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35.第三十五局匹配

35.第三十五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每逢重大事件,不能自主决断时, 舒灵都会来参考表哥意见。

    尽管这人才念大三, 并不比她大多少,但从知事起, 表哥就很会替自己拿主意, 更不必父母操心。

    所以, 舒灵服他, 也信他。

    这次的燃眉之急,要追溯到两天前的早上。每日例行晨跑结束,舒灵从外边早点铺子回来, 身上还掺着公园的草木香。

    拆开打包的豆浆, 舒灵顺手刷起了微博,她有一个专门用来和粉丝互动的微博——这也是指间TV官方提议开通的。

    舒灵每天都能收到不少私信,会放在早餐途中浏览完毕, 再挑其中几个回复。

    挨个往下翻阅时,一个黄V用户的私信引起了她的注意:

    “主播您好, 我是乐玩TV的经纪人关享,我们平台诚意满满地想与您签约合作, 合约五百万起步, 不知您是否有意向换个更加广阔更有前景的平台发展呢。如有这方面的打算, 请加我微信guanxiang1106”

    咬面包的动作停下来,舒灵以为自己没看清, 又把这条私信默读一遍。

    自打舒灵人气直线上升, 有很多直播平台来她微博挖过墙角, 但第一次私聊就明码标价,财大气粗把数额放到台面慑人的,乐玩TV是头一家。

    五百万,七位数,舒灵扒扒手指,一颗小心脏,不能免俗地,砰咚了一下。

    ……

    ——

    “乐玩才开不到一年……”

    把这事一五一十告诉表哥后,他沉吟片刻,也认真分析起来:“不过乐玩现在处于强势上升期,直播市场占有率比别的平台都大,含金量也比指间高。”

    舒灵发了个乖巧表情包:“对啊。”

    表哥转而问:“不是骗子吧。”

    舒灵不解:“?”

    表哥:“就你那技术也值这么多?”

    舒灵:“……mmp,”

    舒灵嚷嚷:“我怎么不值这么多?不是骗人的,我点进去看了,他的黄V认证写着乐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经纪人。”

    “你都值五百万,那我起码值一千万。”表哥忽地大言不惭。

    “我看你就值一百。”

    “一百颗星么,八十星的你确实望尘莫及。”

    “……整天躲着暗搓搓上分你很光荣啊。”

    “怎么暗搓搓?全区玩家拉开天梯都能看见我踩你头上,很光明正大。”

    “滚,你能不能好好聊正事!”

    “行,”表哥问:“你加他了吗?”

    舒灵:“加了。”

    “违约金呢,你和指间三年合同,还没到期。”

    “那人说全部由他们公司承担。”

    “那不错。”

    “可是……”舒灵迟疑:“指间对我而言是伯乐啊。”

    “那也不代表要被拴着原地转圈,你想当拉磨驴,还是千里马?”

    “……”

    “舒灵,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一句话,轻描淡写,却了然于心。

    被戳破后,舒灵也不再掩饰:“……是。”

    舒灵陷入沉默,望着屏幕发呆。

    不一会,聊天框里,又浮出一句话来,“人往高处走,又没什么错。”

    ——

    翌日,星期天。

    一隙阳光从未拉严的窗帘漏进房里,刚好横到了原莱眼皮上,温温热热的,蒸得她逐渐转醒。

    原莱挠挠鼻梁,嘤咛一声,侧了个身,这线光又跑去了太阳穴,被五官切分开来。

    总觉得有道热量死缠住自己不放,原莱毛躁地把被子罩过头顶,大幅度的一掀,气流涌入,那份工作日担心迟到的恐慌感也一并窜来。

    意识复苏,原莱猛地睁开眼,脑袋还在被窝里,四周黑黢黢的。

    第一反应就是探出手臂,捞手机,瞧瞧几点。

    10:22.

    星期日.

    幸好,原莱松了一口气,僵挺的身体软下去。周末真美好,没有早起的烦恼。

    视线一偏,原莱瞄到屏幕上有条短信提醒。

    解锁点开,看见来信人名字,原莱心弦又绷了一绷,是代练小哥……咳……哥?

    短信内容:“今天有空吗”。

    这种非常date模板的开场几个意思?

    原莱看了眼来信时间,一个小时前,怎么办,回晚了,居然这么久不回复声音那么好听的小哥,负疚感袭来,原莱争分夺秒打字,“有空,什么事?”

    想了想,却没急着发,检查了一遍,原莱觉得这四个字很是干巴巴。

    她梳理了一番语气,改成:“有空呀,请问有什么事吗?”

    柔和礼貌多了。

    “有空呀……呀……”原莱在唇齿间咀嚼着这个语气用词,总觉得过于稚嫩装嗲,于是把“呀”换成了“啊”。

    “有空啊,有空啊——”念了两遍,才放心满意把简讯传出去。

    对方显然也闲着,很快回道:“我昨天接单急,没注意你没铭文,上钻用你的号打相对吃力,我打算开号带你,效率高一些。不行就再商量。”

    原莱皱起眉,带着打?意思是两个人一块玩游戏?

    大佬带躺,应该没谁不乐意吧,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

    “可以啊。”原莱马上同意。

    “你什么时候可以上线?”代练问。

    原莱坐起来,精神抖擞:“现在就行。”

    恐怕只有老天知道这个网瘾女青年既没洗脸又没刷牙就屁颠颠跑去了峡谷,哦,不止,还有她自己。

    “你上号,我加你好友。”

    原莱在心头应了声“好”,打开王者荣耀,登陆自己微信。上线后,资料页上段位一栏,俨然已是铂金V。

    好友……

    好友在哪看啊。

    玩王者也有十来天了,原莱都跟打单机一样,没去认识任何朋友,也懒得认识。成长任务里面的【结交好友】,她也不晓得要发送给谁,迄今没碰过。

    做贸易这行,每天在公司陪笑脸的状况还少么,每天下班回来,她只想耷着眼皮,撇下嘴角,谁都别跟她说话,她要用一脸冷酷对世界和生活竖中指。

    可这会,原莱急了,心急如焚,无比焦虑地在整张游戏界面上上下下寻找张望。

    琢磨了一会,她总算找到右上角的好友功能,那里有一个小红点。

    等真正看到,会发现这个标识十分醒目,可她还是废了好大一番劲。

    申请列表里,的确有人加她。

    一个满级号,名字全是英文,Alioth。

    验证消息:听说你从不坑队友,我也是。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句话,原莱莫名其妙地,脸热了。

    受之有愧,她的游戏水平,根本配不上这句话。

    同意过后,一个多人组排邀请立即跳至屏幕中央。

    原莱选了接受,来到同一间房。

    房主就是代练,他ID下面显示的段位,是尊贵铂金Ⅲ。

    原来他自己的号就只有铂金哦?铂金都这么厉害?看来这人很自信啊,自己才铂金就敢接钻石单子……

    一瞬间,许多念头一股脑跑出来。

    代练没有立刻开游戏,原莱心想要不要和他问声好时,他已经在队伍里发消息:一会选会玩的就行。

    原莱:好。

    她终究惦记着他刚刚加好友那句“听说你从不坑队友”,想到过会还要一起战斗,自己终将原形毕露,没忍住,硬着头皮打字解释:其实我很坑……

    Alioth:别送就行。

    而后还开起玩笑:不坑找什么代练。

    这句话听着有点扎心,原莱沉默片晌,咬了咬下唇:你刚刚加好友说的就是客气话吧。

    Alioth:什么?

    原莱:“听说你从不坑队友”,不是你说的吗?

    房里的聊天滚动就这么停止了。

    原莱以为自己的咄咄逼人惹得他不痛快,她本就不是滴水不漏的圆滑处事佬。

    不想三秒后,代练回:

    “不是我说的。”

    “是系统说的。”

    原莱:?

    Alioth:你说的那句,是游戏申请好友时自动发给对方的消息。

    原莱:……………………………

    所以,是她在给自己加戏。

    Alioth:哈哈。

    原莱:……………………………………

    他在笑,她的无知把他逗坏了。而且他应该是真笑,她仿佛都能听到,那短促哂嘲的两下。

    Alioth:我们排位。

    原莱脑热:嗯。

    丢脸丢到外太空,赶快让这事翻篇吧。

    ——

    一上午,原莱一直连胜,还赢得云里雾里,自己仿佛什么事都没干,就推到了敌方高地,炸掉了对面水晶。

    几乎每局都有队友在团队频道发话:

    【露娜下把一起吗?】

    【诸葛666】

    【韩信玩的小号?】

    【李白小哥哥加个好友叭QvQ】

    【阿轲你大号什么段位】

    【我们马可厉害了】

    【仿佛在打人机】

    ……

    代练使用的多数英雄,原莱在先前的青铜局几乎就没见过,更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技能。

    只知道看起来灵动飘逸,切人如切菜,屏幕上不断划过大杀特杀,无人能挡,天下无双的字样……

    她十局有九局都掏出了小短腿鲁班,并深深记下并认真贯彻代练开局前叮嘱的那句话,

    “猥琐,我四级之后去下路抓”。

    到铂金一时,代练拉原莱进房间,没有马上排进队列,只问:几颗星了?

    原莱回忆片刻,不确定答:2或3吧……

    代练:嗯。

    原莱瞥到右上角的时间,都十二点多了,不禁问:你不吃午饭的啊?

    代练回:过会,先带你打完。

    原莱折起腿,把下巴搁到膝盖上:吃完再打吧,我不急。

    她自己早餐都没吃,此刻腹囊也是空空旷旷。

    对方不再推就,只说:你等我半小时,很快。

    原莱:好。

    代练退了游戏,原莱本因聚精会神打游戏,端着的肩膀也就此垮塌下去,旋即瘫倒在床。

    心口空落落的,和手机面面相觑少刻,原莱切出去,打开微信。

    部门群永远热闹非常,熙熙攘攘,斥满了人间混账烟火气。单身的、已婚的,通通舌灿莲花,全都能即兴唱和一出打情骂俏眉来眼去的好戏。

    至于原莱,就淡着张脸旁观,时而抽抽眼,时而勾勾唇,全作情绪表达。

    她在群里毫无存在感,偶有艾特到她的,通常都是主管或者组长跑出来指派任务了。也是奇了怪了,鸡零狗碎的活儿,就永远忘不掉她。

    关掉部门群,原莱打开微信通讯录,点开【新的朋友】那一栏,然后,【添加手机联系人】。

    食指往下拉,直至首字母F那部分才停下来。

    一连串动作,不假思索完成,仿佛已成了条件反射。

    目光坠到其中一处上。

    方澄

    微信:我很方

    她的前男友,大学同班同学,毕业后留在同个城市工作,号码也一直没换。原莱没有删掉他电话,但再也没联系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