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68.第六十八局匹配

68.第六十八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嘴上骂上脏话, 身体还是很诚实。

    徐星河又打了通电话过去,好气哄了两句, 齐思源就同意了。

    男生没那个精细打扮的概念, 简单抹了把脸,套上线衫就去了碰头地点。

    和齐思源一道而来的, 还有另一个室友。

    见着了原莱, 几个男孩子都愣了,本以为是之前瞎脑补的高不可攀富婆样, 不料纤瘦婉秀, 一脸恬淡清雅, 如此刻不温不火的日光。

    许是她年纪比他们都长, 他们不敢如往常一般逗贫, 更不敢直接拿正眼瞧她, 只不好意思地笑着叫人, 透出一股子校园的青涩味:

    “嫂子好。”

    “弟妹又见了啊。”

    ……

    原莱弯着嘴唇, 也微微赧红了脸。

    徐星河:“你们能统一一下称呼么?”

    齐思源急得咂嘴:“不是路上说好了都叫弟妹嘛, 给徐星河占什么便宜。”

    吴垠川油嘴滑舌:“一见嫂子这么气质漂亮, 我就不好意思叫了。”

    “出息。”齐思源蹬他一脚。

    原莱腼腆笑笑:“随便叫。”

    徐星河一把揽住她右肩, 颐指气使:“哪能随便叫, 都给我叫嫂子。”

    齐思源骂道:“去你的吧, 本来就比大家小一岁,跟着女朋友沾光, 还神气起来了吧你。”

    徐星河傲慢地微抬下巴, 扬腔道:“对啊——”

    原莱用胳膊肘撞他肋骨, 嗔道:“你请客呢,对大家态度好点行吗。”

    嘶——劲挺大,还挺疼,徐星河倒抽气。

    “哎,还是弟妹有眼力,讲道理,”齐思源摇头叹息:“跟了这小子真是便宜他了。”

    “是,拣了大便宜。”在这个问题上,徐星河大剌剌承认,顺手勾紧原莱,笑得合不拢嘴。

    没眼看肆无忌惮秀恩爱的SB徐,室友纷纷偏开眼,干咳几声:

    “走了走了,肚子饿死了,吃早饭了。”

    来到餐厅,徐星河利索地点了几份招牌早茶。

    冰玉千层糕,蚝油叉烧包,鲜虾灌汤饺,山竹牛肉球,蟹粉小笼包……

    “哇,小星星你今天大放血啊。”

    齐思源望着满桌精致鲜美的早茶,啧啧感叹。

    徐星河眉梢微挑,夹了只虾饺到原莱小碟里:“主要是给我女朋友吃的。”

    “哦……”吴垠川扶额,一脸“老子受不了了”。

    原莱听见这称呼,掩唇凑过去,小声学道:“小星星?”

    “干嘛?”徐星河斜去一眼。

    “这称呼挺可爱啊。”原莱扑眨扑眨眼。

    “是吧,”齐思源拍腿:“他平常还很不屑呢。”

    徐星河:“……”

    他清了下喉咙:“你可以叫,他们不行。”

    “徐星河你滚出去好吗,这么好吃的早饭被你说的我直反胃。”

    “我出去没问题啊,”他语气慵懒:“你买单?”

    “……算了,你还是留下吧。”

    点了份五谷杂粮汁,徐星河替所有人斟上。

    原莱小口咬着蟹粉小笼包,皮薄似透,轻晃的鲜美汤汁立即渗出来,她慢慢吮吸掉,才抬起头,八卦地问同样在专注吃包子的徐星河室友:

    “徐星河以前在学校谈过恋爱吗?”

    齐思源吴垠川面面相觑少刻,正脸道:“谈过啊。”

    徐星河筷子一顿:“靠?”

    齐思源装无知:“谈了三四个呢。”

    吴垠川捧哏:“是啊,我们宿舍出了名的花心大萝卜。”

    “徐情圣,不得了的。”齐思源煞有介事。

    吴垠川用筷子敲了两下碗沿:“咱们给他双击一波666吧。”

    看他俩一唱一和,压根没停下来的趋势,徐星河挺直腰:“你们闭嘴吧。”

    吴垠川皱眉:“我们很实诚。”

    齐思源也正色,瞥瞥原莱:“弟妹在这呢,有啥说啥,从不玩虚的。”

    徐星河:“包子都堵不上你嘴?”

    “想堵?”吴垠川瞟了眼后厨方向:“再来两份蟹粉小笼。”

    徐星河看向原莱,急切解释:“别听他们胡说八道,闲得慌,整天就知道黑我。”

    原莱已经笑得仰到椅背,用手背堵唇,只有两只眼弯成缝。

    “你别信他们。”徐星河神情陡得严肃。

    原莱还是乐不可支。

    “为什么不信?”

    “我们是和你最近的人啊星河。”

    “弟妹想知道他的恋爱细节我们都如实汇报。”

    “绝不隐瞒一丝一毫。”

    见原莱捧场得很,两个室友兴致高昂,根本不想停下。

    “说说啊,哪三四个。”原莱收起了一些笑,坐直身子,轻抿一口谷物汁。

    徐星河撑腮:“我告诉你,我如实承认,行吗?”

    原莱诧异看回去:“什么?”

    徐星河沉吟,皱着眉,还一本正经扒起手指:

    “第一个,找我代练王者还给错密码的女客户。”

    “第二个,我王者荣耀里面唯一的笨徒弟。”

    “第三个,我妹妹的女租客,二十八岁,住金陵锦城公寓。”

    “第四个就是你了。”

    原莱哼笑出声,“就你会说。”

    “实话实说啰。”徐星河

    听了这个答案的齐思源,一时怔住,而后搁下筷子,双手抱拳:“我佛了我佛了。”

    ——

    吃完早餐,徐星河领着她回了学校。

    穿过憧憧高木,飞鸟在枝杈间滑翔,风很轻,也很清,身畔是徐星河与室友的互损说笑,原莱望着一张张逆行而来、再擦肩而去的年轻面孔,情不自禁发笑。

    不知这是否是所有校园的通性,少了铜臭的侵浊,少了世俗的撕拉,空气中总发酵出纯粹而干燥的气味,温度适宜,叫人不觉沉溺其中。

    “快到了!”

    大学生创业中心近在眼前,齐思源兴奋地叫道。

    跟着这个大块头来到二楼,他率先一步开道。

    那是一间全透明玻璃墙隔断的办公室,窗明几净,计算机整洁有秩。

    朝走廊走近,能瞧到墙上挂着白板,书写着大多数人看不懂的代码,字迹乱中有序。

    白板前面,应该是他们用来待客和开会的一张白色长桌,配套座椅环绕四周,中央摆着几支矿物水。

    放眼更远的墙边,放置着几台大小不一的设备装置,许是发生器分析仪这类。

    到了门边,原莱仰头,却没看到LOGO。

    她好奇问:“你们工作室的匾额呢?”

    “等会。”齐思源开了门,徐星河跟着进去,提示她稍安勿躁。

    齐思源靠到门框边,抱臂胸前,好整以暇,等着看他的表演。

    徐星河拿起会议桌上的一只小巧遥控器,冲某个方向一摁。

    “哇——”原莱惊呼。

    原本空空如也的一整面窗,突地出现半个水蓝色星球的光效,一颗颗白点其上闪烁,灿烂的白色弧线跃动,高速将它们分次连接,等到全部连贯有序,五个英文字浮现在繁星之间。

    Netop。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徐星河回头看她,眼底自信,如星芒灼耀。

    “呵、呵,”齐思源煞风景地干笑着,拍了两下手,走回去:“真是逼都让你装完了,中二病。”

    等他越过,徐星河瞄准他后背就是一拳。

    原莱笑了,意犹未尽惊叹:“真的很了不起。”

    齐思源回头:“晚上更漂亮,”他抬抬下巴:“你那浴室也有个类似的吧,你家星星仔好不容易说通房东装的。”

    星星仔,原莱噗嗤一声。

    “我警告你啊,别再给我乱起那种毛绒玩具一样的绰号。”徐星河忍无可忍。

    “挺好的啊,”原莱偷瞄一眼齐思源,见对方并未朝这看,抬起手,轻而快地摸了下面前男孩的脑袋:“很可爱。”

    她眼神温柔似水,徐星河耳根微红,不再说话。

    齐思源坐回电脑前,开机,似要争分夺秒投入工作。

    阳光安静地透射进来,徐星河给原莱倒了杯热水,让她坐下休息。

    原莱接过杯子,没听话入座,而是走到那些结构复杂的设备前,聚精会神参观起来。

    徐星河陪她待着:“厉害吧。”

    “我又不懂,瞧不出来。”她故意唱反调。

    “不需要你懂,知道你男人很厉害就行。”

    “嗯,真是厉害死你了。”

    “嗯……”他跟着应着,声音如晒了一下午太阳,猫儿伸懒腰一般,惬意而懒洋洋。

    指腹摩挲着温热的杯壁,原莱视线描摹过那些复杂纷繁的电路,瞧不出区别的开关,漆黑方正的实验箱,胸中莫名激燃,忍不住感叹:“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徐星河挑起下巴,挽唇一笑:“能让我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收到你任何信息的伟大而浪漫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