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78.第六艘巨轮

78.第六艘巨轮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连发几条消息都是拒收后, 舒灵心一凉, 只觉自己的职业生涯可能会就此中断。

    多琢磨几遍这段聊天记录, 舒灵幡然醒悟,秦总的意思很明显了, 嗅嗅和她, 他选了自己。

    哎, 看来咱们秦总不是个忘本的人呀,知道她幺幺灵给乐玩带来的丰功伟绩。

    挽回老板好感度迫在眉睫!0..舒灵赶紧去找汤助求助:

    “汤哥, 汤哥!”

    偶像主动拜访, 汤博回得很快:怎么了?

    舒灵:秦总电话多少啊?

    汤助:137XXXXXXXX。

    他又问:你要这个做什么?

    舒灵: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我等会再告诉你哦, 现在很急!

    汤助:好。

    把那串数字复制下来,黏贴到号码栏里,舒灵深深吸了口气,拨通出去。

    等了片刻, 被人接起来,“哪位?”

    心跳加快,还忘了清嗓子,这头的舒灵下意识掐了两下自己喉咙,才咽咽口水, 恭敬叫了声“秦总”,并自我介绍:“我是舒灵。”

    那头又是安静。

    须臾, 他说:“什么事吗?”

    “您把我……”

    “嗯。”不等她问话出口, 男人已经预料一般, 先行回答。

    舒灵:“……”

    有钱任性一言不合就拉黑,她点点头,完全O几把K。

    “所以我特意过来跟您赔礼道歉,”舒灵吐着舌头翻着白眼无声略略略,施放给对面的语气却带着小姑娘怯生生的软弱:“刚才一下子没明白秦总的意思,只想着自己发的脾气自己要负起责任,却没想到秦总竟然对我这么好,对不起了……”

    又是一阵熟练的沉默。

    男人并未直接道明是否接受她的致歉,只问:“想好怎么收拾残局了?”

    舒灵迟疑:“大概有点想法……”

    “嗯。”示意她继续说。

    舒灵:“也许会发条微博说清楚。”

    秦冕又问:“看到网上对你的评价了么。”

    舒灵:“我刚才才开机,不过不用看也大概能猜到,无非被害妄想,素质差,说话难听,峡谷孤儿之类,我都习惯了。”

    秦冕声线平稳:“你在直播间大发雷霆的行为确实有些贸然冲动。”

    “我知道啊,”她声调轻若蚊音:“可是很解气……”

    可瞬间又理直气壮:“但这次爆发是日积月累的,我从许多事里都能判断出嗅嗅并不是真心就是为了拿我开刀,虽然我以前确实跟他有过一次打游戏的经历,但整件事产生的时间点都太奇怪了,嗅嗅私下加过我微信,他给出的解释是,自己现在当了主播有了人气终于有资格追我,但太凑巧了吧,按理来说,他在之前平台的人气就和我不相上下了,而且来乐玩也有一阵子了,人气也在一个月前后盖过我,尤其这一切都发生在关老师给他打电话说过和我绑CP炒作的提议之后,所以我觉得他是临时起意,并不真的像他说的那样。”

    “而且他这些天的表现也充满疑点,直播期间不断提到我,变相带我节奏,引导他的粉丝攻击我,或者试图塑造一个暖男形象蹭走我那些粉丝。”

    “到底是我被害妄想症,还是他别有用心,我觉得已经昭然若揭。”

    舒灵耷下眼皮:“而且,他就算真喜欢我,我也不会答应他。”

    她趁此机会吹溜拍马:“我一心一意都扑在直播上,扑在我们乐玩TV,才不会轻易被外物影响。”

    顺势又开起玩笑:“而且我就算找对象,绝对也找那种怎么也得给我扔三千艘航空母舰的吧,不光造福我,还必须造福咱们平台。”

    “谈恋爱的同时还要拉高我们乐玩GDP!”

    “秦总请务必相信我的判断和眼光!”

    呵,对面男人突然溢出一声低笑,意味不明。

    怕又触了这位山里大老虎的雷点,舒狐狸飞快转换语气:“只是说笑……您别在意。”

    “嗯。”他应了声。

    舒灵:“……”

    ……

    ……

    怎么办,再度冷场,没话讲了。

    不过这人怎么还没结束通话的打算?

    难道在谦让,想等她先提?

    憋了会气,刚要开口,对面轻描淡写问:“我听汤博说,你直播间一直有个用我名字给你打赏的人。”

    舒灵:“……”

    汤助您是国际大嘴巴协会高级会员吧?

    舒灵尴尬地挠挠头:“是有这么个人……”

    正主质问当前,一想起自己还整天恬不知耻地跟人互动叫人爸爸,任凭弹幕肆意调侃,想必给秦总本人带来不便才会特意提起。

    舒灵罕见地面热,“但他是我一个很可爱的粉丝,可能就是为了有趣,调节直播间气氛吧,您别介意,我过会就去和他说,让他改个ID,挂了电话就去!您尽管放心!”

    “不急,”男人道:“先把你自己的事解决好。”

    “好。”舒灵似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

    挂了电话,秦冕就忍不住笑了,叹了口气,叹完又禁不住扬唇。

    刚要放下手机,屏幕收到一条乐玩TV消息提醒。

    点开来,才克制住的笑意卷土重来,因为那是幺幺灵发来的消息:

    【紧急紧急!!!重大通知!!!】

    他挑眉,回了个“?”

    幺幺灵:【爸爸你快点换个ID吧!我们老板,也就是真的秦总已经注意到你了!他今天打电话给过我警告了!】

    秦冕故作镇:【怕什么】

    舒灵卖萌装哭:【我好怕的,好怕你被封号从此我俩天各一方您那些亲情的巨轮再也不能源源不断驶向女儿的海港!我超怕的QAQ】

    这个回复,险些呛到秦冕,他摇头,回复:【再说吧】

    舒灵真如丧父那般可怜楚楚:【不行啊爸爸,您要是真的离开了我的直播间我会好难过的】

    秦冕:【下午的事,我以为你要换平台】

    舒灵:【怎么会啊,爸爸在哪,我就在哪】

    小丫头两幅面孔转换得倒还挺快,秦冕也跟着演上瘾了:【我也可以跟着改成别的平台老板名字】

    舒灵深知自己还要在乐玩待很久,各种使出撒娇发嗲颜文字大法:【可是……秦(亲)爸爸只有你一个呜呜呜TuT】

    谐音梗让男人莫名愉悦:【哦】

    舒灵:【嗯嗯!你要快点改名字哦!】

    秦冕:【好】

    女孩这才心满意足,急吼吼地说自己还要去办别的很重要的事情。

    秦冕知道她要忙什么,自然也是期待和应允。

    秦冕洗了个澡,擦着头发从盥洗室出来,第一时间拿起手机,打开微博。

    一刷新,置顶的碰巧是@乐玩TV幺幺灵刚发布的新微博:

    “我每晚会到一个广场里卖艺,或许不太精彩,但一直尽心认真,所以,我慢慢有了观众,也有了欢呼和鼓励。

    突然,有一天,一个陌生男人走向我,自我介绍说他是隔壁广场的名角,然后在我的舞台中央,突地单膝跪地,向我求婚。

    我惊惑地站在原地。

    我想了想,我的观众还在台下,我不能结束我的舞蹈。

    可从此之后,观众再也没有评判我的动作,指正我的姿态,而是不断叫喊着那个男人的名字,试图让我注意到他。

    隔壁广场他的观众跟过来,有失望有气愤有看热闹的,我的舞台变得乌烟瘴气,不再熟悉。

    几百万人协力高喊:“在一起!在一起!”

    我悄悄和那个男人说,“你能回去自己的广场吗,我们都好好专注自己的演出可以吗?”

    他不依,换成两条腿,接着跪,甚至还掏出钻戒。

    大家等候我的反应,仿佛我准时准点的演出已经不再是看点。

    仿佛我必须要把这个男人拉起来,接受他,并肩而立,才是遂人愿顺天意。

    我不知所措,再到忍无可忍,爆发过后,满身挂彩,臭鸡蛋烂菜叶,不在话下。

    可到底为什么,

    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却让我成为一切事端的原罪。

    从头到尾,我只是,想跳好自己的独舞,给你们看逗你们开心而已啊。”

    秦冕唇线敛起,末了,给这条微博点了个赞。

    点开那条微博,不过分钟光景,已有了过千评论。

    思忖片刻,他眉心一皱,随即舒展,开始打字。

    敲完却迟疑了,最终并未发出去,算了,风口之上,忍一忍了,虽然迫切地想自揭身份吓唬她一下,但他的号还有个人认证,难免又会把这小女孩子推到更高的浪尖。

    而被他删掉的,仅仅只是,简单的,

    也只有她能明白的五个字:

    灵灵勇敢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