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69.第六十九局匹配

69.第六十九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在魔都的几天, 见过了球场草地上飞驰的少年, 也在东方明珠之巅,拍下了外滩夜景如璀璨银河, 黄浦江水粼粼如缎,汽笛鸣响,为过客送行, 也迎来归人。

    向着晨光,原莱道别魔都,回到金陵。

    徐星河的保研面试在即, 被她强令留在学校做准备。

    几日光阴如梦, 能将一切抛诸脑后的闲适假期也已经结束,她必须站起来了,真正地跋涉前行,刻不容缓。

    一回租房, 原莱和老妈通了个电话,开始彻底收拾自己的旧窝。

    虽说才住了大半年, 但也绝对不是个小工程,花了一下午,原莱才把客厅里的东西打包妥当。

    脱掉风衣,拭去额角汗珠,原莱拧开桌边的矿泉水, 咕嘟咕嘟喝了一半。

    神清气爽, 她靠回墙角的豆袋, 拿起手机, 拍下一张脚边两只交叠大纸箱的照片,刚打算发给徐星河,又停了下来,怕惹他分心,最后还是叉掉。

    似心有灵犀,原莱刚要按灭手机,徐星河给她发来消息:

    一个白乎乎团子满地打滚的表情。

    原莱微笑,回道:?

    徐星河:家妻远行,无心阅书。

    原莱敲字:那你一下午在干嘛?

    徐星河:刚睡醒。

    原莱发了一个默认的滴血刀过去。

    徐星河继续那个打滚卖萌大团子。

    卖你妹儿的萌。

    原莱:你后天就面试了吧?

    徐星河:刷个脸就行。

    原莱:你什么时候不吹比我会觉得世界末日要到了。

    徐星河:真的啊,我年中发表的一篇论文,帝都大学的一个教授看到了,想要走我,交大不肯放行。

    原莱:哦。

    徐星河:你的男友超乎你想象。

    原莱请晃着小腿:那我是不是应该很为你骄傲。

    徐星河:岂止骄傲,可以鼻子上天,回老家之后横着走。

    原莱笑得被自己呛到:那我就要被打了。

    徐星河:谁敢打你?

    聊天框里,安静几秒。

    徐星河:徒弟。

    原莱手抵唇:嗯?

    徐星河:老婆。

    原莱偏了偏视线,含笑长叹:干嘛?

    徐星河:还好你笨。

    原莱:去你的。

    徐星河:不然你密码给对了,我就没法认识你,我昨晚一直在想这事。

    原莱:你是少女吗?整天胡思乱想不好好睡觉。

    徐星河:你不明白,我最近经常有后怕的感觉。

    原莱深深吸气:其实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喜欢我?

    徐星河:你问我?

    原莱:对啊。

    徐星河:我也不知道。

    原莱:你每次都一问三不知。

    徐星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原莱:见到我之后?

    徐星河:搞不清,可能从你默写背诵就开始了吧。

    原莱:那么早?

    徐星河:我读懂了你的有趣,遇到个聪明人很不错吧。

    原莱:什么?

    徐星河:你总和我说你年纪大了,没意思,可我看来不是这样,我那时看你朋友圈,也记不得什么原因,反正一直笑。

    原莱心头莫名升腾出一团暖意:你之前没见过女人啊?

    徐星河回:没见过你。

    原莱心一颤,像中了少女弱智病毒一般,在懒人沙发上前俯后仰抖腿偷笑暗自亢奋好一会,才捋了把头发回复:

    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你的吗?

    徐星河:我第一次给你打电话。

    原莱:??

    徐星河:不是么,不然为什么主动加我微信。

    原莱:???

    徐星河:还发烂战绩引起我注意。

    原莱:????

    徐星河:心机太深了,上了社会几年就是不一样,我太单纯善良。

    原莱:?????

    徐星河突然爽朗笑起来,送来一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莱:笑个屁。

    徐星河:原大姑娘,为什么喜欢我?

    原莱:不知道哎。

    徐星河:又抄答案?出去罚站。

    原莱:你的优点真的太多了,一时说不完。

    徐星河:回教室吧,外面太冷了。

    原莱:……你好烦哦,我在认真答题。

    徐星河:我还以为你在拍老师马屁。

    原莱:你真的很优秀,我老觉得配不上你。

    徐星河:不会,你也有个很大的优点。

    原莱:嗯?

    徐星河:喜欢对了人。

    原莱:拜拜了您咧。

    徐星河:哈哈。

    徐星河不闹她了:你哪天过来?

    原莱站起身,取下书架台历,看了眼:不清楚诶,我还没和舒灵说具体哪天退房。

    徐星河:哦,我催催她。

    原莱笑:不用!

    徐星河:再不来我都要回家过年了。

    原莱:那我……争取快一点吧。

    徐星河:不是争取,是必须。

    原莱:好吧好吧。

    跟哄小孩一样,张牙舞爪哇哇抗议,只为了一句,老妈会早点去幼儿园接你的哦。

    ——

    又过几日,一个清晨,窗边纱幔轻拂,几只纸箱叠在墙角,小屋空旷,地板泛亮。

    原莱在镜子前描好口红,抿抿唇,气色顿显,嘎哒一下阖上盖子,她对着自己微微一笑,走出卫生间。

    约好了今天退房,正式搬离这里,原莱拿出手机,刚要给舒灵发条短信。

    家里门铃响了,原莱眨眨眼,这么早就来了?

    她接起门边挂机,是个清朗熟悉的男声:“开门,我要冻死了,外面都下霜。”

    原莱瞬间嗤笑,叉起一边腰:“你谁啊?”

    “嗯……”他顿了顿,似乎在找措辞:“这家住户的先生。”

    “哦……”原莱还是逗她:“你妻子叫什么?”

    “原菜。”

    “什么?!”

    “原来的原,游戏打得很菜的菜。”

    “没有这个人。”原莱气笑不得,挂了电话。

    下边又来了焦急铃音,原莱等了会才接起。

    “你再不开门,我就在楼下吼了。”他冷着声威胁。

    原莱不再戏弄他,按下开锁键。

    半掖开门,她的心早已飞去了楼下。

    等了少刻,原莱听见了楼道脚步,下一刻,门被推开,高瘦清俊的男孩子走入,他穿着灰呢子大衣,径直将她搂进怀里。

    身上掺杂着早晨的寒气,干净而清冽,如未至的初雪。

    “哎。”脸贴着他胸口毛衣,奶白似柔软的奶油。

    “嗯,”他应了一声,在她头顶唤道:“我们家菜菜。”

    这个莫名其妙的绰号,原莱听了想打人:“为什么突然这么叫我啊?”

    “想叫就叫了。”

    “妈的……”她小声爆了句粗,唤回柔柔嗲嗲的甜腔:“星星仔——”

    徐星河周身一顿,继续:“菜菜。”

    “星星仔。”

    “菜菜。”

    “星星仔。”

    “……”原莱额角微抽。

    “嗯?”

    “你很无聊知道吗?”

    他圈紧她:“这会不无聊,两只手都有人抱。”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年轻人火大吧,原莱忽而觉得暖洋洋,不禁问。

    “昨晚,面试完就回了。”

    “也不和我讲声?”

    “说了就没惊喜了。”

    “你哪来那么多惊喜。”

    “也不能说惊喜了,说过陪你一块搬家,当然要言而有信。”

    “没你我又不是不行。”

    “不行。”

    “嗯?”

    “没我你就是不行。”他拿腔严肃,似在陈述不折不扣的事实。

    幼稚蛋,原莱在心里啐了句,挣开他怀抱:“别光顾着抱,你吃早饭了吗?”

    徐星河摇头,又说:“在家吃了。”

    “到底吃没吃?”她严词厉色。

    “吃了,”徐星河坦诚,接而补充道:“你要是还想给我做,我能继续吃。”

    “没发胖吧?”她上下打量他。

    “没,体重保持良好。”

    “真的?”她怀疑。

    徐星河眼光堪堪飘往卧房方向:“要验货么?”

    坏胚!原莱懒得理他了,扭头便走。

    “真不验?”徐星河站在原处,坏笑。

    “床都收拾了!”原莱拿起一旁拖把,晃了两下唬他:“你再搁着跟我讲骚话我就撵你出去了啊。”

    “哦……”立马挑挑眉,收起乱晃的尾巴,乖了吧唧跟过去,陪他家菜菜大姑娘,收拾剩余的杂七杂八的物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