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28.第二十八局匹配

28.第二十八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对啊……”舒灵凑近瞧, 确认道:“你耳朵真的好红啊!”

    “晒的。”徐星河偏开眼,不自在地摸了摸耳后, 离妹妹锐利的目光远了几寸。

    舒灵似乎接受了这个理由, 不再纠结。她垂眸看手机, 上面刚巧来了条微信消息。

    点开一看, 舒灵怔了下。

    是刚刚房客发来的,

    【谢谢你的粽子,端午安康】

    舒灵端详了一会那行字, 有点不敢相信, 这个老一副爱理不理脸的女人, 居然也会跟她说谢谢?

    抽抽鼻子, 舒灵也礼尚往来, 发过去一张小粽子微笑蹦跶的表情包,打字回:

    【端午安康】

    “人家谢我了,”舒灵斜了眼徐星河,把手机举到他面前,嘴里小声嘀咕:“准确说是谢你,勉为其难给你看一下吧。”

    徐星河定睛一瞧, 睫羽微敛, 牵起唇角,笑了。

    ——

    回到爷爷奶奶家里, 和两位老人寒暄了几句, 徐星河拿起手机, 独自一人走到阳台。

    午后日光清澄透澈, 他的心仿佛还留在刚才那趟路上,颠簸起伏,不知归途。

    他打开通讯录,找到小徒弟的联系方式。

    拇指在那行数字上停顿着,徐星河也摸不懂自己的情绪,从她那出来,他身后就跟了一片风,强劲地吹鼓着把他背部,要把他往什么方向推赶。

    所以他把这通电话拨了出去。

    对方很快接起来:“喂。”

    语气似乎还有些惊讶,不解:“师父?”

    徐星河看着脚边一盆修剪得当的盆景树,心头惴惴,喜悦难平,他努力不让自己漏出笑意:“是我。”

    “怎么打电话给我?”她那边很安静,只有她的声音,应该还没出门。

    徐星河找了张靠栏杆的石凳坐下:“不能打?”

    他都憋了那么久了,怎么不能打,能不打么,他想和她说话。

    “不是,”她否认,并解释道:“你以前也没打过吧。”

    徐星河挑眉:“我回金陵了,关照一下徒弟不行吗?”

    “你真回了啊?”她笑:“我都要走了,你怎么关照。”

    徐星河佯作不知情:“去哪?”

    “跟你讲过的,放假就回老家。”

    “你现在在哪。”他又装模作样问,心里同时与她给出一样的回答。

    「在家。」

    “在家。”

    知道我刚从你那回来吗,知道我们已经见过面吗,也该庆幸这只是通电话,他只要不露声色,就可以任由那些让他兴奋的秘密,爬满眼角眉梢。

    心里有很多呼之欲出的话,跑到嗓子眼,徐星河克制回去,终究只“嗯”了一下。

    对面又说:“你难得回来一趟,好好玩,我估计陪不了你了。”

    “好。”徐星河惬意地靠到了砖墙,今天于他而言,已是意外收获,莫大惊喜。

    “星河——”屋内传来奶奶的叫喊:“我洗了草莓,过来吃呀。”

    徐星河往那扫了眼,说:“我有点事,先不说了。”

    那头回:“好。”

    说着先挂,手机还贴着耳廓,没放下,只是没说话。

    另一边,也没有切断,似乎在等他。

    寂静须臾。

    女人声音响起:“你不挂?”

    “哦,”他终于笑出了一点声音,还故意恍然大悟:“原来我没挂啊。”

    “对啊。”

    “那你先吧。”

    “突然这么客气干什么?我很不习惯。”

    是吗,徐星河手叩着窗沿,怎么办,他也不懂了,只得在口中正经答:“女士优先。”

    那头轻轻一笑,感慨:“现在男孩子都很讲礼貌。”

    “还有谁啊。”他完全不想结束通话了。

    “告诉你干嘛。”她语气突地神秘下去。

    嗨唷,还真以为他不知道,徐星河被逗弯了眼,这时,奶奶的催促再度从窗里飘出,再回首,是舒灵探出的小脑袋,以及毫不掩饰的判研目光。

    霎时收起笑,徐星河不好再流连忘返,与徒弟道别,最终还是自己先掐断通话。

    回到客厅沙发,徐星河把手机放回兜里,奶奶从果盘里拣出一颗鲜红欲滴的草莓,摘了叶蒂,递给他,瘪嘴笑着:“现在大了,喊不动了。”

    舒灵也跟着附和,捏出苍老声效:“就是,大咯——喊不动咯——”

    徐星河接过去吃,并未吭声。

    奶奶瞟他一眼,“星河下半年就大四了吧。”

    徐星河“嗯”了声。

    奶奶挑了只鲜艳可口的草莓给舒灵,转头问:“女朋友谈了吗?”

    徐星河下意识回:“不知道。”

    舒灵突然和侦探指认凶手一般目光炯炯,看向表哥:“好啊——我知道了。”

    徐星河挑眼,淡着声:“你知道什么了。”

    “你说不知道!”

    “有什么问题?”

    “外婆问你有没有谈对象,你不回答有或没有,而是不知道,明显心里有个可发展对象,但还在暧昧期,还没确定关系,你才会不由自主说,不知道!”

    徐星河把视线落到舒灵脸上,不在意回:“不知道是不知道在哪。”

    “才不是!”

    “我说是就是。”

    “那你说,你刚才在阳台和谁打电话?还避着我们。”

    “我和谁通话还要拿个喇叭公放?”

    “你就是有问题,”舒灵学出机敏警犬状:“我鼻子很灵。”

    “你是狗么?”

    “我是孤狼,对恋爱的酸臭味特别敏感。”

    “呵。”徐星河冷哼一声,望向别处。

    “哟哟哟——”舒灵眯起了眼,斜视他:“心虚了,不敢跟我对视了,用笑来掩饰了。”

    “……”

    ……

    两个孙辈的有趣争执,让徐奶奶一边笑开了花,一边直劝别吵别吵,有对象就有对象了,又不是坏事情。

    ——

    开完会,秦冕径直回了办公室,汤助亦步亦趋跟在他后边。

    这次的会议主题简单,目标明确,通过主播幺幺灵这一个月的试水,高管层一致认为,乐玩TV的手游版块有着巨大的潜力和开阔的市场,应当趁此机会充分利用幺幺灵引流过来的固定人气当垫脚石,挖到更多优秀的王者荣耀主播来到乐玩平台,扩大手游直播区域的实力和影响,争取早日赶超其他平台。

    坐回班台后,汤助给他倒了杯咖啡,才回到自己办公桌。

    秦冕按亮面前的macbook,刚要查看邮件,一边手机突然震了。

    拿起来,屏幕上是陆瑠的名字,男人当即接起。

    “阿冕~”女人笑意盎然地叫他。

    “嗯。”秦总靠回椅背。

    陆瑠清清嗓子:“你准备怎么赔偿我精神损失费?前两天忙着拍杂志,我还没来得及找你秋后算账呢,别以为你就能逃过一劫?”

    秦冕微微一笑:“你要找我算什么账?”

    “直播的账啊,被你家小主播欺压成这样,”陆瑠委屈不平得很,嗔道:“真是要气死了。”

    秦冕吸了口气:“我知道。”

    “你知道的啊,她就是恶意针对和报复我。”

    秦冕眉心微蹙:“我上次就跟你说了,别计较这些,你是影星,她是主播,你和她不是一个领域和层次的人,以后可能一辈子都不再碰面,没必要把这些小事放心上。”

    “我就是气不过。”陆瑠听起来快跺脚了。

    秦冕无奈叹气:“下次来魔都,请你吃顿饭?地方你挑。”

    “我不是为了蹭饭的呀,秦冕,”陆瑠突地改掉亲切称呼,也让她接下来的话变得更为正式:“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她直播,我是不喜欢她,但我前天抽空看了她两场直播,她是玩得不错,这点我承认,但她在游戏里的行为太自私了,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王者是个团队游戏,全世界就她一个人能Carry?我建议你多去看看她直播间那些负面声音,是怎么心疼同情她队友的,再怎么被她粉丝刷屏撕走的。我喜欢的那位玩王昭君很厉害的主播,他就很沉稳,风趣幽默也能让人会心一笑,从来不会去抢夺队友经济,支援快,也不单打独斗特立独行,一样拿MVP,人气不比靠着牙尖嘴利出头的幺幺灵低,你把她当乐玩手游版块的门面,不怕砸了你们公司的招牌么。”

    秦冕沉吟:“这点你不用挂心,手游版块和其他版块一样,不会让任何主播一人独大。”

    那边声音提亮一度:“真的?你们在计划找别的主播?”

    “有这个打算。”

    “可以把嗅嗅挖来吗?”女人雀跃提议。

    “再看吧。”

    “那我就放心啦。”

    得到想要的内容,陆瑠翩然离去。

    把手机放回去,秦冕坐直上身,靠回书桌前,撑着额角看了会邮件。

    汤助理突然叫他:“老板,人事那边收集整理的几位有跳槽意向的人气主播资料履历发到你邮箱了。”

    秦冕颔首,点开跳出的新邮件提醒,下载解压。

    浏览途中,陆瑠力荐的嗅嗅也在其中,秦冕不由多花时间看了会他的资料。

    通过前段时间幺幺灵对他的指教,成果显著,他发现曾经里面有些天书一般的内容,如今几乎都能读懂。

    关掉文档,秦冕瞟了眼还在噼里啪啦敲字的汤助一眼,说:“幺幺灵的履历也发我一份。”

    汤助掀眼,有些疑惑。

    “发过来。”他不太想再重复。

    汤助赶紧从存盘里翻出来,火速传给老板。

    鼠标咯嗒两下,秦冕把那个pdf文档点开来。

    首先跃入眼帘的,是女孩的两寸照片,她把两边黑短发都夹去了耳后,毫无修饰可言地露出整张笑容可掬的面孔。高清像素能让她脸上的雀斑无处遁形,可她完全直视镜头,无一分闪躲。一点忧愁也看不到的明亮眼仁,仿佛有生命,随时能与看到这张相片的每一个人,都说笑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