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55.第五十五局匹配

55.第五十五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夕照如暮色降临之前, 羞得酡红的脸。

    原莱擦掉两颊泪痕, 等着那边的回应。

    男孩仍旧没有说话, 只是气息沉重几分,她能清晰听见。

    又这样安静了一分钟, 两分钟……

    他才说:“我现在……”陡得停顿,等了会才讲完整句话:“还不能见你。”

    原莱心坠百丈渊,她没有问为什么, 只是说:“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你?”

    男孩没给确切的时间和答复, 只沉着声:“我没准备好。”

    “你要什么准备,我现在就想见你。”女人不断重复着, 眼底又浮出水光。

    那一头, 似乎深吸了一口气, 想说什么, 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的迟疑, 令原莱胸口钝痛, 她好怕他从此不会再出现到她面前, 此刻的破釜沉舟也成了短暂的魔法, 等夕阳西下,一切失效,她又要变回过去那副举步维艰的衰样,提上鞋灰溜溜逃跑。

    不, 不该是这样。

    女人在心里否定, 她有足够耐心, 和破釜沉舟的勇气。

    所以, 她直接撂了句“我就在你小区门口,我等你”就挂断电话。

    原莱用手背揩掉脸上那些没风干的泪,用力抿了抿嘴,堵回所有泫然欲泣。

    站在那里,原莱不经意回眸,看了眼来时的路,两旁都是茂密梧桐,叶片被霞光烧红,一路树影延绵到尽头。

    她刚才就从那一路跑来的?

    回忆与现实完整重叠,曾几何时,青嫩年华里,她也这样勇往直前,仿佛自己是女主角,世界围绕着她打旋。

    你就不能为了他回到十八岁吗?有人曾这样问过她。

    这就是回到十八岁吗?

    感觉也太好了吧。

    原莱垂眸笑了笑,可鼻头出奇苦涩,她用力摁住,再回过头,她周身一僵。

    同一片残照里,男孩的脸,就这样出现在她眼帘。

    熟悉而陌生,他们过去才见过三面,他气喘吁吁,仿佛与她一样,也一路奔来,然后停在了那儿,眉头紧锁,没有再向前。

    他逆光而立,双眼灼亮,如她世界曾洒落的一片星海,他还好像比上次见到瘦了些,脸庞线条也更为凌厉嶙峋。

    可永远如此,在她眼里,永远如梦一般不可思议。

    原莱不由屏气,她的心在一刻间止息。

    世界开始轻晃,模糊似蒙了水汽,都这么久了,一切并未消散,一切都在与日剧增。

    她好想他,

    她好喜欢他啊。

    好庆幸又见到了他。

    男孩胸口急剧起伏,下一刻,他快步走来,一把覆住她后颈,把她揽进自己怀里。

    彷如幻象化为实体,原莱瞳孔张大,一刹那,血往脑袋涌。她清楚听见了他胸腔的搏动,那么有力,似她命中惊雷。

    “我他妈快被你弄疯了!”埋在她耳后,他低声吼她,喉咙沙哑。

    唔,他的声音——原莱涌出了泪花,伸手环住男孩的腰,不断小声喃喃:“对不起,对不起……”

    徐星河收紧臂弯,像要把女人完全困住,再也别想走出这了。一见到她,他心如刀捅,又恼又痛,她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他的心率忽跳忽停,生生死死。

    桃.色残阳,逐渐溶化了相拥的两个人。

    墨蓝的夜,渐染过来,徐星河还是不想放开,他可以抱一宿,到云起,到白昼。

    原莱不再抽泣,只是鼻子还堵着,她瓮声瓮气问:“原谅我吗?”

    “就没怪过你。”男孩下巴蹭着她脸畔、太阳穴,有念念不舍的亲昵,以年轻的刺刺青迹。

    “那天说的话……”原莱又是一阵呜咽。

    “忘了。”徐星河打断他。

    原莱不再吱声,任由他抱着,也抱住他,这无所畏惧的枷锁。

    ……

    ……

    ——

    两人随便在路边大排档吃了顿晚饭,原莱点了不少菜。老板把干锅中翅端来后,她掰了双筷子,递给对面一直盯着她笑的徐星河。

    “看什么?”待他接过,她敛目,给自己斟了半杯淡啤。

    “不知道,看不腻。”他笑着,痊愈了,又恢复往日神气。

    突地,原莱摸住脸,小声惊呼:“啊,我今天都没化妆。”

    想了想,又庆幸,还好没化妆,不然被眼泪冲花了更挫。

    徐星河撑脸,盯着她温柔的眼睛,她鲜红的小嘴一张一合地说话,视线难移,不由看痴。

    “别看了!”她又羞了,要把他喊醒。

    “哦,”徐星河勾唇,提起筷子,但又放下,突然说:“手给我。”

    原莱不明所以。

    “给我。”

    她把左手递过去,徐星河特用力地握了一下,捏得她指头骨架都疼,而后长舒一口气道:“是真的。”

    原莱失笑,又有点心酸,拿筷子隔空虚戳:“吃你的吧。”

    她认真打量着他:“你瘦了好多。”

    “我想你不累么。”他条件反射般回。

    原莱想笑也想哭,咬了咬唇:“说得像是我不想你一样。”

    “那你多吃点,”他拣了块油润饱满的中翅,送到她碗里:“补回去。”

    “你要补,长身体的年纪。”

    “我好得很。”徐星河呷了口啤酒,夹了颗花菜,脆声咀嚼。

    他无忧无虑的模样,真好,原莱眼眶微润,借着对面人低头剔骨头的间隙,她悄悄用指尖刮去,稳住了声线说:

    “你别放弃保研。”

    徐星河遽然掀眼。

    “舒灵告诉我了。”

    “她跟你说什么了?”他浓眉一皱。

    “没说什么,”原莱平和地注视着他:“我只希望你不要放弃保研。”

    徐星河扫她一眼,“我读研你怎么办?”

    他放低声音,似乎还没有足够的底气:“我想早点照顾你。”

    “要你照顾什么,我都准备辞职了,把你妹房子也退了,”原莱笑了笑,口气轻拿轻放,仿佛对这个决定所要承载的不可估量的负重,浑然未察:“等安排好这里一切,就去魔都。”

    她冲他眨眨眼:“你好好念你的书,我去魔都找你,你愿意吗?”

    徐星河手支着桌子,眉梢一挑,似乎并不打算认可她的突然决定:“你在这工作多久了。”

    “五年,”原莱不打算虚报时间。

    “上的五年班说不要就不要了?你工资很少?”男孩不解。

    “不少啊,还有提成。”虽然自己一直没成什么大气候,但不可否认,这家公司胜在稳定,待遇福利也都不错,至少给了她好一阵子的平和生活。她也不能预估今后,一切就是为了眼前少年的随心而动啊。

    原莱莞尔,故作轻快地执着筷子:你不也保研说不要就不要了。”

    “能一样吗?”徐星河想着不对劲:“我对自己的今后很有信心,无论走哪条路。”

    原莱眼皮一垂,掩饰掉那些一闪而过的局促和慌乱,再扬眸时,她眼底已是自信光辉:“我对自己也有信心啊。”

    她反问:“难道你觉得我很没用?”

    “你笨啊,”他想拿筷子尾,点点她脑门:“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这样,你这样显得我很没用。”

    “不仅是为了你,”原莱小幅度摇头:“也是为了我自己,”

    “从毕业到现在,我一直都得过且过,你以前和我说过啊,你很喜欢自己的专业,也想继续钻研下去,我由此想到了自己,曾经因为安于现状错失了雄心壮志,”原莱把玩着手里的玻璃杯,恬淡笑着:“金陵就是个舒适的笼子,只要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有食物有水喝,这固然是好的,可没有振翅看过狂风海面,密林重岭,没有越过广袤土地和天空,没有头破血流地栽过跟头再爬起来,我总觉得人生是遗憾的。”

    “我这人一直没什么主见,十八岁时,开始听从别人的安排,将就的念书,再将就的工作,碌碌无为活到现在。我现在二十八岁了,我觉得是上帝给了我一次新的机会,我要重生了啊,”

    她眼底似乎能迸溅出星芒:

    “别说是为了你,这其实更像一个突破自我的契机,是上苍的旨意。他问我,原莱你要飞出去了,只是比别人晚了一些而已,你准备好接受挑战了吗?我也不是没有好好想,我也懦弱过退缩过,可我发现,如果做什么事都要深思熟虑、思前顾后,那这人得活得多没意思啊,所以我答应了,我愿意接受挑战。”

    此刻,路边摊廉价的灯火陈铺弥漫,可面前的女人像个梦想家,柔美的灵魂释放出强大的潜力,周身弥散着优质的柔光,有难以言述的惊艳。

    徐星河看得失神。

    直到她竖着一根筷子在他面前来回摇晃,迫切地问:“你呢,我要飞去你的天地了,准备好接受第二次十八岁的我吗?”

    徐星河回魂,轻笑着举起酒杯:“嗯,十八岁快乐。”

    “谢谢。”原来扬眉,她得意真如少女模样,继而也端起杯子,与他清脆一碰,仰头饮尽。

    “对了。”徐星河叫住他。

    原莱看回去:“嗯?”

    “别想头破血流。”

    “啊?”

    “有二十一岁大哥哥罩着,你别想头破血流。”

    “切。”她偏开眼,笑弯了眉。

    ——

    回去路上,原莱眼光熠熠,与他高谈阔论今后的计划,还手舞足蹈说:“这是我在刚才来的路上,一瞬间想好的。”

    徐星河温和地望着她,“我也想过。”

    我和你一样,你在我的全部未来计划里。

    “你真的傻,”原莱想想都后怕:“保研都不要,我要是过去能保研,估计能开心得冲上天。”

    “你更傻吧。”徐星河心口沉甸甸的,放了许多东西,已不只是情感的负重。他行走在她左侧,悄悄看这个女人,她这么美,这么好,可他现在还什么都不能给她,满怀歉疚。

    他眼一垂,看到她轻快晃荡的手。

    眼光缱绻,他把自己手送过去,小心翼翼碰了下。

    原莱诧然顿住,随后微微挑了挑嘴角。

    感觉不到女人有排斥,他才将指节拢起,把她无处安放的小手,牢牢攥到了自己掌心。

    原莱笑容幅度加大,心跳剧烈,只想任由他握着,一方此间归宿。

    远方,有烟袅袅,芳草席地编织,夜气是醉人的桂花香味。

    徐星河内心越发温柔感恩,情不自禁开口:“想明天就娶你。”

    原莱哼了声,是笑着的,用交缠的双手敲了一下他腰际,他那么用力认真牵着她,她甚至能感受到,那些格外真挚的手心汗,他只给她知道。

    原莱小区门口,新开了一家奶茶店。

    原莱多望了两眼,男孩就问她要不要喝。不等回答,已经屁颠颠跑去买了杯回来,刚要交到她手里,原莱也已经伸出了手,徐星河突地收回去,自己吸了一口。

    扑了个空,原莱瞪他。

    他只是笑,交了回去。

    把杯壁包在手里,还是温热的,喝进嘴里,浓郁醇厚。

    走了两步,徐星河又摊开手,一副索要奶茶的姿态。

    敢情是自己想喝啊?原莱鼻子出气,还是交了过去。

    徐星河笑着接过,重点却不在奶茶,而是握住她那只还没来得及垂回去的手,牵住了,便不再放开。

    是这个套路哦,原莱不免心花怒放,但还是嘴犟:“早知道买两杯了。”

    徐星河一本正经:“两杯就不甜了。”

    混小子,她又笑了,心里又怨着自己,曾经到底是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可爱的人。

    再次来到原莱楼下。

    一路漫长,但两人都觉得太短促。

    对视片刻,同时开口。

    徐星河叹了口气:“又得走了。”

    原莱客气地嘱咐:“早点回去。”

    “……”

    “……”

    于是,又相视笑了。

    好像第一次一样。

    走之前,徐星河想再确认一个问题:“我是你男朋友了吧。”

    “手都快被你勒断了,”原莱嗔他:“还问是不是我男朋友?”

    徐星河嘿然一笑,在她眼里,是当之无愧的傻大个,傻小子。

    原莱重新搭了搭包带子,依依不舍,但还是要道别:“我上楼了啊。”

    “好。”他从始至终盯着她,瞳仁亮若星辰,涂满年轻的热烈。

    没来由的失落气息,将胸腔填满。原莱鼓了鼓唇,回过头,极慢地踱上台阶。

    徐星河望着女人渐远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才缓缓呵了口气,转身将行。

    才走出去几步,突地,一个清亮的声音叫住他:“徐星河!”

    像在黑夜里点了盏明灯。

    他驻足回首,女人不知何时也回了头,她望他片刻,也蹬蹬跑下了阶梯,蹬蹬回到他面前。

    他诧异地眨了下眼。

    她微微喘着气,路灯的光恰好打在女人脸颊,那里隐约浮出了一片局促的红,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唯有口中,似下定决心一般说:

    “留下来吗?我不想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