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71.第七十一局匹配

71.第七十一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开黑几局, 不时说骚话的徐星河没少收到队友和自家女朋友的白眼, 但他还是甘之若饴, 笑眯眯。

    胜利字样刚跳出来, 屏幕一暗,舒灵来了电话。

    “我马上就到啦,”小女孩声音甜嫩得似放软了的奶糖:“你问问小嫂嫂今天怎么带行李去魔都。”

    徐星河靠着椅背, 眼微斜,瞥了瞥原莱:“你今天怎么走?”

    原莱站起身, 舒活了一下双臂:“一会就联系搬家公司, 中午吃过饭就出发。”

    徐星河把她的回答一五一十重复给舒灵,添了句:“我跟她一块走。”

    电话那头, 舒灵“啊”了声:“你让嫂子别花钱找人帮运了, 舅舅说他跟我一起来送。”

    徐星河一愣:“啊?”

    舒灵:“嗯。”

    徐星河:“我爸?”

    舒灵:“对啊, 刚才舅妈打电话和我说的,他俩一会就过来带我一起去你们那。”

    徐星河:“……”

    他揉揉后脑勺, 顿感棘手:“太突然了吧?”

    舒灵:“有什么突然的。”

    徐星河蹙眉:“我今早出来他们也没说。”

    舒灵笑了笑:“他们也是临时决定吧, 你俩都要同居了, 见见儿媳妇怎么了。”

    “我也没和她讲啊。”

    “要讲什么,小嫂嫂那么清秀可人知书达理。”

    “……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

    “舅妈来电话了,估计到我楼下了,就这么说好啦。”舒灵不愿再和他纠结, 迫不及待断掉通话。

    耳边瞬间安静下去, 徐星河望了眼原莱, 张张嘴,又把话堵了回去。

    倚在墙边的女人注意到他的欲言又止:“怎么了。”

    徐星河勾了勾手:“过来。”

    原莱疑惑走过去,刚到他面前,就被拉住双手,听见他说:“一会我爸妈来送我们去魔都。”

    “啊——?”这下轮到原莱惊诧不已。

    “舒灵刚给我电话就是这个,”徐星河仰脸,目不转睛看着她:“你别担心,我爸妈人不错的。”

    “不是……”原莱一时眉头揪在一块,挣开他手,开始焦虑地四下踱步:“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我也没有。”见她犯难的小样,徐星河又想笑,但还是竭力绷着面色,安慰她:“我爸妈肯定也没有,他们都没和我说过。”

    她低头审视自己:“哎呀,今天衣服也不大方。”

    徐星河不以为然:“很好看啊。”

    原莱突地想到什么,睁大了眼,惊惑回头:“你父母知道我们同居了?”

    “知道啊。”徐星河像唠家常琐碎般,稀松平常地答着。

    “………………………………”原莱要去撞墙装死:“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国庆假回来之前就告诉他俩了。”

    “………………”

    “所以他们什么反应?”

    “让我脚踏实地。”

    “嗯?”

    “就说了这个。”

    “没别的了?”

    “没,哦,那什么……”徐星河思忖两秒,想起另一个事:“我妈还和我要了你照片。”

    “你给了?”

    “给了。”

    “……哪张啊?”原莱三步并作两步,走回去,要夺过他手机。

    “就偷拍你那张。”

    原莱崩溃地掐他肩:“你就不能和我要张好看一些的自拍吗?”

    “那张很好啊,自然又漂亮,”徐直男不明白她在抓狂什么,夸完还明灿一笑:“你有自拍也不送我两张?”

    “……”原莱改掐为锤:“真想把你丢窗外去。”

    徐星河抿唇,但笑意未减,握住了她放他肩头的手,力道轻轻的:“你男人是我,那么在意我父母看法干什么。”

    “你爸妈都要上门来了,”原莱撇了撇眉:“我大你那么多,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我。”

    “我爸和我谈过话,因为你。”徐星河拉了她一把,拍拍腿面,示意她坐到自己过来。

    原莱怔了怔,总觉这个姿势过于狎昵暧昧,但想到两人早已坦诚相见过,又觉这些情愫有点矫情,索性侧坐上去。

    可脸颊还是热乎了大半,没来由的。

    “你不是说你爸妈就让你脚踏实地吗?”

    “没错啊,”徐星河靠到她肩胛骨处,她身上总有一股子浅淡的清香,像半开的花,“我爸就是这么说的,让我对人对事都要脚踏实地,别仗着年纪轻就容易飘。”

    “嗯?”

    “你觉得我飘么。”他忽然问。

    原莱瞧了他距离极近的脸片刻,挑眼道:“还行吧。”

    徐星河微微一笑:“我爸说人家女孩子牺牲很大,让我知足珍惜。”

    “吹牛吧。”原莱不信。

    “我骗过你?”

    她想了想:“好像没有。”

    “那不就行了。”

    “可我,”原莱迟疑,“岁数那么大他们不介意么。”

    “十八岁哪里大了?”

    “你别整天拿这个梗搪塞!”

    徐星河扬眉,一副混世魔王的得意样:“介意什么,我徐星河在家是老大,说一不二,我想娶谁他们没人敢反对。”

    “我就听你继续吹。”

    徐星河叹气:“你怎么不信人呢?”

    “原莱,”他突地正色:“全世界恐怕只有你自己……”

    他情绪忽而加深,喉头梗住,一瞬竟无法往下说。

    “什么?”而她还不懂。

    “不懂自己有多不容易。”

    原莱被话摄住,也倏然噤声,半晌才低声道:“没什么不容易的。”

    徐星河也不说话了,只是看她,瞳孔幽亮。

    对视须臾,原莱抬手盖住他双颊,用力按下去,肉都挤到一块,嘟出了鬼脸,她看笑了,说:“好啦——我不是也收获颇丰吗?”

    徐星河含糊不清:“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收获的?”

    “那我要怎么办?”

    徐星河慢慢挪开她手,靠在前去,吻了一下她的唇。

    原莱能感觉到,虽然很轻,却很动情。她几乎不能正视他深如漩涡的眼睛。

    男孩喉结微动,眼圈泛红,又去吮她的嘴,上唇,下唇,不紧不慢。

    原莱周身战栗,忍不住嘀咕:“别亲了,再亲我又想对小男孩子干坏事了。”

    徐星河果真不再亲,只是鼻尖相抵,叹着气,他又笑了。

    “笑什么呀你。”原莱问他。

    他莫测高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

    徐父徐母快到前,原莱烧了壶新水,倒好三杯茶。

    她自己也会镜子前整理了好一会,先是扎了个马尾,想着会不会显得年轻些,可今天莫名手生,发隙总有鼓出,纠结了好一会,她又自嘲地扯掉了发圈,换回之前披发的模样,也是,人家爸妈又不是不知道你多大,刻意装嫩有点傻。

    到最后,也只是把今天颜色稍显夸张的橘色口红给擦去了,双唇恢复原色,整个人也素淡了一些。

    焦灼不安地等了会,门铃响了,原莱赶紧去开门。

    头一个进门的大摇大摆轻车熟路的舒灵,她似乎又修了发尾,像颗精神的小蘑菇。

    徐父徐母则跟在她后面。

    心快到嗓子眼,尽快稳住扑扑乱跳的心,原莱看向他们,礼貌唤道:“叔叔阿姨,你们好。”

    其实就是寻常长辈样子,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烫着lob头的娴雅女性。

    与大多数人家的父母无异。

    都说儿子随母,徐星河的眉眼真的极像他妈妈,双眼皮很深,黑眼珠亮晶晶的,像藏了星。

    原莱招呼他们进门,直说“不用换鞋了”。

    徐星河叫了声“爸,妈”,顺手揽住妈妈肩膀,把她往里请。

    当头的舒灵反倒落在最后,她对原莱吐了下舌头,悄无声息做了个口型。

    原莱看清了,是“fighting”。

    她回了个“OK”手势,相视一笑。

    五个人围桌而坐。

    初次见面,二老也有些局促。

    徐父目光周游了已经搬空的屋子,才落回原莱身上,而后笑着问:“小原在这住了多久?”

    不等原莱搭腔,舒灵眨眨眼:“小原?”

    徐父看回去,有什么问题。

    舒灵歪头:“再叫亲切点嘛,莱莱——莱莱——不比小原好多了。”

    活宝来的吧,徐星河偏眼一笑,徐母也掩唇,弯起了眉梢。

    原莱莞尔:“年初住过来的。”

    “哦……”徐父又看回自己儿子:“你们魔都的屋应该比这个大吧?”

    “必须了,我们那个是阁楼,复试两层的,”徐星河一边说着,还拿出手机找照片,拿过去给父母看:“特好看吧,比这温馨多了。”

    徐母忧心忡忡,“租的房子总归不是自己的。”

    “我还没毕业呢,”徐星河撑脸:“急啥。”

    徐母白他一眼,“我替你急什么,我是怕莱莱跟在你后面吃苦。”

    “哎唷——还是舅妈上路子,”舒灵嘻嘻笑起来,捧场调侃:“舅舅学着点。”

    徐父也跟着笑了。

    一个称呼的变动,让气氛破冰,活跃起来。

    大家有说有笑起来,有徐星河幼时的回忆,也有他们的未来蓝图。

    ……

    ——

    一道去吃了顿午饭,做简单休息,徐星河跟徐父两个人,开始把原莱的行李箱往楼下搬。

    原莱羞赧难当,赶紧过去,想自己来。

    舒灵拉住她:“粗活男人干,女人喝茶看,你懂不懂哦。”

    “你哪来这么多歪话。”徐星河路过她,撂了这句话。

    “没文化的人不懂。”

    “呵。”他哂笑出门。

    原莱微拧着眉,有些为难,徐母留意到她的神态,把她叫回来:“你让他们来,不要紧的。”

    原莱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徐母又看了她几眼,女孩子身材高挑,白净秀婉,生得是不错,仪态好,气质也落落大方。不往年纪差那方面想,当真挑不出什么差错。

    她想起今日来的主要目的,走到原莱身边,轻道:“能和你单独聊会吗?”

    原莱些微讶异回眸,随即弯弯唇:“好。”

    两人走到一旁卧室,一室日光融润。

    原莱和徐母差不多高,投影身形几乎一致。

    走到窗边,纱帘晃动,徐母垂了垂眼道:“我们家星河年纪还小,有很多不成熟不懂事的地方,你今后还要担待着些。”

    原莱受宠若惊:“没有,徐星河他很成熟,真的很好,我想也离不开你们以前的教导。”

    “我们没怎么管过他,也管不了,”徐母唇畔有笑涡:“从小到大,很多事都他自己做主,也到这么大了。”

    “嗯,”原莱轻轻应了一声:“对不起,我和他的事,让你和叔叔操心了。”

    “他和谁我们都要操心的,看到你们好我们就放心,”徐母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大衣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递过去,“这个你收下吧。”

    原莱定睛一看,心跳加剧,居然是一张银行卡。

    “阿姨……”她不明其意。

    徐母手还悬那,侧眸看她:“我和老徐的一些存款,几十万块钱,我直接给星河他肯定不会要。”

    原莱深吸一口气,推就道:“你给我我也不会要的啊。”

    徐母手臂下垂了几分,笑道:“没别的想法,就是怕你们在外面过得不好。徐星河上大学后,一直就没要我们出过生活费,我知道他自己创了业,但还是担心。他还太年轻,其实不管他多大了在我们眼里也都是小孩,他还没到挣钱的时候,我们也怕你跟在他后面受委屈,过不好吃不饱,魔都不比金陵,物价那么高,我和星河他爸爸也还在工作,又不缺钱,尤其你,我们知道你辞掉了五年的工作,为了让那小孩继续读研,太任性了。”

    “他真的太任性了,”女人又重重地说了一遍,说得眼眶微红,有些置气,也有些动容:“我们管不住他,你也许能管住。”

    拿卡的手又抬过了一些:“你就收下了,我们心也好跟着放下。”

    原莱也跟着酸涩,她双手握过去,把那张银行卡拨回手心,“阿姨,你拿回去,我们真的不用,我选择换地方发展,并不完全是为了徐星河,也是为自己重新拼一次,我没有那么急着成家,急着尘埃落定,我会和徐星河好好打拼,”

    她抿抿唇,让接下来的话带了一丝玩笑口吻:“如果真有了困难,我以后也不会客气的。”

    徐母一听,也笑了。

    原莱眼光愈发灼灼,“你和叔叔都还在工作,就别说这么年轻的我们了,都有手有脚的,闯一闯不是应该的?我要是背着徐星河拿了这张卡,他那么骄傲的人,肯定也会不高兴,说女朋友妈妈爸爸怎么都对他没信心,”

    “对吧,”她嘴角轻扬,可神情又是那么笃定:“请你和叔叔务必相信我,相信我们,我们对今后已经有了周密详细的计划和准备,并会立即为之努力,争取不让你们失望,好吗?”

    徐母静静注视她,眼神温婉。

    她能感到,女孩牢握的掌心的已经有些湿润,那是紧张的挚诚。

    片刻,徐母颔首同意。

    她心里还是盼着她能收下这张卡,可儿子没爱错人。

    她已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