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61.第六十一局匹配

61.第六十一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到润乡时, 夜幕已至。

    外面落起了雨,这雨水几乎延绵了整个小长假, 中秋赏月也成为奢望。

    水泥路面映着金色的灯影, 原莱单手覆着脑袋,一路朝家奔去。

    她提前给妈妈打了电话,所以女人一早就在客厅等着。

    听见铃响, 原母放下手里十字绣,去给女儿开门。

    退休独居的小老太太无所事事, 对搓麻将广场舞也兴趣寥寥, 闲来无事就织织毛衣, 绣绣十字绣。

    “你怎么不带伞唷,”一开门, 见女儿头发湿了大半,脸上也全是水痕, 原母心里关切嘴上却怨着:“都多大人了, 不知道过下来的。”

    递给原莱一双编织拖鞋,原母去回厨房盛刚炖好的排骨汤, 肉都烂透了, 和着清甜的白萝卜香味。

    原莱抽抽鼻子, 头顶是蕴黄的光,她只感到一股子暖意。

    把月饼牛奶礼盒放到墙边,原莱洗了手, 也去厨房帮忙, 原母直呼不用, 她只能把电饭煲端去了餐桌。

    “不喝点饮料哦?”原母回头示意,“碗橱里还有两听可乐。”

    “不喝,”原莱搓搓小臂,雨气仿佛渗到了五脏六腑:“有点冷呢。”

    原母赶紧低头取只小碗:“那先舀点汤暖暖身体。”

    “没事,”原莱嗳了一声:“难得回来,你别把我当客人一样啊。”

    “我看是你把我当客人哦,还买礼品呢,”原母把汤碗端放到桌子正中央,扫了眼墙角:“乱花钱,自己才挣几个钱。”

    原莱把另两个菜端来,坐下身,原母已经给她盛好了汤,笑得眼纹清晰:“怎么突然回来了,要给我补中秋节啊。”

    原莱闻言沉声,片刻才说:“是啊,”她抿唇一笑:“还有个事,想跟你说说。”

    “什么事?”

    “我谈到男朋友了。”

    原母眸心一亮,语气高昂,精神立马提了百倍:“真的啊。”

    小老太太又撇撇嘴:“肯定不是王彻,娟子跟我讲过了,说你俩没谈成,惋惜得很。”

    “就是……”原莱欲言又止,但想到今日长途跋涉归来的决心与目的,终究还是咬牙道明:“他年纪有点小。”

    “嗯?”原母竖起耳朵:“多小啊?小三岁?”

    原莱深吸一口气,如实禀报:“不是,七岁。”

    “啊——”原母差点以为自己没听清:“七岁?”

    “嗯。”

    “二十一?”原母还在震惊之中。

    原莱点头:“是。”

    原母本来的眉飞色舞一下子敛了去,变得纠结,下意识地问工作:“这么小啊?是做什么的?”

    “还是学生,大四。”

    “莱莱你……”原母眉头皱得极深,盯着原莱,有如审视,仿佛已看不懂自己女儿:“你在干什么啊?”

    “妈,你先别激动,”原莱自己其实心也突突直跳:“你听我说。”

    原母移开视线,胸口起伏。

    “太小了吧……真的太小了……”她不停重复,还带着一些对此一时无法接受的恍神。

    原莱搁下汤匙,转而握住她手,“妈,我很喜欢他。”

    “喜欢能当饭吃?你现在十八岁跟我说这些我还听得过去,问题是你二十八了!”原母激动难抑,口气已有点发冲。

    “妈妈,”原莱更改称呼,换上了更加尊重正式的叠字叫法:“他让我有了新的生活信心,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我认识他之后,有了重生的感觉。”

    “都是感觉,不切实际啊。”她怎么突然天真?

    “可是我缺的就是这种感觉啊。”原莱下意识回着,眼底已经胀满了泪水。

    原母看到了她突如其来的情绪爆发,如山洪倾泻,可手仍被攥得极紧,她能感受到那种力量,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坚如磐石的认定。

    回想过往,除了大学时谈的那个方姓男孩子曾让女儿哭过,这是几年来,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为了一个男人掉眼泪。

    原因截然不同,一个是分手,一个是和她宣布要在一起。

    “等会……我等会说,呜,我先哭会……”原莱抹着泪,抽噎着,泪花扑簌簌往外掉,无所顾忌地释放着积压了数年的憋屈,和近来的全部压力。

    她的态度,仿佛要放下所有,又如同要架起一切,在这样恶劣的雨夜不辞劳顿回家,是多么焦切,或许是动了真格,把一片真心下注,不想给自己任何回头路了吧。

    原母凝望着她,心头莫名酸楚,嘴唇也轻轻颤着,不知如何是好,半晌才挤出了几个字:“莱莱你哭吧,哭吧,哭完了先吃饭,吃饱肚子我们好好讲。”

    ……

    ……

    一顿饭,吃了快一个小时。

    原莱吃了很多,像个饿了一礼拜的流浪孤儿,直到胃被香暖的饭汤全部填满,才觉舒服了些。

    原母倒是吃得不多,她一直心不在焉。

    见女儿扒完了饭,立即正襟危坐,她知道总要面对一切。

    “你说说看,”原母轻呵口气:“我听着。”

    原莱双手叠在桌上,自愿交出主动权:“妈,你问吧,你问什么,我答什么,绝不隐瞒。”

    “也行吧。”原母同意。

    原母问:“才二十一……”提到年纪她就无奈:“在哪念书啊?”

    “魔都交大。”

    “交通大学?”原母点头:“学习倒还不错呢。”

    “嗯,他学习很好,马上要读研了。”原莱说。

    “还要读研啊?”原母诧异地张了张唇:“那得读多久啊?等到毕业你都得三十岁了!”

    痛哭过后的原莱,有了超乎平常的稳定和冷静:“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回来的。”

    “啊?”

    原莱垂了垂眼,再扬眸时,她面容更为肃穆坚韧:“我准备这个假期结束就辞掉金陵工作,去魔都发展。”

    “就为了他?”

    “嗯。”

    “不至于吧——”原母惊呼:“那么稳定的工作哎。他有多好啊?年纪还这么小,也不知道有没有定性,以后出了什么岔子,吃亏的还是你。”

    原莱回道:“我不觉得自己吃亏,和他在一起,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开心。”

    说完她就自嘲:“是不是觉得这段话特别……像个小孩放屁。”

    “不是吗——中邪了啊你。”原母觉得她不可理喻。

    “可我还是想做出这样的决定和计划,照此做下去,”原莱咬了咬下唇:“我昨天看了看自己的银行存款,还是有一点小本钱去魔都闯闯的,我们公司请辞有一个月的交接期,这一个月里,我会尽全力找好新的工作单位,新的租房。”

    “说得倒轻松。”原母哼了声,问:“那男孩是魔都人?”

    “金陵的。”

    “那不能在金陵吗?”

    “他本来想为了我放弃保研,回金陵工作,”原莱平静陈述者:“但我不希望这样,我愿意重新起步,只是这一次可能会难一点,因为要朝更高处走,我决不能让他往低处流。”

    原母心里有着太多担忧:“你们还在热恋期,这些决定都是建立在,等在一起久了,问题就慢慢出来了。”

    “人生需要冲动,妈妈!”原莱高声叫道:“你不明白的,其实我根本不那么在意结果,我根本不那么关心他最后是不是会成为我的丈夫,哪怕他一遍遍说着一定会娶我,即使最后结果不圆满,我和他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因素分开,我也会珍视感激这段感情。”

    “什么?”原母惊讶地瞪着眼。

    “如果什么事都是为了既定的结果去努力,那这件事还有什么乐趣,把一颗不知道名字的花种栽下去,在未知中成长盛放,难道不是更有意思?我以前顾虑太多,才导致生活毫无激情,总这么踌躇不前,我听话地报了外贸,毕业后也老实巴交地干了外贸,为什么做了这么多年也原地踏步,真的是我没用,还是我根本不合适,我一直活在身边人包括你给我附加的观念里,一直就没有活出过自己,别人家孩子干嘛干嘛了,我也应该干嘛干嘛,考个本科,报财务金融类专业,有份朝九晚五的稳定工作,找个编制内的老实丈夫,好像随大流才是正确的规章制度,不遵守就是万恶不赦要钉上家长里短的耻辱柱,”

    “我现在无比感谢他,甚至无法描述的感谢他,那个您认为不靠谱的二十一岁的男孩子,他领我走出了这个封闭的怪圈,其实我可以做自己所想,做自己所好,一切都这么纯粹简单,只是我不敢去选,”

    原莱精神抖擞地注视着自己的母亲,目光如焰,宛若新生:

    “妈,请你务必相信我,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们母女都一次机会。我想重活一次,为了你,为了他,更是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