 风浪终会平息, 一个月后, 舒灵的直播间和微博已经完全恢复原状。

    而嗅嗅也在好游TV安家扎营, 混得风生水起。

    因为嗅嗅的离开,舒灵人气渐长,临近十月, 她的直播间人气已经稳定在二百多万。

    已经能与隔壁英雄联盟区的人气王争个乐玩头牌了。

    可不同于LOL的是,王者版块的观众女性居多,直播间的氛围也相对平和温馨许多。

    十月初,乐玩TV成立两周年庆典在即。

    早在半年前, 好游平台的王总就联系秦冕,希望可以在秋季联合两家做个活动。

    金九银十, 在哪个行业都是成立的, 要把准时期。

    所以八月底那会,公司就已经做好策划, 针对游戏两周年,集齐两家平台的高人气王者荣耀主播,举办一场粉丝见面会, 表演赛也囊括其中。

    地点也已经定好, 魔都风云电竞馆。

    收到通知的舒灵有点懵逼,她从来没在公共场合露过脸,起初刚到乐玩, 关享就有过让她开摄像头直播的建议, 她那时并未同意。

    所以现在突地直接把她拉过去参加真人见面会, 无疑是不小的冲击。

    愣了一会,舒灵只问:一定要去吗?

    关享:去了对你肯定有帮助,舒主播外形这么漂亮其实不用太担心,相反还可以圈粉,因为当天我们肯定会全天直播,投放热搜。前阵子有位绝地求生主播也参加了类似活动,他本来在我们平台人气一般,但他长得很像一个当红小鲜肉,我们也是看中了这一点加以辅助,那次见面会过后,他人气和粉丝数量有了几十倍的暴涨。

    舒灵想起来了,那位吃鸡界XXX,的确一夜成名,业内周知。

    舒灵还在纠结和为难,又问:强制吗?

    关享打趣道:现在谁还敢强制你啊。

    舒灵:?

    关享似乎在对嗅嗅跳槽一事耿耿于怀:秦总对你关爱有加,我现在可不敢乱提要求。

    舒灵:……

    关享:哈哈,不然你再考虑考虑?不过要尽快,我们好做安排。

    这样也成,舒灵:好,我明天给你答复。

    当晚,下了播,还没吃晚饭的舒灵叫了几份烧烤,风卷残云地解决掉,她摸摸肚子,打了个饱嗝,靠在椅子上,为见面会的事发愁。

    她其实不太爱抛头露面,总觉得是制造麻烦,给自己添更多乱。

    但也有过不少本来名不见经传的主播见面会后人气激增的案例,她何苦和钱过不去?

    视线四下逡巡,舒灵突地扫到了书架上的粉猪储蓄罐。

    有了。

    她从兜里摸出一枚一元硬币,拇指一掂,银色翻到半空,坠回桌面,旋转着。

    正面是去,背面是不去。

    转了好一会,硬币终于啪嗒停下。

    舒灵凑近……正面!

    看来老天都在劝她还是得多挣钱,别浪费任何资源。

    去就去吧。

    活动了一下手指筋骨,舒灵从椅子上弹起身,跑跳到卫生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扯了扯稍显凌乱的发尾,要不要修一下呢。

    ……

    ……

    一周后,官方放出活动讯息。

    舒灵把它转发过来,粉丝们情绪激昂,欢天喜地,嚷嚷着终于可以见到老公真人了。

    非魔都本地、或距离较远的外地粉丝,羡艳的同时,也要求可不可以全国巡回见面。

    这让舒灵更加紧张拘谨,她高中一毕业就接触直播,大多时光都在只身一人在家度过,

    高中时,老师叫她做个英语演讲,都支支吾吾,甚至绷不住脸地笑场。

    别看她在屏幕后能滔滔不绝对答如流,等动真格上了台面,实际是个怯场大王。

    下了播,辗转反侧,思考着那天的出行着装。

    越想脑子越精神,她摸出手机,打开直播app,看了看自己黑黢黢的房间。

    调到后台,聊的最多的还是那个叫“秦冕”的粉丝。

    他怎么还没改名字?

    这人怎么不听话呢!

    舒灵皱皱鼻子,点进去,问:爸爸,爸爸,睡了吗?

    对面居然有回复:?

    舒灵眸子光亮几分:还没睡啊。

    秦冕:嗯。

    舒灵:你看到我的活动了吗?

    秦冕:看到了。

    舒灵:你会去……

    莫名脸热:看我吗?

    秦冕:会。

    舒灵惊喜:真的啊?你是哪里人啊,会不会太远啦。

    秦冕:我就在魔都。

    舒灵:!!!

    秦冕:嗯。

    也不知道这个每天心甘情愿为她花钱如流水,还耐心听她说悄悄话的“爸爸”,到底是什么样。

    舒灵的小心脏倏地飞起来:你看到我了要发消息给我哦。

    秦冕:好。

    舒灵指尖停顿,咬了咬手指,又笑着问:我也很想看到你哎,你在台下做这个手势好不好?

    她发了个摇滚的手势。

    舒灵:然后我也回一个这个,这是咱们的接头暗号。

    秦冕:……

    舒灵:这么Rock,很酷的,适合我又撸。

    秦冕:不合适。

    舒灵:……

    舒灵有点失望:好吧,会有个签名的流程,你来签名时,悄悄跟我说一句,天王盖地虎,我就知道了是你啦。

    秦冕:……嗯。

    见他老无语,舒灵安抚道:你放宽心,千万别紧张别害怕,我不算丑的,虽然不是什么黑长直女神级,但真的不丑。

    秦冕:嗯。

    舒灵:我只提前告诉了你我不丑哦,别人完全不知道我长什么样的。

    秦冕:嗯。

    舒灵:嘿嘿,爸爸,你早点睡。

    秦冕:晚安。

    ——

    一周后,舒灵提前来到魔都,和表哥吃了顿饭。

    翌日就是风云见面会,他们五位主播,提前接到通知说在某个场馆集合。

    舒灵戴上通行证,被一个穿工作服的女孩带到了碰头地点。

    通道里,摩肩擦踵,她低着头,快速路过。

    到后台时,她也见到了其余的四位主播,都是男孩子,年轻看起来各有不同,唯独她一个女的。

    一行人见到她,眼底闪过惊诧,随后笑了起来:“咱们国服李白这么漂亮啊。”

    舒灵抓抓头,也听着介绍,瞥着他们胸口牌子认人,一一打招呼。

    几位小哥哥都很客气随和,找了沙发坐下,就一见如故地聊嗨了。

    工作人员放了几支水过来。

    舒灵听着他们交谈,天上地下,话题甚广,也不大好意思插话。

    一会,一个戴眼镜的小哥,领着好几个穿制服的安保人员,提醒他们可以出发去台前准备表演赛。

    几个主播迅速起身,舒灵心跳加快,不断鼓气又吹出,深呼吸,缓和慌乱的心绪。

    跟着出了门,此刻外围通道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

    这么多人?

    舒灵瞠目结舌,匆忙敛目,位列最后,走在保安内侧。

    就她一个女孩子,自是显眼注目。

    很快,就有粉丝认出了她。

    “幺幺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幺幺灵!!!!!”

    “好可爱啊!!!!!!!”

    “老公!!!!!!!!!!!我爱你!!!!!!!!!!”

    一时间,嚎叫欢呼,相机快门声,应援物的清脆击打,响彻耳畔。

    幺幺灵的名字,盖过其他任何声音。

    她牌面这么大的?

    舒灵意想不到,胸中剧烈轰隆。

    要不要抬眼和粉丝打个招呼?要怎么挥手比较不僵硬啊!

    思绪汹涌翻转,舒灵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只能感到两侧人影憧憧,粉丝们紧追她的步伐,尖叫不断,亢奋而激动。

    这群女孩子也太可爱疯狂了吧!

    别那么激动啊喂!注意安全啊!

    她的小小身板,能感到那种愈发鲜明的推搡。

    舒灵提心吊胆,害怕人群失控,好在广场的等候室就在前方,她长舒一口气。

    扑通一屁股坐下身,她咕嘟咕嘟喝水,有点虚脱。

    呼——不知怎么形容。

    很紧张,也很振奋,这份厚爱,也许不到这里,还难以体会。

    情绪波动的后遗症很快来了,舒灵有些尿急。

    一会就要上台打比赛,钢铁膀胱也扛不了那么久。

    坐立难安片刻,她问了一个小姐姐卫生间地址,后者领她走到后门,指了个方向。

    舒灵点头,直奔出去。

    天气很好,日光煦暖。

    舒灵缩头缩脑,才走出去没几步,右方突地传来一声:“幺幺灵!”

    她瞪眼惊讶地看过去,果不其然,有个马尾辫姑娘指着自己,同时,她身后,成群结队的人都望了过来。

    别啊——

    她不是——

    晚了,人已经飞奔而来。

    舒灵慌张地后退两步,小小一只,瞬间被包围。

    喧闹异常,表白如浪,有笔杆子递过来,七七八八的本子纸张,争先恐后杵到自己眼下。

    鲜花,礼物错乱地往自己身前推挤。

    闪光灯快门声咔嚓咔嚓,刺着她眼睛。

    舒灵措手不及,脸涨得通红。

    妈滴,真要被吓尿了。

    她签了几个,结果更多的人,闻风而至,将周围堵得水泄不通。

    救、救命!

    舒灵只觉密不透风,喘不过气。

    也是此刻,一辆全黑的宾利车刹停在附近。

    副驾走处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他大步流星地往这走。

    “不好意思!让一让!让一让!”

    嘴上虽客气着,动作却分外强势地劈开人群,直接把被裹在里面脸红成柿子的小可脸蛋给扯了出去。

    手腕被捉住,舒灵诧异抬眼。

    ……汤助?

    脚跟不稳,舒灵已经被拉走,头也不回地,往车那走。

    替她开了车后门,来不及看里面还坐着谁,舒灵被推进去,坐下身。

    汤助坐回前排,车身启动,抛下人群。

    舒灵心落下,解脱地仰靠到真皮椅背,眼一斜,见身畔坐了尊大佛,biu得弹起上身,正襟危坐:

    “……秦总好。”

    穿着西服三件套的男人:“嗯。”

    一如往常,不苟言笑。

    瞄了瞄他高耸笔直的鼻梁,舒灵撇撇嘴,望回窗外。

    那垛粉丝,已被甩得老远。

    “吓死了吧。”汤助笑呵呵回头。

    “嗯,吓死了。”舒灵抚胸口。

    汤助抬下巴:“要不是秦总注意到了让我过去,还不知你要被堵多久呢。”

    嗯?舒灵望向秦冕,怔了怔,立即说:“谢谢秦总!救我于水深火热!”

    汤助添油加醋:“你还真别说,能让秦总豪车接送的也只有你舒主播。”

    舒灵深知秦冕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照顾和提携,一边点头如捣蒜,一边加重语气道谢:“真的很谢谢秦总的关怀!没你我估计也不会在这了!”

    “没什么,”男人嘴唇轻启:“没你我也不会在这。”

    嗯嗯?舒灵眨眨眼,这句话怎么有点诡异。

    汤助心领神会,不再凑到后排瞎侃,弯着眼掉回头。

    又是熟悉的冷场氛围,舒灵也不知怎么开口了,好一会,她终于找到共同的话题突破口,说道:“秦总,上次你微信和我提到的那件事,我跟那人说过了,也和他讲让他改ID了。”

    秦冕眉梢微挑,问回来:“他改了么?”

    舒灵嗓音骤弱一度:“……还没……你别气……我会继续监督的!”

    “哦……”他应得有些意味深长,又说:“他应该不会改。”

    “不会的!我会催他的!你一定不要因为他置气啊。”

    千万别生wuli爸爸的气,他要是封号了,我也不想直播了TAT

    舒灵在心里含泪补充。

    “我气什么,”男人倏然低笑一声,换上笃定的口吻:“但他肯定不会改。”

    舒灵困惑地望过去。

    此时,身畔男人已经敛眼,拿出手机,心无旁骛地按着屏幕。

    舒灵也收回目光,那种诡异感再度萦绕,且愈发鲜明。

    想不明白,低头抠手的时候,突地,一只手机被递到她眼下。

    屏幕是备忘录界面。

    舒灵遽然瞪大眼,瞳仁晶亮,似难以置信。

    只因,那上面有一行小字,

    “天王盖地虎”

    卧,

    槽?!

    卧槽???!!!

    ……

    ……

    ……

    ……

    舒灵周身石化。

    反应过来,只想破窗而逃。

    这哪是什么豪车,这分明是辆灵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