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79.第七艘巨轮

79.第七艘巨轮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她的这条微博, 顿时让风向扭转了不少。

    嗅嗅并未对此做出任何回应,只是第二天上午就在微博发布了自己即将转去好游TV的通知, 粉丝震惊不已, 直觉这件事和幺幺灵脱不了干系。

    任评论骂声一片, 舒灵也是左耳进右耳出,反正最后赢家是她耶, 老板割舍不下的心头肉主播是她耶,气死你们, 就是要气死你们。

    哼。

    舒灵关上微博, 眼不见心不烦。

    她心里唯一放不下的就是, 不知道好游到底多少钱挖走了嗅嗅。

    好奇心快撑炸脑壳的时候, 舒灵找了比较信得过的汤助发问。

    舒灵:汤助理, 嗅嗅就这么走啦?

    汤助:对啊,你话都放那么狠了, 我们公司必须要做出一些回应。

    舒灵:嘿嘿,内只是气话呀。

    汤助:走都走了, 你就踏实留在我们这吧,不会亏待你。

    舒灵:那是, 别提多放心了, 你和秦总人都那么好。

    汤助:呵呵。

    这两声笑, 意味不明。

    舒灵也没深究,只问:好游多少把嗅嗅搞过去的啊。

    汤助:这是商业机密。

    舒灵立下毒誓:你就悄咪咪告诉我一个人, 我绝对不说出去, 说出去折寿50年!

    汤助:嗯……

    舒灵:求求了QwQ

    汤助提点了一个数字:5。

    舒灵眨眨眼:五百。

    汤助:再多个零。

    舒灵:5K?????

    汤助:是啊。

    舒灵:…………………………………………………………

    汤助:??

    舒灵面色一黯, 心如死灰,五千万!她也要……

    问苍天,好游为什么不挖她?四千万她也二话不说打包麻溜地滚去那了。

    什么心头肉,什么人生赢家,是个屁。

    五千万,做梦都不敢梦到的数字,原来嗅嗅那么值钱,而自己,还在这里鞠躬紧蹙地当个游戏哔哔机。

    她不服!

    不死心地追问:好游挖我了吗?

    汤助:也提了。

    啊!舒灵双眼瞬间锃亮:真的吗?多少钱。

    汤助:也很高,但你不可能走啊。

    舒灵:为什么??

    汤助:你想走?

    舒灵反应过来:没呀没呀,我怎么会走呢,乐玩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温暖港湾,我怎么会轻易离开呢。

    汤助:你走不掉的,秦总说了幺幺灵不放。正好这个节骨眼上出了嗅嗅的事,就顺水推舟把嗅嗅送去了。

    舒灵:??为什么不放?嗅嗅人气明明比我高。

    汤助及时打住,尬笑:我怎么知道呢,你潜力比较大吧哈哈哈哈哈。

    虽然这个理由让舒灵产生了一滴滴的自豪和骄傲,可远不及嗅嗅的签约金给她带来的冲击那么深刻和重大。

    五千万,都可以拿钞票糊窗贴墙了,辞了工作每天像个偏瘫废人一样躺在家里都没有后顾之忧。

    舒灵四仰八叉倒在床上,幽幽叹气。

    接受现实吧,万恶的金钱啊,本以为时来运转,实际为他人做嫁衣。

    表面许是打了个漂亮翻身仗,可也没觉得多开心。

    嗅嗅走后,舒灵的搬砖,哦不,直播时间也恢复正常。

    晚上准七点,她的凤白提剑现身,身姿洒脱,“110”三个数字铺满屏幕,不再有无关人士的干扰和膈应。

    秦冕在办公室加着班,一边“听”着直播。

    少女青嫩的嗓音响起的时候,他不由勾了勾唇角。

    看老板惬意地转了两下钢笔,汤助觉得他一定心情大好,忍不住说:

    “秦总,今天舒主播来找我了。”

    男人眉梢稍挑:“嗯?”

    他不敢讲签约金的事,只说:“问我好游有没有挖她,怎么反而把人气比她高一截的嗅嗅让出去了。”

    “哦,”秦冕停了停:“你怎么说的。”

    “秦总,你别管我怎么说的,我觉得你根本不是把舒灵当女儿看待啊。”

    “那我把她当什么?”

    “当个鸟。”

    “……?”

    “我不是那意思啊,你不是养了几只文鸟吗,我觉得她在你眼里也差不多。”

    秦冕搁下钢笔,对这个话题提了兴趣:“怎么讲。”

    “必须在自家笼子里,不可能送人,你每天打赏就跟每天丢点玉米粒面包学逗她玩玩似的,看她叽叽喳喳你也跟着笑眯眯,不是吗?”

    秦冕突然低笑一声,不知是不敢苟同,还是不可置否。

    细思片刻,男人眼一抬,拿起手机,又随手刷了一排排“航空母舰”,十来万跟丢纸团那般毫不在意。

    听见直播间里“谢谢爸爸!”的惊呼,以及“爸爸你怎么还没改……”的欲言又止,汤助撇撇嘴,他就知道。

    就这么怕飞了啊,老板。

    其实他刚才的话,还有另一层意思,哪仅仅是把舒主播比作文鸟呢。

    就是宠——物啊。

    叹了口气,汤助打趣:“秦总你这一天天的都要听舒灵直播,完全离不开了,哪一天她不播了怎么办。”

    秦冕颔首:“是离不开。”

    汤助:“啊?您不会……”

    秦冕双手交叉,搁在桌面,神色安稳:“这几个月,我在她直播间,从她神色学到了不少东西。”

    “什么?”汤助小心翼翼发问:“当房管吗?”

    “嗯。”

    “嗯???”

    “还有别的,”他眼皮微敛:“很多,我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了。”

    汤助愣住,难以领悟。

    秦冕绷着唇线,是的,他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了。

    想要从一个墨守成规的家族环境跳脱出来,所以任性叛逆地选择了这个新兴产业。

    急于向长辈证明自己,与过往的成长经历拗气,却并非真心实意的喜欢。

    他的初衷并不纯粹。

    以前几乎没接触过游戏,也没有详尽了解过直播的细节,忙着应酬会客融资,想着怎么能尽快让公司成型,赚钱、上市、做出明显的效果,看似很忙,其实心浮气躁,脚跟不稳,每一步都如漫步云端,走得很虚浮。

    可现在,不一样了,近距离深入接触之后,他理解了自己工作的具体内容,明白了主播与观众之间的羁绊,终于真正领悟,自己在做的,到底什么样的事业。

    秦冕淡笑:“看了这么久的直播,我更脚踏实地了。”

    到底在脚踏实地什么啊,汤助更加困惑:“她那么浮夸的吹逼内容和峡谷孤儿打游戏风格难道不是让人更加不能认清自己吗?”

    “她很认真。”

    “她是很认真。”

    这一点上,汤助颇有共鸣。

    “我的平台必须配得上这么认真的主播。”

    “老板……你好像搞错了主次关系?还是因果……?”

    “没弄错。”

    当那些勤奋的鸟儿栖居在这里时,他要给他们最舒适的环境。

    这就是他为之努力的全部价值,所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