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53.第五十三局匹配

53.第五十三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虽然不明白原莱问这个做什么, 舒灵还是没有往下深究。

    考虑到老哥可能是突然害羞, 她停了一会, 又邀请北落师门,这次更好,对方直接下线了。

    舒灵:??

    我帮你旧情复燃你他妈溜这么快?

    “算了,他不来, ”舒灵看向原莱:“我俩玩,没他还少个人抢mvp。”

    原莱同意了。

    匹配进选英雄界面,原莱秒点拿手英雄小鲁班, 她准备好好表现一下,让舒灵彻底改观, 不再对她持有躺赢上分的负面印象。

    辅助牛魔认出她来,直呼:110??

    舒灵调皮地回了个:不是110,是120。

    牛魔瞬间笑哈哈确认:就是你。

    舒灵没再回复他,锁了李白问身旁女人:“你和我哥怎么认识的啊。”

    手机上, 游戏界面加载着,原莱并不打算隐瞒:“我上淘宝找代练,你哥接了单,给错密码了,他打电话给我, 就这么认识了。”

    “这么巧?”舒灵伸了伸脖子。

    原莱哼然一笑,似乎也在感慨缘分的奇妙:“我那时候打王者, 就是因为看了你的视频。”

    “啊?”舒灵歪头看她。

    “在微博上看见的, 你的李白五杀集锦, 从此才想玩王者荣耀的。”

    “哇,你是我的小粉粉啊。”

    刚要回句“还算不上”,舒灵又懊恼地开腔了:“要知道你是我的小粉粉,我一定半个字都不骂你。”

    “马上游戏,”

    她想着最快能让她稍微赎点罪的方法:“我一个红都不要,你拿吧。”

    原莱推辞:“不用。”

    舒灵塌着眉尾,作下垂眼委屈状:“要的要的,不然我心里更过不去了。”

    五人现身基地,舒灵立即标记了红色石像怪刷新之处,然后所有频道打字:这局谁都不准动我家射手红。

    好的,大佬。牛魔连连应下。

    对面中路貂蝉问:动了会怎样?

    舒灵:会有比较痛苦的游戏体验。

    果真是小女孩子啊,一旦形成统一战线就推心置腹得特别快,原莱只觉受宠若惊,不好意思地说:“不用的,你拿吧。”

    “你就去拿吧,世界上很少有人能有此殊荣:”舒灵提剑往龙坑走:“你是我第二个,能让我自愿让红的。”

    原莱笑了,又好奇:“第一个是谁啊?”

    “我爸爸。”

    “你爸还玩这个游戏?”原莱诧异道。

    “不是…………”舒灵停了停,似乎在想合适的形容词:“是衣食父母……”

    “嗯?”

    殴着小野怪,舒灵突然有点心不在焉,而后她小幅度凑近原莱,轻声轻气问:“问问你啊,喜欢哥哥是什么感觉?”

    这问题相当直白,被问的人还没反应,提问的人倒先羞赧起来,好像心里已经藏了个存在,答案昭然若揭。

    “一想到他就笑,心里飘飘的,很轻快,”原莱思忖片刻,似深陷回忆,“你哥没有让人不开心的地方。”

    “啊?”

    “喜欢应该就是他身上没有让你不开心的地方,即使心里有苦处,也只会怨自己,他做的一切好像都那么无可挑剔。”

    “这么厉害啊,”舒灵惊叹,又在心里比照了下:“那我肯定不是喜欢了。”

    原莱八卦:“谁啊?”

    “你不认识的。”她神秘兮兮。

    原莱笑:“他知道吗?”

    “不知道,”舒灵一边刷着野,一边撇撇嘴角:“我自己都没弄清楚呢。”

    原莱大概猜到了,但也不再追问,自己清起了兵线。

    这一局游戏,舒灵像住到下路,时不时就过来gank,一直帮原莱把对面高地塔都破了才安心离去。

    她抓得对面上单心态爆炸到开骂:下路是你爹啊?

    舒灵也看到了这句话,哼了声,不搭理她,而是去跟原莱邀功:“我李白是不是特别帅?”

    “嗯。”这点原莱承认,其实她到现在还沉浸在原来她就是自己游戏初心的震惊之中,真的很难一下子接纳和消化这个事实。

    舒灵又问:“我哥跟你一块儿玩的时候,是不是也像我这样对你啊,对你特别关照。”

    原莱回:“……………………并没有,他好像还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打游戏。”

    舒灵抽了抽嘴角,就差翻白眼:“你拒绝得好,他这种自私型打野不值得托付终身。”

    原莱:“……”

    ——

    还得回去直播,这把结束,舒灵不再多待,叫了辆的士就走了。

    这一次,原莱不光送到门口,甚至还想跟去楼下,毕竟夜色已晚,舒灵又生得瘦小,和中学女生无异,总归不放心。

    可惜被女孩斩钉截铁拒绝,她也只好作罢。

    回家出租车上,舒灵心境莫名畅快,她打开车窗,任风拂乱了刘海。

    流窜光影里,舒灵打开手机,像找点节奏轻松的外文歌听听,却看到一条微信提醒。

    点开来,半个小时前,哥哥的信息,问她:你为什么和她组队游戏?

    舒灵回复:为什么我不能和她玩,我和她是亲密的房东房客啊。

    徐星河:……

    舒灵磨磨牙根,想起徐星河刚才秒退时那挫兮兮的大怂样就不痛快,也问回去:你干嘛退组?

    徐星河:你拉我前问过我了?

    舒灵:我拉你还要提前跟你预约再出个报告?

    徐星河:我不知道她在。

    舒灵:就是她在才邀你的啊,你慌什么啊?不想再见到她跟她说话陪她一块打游戏了?

    徐星河噤声,想,好想,难以形容的想,可他还没做好准备。近伊情怯,他不敢再草率破门,想要整装一新,再体面重访。

    见哥哥长久沉默,舒灵突地想起一个事:她不知道你大号?

    徐星河:嗯。

    舒灵:那她怎么知道你是国服兰陵王?

    徐星河:……

    徐星河:我在赏金遇到过她一次,她玩鲁班,在对面,我全程蹲她。

    舒灵叹为观止:这就是你追女人的方式吗,徐小学生?

    徐星河:……说来话长。

    舒灵:活该你被甩!

    徐星河:有完没完?

    舒灵:本来就是啊,我今天特地想给你们制造二人世界重温峡谷旧梦,结果你???一声不吭退组,你让别人怎么想。

    徐星河:她不会多想的。

    舒灵:??

    徐星河:她能理解。

    舒灵:理解什么,理解你蹲了她一整局的原因?

    徐星河:能不能别说这事了。

    舒灵:这是你一生污点,我都替你丢人。

    徐星河:你今天去找她了。

    舒灵顿时心绪:我回家路过,顺便去她那看了眼热水器。

    徐星河:哦?

    舒灵:真的,她留我在那吃晚饭,我感谢款待,用李白带飞一局,她还是我的小粉丝呢,差点就跟我要签名了。

    徐星河:哦?

    舒灵:………………哦你妈啊你是鹅吗。

    徐星河懒得再和她讲话,关了微信,那种久违的局促和焦虑感,又侵袭了他的身体。

    蹙眉坐在桌前,掂了一会手机,徐星河再次解锁屏幕,点开游戏,登陆自己的大号。

    下意识拉开好友列表,翻得见底,才后知后觉想起,他Q区账号根本没有加过原莱好友。

    但他很快看到添加栏里多了个申请,点开来,心脏剧烈一砰,是她的小号,原来就想睡觉。

    徐星河突然有点受不了,受不了自己,各种情绪如倏然潮涌,浪头几乎能把他掀倒,具体有哪些,他也说不清,就像他对她的感情。

    说不出开心,也没有怨恨,或者两者皆有。

    他点开那则认证。

    认证语还是曾经她在他面前闹过的笑话:听说你从不坑队友,我也是。

    徐星河一眨不眨凝视着这条申请,恍若初见。

    又仿佛,往昔都在微信区终结。

    又仿佛,在这里,又有了一个新的开始,新的故事。

    拇指僵在屏幕边缘,徐星河迟疑不决,不知该接受还是拒绝,原莱能主动来找他,他从所未想。

    可他没有任何准备好,他心底早已勾画出一栋依她而建的建筑蓝图,浩大而有条理,可现时当下,连支架都没搭起。

    还是什么都给不了她,他反感这样无能稚嫩的自己,空有年岁优势,却无踏实底气。

    思忖良久,徐星河关掉那个好友申请,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把它静静摆回了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