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73.第一艘巨轮

73.第一艘巨轮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距离嗅嗅来到乐玩, 已经过去了两个半月。

    舒灵的直播间人气相对稳定,始终保持在二百万左右。

    但无奈的是,嗅嗅还压她一头, 成了手游版块的头牌, 说来也有意思,这个靠一手神预判王昭君发家, 之后又凭借诸葛、火舞、貂蝉等英雄神秀操作吸粉百万的中单法王,也开始练起了打野。

    也是因此, 打野灵的直播间,突然多了很多拿她和嗅嗅比较的黑子和喷子。

    比如说:

    “嗅嗅刚玩打野都跟你一个水准。”

    “这操作隔壁见多了这就是你们吹的国服第一李白?”

    “菜还不让说粉丝真可怕。”

    “女的打游戏就是不如男的,一千场90胜率李白也不过如此。”

    ……

    ……

    看得舒灵脑壳疼,但通常还是无视。

    并自我安慰道, 反正这些人又影响不到她赚钱,从事他们这一行的,就要有颗耐受的钢化心脏。

    八月底, 新刺客英雄百里玄策上线, 一个嚣张挥动钩链的兄控小疯子,因为对操作要求较高, 很快成了各大平台主播用来吸睛和争抢国服位置的据点。

    舒灵这人属于天赋型选手,新英雄出来前,很少会提前去训练。

    而且她不爱跟风, 不会出什么就玩什么, 但玄策开售的当晚, 拗不过直播间里的迷妹们指名要看, 只能开了把赏金,弹幕一片欢呼雀跃,等着去损110的百发不中钩。

    舒灵装出怒不可遏的样子:“我的钩子很准的好吧,你们不记得我的钟馗了吗?好好想想我过去拿钟馗打中单对面看到我就躲到一百米开外的怂样好吗,真是……一天不发下威,都把我当小猫咪,”

    选英雄界面倒计时间,舒灵点开复杂的技能描述,

    “这么多字?技能介绍还是高考作文?”

    揉揉脑袋,索性关上:

    “不看了,进游戏随便打几个野我就能领会其中奥妙,等着看我怎么carry,这把我给自己定个小目标,20-0,不过分吧?”

    弹幕里大片的6666,但下一秒就被“嗅嗅???”的刷屏给占据。

    舒灵蹙眉,视线从电脑屏幕来到手机。

    她闭了闭眼,撑头仰靠到椅背,呃啊,装死。

    什么鬼系统,为什么会匹配到自己的世仇?

    不是冤家不聚头,嗅嗅刚巧在对面。

    也玩的玄策打野。

    比起舒灵的眩晕,大家对于这次的意外撞车显得格外亢奋。

    本打算用来娱乐的一局游戏,因为嗅嗅的出现,变成了华山之巅,相约论剑,一定要分出个你死我活才算尽兴。

    一进游戏,一无所知的舒灵也来不及吹牛逼了,赶紧又把技能快速浏览了一遍。

    倒是对面嗅嗅,竟然态度和善地在所有人频道和她打了个招呼:嘿,110:D

    只是很快被直呼幸运的队友冲过去。

    而专注技能描述的舒灵也没有看到,揣着打野刀就往红BUFF溜过去。

    弹幕里有人提醒:

    “110嗅嗅和你打招呼呢。”

    “二灵肯定又没注意聊天频道哈哈哈哈。”

    “喂幺幺灵你邻居在向你问好呢理一下人家啊。。”

    黑子钻到空子,乘虚而入:

    “抢了她乐玩第一王者主播的地位,你还指望她回招呼?”

    “原来是真的没礼貌呵呵。”

    “装瞎呢她估计都讨厌死嗅嗅了。”

    至于另一边,嗅嗅的直播间里,弹幕已经炸开了锅,声讨幺幺灵没有礼数。

    一直开着摄像头直播的清秀白净少年涩涩地笑了下:“她不理我呢。”

    说着又尴尬地摸头:“你们别讲她啊,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不理我,但我好喜欢110呢,你们不觉得她很有趣吗?”

    “一点游戏素质都没有怎么有趣了。”

    “别把心直口快尖酸刻薄当有趣啊嗅嗅。”

    “不可以!嗅嗅你只能喜欢我们TAT”

    “心疼我们嗅宝宝。”

    “隔壁都不搭理你就别觍着脸往上贴了,咱这人气不比她那高得多,别给自己掉价。”

    看大家义愤填膺,嗅嗅更是为难:“你们别说她啦,或许是没看到呢。”

    说着话,再一次往全部频道打字:110,你好哇:D

    结果……

    舒灵在一起没看到。

    她生怕被嗅嗅压了一头,聚精会神地穿行在野怪间,试着所有技能,更没有抬头看弹幕,只是嘴里不时若有所思,不时恍然大悟地絮絮叨叨:

    “哦,是这样啊,太简单了,就是勾了再扯回来嘛。”

    “诶?”小红鸟突然被她的锁链抛出圈外,她像不当心把宝贝瓷瓶抛下楼那样迫切惊呼:“哎哎哎!怎么丢出去了啊!回来!”

    “哦……不能这样扯,”手指在屏幕上比划着:“我懂了。”

    “不难啊这个英雄,连招还不是轻轻松松,2技能起手大招跟过去平A然后……”

    四级了,舒灵的玄策,趾高气昂地拿着钩子往中路走:

    “你们看好啊,我先拿这个王昭君练练手。”

    弹幕里还在疯狂提醒她嗅嗅同她打招呼一事,并且从另一个直播间涌来许多嗅嗅的唯粉,开始讨伐110对自家主播故意视而不见的恶意言行。

    “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比嗅嗅少五十万人气了。”

    “就你这种人品,还能再少五十万。”

    “以后110不光是峡谷孤儿了还是峡谷瞎子。”

    “这么瞎你咋不去算命呢来这直播。”

    ……

    仍旧心外无物,满脑子骚操作的舒灵,躲在河道草里,甩着钩子,眉头紧锁,专注预判王昭君走位。

    刚要出手,自己突地被钩住,110闪避不及,刚要位移躲至安全距离,对方已经靠一技能突过来,接二技能二段把她挑了回去。

    被砸了个头晕眼花,一套连招已经往脸上招呼过来,舒灵被秒杀。

    第一滴血。

    “哇靠!”舒灵惊呼:“他怎么知道我在草里?!太阴了吧!”

    郁闷地停在泉水里,舒灵标记了刚刚的站位给大家看:“刚才他从这个地方勾我的,他怎么知道我在草里?那么长一段草,他能确定我站在哪里吗?肯定是窥屏了。”

    一时间,弹幕里都是真假粉丝混乱不清的“菜逼”骂言,和哈哈哈哈哈哈的讥笑。

    闻风而来的酸黑,怎么能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

    “技术不够污蔑来凑。”

    “人家不能预判吗?”

    “你眼瞎还让别人陪着你眼瞎?”

    “菜就是菜给自己找这么说借口。”

    ……

    本来还有几个粉丝还刷着说“名字太长、屁股太大撅出来被发现”这类的玩笑梗,但看到一群隔壁水军的凶神恶煞。

    也纷纷住了口,只觉多说多错。

    这时舒灵才下意识去看弹幕的反应,不料满屏喷她的污言秽语,一时有些不太明白。

    “怎么都骂我,”舒灵还蒙在鼓里:“有必要这么夸张吗,失望成这样没必要吧,不就是被抓了一次,我已经知道玄策怎么玩了,刚才那个人头是让的,我故意没躲开增加游戏难度,不然赏金十胜太好打了对吧。”

    有房管级别的粉丝在弹幕里用颜色鲜艳的字体弱弱提醒:刚才嗅嗅跟你打了两次招呼你都没理睬。

    “就这个?我没看到,”舒灵诧异不解,接着又带着不明的笑意挑衅答:“不过就算看到了又怎样,我有什么义务回他吗?难道他是叫我回家吃饭的老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