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64.第六十四局匹配

64.第六十四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在家连续两天睡到自然醒, 第三天上午, 原莱简单收拾,买了张去魔都的动车票。

    下午就启程, 秋末风大, 路人都披上了大衣御寒,原莱倒是一身轻便,头发随意挽起, 针织长裙及踝, 挎着帆布包, 像个随遇而安的女艺术家。

    这趟去魔都她没提前告诉徐星河, 只是想先看看房。

    在APP上发布了求租信息后, 有一些房客中介联系她, 对比挑选过后,她挑了一家地理位置最不错的,离交大站很近, 内部设施也不错,想等确定下来, 再告诉她家大学生, 给他惊喜。

    下了站, 原莱给房东电话, 说自己到了。

    那边也很客气, 问需不需要去接她。

    原莱说不用, 打个车就好, 一面往打车点赶, 一面挂掉电话,她仰头看了看魔都的天空,蓝幕一览无遗,风吹散了云霾,阳光温和,蔓布人间,自由而灿烂。

    原莱眯了眯眼,抿唇一笑。

    穿过曲折路径,找到约见地点。

    这是一个洋房小区,欧派建筑风格明显,尖塔屋顶和洁白雕塑隐没在郁木间。顺着对方短信给她的门牌号往里找,原莱顺利找到了接待她的人,就站在公寓楼下。

    那是一个人高马大的年轻男人,瞧了她几眼,迎上来问:“原小姐么?”

    原莱礼貌地微微笑:“对,您好,我是原莱。”

    “哦,你好,”他颔首:“我现在带你上去看房。”

    随着他进楼,原莱四处打量着,楼内也是欧式风格,阶梯栏杆都是雕花柱,与她曾经的住所有云泥之别。

    “在三楼。”房东低头发简讯,笑着介绍:“不高的,爬楼一点不累。”

    “这边有点过于豪华了,您给我的图片和样板房似的,我还以为是假的。”原莱看了眼他壮阔的背影。

    房东失笑:“怎么可能,我租房子这么久,信誉方面您尽管放心。”

    “我看照片是loft?”

    “对,实物也是那样,空间绝对足够你用。”

    原莱默默算起自己的老本,暗吁了口气,只觉此行可能会是白跑一趟:“我感觉……我还不一定租得起。”

    房东回头打趣:“先看呗,也许等你看过了无论如何都想租下了。”

    原莱咬咬下唇,跟上他步伐。

    来到房子前,门板上还是颇为高端的指纹密码锁,房东摁了摁,顺利解锁。

    掖开门,登时有日光透出来,他伸了伸手,先请原莱进去。

    原莱点点头,往里走,才迈入一只脚,她登时愣住了。

    眼前是一间沐浴日光的客厅,灰色地毯上是黑色狭长的椭圆茶几,奶白布艺沙发边是故意做粗的胡桃木小桌,上头摆满高矮不齐的各色绿植与多肉,沙发后是一大面白色背景墙,挂着几张素淡水彩画,画框有长有方,搭在一起却恰如其分。

    沙发右边是两扇落地窗,采光极佳,走出便是偌大的露台。

    窗边有白色的单人座椅,角落也放置着豆袋,供人休憩。

    原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间房……

    就是梦之屋好吗……

    原莱情不自禁往里多走两步,一段横截的树干被用作电视柜,旁边是容量可观的黑桃木美式衣柜和高挑碧绿的阔叶大型植物。

    抬眼,便能望见三角阁楼的木质构架,卧室在楼上,栏杆是漆白铁艺,床品也是纯粹的白色,枕边垂挂着两只小灯泡,泛出暖光,处处皆细节,简洁不失温馨。

    房东走到她身边:“怎么样?是不是堪称完美?”

    原莱回神:“是……太好看了,但……”

    她肯定租不起,默默泣泪。

    不等她说完,房东手机铃音响起,他拿出手机,皱眉瞄了眼,和原莱说:“你先四处看着,我接个电话。”

    话落就出去了,还顺手带上门。

    一时静谧,原莱左右看看,快步走到沙发坐下,靠了椅背,天哪好软,压了两下,她猜应该是鹅毛内胆。

    忍不住蹭蹭抱枕,也软乎乎的,太舒服了。

    日光融融,原莱几乎发怔,想在这里,从此长睡不起。

    痴迷之时,突地,右侧楼上木板,传来吱嘎轻响。

    原莱一惊,戒备起身,警惕循声找过去。

    下一秒,她讶然瞪大眼,手也不由掩住唇。

    只因,刚才还空荡荡的二层,已经有个人凭栏而立,他穿着白毛衣,望着她笑,干净而温暖,跟这里的环境自成一体。

    “你……”原莱眉心紧蹙,本来覆嘴的手,难以置信地轻轻指过去。

    “我怎么了?”楼上人回着话,笑容幅度也在加大。

    几十平米的面积,彼此的声音那样清晰。

    短暂的懵然过后,原莱明晰过来。

    这就是个局啊。

    原莱心跳加剧,敛下眼,笑了又笑,到底是笑自己呆傻被耍得团团转,还是笑这份奇遇给她的惊喜。

    她也不知道。

    徐星河离开栏杆,踩着白色楼梯,下了楼,走到她面前,神色故作困惑:“你怎么在这?”

    贼喊捉贼,原莱要锤他了,她气笑不得反驳:“是你怎么在这吧。”

    “我租的房子,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徐星河耸肩。

    “你这个人……”原莱想吐槽很多,一时却又不知从何启齿。

    “嗯?”他微微倾低上身,一副洗耳恭听状。

    原莱呼了口气,索性不说话了。

    徐星河挑了挑眉:“你想租这间房?”

    原莱咬牙,重重点了两下头:“月租多少?”

    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也不知道这混货在这上面花了多少。

    徐星河环视一圈,还是正经脸:“怎么,你要有合租意向,我可以给你打折。”

    原莱忍无可忍:“徐星河,你再这样我要揍人了啊。”

    徐星河眨眨眼:“就是你跟一个月没见的男朋友的打招呼方式?一上来就家暴?”

    “嗯。”谁让他玩她。

    “那我也要家暴了。”他佯怒抬臂,趁原莱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把她揽进怀里。

    紧紧着才踏实,他真想她啊。

    隔着毛衣的怀抱,也软融融的,原莱小作挣扎无果,心软了去,抬手圈住他腰。

    静静抱了会,原莱低声问:“这就是你的家暴?”

    “对啊,家、抱——么。”徐星河口气理所当然。

    原莱扬唇,在他背后敲了下:“看把你得意的。”

    又问:“在上面躲了多久?”

    “蛰伏了一个月。”

    “好好回答。”

    “上午来的。”

    “这边你已经租下了?”

    “嗯。”

    “多久了?”

    “半个月,”他声音带笑,还有点骄傲:“早收拾过了,就等你过来。”

    “房租多少?”

    “……嗯……”徐星河沉吟,一会,忽然在她脑后抬腕:“让我抱半个小时算一周房租,一小时算半月房租,三个小时……”

    “别跟我耍嘴皮子。”原莱轻踢他小腿。

    “反正我付得起。”

    “你钱很多哦?”

    原莱刚要挣开他,又被堵回原处,死搂着不放:“不多,但想让你住得好。”

    “住哪不一样?”

    “不一样,这是我的地盘。”

    “你的地盘就能乱花钱?”

    “花你身上怎么叫乱花钱?”他语气有点不耐烦:“我给我们家漂亮的鸟准备一个舒适的巢,你别多管闲事行吗?”

    他的气恼话,原莱却听得心飘飘,也不知该怎么应付和责备了,只得开玩笑:“鸟呢,在哪,我没看见。”

    他瞬间被圈得更紧:“飞来我怀里了,哪能轻易给别人看到。”

    他一番举动和情话,回荡她耳边,原莱眼圈泛红,其实到她这个年纪,很多动人精美的承诺在她看来,都掺杂着华而不实的虚情假意,也许就只是肾上腺素作祟,等到爱恋沉淀冷却,也许就不复存在。

    可徐星河给了她不同以往的感觉,他懂她那些,肉眼难见的,敏感而压抑的细小创痕,并暗中努力,抚平这些。

    他真好啊。

    原莱枕在徐星河肩头,轻轻说:“辛苦你了。”

    “是啊,”不想他毫不推辞地接下她的谢意:“想了你一个月,真的很辛苦。”

    ——

    在这参观了一圈,原莱真的完全挤不出脾气了,这房子真的太好了,到处都是她喜欢的模样。

    月租定是不菲,她心有亏欠,可瞧到男孩自得的面色,也不敢再说出来。

    坐在沙发上,徐星河给她倒了红茶,暖气萦绕,他问:“你补习班找了吗?”

    “还没。”原莱摇头。

    她来魔都并没有打算马上工作,想先报个班学习,接着考CATTI二级。

    没有巧舌如簧的商业交涉能力,原莱也不想完全丢掉老本行,摒弃外贸,另寻蹊径,那就是翻译,恰巧自己的外文书籍浏览量很大,在旧公司也没少干过书面翻译的活。

    原莱抿了口茶:“想先看看住哪再安排学习的地方,准备花半年时间,明年二三月报考。”

    “嗯。”

    “你呢。”原莱问:“保研也要笔试的吧。”

    “闭着眼睛考啊。”他好整以暇。

    “你慢慢吹牛吧。”原莱白他一眼,起身要走。

    胳膊被拽住,一个拉扯,她稳不住身,半仰回沙发。

    年轻干净的躯体欺身而来,重量随着徐星河的热息一并扑到她脸上:“往哪跑啊你?”

    原莱心莫名加快,刚要回嘴,小口已被堵住,唇舌交缠,男孩清冽的气息灌满口腔。

    他呼吸变重,辗转亲到她耳根,吮她白嫩的颈侧,手在她身上四处揉,原莱很快失了力,轻轻哼着,下.体如丢失了,他来势汹汹的荷尔蒙,很快让那,泞成了一片湿地。

    可原莱心底还有困惑,她在意志里找回一丝残存的清晰,问:“你怎么……嗯……说通房东陪你演我的……”

    话音刚落,徐星河顿住动作,遽然竖起上身。

    他烦躁地啧了声,拿起茶几手机,编写消息,边说:“等会。”

    原莱望着他:“干嘛?”

    “那是我室友。”

    原莱:“……”

    徐星河把手机丢回原处,俯下身,接着亲她。

    此刻风里,

    齐思源看了眼微信,有室友刚发来的消息:别等了,你回寝室吧,晚饭欠着,下回补。

    齐思源微微一笑,打字回道:徐星河我操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