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26.第二十六局匹配

26.第二十六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五月二十六日, 是幺幺灵、陆瑠、乐玩CEO秦冕连麦直播表演赛的日子,整整一天,#5.26陆瑠乐玩直播#的话题都霸占着微博热搜榜首。

    早在一周前, 官博就放出了这个活动的通告, 三个行业的顶尖人物, 因为同一个游戏聚首一堂, 外加王者荣耀本身人气就非常高,能引起广大网友的好奇与共鸣,所以大家积极性都很高。

    晚上六点,舒灵提着笔记本电脑, 提早到了公司, 静待七点开播。

    她偷偷跑去直播间看了眼, 里面已经有四十多万人在里面兴奋地聊天刷屏打call, 有自己的小迷妹, 但陆瑠的粉丝数还是占大头。

    陆瑠本人还在北京工作, 关享给她打了个电话,经纪人说会按时上线。

    开机, 调试着直播软件,汤助理进来了,他给舒灵倒了杯水,笑眯眯说:“多润润喉咙,过会还得靠你调动气氛。”

    “我都紧张死了。”舒灵拍拍胸口。

    汤助理煞有介事打量她两眼:“没看出来啊。”

    “我故作镇定呢。”舒灵随意托着脸嘟囔, 苹果肌都把双眼挤得眯起。

    这时, 门再度被推开。

    舒灵和来人对望一眼, 火速收回手臂,站起来叫人:“秦总。”

    “你坐着。”男人依旧一身正装,每天都是一板一眼的样儿。

    “噢。”舒灵听话地把屁股蛋黏回椅子。

    秦冕在她左前方坐下,顺手把手机搁到了桌上。

    汤助也给他倒了杯水,之后接到一通电话,便出了门。

    偌大会客厅里,就剩他们两个人。

    舒灵心不在焉地刷着微博,抬眸悄窥秦冕,他也在看手机,目光专注,挺拔山根在内眼角映下了小小一片影。

    有些局促,把藏在桌肚里的腿,随意晃了两下,舒灵主动和他讲话:“秦总,你紧张吗?”

    秦冕眼睑微扬:“紧张。”

    “……”这么坦诚的啊,舒灵完全没料到他的回答,愣了愣,才像给要上赛场的学生打气的教练那般回说:“你别紧张,按照昨天那样打就行了。”

    然后搔了搔脸颊:“我也超紧张,陪你一块儿紧张。”

    秦冕温文一笑,道了声“好”。

    舒灵是真的紧张,不是为了附和老板的恭维话,原因也不是担心发挥失常,而是她有别的计划。酝酿运筹已久,只等今晚行动。

    六点五十,汤助开了个讨论组,把秦冕舒灵陆瑠三个人都拉进来,方便语音。

    汤助在里面问:都在?

    舒灵赶紧回:1。

    汤助:陆小姐?

    陆瑠:能不在吗?

    汤助发了张龇牙咧嘴的笑脸:要给陆明星颁个准时奖。

    连好麦,舒灵戴上耳机,看了看面前的电脑时间,还有五分钟,心如闷鼓,她打开微信,兴冲冲给徐星河发消息:准备好欣赏本李白的英姿了吗?

    对面旋即发来一张截图,是她直播间的黑屏。

    舒灵回了个“比心”。

    徐星河很针对地回了张“徒手劈心”的残酷表情包。

    舒灵:难得跟你表达下兄妹情,你就这样?

    徐星河:直播你的吧,别迟到了。

    舒灵:好。

    这时,她才注意到,直播间已经有一百六十多万人在蹲等开播,她以往的直播高峰也不过如此而已。

    …………66女神人气真不是盖的。

    五十八分,她打开直播设备,一瞬间,电脑屏幕上,成片成片的弹幕在刷,“陆瑠陆瑠陆瑠……”和“110110110……”

    画面完全被淹没,连个旮旯角都看不清。

    舒灵一边登录游戏,一边驾轻就熟地平息观众情绪:“嘘,别刷屏,咱们陆女神的美貌都被你们挡住了。”

    弹幕果真一下子安分了许多,舒灵点了匹配开组,邀请好友里的队友鹿小瑠666,和队友没我有钱。

    两人来到队列,观众的注意力完全被秦冕的游戏名吸引,纷纷刷屏表示:

    “秦总名字66666666666”

    “秦总I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强很骚”

    “拜倒在大佬名下”

    “秦BOSS名字没毛病”

    ……

    舒灵噗地笑了声,下意识把把笔电偏到秦总方向,说:“秦总,他们都在说你游戏名字牛逼。”

    还在调节蓝牙耳机的秦冕一顿,扫了眼屏幕,唇角一挑,却未置一词。

    喂老大来点互动啊你声音很不错的妹子们会高.潮的!舒灵在心里呐喊,无奈秦总并不能领悟她的意图,自顾自看回手机。

    舒灵只得作罢,把焦点拉到今天的主角——陆瑠身上,她客气道:“陆女神不跟粉丝打个招呼咩?”

    “好啊,”陆瑠音色极为温柔清丽,仿佛二人从未结过梁子:“幺幺灵主播,你好,大家好,我是陆瑠,平时荧幕上是你们的陆瑠,在这里,在王者峡谷,就是你们的鹿小瑠。”

    哇哇啊啊,又是一波海啸般的弹幕。

    舒灵开了游戏,很快匹配到人,看客都在想,也不知谁如此走运。

    进入选英雄界面,李白,王昭君,后羿,还是不变的阵容,原始的味道。

    一个钻石段位的路人队友认出他们,大呼:我碰运气匹配的,还真蹲到你们了!

    舒灵回复:大兄弟你运气不错。

    刚进游戏,这位路人兄弟没急着出门,挂在泉水里振臂高呼:表白女神!陆瑠我爱你!至死不渝!

    陆瑠在语音里迸出了一声娇俏的笑。

    这番示爱又在直播间带起节奏,弹幕开始争先恐后地用“海枯石烂”“地老天荒”“矢志不移”等等词汇向陆瑠告白,仿佛这是一场成语大赛。

    舒灵没在意,一如既往地发出“我拿BUFF,谢谢”,尔后直奔红色石像怪。

    众人诧异之余,还开起玩笑:

    “老板的红都抢?”

    “一红不孝敬秦总?真不会做人”

    “110你怕是不想混了啊”

    “666666”

    ……

    舒灵瞟了瞟弹幕,笑嘻嘻道:“秦总这么大方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需要这一个小红红呢。”

    游戏画面里,后羿也确如其言,远远路过,甚至都没瞅红怪一眼,只默不作声地往下路走。

    弹幕里:

    “秦总很宠自家主播了”

    “被秦总圈粉”

    “秦BOSS大气大气大气”

    ……

    清完下方野区,舒灵掐准时间,驱着她的凤白,溜到中路,开始蹭线。

    视线里,手握法杖的金羽美人,停下A兵的手,在原处驻足。

    与此同时,直播间里,舒灵嬉皮笑脸说道:“自家人,一起吃,娘子一定不会气得吧。”

    几乎一样的台词,曾出现在十天前,秦冕的办公室里。

    弹幕里一片“哈哈哈哈哈可爱可爱”“110胆真肥,不准调戏我女神”……

    王昭君背后人静默两秒,带着温软的笑意回道:“当然不会呀,相公尽管吃。”

    接下来整局游戏,舒灵但凡路过中路,都要蹭线,一边挥剑潇洒秒光小兵,一边大夸陆瑠人美心善。

    陆瑠也害羞谦虚道,哪有哪有。

    君子报仇,十天不晚。

    这把游戏里,舒灵玩得格外认真,花心思控红控蓝,完全承包了我方敌方的全部野区,经济高到吓人,中途一次,她故作好心问陆瑠:“女神要蓝吗?”

    陆瑠友善地笑:“不了,李白更需要蓝嘛。”

    舒灵:“我可以去对面拿。”

    陆瑠:“没事,你打吧。”

    舒灵:“你真是太好了!”

    弹幕里成片夸陆瑠人漂亮脾气好的,而参与并亲眼见证过这两次开黑的汤助,在一旁围观得瑟瑟发抖。

    女人间的战争,牛批牛批,不服不行。

    ……

    ……

    三场表演赛结束,舒灵提早下了播,讨论组里,陆瑠估计气得不轻,当即退出去了。

    舒灵挑挑眉,也跟着离开讨论组。

    关掉直播软件,汤助在一边笑言:“今天直播很顺利啊,舒主播一点也不怯场。”

    舒灵也弯弯眼,一脸小得意:“是吧,谢谢你啦。”

    汤助回:“谢我干啥,都是你嘴巴厉害。”

    舒灵勾唇:“我操作不厉害么?”

    汤助憨笑:“嘿嘿,也厉害。”

    把笔记本往电脑包里揣的时候,身畔秦总也站起了身,舒灵看过去,黑瞳仁剔亮:“秦总,我明天不用过来了吧?”

    “嗯。”秦冕应了声。

    舒灵又露齿笑道:“您今天打得很不错耶。”从头到尾几乎没犯错,也属罕见。

    秦冕颔首,没有再说其他,径直越过她,朝门口走。

    汤助忙跟上前去。

    隐隐察觉到这人似乎不高兴,舒灵猜测应该是自己刚刚直播里的所作所为……的确有些任性妄为了……

    眼瞅着他快出去,她疾疾唤住他。

    男人回头。

    舒灵抿了抿唇,睫毛微垂:“对不起哦,我这人毛病多,心眼比针孔还小,您回去好好哄一下陆小姐吧,讲坏话扣钱也行……”

    说到最后,分贝愈来愈弱,轻不可闻。

    反正今后也不用再共处,再不济就是让我滚蛋嘛,舒灵暗自咬牙,反正又不是没去处,大仇得报,让那位66小姐也品味一下有口难言无处倾泻的憋屈,在她心里比什么都痛快。

    爽——!

    秦冕停在原处,看了她片刻,他眼底漆黑如渊,喜怒难辨。

    那种负压感又跑出来了,舒灵不敢再和他多对视线,低下脑袋的下一秒,他听见男人寡淡如水的声音:

    “回去吧,这些不是你该管的。”

    “喔,好。”舒灵点了两下头,知道了知道了,小的绝不随意插足您的私生活。

    ——

    回到酒店,舒灵收拾完行李,就沮丧地瘫在了大床上。

    秦总那句排外感浓郁的话语,让她本来爽翻天的情绪莫名闷到谷底,好像十多天的交情,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翻了个身,舒灵摸到手机,刷了刷微博。

    随手点到自己话题里,有几个陆瑠的粉丝来声讨说她自私自利,总是抢经济。

    她粉丝人不错,讲话也通情达理,只在底下为她辩解:我是两边粉,110平时直播就这样,早拿经济早carry,是她一贯的作风习惯,把陆瑠当朋友一样才这样的,要刻意让这个让那个的,岂不是很谄媚,借此也能看出陆瑠人好好啊,一点都不耍大牌,没有明星架子,这样的偶像很值得喜欢啊。

    都这么讲了,陆瑠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粉丝的通情达理,并没有让舒灵的情绪有所好转,她划掉微博,跑去微信给关享发消息:关经纪人,我明早就回去啦,记得退房,谢谢你。

    关享回得很快:不多在魔都玩几天?这边商场多,逛逛街买买东西,女孩子很喜欢的。

    舒灵鼓着嘴,重重呼出一口气:不了,回家过节。

    关享不再挽留:端午节快乐!

    还发来一个很中老年的粽子动图。

    舒灵:你也是哦。

    关掉聊天框,她刷朋友圈,看到哥哥两分钟前刚分享了一首歌。

    估摸着他也在,自己明儿也要回金陵了,她立马跑去骚扰他:哥,我明天要回去啦。

    徐星河回:什么时候?

    舒灵沉吟:早上吧。

    越早越好,她现在好想回家啊,窗外水蓝色的霓虹,像掺了冰的鸡尾酒,淋满了这个城市的冷峻。

    徐星河:怎么回去?

    舒灵:动车。

    徐星河:票买了?

    舒灵:马上就买,我估计只剩一等座了。

    徐星河:我买吧,跟你一起回去。

    舒灵抬眉毛,稍微来了点精神:哦?

    徐星河:不行?

    舒灵:行啊,那明造见。

    徐星河:你收好行李,别丢三落四的。

    舒灵:知道了!

    老哥的关心叮咛,让舒灵心境明快了几分,她哼着小曲,刚走床上下来,被褥上的手机又亮了。

    舒灵拿起来,还是微信提醒,点开一看,她忍不住抓了把头发,烦腻地往上吹了两下刘海。

    消息来自她那个锦城公寓的房客,她的电热水器,又他妈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