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41.第四十一局匹配

41.第四十一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临睡前,原莱脸上的热度都没退下去, 像发了烧, 也像刚冲完的热水澡的余温永久留在了那里。

    把毯子盖到身上, 原莱靠在床头,打开微信, 又听了一遍徐星河发来的那首歌。

    旋律轻快,男声唱腔有难抑的喜悦亢奋。

    她又忍不住地笑。

    到家了吗?原莱给他发消息。

    那边的回信像踩着风火轮:到了。

    原莱:嗯。

    徐星河:嗯。

    原莱手搭唇,让她怎么回, 聊天框里再度静下去, 像两个偷偷早恋的初中生, 不识恋爱的真意,束手束脚, 甜美而拘谨, 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 只能尽情偷笑着。

    一会,徐星河发来消息:困吗?

    原莱:还不困。

    徐星河:游戏?

    原莱:好啊。

    原莱登录王者荣耀, 徐星河已经在线,他邀请她进组, 却没忙着开局。

    组队房间里, 就他们俩,寂了一分钟,原莱以为他有事耽搁, 发了个“人呢”。

    徐星河回:等会。

    原莱:怎么了?

    他又说:多待一会, 进去之后就是十个人了。

    是这个意思啊, 原莱瞬间眼弯弯,回道:浪费时间。

    徐星河:不介意再浪费半个小时。

    原莱:快开,你放假了我又不放假。

    徐星河:明天不是周日么?

    原莱:是周日吗?

    徐星河:是周日。

    是周日么……哦对,今天是周六啊。

    只怨过得太梦幻,像踩在云上,四周是晕黄浅粉的气泡,空气是小苍兰的香味,一切都出离的不真实感,她会禁不住地想,这是梦吧,这是梦啊,闹铃一响,睁开眼又是平常的一天,她要赶地铁,泯于人流,办公室里做牛做马,最后在下班的电梯里反光墙里,和灰头土脸的自己,两两相望。

    原莱暗自庆幸着:你玩到几点?

    徐星河:看你。

    原莱:那赶快开。

    徐星河:等会。

    原莱:还来?

    徐星河没回答。

    一秒后,原莱收到了微信的语音申请。

    “嗨。”大男孩轻快和她打招呼。

    原莱脸莫名一红。

    也不是没听过他声线,但每一次,这么乍一听,都会叫她想起初闻之时的惊艳。

    她轻轻应了一声:“哎。”

    “听得见?”

    “听得见。”

    他的鼻腔里,突地溢出一声低笑,搔着她耳膜,让她心痒痒。

    原莱脑子更热:“笑什么?”

    “不知道,”他答:“笑一天了,回来路上,回到家了,也一直笑,嘴都给我笑酸了。”

    哪怕是此刻的话里,也噙着光亮的笑意,满当当的。

    傻蛋儿吧。原莱在心里啐着,她真想敲敲手机屏幕,把那头人脑袋瓜子敲敲醒。

    徐星河点了开始,顺利匹配到人,新的赛季,段位重置,两个人都掉到了铂金一,原莱工作忙,没太多时间排位上钻。

    进去之后,徐星河选了铠,七月十八号刚出的新英雄,隶属长城守卫军,是个冷峻强大的异国绅士,有着幽蓝的双眸和银白的头发,他手持长刀,以绝望挥剑,着逝者为铠,一上线就被尊称为峡谷单挑王。

    其余队友,辅助刘邦,原莱选了新练的射手,虞姬,上单曹操,中路关羽。

    “新英雄好帅啊。”一进游戏,原莱夸赞道。

    “跟我比呢。”耳边,徐星河随意发问,他的铠本来走得好好的,突地就停到了虞姬面前,挡住绿衫女子的去路,不远不近的距离,面对面,似乎要让她认真观赏。

    ……自恋到连游戏人物都要比个美??

    “又不是一个画风。”原莱翻了个白眼,直接越过他溜了。

    「我拿BUFF,谢谢」

    两人停到红怪草里,原莱才发出一支弩矢,就收到了这样的信号。

    “不给我么?”原莱在语音里问。

    “为什么要给你?”徐星河语气疑惑。

    原莱气笑不得,折去下路,还以为面基之后革命感情加深,会对她特殊相待,结果还是咬定一红不放松。

    快到塔底时,红色石像怪边上的铠,发了提示:请求集合。

    同时,耳边男声也说:“来。”

    原莱开始A兵:“干嘛?”

    “给你红。”他笑着回。

    “不是你拿BUFF嘛。”她瞥瞥小地图上的铠头像,故意冷邦邦道。

    她话里不加掩饰的小怨气让那方笑意更为鲜明:“快来,我说笑的。”

    “不要了,你拿吧。”原莱放缓语气,她本来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结果,小地图上,铠还在和红BUFF的小圈儿重叠一体,徐星河语气幽幽:“我快被红打死了。”

    原莱把游戏画面切过去,确如其言,这个一级的小呆子,纹丝不动,已被丝血红色石像怪捶得只剩1/4血条。

    原莱无可奈何,一路小跑回去,一个一技能收走红BUFF。

    待她回头,系统又传出一句,铠发出的:“保护我方虞姬。”

    “不用,我虞姬很骚,”原莱练虞姬有一阵了,这个射手很适合新人,简单无脑好上手,手长腿快有免伤,发育起来一套就能教对面脆皮做人:“你好好发育你的去吧。”

    “你现在不得了啊。”小代练懒洋洋回,他已经在对面野区晃悠。

    “……我怎么了?你看你在红BUFF那耽搁了多少时间。”

    “我乐意。”

    “乐意逗我是吧?一会死活不给一会又搁那装可怜。”

    “嗯。”

    “好玩吗?”

    “可爱。”

    “……”

    嗳!完全气不出来,原莱也烦这样的自己。她只想得到曾在日剧里看过的一句话,可爱是最高级的形容词。

    前期的红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徐星河英雄的发育,五分钟后,他照常成为全场经济第一。

    他去上路捡了两个人头,又转悠来下路。

    他在河道草里蹲人,原莱补着兵。

    徐星河很耐心,对面戒备心也减退,上前打兵,徐星河直接开大过来,幻化为锃蓝魔铠,刀刃贴脸,对面被怼得猝不及防,反应过来已被击杀在地,没有一点还手反抗的机会。

    加速追过去的原莱,本想开大,但全跳在了……小兵头上。

    一波操作令人窒息,徐星河忍俊不禁,并且游戏里发,“呵呵,打得不错哦。”

    原莱自然听见了他笑声:“……”

    她为自己解释开脱:“这是BUG。”

    徐星河:“嗯。”

    原莱:“……真的是BUG。”

    徐星河:“我知道。”

    原莱:“不信你玩玩看,不是一次两次这样了。”

    徐星河:“我玩一次都不会出现。”

    原莱:“呵呵。”

    徐星河:“不信?”

    原莱:“不信。”

    这一局稳赢,小代练以11杀0死亡拿了MVP,谁能想到这个人是第一次玩铠。

    第二局,原莱特意让出了虞姬,结果他没有选,而是拿了阿轲。他的阿轲凶到极致,三步一头,逛到哪切到哪,屠城一般直推上路高地,对面辅助在全部频道里直呼:“阿轲有挂,出去举报。”

    小代练在语音里冷哼:“挂什么挂,我就是挂。”

    原莱也笑了:“你在那骚什么骚?骚给谁看呢。”

    小代练顺着她回:“嗯,我骚给谁看呢。”

    原莱:“……”语音里,就两个人,小雄孔雀的烂漫开屏,还能是为谁吸睛呢。

    她嗓音放低,抿抿嘴回避:“我不知道。”

    小代练:“哦,我也不知道。”

    原莱不禁莞尔,口是心非,心照不宣,人类为什么要为心脏发明了这么多贴切契合的词。

    ——

    互道晚安后,异常亢奋的徐星河,到后半夜才睡着,迷迷糊糊,妈妈似乎来房间扫了趟地。

    等她关了门,重新出去,徐星河不耐地揉了揉脑袋,而后猛得惊醒,从床上坐起来。他拿起手机,开了微信,点出某个聊天框,没见着新消息,才松了口气。

    时间是七点多,徐星河勾勾唇角,发她发了个“早”。

    徒弟还没有回,肯定还没醒。

    还在睡觉。

    睡觉的样子一定很可爱。

    年轻人的身体,也会在晨间提早苏醒,浮想联翩了会,徐星河耳根红了个透。

    抬手摸摸灼热的,存在感极强的耳朵,徐星河把空调室温调低两度,又倒头盖好被子。

    翻来覆去好一会,怎么也睡不着了,他再一次坐起来,还是瞄微信,还是没回复,想想又觉自个儿傻气,这才间隔多久,哪有这么快。

    自哂着,他望了那对话框一会,很想再发个表情包过去加丢丢存在感。

    末了还是作罢。

    太黏也不好,惹人嫌。

    原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他无从得知,也不知该如何表现,才能博取她的欢心。

    思虑许久,徐星河自己也烦了躁了,索性下床,想去洗把冷水脸。

    出了房间,客厅里,老爸老妈已经在吃早餐,徐母还很惊讶:“这么早?”

    “嗯……”他走过去,声音懒懒散散:“睡不着了。”

    徐父扶了扶眼镜,夹了颗小菜放嘴里嚼,一边看电视里的新闻:“昨天晚上玩那么晚,也不多睡会。”

    爸爸嗓音浑厚,徐星河在盥洗室里听得一清二楚,他突然警惕,把牙膏丢回洗手台,折回来问:“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睡一觉出来上厕所还听到你在房里跟人叨叨。”

    “靠。”瞬间觉得隐私被侵犯。

    “我又听不清你说什么。”

    “……”

    “和谁啊?”徐母感兴趣得很,冲儿子眨眨眼:“女朋友?”

    “不是。”徐星河稍有点不自在,别开目光。

    “不是也能聊那么晚啊。”

    “……”吹了一夜空调,徐星河带着一点鼻音,一点的瓮声瓮气,认真道:“现在还不是,我还在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