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60.第六十局匹配

60.第六十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返校日当天下午, 原莱还是不由分说地去南站送了她的小男朋友。

    至于这位小男朋友的反应——

    嘴上别扭说着好麻烦你这女人怎么不听话呢,心里还是美得能飞上天。

    车站里人潮汹涌, 摩肩擦踵,徐星河牢牢攥着原莱的手, 好像她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 一个不留神就会走失一样。

    取完票,要过安检了, 徐星河回眼看她,挑了下眉:“你没偷偷买票突然给我惊喜吧?”

    “你做梦呢。”原莱失笑。

    “那我只能把票撕了突然给你惊吓了, ”徐星河扬了扬手里的票, 一脸威胁状:“我不想走。”

    “你怎么这么能闹?”原莱拧眉, 怎么就给自己找了个熊男朋友呢。

    “哎, 我们才待一起多久啊, 两天都没有。”徐星河叹气,垂手的同时顺着把原莱揽到自己怀前。

    “小别胜……”原莱刚要来句俗话安慰他,想起后面两字现在用着还不大合适,只得噤了声。

    徐星河耳尖听见, 愉快地笑问:“什么?说完。”

    “啊?记不得了, ”原莱装失忆:“年纪一大,忘性也跟着大了。”

    徐星河轻笑, 一边把她搂得更紧。

    被勒得都快站不稳了, 原莱想把他手撂开, 无奈这人手劲特别大, 怎么扯都如蚊叮咬, 起不到任何作用,只能瞪他,又气又笑。

    快到前面安检机前了,徐星河这才放手,把背包拿下,挂在臂弯,原莱揉揉隐痛的肩头,怨他:“我肩膀都被你勒疼了。”

    一只白皙的手,握拳伸到他面前:“那你咬一口?”

    “不用了。”原莱扬眸,见对面笑眼弯弯,眼若亮星,根本提不起气,刚要推开,突地听见人叫她名字。

    原莱猛一惊,循声回头,却见是自己公司财务部的总账会计,涂淼。

    她心狂跳,赶紧直身正色。

    涂淼今年四十多岁了,是个精明细致的女人,她身边还跟这个男孩,看起来和徐星河年纪差不多大,应该是来送她儿子返校。

    原莱见状,心里不知是何滋味,下意识挪了挪脚,和徐星河划开了一小段距离。

    “涂姐。”原莱客客气气同她打了声照顾。

    涂淼刚好在隔道队列,无意瞥到原莱,只觉面熟,确认了一下才敢叫她,目光转到她身边白净高瘦的年轻男孩身上,涂淼顺口问道:“你送你弟弟上学啊?”

    原莱被这话问懵了,脸上涨红,脑袋一下子嗡嗡的,不知如何作答。

    见女人面色尴尬不适,涂淼立刻猜到了八成,自己没想她尴尬,刚要开口替自己圆下。

    那男孩已经不假思索启唇,“我是她男朋友。”

    他神色认真,语气认真,足以令听者一窒,半刻出不了声。

    原莱脸更热了,悄悄在徐星河背后不知是恼是慌地捶了一下,随即被男孩背手握回去,他指节有力,严实如箍下一圈承诺,要把她毕生锁住。

    涂淼抱歉地笑了笑:“对不起啊,我以前都不知道你谈了男朋友呢。”

    原莱直道没事没事,抿了抿唇,也为自己之前条件反射般的惊惧反应发笑:“怪他,是他太年轻了,让人认错也难免。”

    涂淼的儿子似乎还没走出叛逆期,厌躁地皱了皱眉,拽着他妈要走:“妈你真烦啊,别人对象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啊,问东问西的。”

    涂淼更不好意思了,嘟囔了句“同事嘛——”就跟着儿子过安检了。

    前排人已经把行李箱放上了传送带。

    徐星河微眯着眼,语气凛然几分:“我让你丢人了?”

    原莱埋头:“不是。”

    “为什么看到同事那么紧张。”

    “我……”原莱一时半会竟给不出合理解释,只好微微声说:“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她的举动,让他不开心了。

    “你心理那关还没过去么?”徐星河瞥她。

    “总要有点时间的啊,”等心境平息,其实原莱还有点如释重负:“这样也好,估计这个假期过去,明天公司所有人也许都知道我交了个小男友,辞职也更顺理成章了。”

    虽然胸有闷气,但徐星河也学会了理解,岔开话题问别的:“你辞了工作,以后准备做什么。”

    “我说还没完全计划好,你会觉得我草率吗?”

    “不会,”徐星河正儿八经:“你挑男友的眼光一点也不草率。”

    又来了,自夸狂魔,原莱转开眼,懒得再理会他的日常自恋。

    “再说吧……”她呵了口气,目光变远。

    徐星河垂眸看她:“做自己喜欢的。”

    “嗯?”

    “重新开始的话,就做自己的喜欢的,你有我这个后盾了。”

    原莱笑而不答,哪有那么简单容易,当真放弃旧业,重置过往经验资历,一切从零开始,岂是一句话能概括,她毫无头绪。

    轮到徐星河进去了,分别前,男孩重重捏了下她手,低声说:“早点来。”

    “嗯。”原莱应着。

    “记得想我。”

    “哦。”

    “我每天会检查。”

    “哦——”

    “真不掏出一张票来给我惊喜?”他眉心蹙起,紧紧盯着她。

    “真没有——”原莱笑起来,开始把他往里推搡:“赶紧走,后面还有人呢。”

    “好吧。”徐星河略显失落,单手插兜,走进安检口,在另一头把包提起,他回过头,又看向女人。

    人头攒动,恍惚间,原莱以为回到了初见时的地铁站。

    只是那一次是相会,这一次是别离。

    而这番别离,是为了今后更好的相会。

    徐星河又冲她弯唇,他也许发出了声音,也许只是对她做了个口型,但原莱还是清晰地辨认出来他所说的二个字:

    “等你。”

    她莞尔一笑,知道了。

    ——

    回家前,原莱顺路去了趟银行,把一张专用于存钱的卡在ATM机扫了扫,十万都不到,工作了五年,月收入也马马虎虎,居然也没存下什么可观的闲余。

    把卡插回钱夹,原莱走出感应门,她没忙着离去,停在原处,拿出手机上网查了会魔都房租价格,而后关掉屏幕,长呼一口气,走进了沉沌的天光里。

    叫了辆出租,司机接上原莱,还不确信地回头问她:“你要去润乡?”

    两个小时的车程,怎么不直接干脆在南站买票乘车回去?

    “嗯,我明天还要上班,急着赶回去。”原莱关上后座门,她知一切终能尘埃落地,但砂石起伏前,她要归乡,见一见自己的母亲,提早告知她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