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48.第四十八局匹配

48.第四十八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九月中旬, 金陵落了几天的雨,淅淅沥沥, 绵密不尽。

    天气转凉了一些, 秋日的气息在逼近。

    原莱收起手里的伞, 抖掉上边的水珠,然后把它装进塑料袋, 带进了电梯。

    上班早高峰, 轿厢里都是人,原莱被挤去了角落,好在有同事也在,按下楼层数。

    数字光标闪烁, 一层层往上跳动。

    一个多月了。

    准确说是一个月又二十天。以前一个人得过且过, 也不管白天黑夜, 和徐星河断掉联系后,她反倒养成了数日子的习惯。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一定已经返校了, 又变回校园里的大男孩样子, 真好。

    思及此, 原莱瞄了眼金属墙里面的自己,一张永远缺觉脸,眼睛里常年没有过多的神采。

    发着愣,十二层到了。同行的同事唤了她一声, 原莱才如梦初醒, 回过头, 笑笑,与她一道出了门。

    来到办公桌前,照常开机,去茶水间泡咖啡,再在馥郁的苦香味里开始新一天。

    拉开凳子,往官网后台添了会资料,键盘旁的手机忽然震了。

    原莱凑上前瞟了眼,一条短信提醒。她也没摁指纹,直接输了密码解锁,打开短信,是王彻发来的:

    “明天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

    那晚过后,王彻开始和她有了联络,但并不频繁,可能一两周才约出去吃趟饭。

    相亲对象这种存在,即便他对你有明显示好,你也不用自信地认为自己就是唯一,像王彻这种条件的三十岁男人,手上保准捏着起码五个女孩的联系方式,每逢节假日如皇帝翻后宫牌子一般打开通讯簿,选一个看了顺眼加强巩固关系,好为今后有可能发展为结婚对象打地基。

    原莱又看了眼那条短信,回了个“好”。

    ——是啊,多好。

    向生活和时间妥协的她,恰如自己所料,恢复本来应有的状态和模样,意外岔开的轨道被拨正,岁月的列车驶回了密林,穿梭过幽湖,不再途经绚烂花地和漫天繁星。

    王彻明显有备而来,很快给了碰头地址和时间,原莱继续“ok”手势回复。

    切到微信,她调出徐星河的朋友圈,每天都要偷看一眼的地方。

    他的备注还是小代练,还是那个小男孩儿。

    不知为什么,她和徐星河都没有互删好友,可他们的朋友圈,也不约而同的不再有状态更新。

    一个多月,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像临走之前,还在对方的院子里,落下了一盆不曾埋下任何种子的植被,凛冬来时,花全部凋零,可回到入春时节,土里也没任何动静。

    但也不一定,或许把她屏蔽了呢。

    原莱也会忍不住地这样猜测,或许他早已走出这段往事,过得有滋有味风生水起。

    更丢人的时,她还会去翻房东的朋友圈,想从里面捞出一点有关徐星河近况的蛛丝马迹。

    结果这小姑娘也跟同龄人不大一样,朋友圈发得更少,半年都没一条。

    也许有的人就这样,自己活得充实有意义,才不需要靠发状态从他人眼光里求得关注和认同。

    把这两个地方跑完,原莱才退离微信。

    她也会控制不住地联想,徐星河会不会交到女朋友了呢。

    当初口口声声在心里劝着自己,分开是对他好,现在却发现自己根本祝福不了,网上说的都是真的,希望你过得好,但也别那么好。

    她会嫉妒,嫉妒那个能够理所当然站去你身边的女孩子。

    她矛盾到极点,想探究他的一切,却又一点都不想知道。

    ——

    翌日傍晚,原莱随意穿了条裙子赴约,王彻的车在小区门外等着,不知是剪短了头发,还是又增重了,男人看上去似乎又胖了一点,脸比上次见着时要圆润,他脑袋微垂时,有明显的双下巴。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原莱,收回目光,正视前方。

    许多三十开外的男人,体重增长是以小时来计算的,王彻发福这般快,也不足为奇。

    “今天吃什么?”到了一个红灯,王彻手搁在方向盘上问。

    “随便。”原莱说。

    “吃烤鱼?还是火锅?”他扫了眼女人的扮相:“你披着头发,我怕沾了味。”

    原莱望向窗外,雨后的城市,被洗涤一新:“没什么,你定吧。”

    “那吃火锅吧,”王彻打弯:“湖南路新开了一家,网评还不错。”

    “嗯。”

    原莱不再说话,王彻又忍不住瞥了她两眼,女人安安静静的,鼻尖小而秀挺,皮肤被外面的光映亮,细嫩如雪白搪瓷质地。

    硬要说大美女,原莱不够格,他见过的女人里面,比她五官生得精致的大有人在,但她给她感觉很舒服,温度适宜,像入秋后的天高云淡,不骄不躁,本分守己,娶来当老婆的话,其实很不错。

    一顿火锅,吃得颇为沉闷,尽管王彻会时不时抛些自认有趣的梗过来,原莱也只是勉强勾勾唇角挽尊。

    拧灭火,原莱把头发放下,用手指梳了两下,做完这些,一抬眼,就见王彻盯着她笑。

    “怎么了?”她放下手问。

    男人说:“你这样梳头很好看。”

    鲜有人夸她好看,原莱愣了愣,登时想起一个名字,他也说过,她笑起来很美。

    “哪有。”她垂下睫毛,把发绳圈回手腕,怅然若失。

    王彻以为她是害羞,站起身,提议道:“出去逛会吧。”

    新街口。

    夜景斑斓,逛街的人都被隐没进迷幻的灯海,原莱也在其间,身边是王彻,两个人并肩走着。

    霓虹闪烁,原莱的心却异常平静,如一泊死水。

    忽地,她的视线被一侧吸引,那是一家新开的影楼,橱窗里陈列着一件婚纱,绣工精细,裙摆白雪如积云,还嵌了钻,像把日光掰碎了随意撒在上头,闪闪熠熠。

    过路的,无论男女老少,眼光都会在那流连片刻,有年轻女孩儿甚至发出惊呼,贴脸观赏。

    “好看。”王彻也瞧见了。

    他又问:“你喜欢这种么?”

    原莱沉默片晌回:“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说完继续徐徐向前。

    王彻追上去,他总觉得,约了这女人三四回,她不是心不在焉,就是心事重重,像被什么牵着捆着,总是放不开自己,与他隔着层玻璃罩。

    能看得见她,却好像永远摸不着。

    他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打破这面冰壁。

    原莱漫不经心四处望着,眼底投映着不同的光景。

    突地,她随意垂在身侧的手,被人紧紧攥住了。

    原莱错愕回眸,身边男人正望着她,笑吟吟,也许是没有感到她的抵触,他的手放松了一点,力道变得温柔。

    身体里有如核爆,原莱别开了眼,满心都是排斥,可她却没有挣脱。

    就这样,走了两步,王彻自得地掀起唇角,乘胜追击问:“看电影吗?小蜘蛛才上映一周。”

    原莱循声抬眼,大华影院的牌匾,近在咫尺,夜色中狠刺着她双眼。

    也是下一刻,她如中邪祟,惊慌失措地拽回了自己的手。

    女人力量大得惊人,王彻捉了个空,疑惑地望回去。

    原莱并不看他眼睛,只是点头哈腰,接连说了好几声对不起,而后挎了下包,转身匆匆跑掉,丢下他一个人在原地。

    ——

    回到家,原莱没有洗漱,丢了包,甩开鞋,就瘫到在床上。

    没缘由的身心俱疲,在床上躺了一会,她便昏昏睡去。

    原莱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凭空出现在曾经大学宿舍里,室友都在,她们围绕着她,还都是记忆里那个,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的青稚模样。

    “有必要吗?”

    “不就是一个男人吗?”

    “没了这个还有下一个,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室友们絮絮叨叨,在劝说她。

    而她不受控制泪水如注,断断续续,抽噎着说:“我就是喜欢他啊,我再也没办法喜欢别人了,我这辈子都忘不掉他了……”

    室友继续喋喋不休。

    为什么会梦到和前男友分手后的场景?

    原莱不明所以。

    可梦里的她还是和那天一样,固执地奔出宿舍,外面是校园的夜,有香樟气味,潮水般扑面而来,头顶叶片似釉质饱满,一切熟悉到几乎真实,她曾经的象牙塔、桃花源。

    风吹干了泪痕,她轻车熟路来到男生宿舍,不顾阿姨的惊呼叫喊,噔噔哒哒就溜上楼,找到记忆深刻的门牌号,然后像个强盗一般,天不怕地不怕的粗暴地叩着门板。

    因为她知道,她哭得像要死过去一般,割舍不下的人啊,就在里面。

    她不能接受和他分开。

    很快,门被人从里打开。

    下一刻,她看见了他的脸,遽然一怔。

    原莱从梦中惊醒。

    她周身湿透,宛若真的奔赴了一段长路,下意识抬手抹抹唇,却触到了颊边的水。

    她又擦了擦,确认了,是整脸的泪。

    也是这一下,女人再度鼻尖酸透。

    门里的人是徐星河,原来她再也忘不掉的人,就是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