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62.第六十二局匹配

62.第六十二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她一番话, 让原母胸中鸣响, 长久不绝。

    她不知望着女儿多久, 而后者眼里没有半分松动,只有久违灼亮的恒心。

    原母突然觉得特别感动,又分外无奈,眼眶不自禁地发红,平复了一会心绪, 她问:

    “你做好打算了么, 这个工作不要了, 去了一线大城市,那么高, 我怕你压力太大,吃不好又穿不暖的……”

    说到底, 父母心意若此而已,最大的忧切仅仅只是,担心儿女过得不好。

    “做好了, ”原莱拿起一边手机, 打开备忘录:“都列在这里。”

    把手机交给母亲,她还走去一旁书台上把她的镜盒取了过来。

    原母架好镜框, 认真阅起上面缜密齐整的小字,随后看回来:“你要改行?”

    原莱坐到她身边,颔首:“对, 不想做外贸了。”

    “那风险不是更大了?”

    “我有信心做好, ”原莱指了指一旁括弧号里圈着的话:“先学习。”

    “考证?”

    “对。”

    “要多久?”

    “少则两月, 多则一年,”原莱有条不紊地答着:“我会尽可能压缩时间,提高效率。拿到证书了就着手下一步工作,有证书傍身和之前几年的工作经验,我觉得不会多难。”

    “嗯……”原母沉吟:“住房呢?”

    “这个月内就会找好。”

    “唉,”原母叹息:“魔都不比金陵,消费高不说,以后再回来一趟也没那么容易了,你万一受了委屈,现在打个车不用两小时就能到家,等到那会,就是四五个小时的事了,也不知跟谁哭去。”

    原莱微微一笑:“既然都这样选了,我肯定也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了啊。”

    原母压抑着哭腔:“妈妈承担不了。”

    “又不是你承担,”见妈妈哽咽,原莱也跟着鼻酸:“你放心,我一定孝顺你,不会比现在差。”

    “我才不要你什么孝顺,我怕你又吃苦受罪。”原母揉揉眼睛,意外疲惫。

    “我不怕。”

    “年纪那么小,也不知道怎么照顾人。”她还是惦记着两人的年龄差。

    原莱继续开解:“他其实挺成熟的,我都这么大了,能照顾好自己。”

    “哎……”总归不放心。

    “妈,信我吧。”

    她这般意志坚定,不屈不挠,原母只能妥协,“反正是你选的,你就放手去做吧。”

    这些年,也许她真的圈禁了女儿太多。过度渴望她安居乐业,稳定无碍,不料亲手织出了密密麻麻的网罩,把她闷在里面,密不透风,不见天日,在心里深处里孤寂了许多年。

    罢了罢了。

    想不通也得强迫自己想通,原母心软回道:“做了就别后悔,我这还有点存款,你都拿走,去了新地方也别委屈自己,该过成什么样,就得是什么样。”

    ——

    原莱自然拒绝了老妈的存款支援,和妈妈聊徐星河到九点多,她才又喊了辆的士赶回市区。

    雨已歇止,万物清净。

    路上,徐星河给她发了微信,头句就问:视频吗?

    原莱:为什么要视频?

    徐星河:想见你了。

    原莱心道这人真是想哪做哪:我在车里,光线暗。

    徐星河立即问:去哪,也不跟我说声?

    原莱跟他杠上:你到学校了不也没跟我汇报?

    徐星河:我在等你来问,等得花都谢了。

    还玩这种斗地主老梗,原莱笑出了声:我有事回家一趟。

    徐星河:什么事?

    原莱:你是警察审讯啊?

    徐星河:人夫查岗。

    原莱合不拢嘴:哦。

    徐星河:说。

    原莱:回去见我妈妈了,和她说喜欢你。

    徐星河:……

    原莱:怎么了?

    徐星河:有点紧张。

    原莱:我都回来了,你紧张什么劲?

    徐星河:你把我往死里夸了吗?

    原莱:没有。

    徐星河:说什么了。

    原莱正要打字,屏幕一灭,那头已经急切地来了电话。

    她笑着清了下嗓子,接起来:“喂?”

    男孩声音一如往常清爽:“嗯。”

    “嗯——?”

    “说我什么了?”他直奔重点。

    原莱收起笑,口吻随意逗他:“就说你年纪小啊,还在读书啊,还没工作啊……”

    “就这些?”徐星河打断她。

    “对啊,”原莱惬意地靠到椅背:“那还要说什么,肯定要如实汇报你的情况呀。”

    “我学历呢,身高长相,我发朋友圈……”长年舌灿桃花的徐星河,鲜见的词不达意:“获奖的那张图,你给你妈看了吗,我的小工作室她也得知道吧,虽然没工作,怎么也是个潜力股。”

    “喔。”原莱已经憋不住嘴唇了。

    “哦什么,说了没?”

    “我都回来了诶。”

    “没说?”

    “嗯。”

    “……”那边突地死寂,好半天,才递来沉闷一句:“也行吧,我以后见家长了自己说。”

    “哈哈,”原莱绷不下去,笑出了声:“长辈都喜欢谦虚的,你还要搁我妈那自夸么。”

    徐星河还是那个故作没精打采的声音,“内人指望不上,女婿只能自己来了。”

    “我说了——”原莱快笑死了,坦诚一切:“全说了,什么都没落瞎,夸的你天上有地下无的,连你游戏打得好都说了。”

    “这个就别说了。”

    “你不是很引以为傲吗”

    “……这是我们师徒间的私人情趣。”

    “你走吧你。”

    “才说了三秒钟就赶我走?”

    “哪里三秒啊,”原莱把手机放低,“都三分钟了。”

    “跟三秒有区别?”

    “哦,你在宿舍?”

    “嗯。”

    “你就在宿舍这么正大光明,嗯……”原莱顿了顿:“厚脸皮地说骚话?”

    “怎么了?”对面不以为意:“他们和女朋友不都这样?”

    【我们才不这样——】

    隐隐约约地,耳畔传来齐声嚎叫抗议。

    一定是他的室友了,原莱轻笑。

    “你们能闭嘴吗?”徐星河似乎把电话拿开了一些。

    【徐星河你能闭嘴吗——】

    又有人喊道。

    【荣耀处男变身荣耀泰迪后就是不一样啊!】

    “滚!”有人踹了下椅子。

    手机又被他重新贴回耳畔,男孩在笑:“我去治一下他们,你等等,我一会给你回电话。”

    【我一会给你回电话~吼~】

    又是他室友捏尖了嗓门,阴阳怪气地学他说话。

    “好。”答完,原莱就安静笑着摇头,感慨青春有趣。

    另一边,寝室里,徐星河直接飞了本书过去,砸到吊儿郎当翘腿躺床上的齐思源身上。

    “你干嘛!”刺毛头瞬间竖起。

    “以前你们打电话我闹你们了?”徐星河环视四下,目光如冰。

    吴垠川抓抓头:“我们替你激动啊。”

    齐思源抱紧自己的小被子,八卦道:“谁啊谁啊?是不是那个七岁啊?”

    “什么七岁?”吴垠川瞬间精神奕奕。

    “不关你们事。”徐星河靠回椅子,拿起手机。

    “哈——”齐思源拟出奇怪的语气词:“肯定是七岁了。”

    “到底什么七岁啊。”

    齐思源靠到床杆子边,卡着下巴问下边:“小星星,能说吗?”

    徐星河蹙了蹙眉,晃了两下长腿:“你都说了。”

    齐思源得到认可,一下子撅起上身:“就一个比他大七岁的小姐姐。”

    “啊?”吴垠川惊讶:“可以啊老徐。”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真是看不出来,”他立即把椅子拖到徐星河边上:“漂亮吗?有照片吗?”

    徐星河长睫微敛,神态专注地给微信里的人发消息,一副无暇顾及他的样子。

    “喂!”吴垠川不肯善罢甘休,拍他肩,见他如耳聋,蹭得凑到他手机前。

    徐星河瞬间熄掉屏幕,语气淡淡:“太漂亮了,不给看。”

    “哇,”齐思源干笑,海豹那样鼓了两下手:“哈哈,厉害了。”

    “知道漂亮呢,不漂亮能给你看上吗,”他越这么藏着掖着,吴垠川越好奇得不行:“你咋这么抠呢。”

    “会见到的,”徐星河瞥他一眼,转过身,望向齐思源:“老齐,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

    “过几天再告诉你。”

    “还卖关子?”

    “还不到时候,但非常需要你帮助。”

    “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了吧,”他把书丢回来:“下次再扔老子试试,看我还帮不帮你?”

    徐星河稳稳接住,挑眉一笑:“知道了。”

    吴垠川不高兴了:“怎么不需要我帮助呢。”

    徐星河放下手机,转而开了笔电:“你回你自己位上,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行吧。”被嫌弃的吴同学又慢慢把凳子挪回去。

    片刻,耳根终于清静,徐星河单手支着下巴,单手滑动鼠标,眼光不离一寸地浏览着屏幕上的每行每列,每一个字。

    用手机记了几个号码,徐星河挨回椅背,拿起手机,打开微信。

    原莱已经到家了,他心也微微放下。

    和他说了去洗澡,却突地回了头,兴致冲冲给他发语音。

    “我在车上听到电台放了首歌。”

    “想分享给你听。”

    “可没注意名字。”

    “但歌词特别好,特别好!”她又重复一遍,兴奋地说:“可我刚才找到了那首歌的名字。”

    徐星河弯着嘴角,打字问:什么?

    那边没有再回话,而是发来了一首歌。

    好妹妹乐队的《普通人》。

    徐星河当即塞上耳机,听着,听着,他唇畔不自觉浮出笑意。

    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在他眼里,她怎么会是普通人,她独一无二的成熟与天真,有让他着迷的天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