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30.第三十局匹配

30.第三十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闲聊几句, 把通宵过后还精神奕奕的小年轻哄回去休息, 原莱下床, 套了件薄开衫走出房。

    客厅里静悄悄的, 餐桌上摆着早点, 蓝色菜罩拢在下边。

    原莱把菜罩揭开, 一碗红豆薏米粥,两只麻团被裹在塑料袋里,还有一叠酸萝卜小菜。

    放下手里东西,原莱侧头去找妈妈身影,视线逡巡一圈, 也没瞧见她一个衣裳角,于是往厨房窗口去, 快走到那时,她听见了妈妈和人交谈的笑声。

    流理台后的窗扇半开着, 原莱凑近往外看, 果不其然,老妈背对着她,在院子里跟隔壁娟姨闲扯,听了几句,无非家长里短鸡毛蒜皮。

    娟姨正对着原莱方向,余光瞅见了她,笑着望过来说:“你家莱莱起了啊。”

    妈妈也掉过头来:“早饭吃过没?”

    原莱摇头:“没有。”

    妈妈回:“哦, 别喝冷粥, 先放微波炉里热热。”

    原莱“哦”了声。

    娟姨又问:“莱莱谈对象了没啊。”

    妈妈冷哼:“她谈什么, 不晓得天天忙什么。”

    娟姨又打量原莱两眼:“莱莱条件不错啊,身材好,长得随你,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她说着从围裙兜里翻出一只手机:“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王立山他儿子倒是不丑,三十岁,在市里面水利局上班,好像这次放假也回来了吧。”

    妈妈双眼一亮:“有编制?”

    “肯定啊。”

    “哎,条件这么好肯定谈对象了,也不一定看得上我们家姑娘。”

    “还真不一定,”娟姨拨了个号出去,手指点到唇边,嘘了声:“我问问。”

    妈妈一脸雀跃点头:“好地好地。”

    ……

    原莱懒得再待窗边看她们怎么像要进行商品交易一般分享推销自己……以及另一个素未蒙面的男性。

    把粥端回微波炉里,热了三十秒,原莱囫囵吃下,旁边的麻团和小菜一筷子也没动。

    刷好碗,妈妈也进来了,手里还有一篓拨好的毛豆。

    见原莱刚拧上水龙头,她把毛豆递过去:“这个也洗洗。”

    原莱接过去,重新开水,一只嫩葱似的手,在青色豆子翻搅,哗啦啦冲洗开来。

    “你就这样洗啊?”妈妈把她手里东西夺回去:“二十八岁人了,什么事都做不好。”

    原莱咽了口口水,问:“我洗的不对吗?”

    妈妈颠了两下菜篓,“你那样搅,下面洗得到吗?”

    “哦。”总共就那点豆子,犯得着?原莱漠不关心地应着,转身把碗放回橱柜里。

    刚要出门,妈妈喊住她:“别忙着走啊,我有话说。”

    原莱慢悠悠挪回去:“什么事?”

    妈妈蹲身从袋子里取出两只青甜椒:“你一会好好打扮下,化个妆,下午两点去跟王立山他儿子一块吃个饭。”

    “相亲?”一听这种话,原莱就头大。

    “对啰,”妈妈快活地举起一只青椒,像巧遇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就差要拍手笑出来:“刚才娟子替我问过了,人家爸爸还记得你呢,他儿子王彻,跟你一样,都在市区工作,见面很方便的,就比你大两岁,个子也比你高,有编制,条件配你绰绰有余,正好端午节还回来了,这是天赐的缘份,你好好把握。”

    “不想见。”原莱转头出了厨房。

    妈妈瞬间拉下脸,追后面吆喝:“你这姑娘怎么这样啊,还这么不懂事的,我已经帮你约好了。”

    原莱放大音量:“我说了不见!”

    妈妈嗓门势必是要比她还大:“那你一辈子别嫁人好了!一个人老死,连个替你收尸的都不得!”

    “我腐烂在家里被苍蝇叮浑身生蛆了我也不见!”原莱走到房间,已经有阳光透进来,不知是晒的,还是情绪激动,她脸上开始发烫。

    “你必须得去见,”妈妈提步追出去:“你干什么老抗拒相亲啊,你好好瞧瞧自己,这个岁数了,你不相亲还有谁要你?你之前那个男朋友都结婚了,你在干嘛,把自己弄得像守活寡一样。”

    “跟他没关系。”原莱找到房间的藤椅坐下,情绪如沸水翻腾,身体的每一根血管在尖啸,她不由自主垂低头,难受,也为自己凄凉。

    “你说说,”妈妈已经走到房门口,“你自己说,你为什么不见?”

    原莱仰头看她:“我只想和喜欢的人结婚。”

    “你不去见你怎么知道你不喜欢啊?”

    “我就知道。”

    “你知道个屁。”

    “我比你知道。”

    “都快三十岁了还单着,你是有病。”妈妈咬牙切齿,叹气。

    “不结婚就是有病?”妈妈的话,让她难以置信,又习以为常,只是那种无以复加的心酸绝望感,总这样一阵一阵周而复始地涌过来,冲刷着她。

    “不是病是什么啊,让你见个人要你命啊。”

    原莱估计自己的脸已经被火气炙烤得红透,她深吸一口气,不愿再理会同样怒不可遏的妈妈,拿出手机,转移注意力,想借着对她的视而不见,结束对话。

    她的熟视无睹,让原妈一腔怨气无从发泄,转头出了房间。

    走了几步,女人越想越光火,直接冲回去,一把抢走她手里的手机。

    “还给我。”原莱当即仰头瞪她。

    原妈置之不理,低眸看了看手机屏幕,而后对到她眼前:“你现在倒好啊,还玩游戏,你有空玩游戏没空相亲?”

    “我为什么不能玩游戏?手机给我!”后半句,原莱再度索要,声音陡得提高好几度。

    “你先结婚,你结了婚,我随你干嘛,爱咋样咋样,”妈妈性子也倔,把手机别到身后,偏是不给她:“你到现在有出息吗?”

    一句话,如尖锐的冰片扎到她心口,原莱眼眶瞬间红了一圈。

    “你呢?你就有出息了?”原莱彻底爆发:“和你一样结婚就好了,还不是离婚,还被我爸甩了!”

    妈妈一口气险些没生上来:“你说什么啊!是我的错吗?”

    “你不结婚会发生这种事?”

    “我不结婚还没你这种女儿呢!”妈妈眼圈也泛着红,有水光摇摇欲坠:“这种话都讲得出来,我就生了你这么个东西!”

    “对啊,你就生了我,没出息!没人要!没长进!一辈子就这样了!”她声嘶力竭地说着,泪痕从脸颊一路滑下。

    “随你吧!”原妈重重喘着气,转头出门的瞬间,原莱看见她抬手抹了抹眼,她心如刀绞,也捂紧了唇,竭力不让自己呜咽出声。

    ……

    下午一点多,原莱收拾妥当,套了件浅色连衣裙,决定尊重妈妈的提议,去相亲。

    午餐时,母女俩相顾无言,都闷声扒着饭菜。原莱愧疚到谷底,妈妈走出去的那一刻,她早已意识到自己方才的气话有多过分,和伤人。

    自尊心驱使,她也无法自然启齿说对不起,除此之外,她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委婉表达歉意。

    出门前,原莱去了趟妈妈的房间。这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正靠在床头打盹,电视机还放着声音,她手里虚虚握着织毛线衫的棒针。

    窗帘半拢着,屋里并不敞亮,原莱能清晰看到她的皱纹、眼袋,那些岁月绣下的痕迹,年华腐蚀的效应。

    原莱小声叫她:“妈。”

    女人似乎被惊到,头一点,眼立即睁开,恍惚后才看清她,有点发怔。

    “在哪?”

    “啊?”她还没反应过来。

    原莱重复道:“相亲地方在哪?”

    “哦,”妈妈有了些许精神,坐正身体,“小南街那个咖啡花店。”

    La Vie En Rose,她们这个小城里少有的高逼格店面,每逢假期回来,原莱没少去过那小坐过。

    “嗯,我知道了,你睡会吧。”原莱搁下话,就回身离开。

    原妈垂低眼皮,拿稳棒针,接着织怀里还未成型的毛衣,熟稔地连了几针,她手停下,法令纹微微抽搐,嘴角瘪了下去,又有点想哭。

    ——

    站在公交站台,小城人少,车次也不像市区那般频繁,原莱等得有些心焦,索性拿出手机。

    屏幕上,有条微信消息,点进去看,是小代练发来的:

    我醒了,来摘星吗?

    这人对打排位是有多执着,原莱忍俊不禁,回复:大白天哪来的星?

    小代练:西半球还是黑夜。

    原莱望了眼还算空阔干净的马路:可我现在没空打排位哎。

    小代练:?

    原莱发了个面条泪哭脸:被我老妈逼着出门相亲。

    小代练:……

    原莱本以为他会讥笑一番,不想这人反倒无语起来:悲催吗?

    小代练:嗯。

    原莱:太悲催了。

    小代练:别去了,是游戏不好玩吗?

    原莱也很无奈:我要是和你一样大,我绝对也赖在家里玩游戏,才不理会这些事。

    小代练:你多大。

    原莱迟疑一秒:会吓到你。

    小代练:三百岁?

    原莱笑:怎么会。

    她不再避讳她的年龄:28。

    小代练反应平平:哦,就28?我还以为有多厉害。

    原莱:……

    小代练又问:不去不行吗?

    原莱:恐怕不行。

    小代练:你急着结婚?

    原莱:我不急我妈急。

    小代练:可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

    原莱呵了声:可是在很多人眼里,女人的人生价值是和结婚生小孩挂钩的。

    小代练:不结婚就没价值了?

    原莱:我母亲就这么认为。

    原莱不由想起了这几年的生活,工作,包括她空乏而荒芜的情感,日光之下,那种突如其来的冰冷挫败感,几乎渗透了她全身。

    原莱控制不住地悲观回道:其实我妈妈这样看我,也什么没错。到这个岁数,我都没有好看的收入,也没有稳固的爱情,我许多同龄人都事业有成家庭和睦,有时大学聚会,室友们讨论孩子的尿片奶瓶,我完全无法插入,可以说,活得确实很没有个人价值了。

    小代练:别瞎说。

    还真把自己当人师了是吧,原莱盯着那行字。刚要敲字回复她没乱说,他又发来消息:

    你等会。

    此刻,公交车来了。

    原莱提好包,攥紧手机,上了车。

    车厢里还算空,原莱找了间较后的靠床位置坐下。

    车上路后,路旁树荫的光斑溜进窗来,不断从她脸颊滑过,原莱按开手机,屏幕上还无动静。

    等了一会,手心才震起来,小代练回了消息。

    那是一个链接。

    原莱点开,是个网页测试,标题就是:评估你的个人价值。

    原莱歪了歪头,皱皱眉,但还是认真看起来。

    十道选择题,答案一板一眼,有模有样,原莱也一一往下写。

    不费力地选完,测试结果立马显示出来:

    恭喜你!您的个人价值是100分!

    还有满屏炸彩色烟花的夸张效果。

    原莱:??

    她记得明明有两题,她打钩的选项并不那么正能量。

    不信邪,原莱退回去,又做了第二次,这一回,她都选了最为负面的答案,结果还是,焰火绽放,恭喜您!

    她还是满分。

    试玩第三次,原莱明白并确认了,这个测试结果是固定的,无论她怎么瞎做,最终她都会得到——满分。

    原莱回到微信,控诉:这测试根本没意义,不管我怎么选,最后都是100分。

    小代练:没错啊,你就是满分。

    原莱:那这么测试还有意义吗?

    小代练:有意义,只要不杀人放火,作奸犯科,每个人都是满分的,只是满分的存在形式不同罢了。

    原莱不太能理解:?

    小代练:测试网页是我刚做的,送给你。

    小代练:不爽的时候就拿出来选着开心。

    他的用心,让原莱受宠若惊,但她还是故意回道:这不是麻痹自己吗?

    小代练:麻痹自己也好过鄙弃自己,不管别人怎么轻看你,你都不要否定自己。

    车在一处红绿灯停下,此处阴翳全无,满窗皆是融润的光,原莱莞尔:好。

    与此同时,小代练又发来一条让她笑容加大的消息:

    “不过你可以尽情否定别人,比如今天的相亲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