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25.第二十五局匹配

25.第二十五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秦总踏实地选了后羿, 舒灵担心他又被队友群嘲, 拿了庄周陪他走下。

    选英雄阶段, 中路墨子认出了她:110?好巧。

    打野李白也跟着说:运气真好,今天还等着你直播呢。

    舒灵:“……”她可以假装不是本人吗?

    闷声不吭进了游戏, 加载界面金光灿灿的荣耀第一标志也掩饰不了的她的真实身份,正琢磨着一会该怎么解释自己请过假还打游戏被粉丝当场捉到的尴尬, 舒灵突然意识到, 咦?她怎么还是第一?

    在心里扒扒手指头, 已经过了二十四小时。

    徐星河居然没追上来再把她甩脑后?他在忙啥?

    内心小雀跃, 舒灵买了小布鞋, 骑鱼跟上后羿。

    打红时, 本来都做好了再看一场灵魂后羿绝妙演出的心理准备, 但舒灵意外发现,秦总进步还真不小,都知道把红石像怪拖进草里打了。

    看来他的小本本还是有点用的嘛。

    红快打完时, 舒灵先去了下路塔, 并偷偷摸摸收掉首波兵线。毕竟她的庄周不是臭咸鱼而是食人鲨,辅助也习惯性玩成carry点。

    回头瞧了眼, 后羿没发撤退, 也无异词,估摸着他不懂这些,舒灵继续摇头摆尾地在兵线里蹭来蹭去, 看他把小兵血线A到差不多了, 就假装不当心地拍打鱼鳍, 补完最后一下,让大部分金币与经验都涨到自己身上。

    作为一个辅助,舒灵非常凑不要脸地比射手先升到了四级。

    舒灵有十多套铭文,其中有个专用于法坦回血,所以她的庄周格外浪里个浪,追着对面上单咬,论消耗人家比不上她,被逼得不敢出塔一步。

    至于后羿,无功无过,兵线来了,就悄无声息地打兵打塔。

    舒灵意识很强,时不时会去河道草丛探一眼,防止对面中单打野过来gank。

    与此同时,舒灵也发现,小地图伤有红名逼近时,秦总也会自觉往回退,不给别人偷袭的机会。

    完了,智障流后羿在不知不觉间长出半个脑子了,笑点担当一去不复返,她还有点不习惯和怀念过往。

    看他已经勉勉强强能独当一面,舒灵开始往其他路游走,还没到中路,屏幕上飘过,后羿被红色防御塔击杀。

    舒灵:???

    “怎么被塔打死的?”阴暗车厢里,浮出女孩清嫩困惑的声音。

    身边男人没有立即答话,沉寂片刻才回:“差一点,以为能扛塔打掉,但自己先死了。”

    “……”舒灵当即把画面调到对方下塔,还有1/4的血,这叫“差一点”?

    可真是一位伟大无畏的射手啊,舒灵在心里反讽着,一面又折回下路,继续看管住自家匪夷所思的ADC。

    才离开不到十米,这人就脸趴地,她不在他身边,他立马出问题。

    舒灵无声地叹了口气,说:“射手前期A塔伤害很低的,你本来就脆皮,不要顶塔。”

    “嗯。”

    趁上路一波小团战,舒灵赶紧甩着鱼肚子,敲掉敌方防御塔最后那些血,转头再去找后羿,唉,唏嘘,像养了个蹒跚学步的小孩,操心命。

    游戏进行到十分钟的时候,他们的车也来到繁华路段,恰逢晚高峰,相当拥堵,寸步难行。

    而游戏里的后羿同志,战绩可以说是比载着自己的这辆宾利车还稳定。

    0-0-0。

    仿佛在梦游,眼睛能自动忽略小地图上的每一次团战。

    守护圣母舒灵,则陪着他梦游,野区漫步,看看草捶捶蟹,恐怕还能顺路在大龙前结个拜,偶尔碰到队友厮杀,再游过去帮一把。

    十二分钟时,后羿终于参团。

    持弓的手臂都来不及抬起,就被对面关羽连推三次英勇就义的秦总,在等复活的倒计时里,启唇发话,“为什么我没有坐骑。”

    舒灵:“…………”

    原来这就是RMB玩家眼里的游戏世界?

    细想之后,其实没毛病。身在高楼玉树的人,可是一点地上灰都碰不得的。

    舒灵闭了闭眼,绝望到极处的她,由此生出几分恶趣味,她开始逗起他来:“要我把鱼给你骑一骑吗?”

    秦总居然还超认真地回:“我比较喜欢那匹马。”

    “……”舒灵瞠目结舌,配合严肃道,“杀了他就可以获得他的坐骑。”

    她撑额抬眼,恰好瞥到前座的汤助理,已经在耸肩憋笑。

    接下来,舒灵就亲眼目睹,一个移速超慢的后羿,是怎么追着拉缰奔腾的关二爷——不断跑跑停停,放空箭的。

    后头再跟着一个圆滚滚的鱼,拍出透明蝴蝶给他加速。

    严肃的训练赛,完全变成了娱乐局。

    奔跑吧!后羿!为了你能策马弯弓的梦想而努力!

    舒灵快笑傻了。

    当然,是偷偷地笑,悄无声息地笑,不能被秦总看到。

    敌方关羽在全部发消息:后羿暗恋我?

    舒灵很想回:他是暗恋你的马。但想了想,还是作罢,给她的大老板留点面子吧。

    好在队友给力,完全填补了秦总的坑。

    推上对面高地时,轿车也重新启动了,这时,秦总正前方的驾驶座上,传来中年司机的浑厚提醒:

    “秦总,坐骑是英雄自带的,别人拿不到的……”

    舒灵颤动的肩膀,当即一顿。她飞快抿住唇,调节回正常情绪。

    汤助理头一歪,开始装睡。

    车里一片安静,唯有光影流转。

    被戏耍的秦冕也半晌没出声。

    有点吓人,舒灵心跳加剧,头皮开始发麻,只觉有什么冰层在她脑袋上方寸寸龟裂,几秒后,身边男人突地笑了一声,很短促,转瞬即逝。

    不是那种严峻的冷哼。

    反倒是一种,不刺人的低笑,透着无奈、释然与自嘲的味道。

    “是我笨了。”他话里也夹杂着同样的情绪。

    大地回春的同时,也送来了涌动的惭愧,舒灵磕磕下唇,从心底里抱歉:“秦总,我就开个玩笑,对不起哦……”

    声音低而闷,似乎歉疚到极点。

    秦冕瞥向他,女孩双手攥着手机,下巴快垂到胸口,他本就没打算计较,但他也没直言不碍事,只换了话题问:“我这局玩的还行么?”

    “很好的!”舒灵眼睛亮了亮,望回去,很认可地狂点头:“进步很大!”

    四目相对,男人瞳底的光,陷在暗处,温和而稳妥。

    舒灵从未在结识的异性中,见过这样恰到好处,抚平人心的神情。

    习惯了和哥哥之间的争强好胜、口头厮杀,像秦总这样在不苟言笑之中,静静安放着润物无声包容,和体面风度的人,真让她惶恐而羞愧。

    “那就好。”他说。

    舒灵点了两下脑袋,一点点挪回视线,装模作样扒拉起手机,转移情绪。

    她暗搓搓在心里,第二次告诫自己,

    嗳,110,秦总是个好人,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了。

    ——

    原莱今天加班,十点多才回了家,她腰酸背痛颈椎疼,只想快点洗个热水澡。

    熄了卫生间的灯,原莱用浴巾搓着湿淋淋的头发出来,然后去冰箱里拿了杯酸奶,坐回餐桌前,开了盖,一勺一勺,慢慢挖着吃。

    刮干净内壁和盒底的最后一点,原莱拿起边上手机,登录游戏,再看看好友列表的小代练是否在线,好像已成了固定动作和习惯。

    名字是灰的。

    原莱垂眼,关上好友,打开邮箱领金币。

    刚一一感谢回赠,屏幕中央跳出一个组队邀请,原莱心一喜,匆匆去看,却发现不是小代练的名字,而是凤舞春秋。

    那位采购部的流里流气男同事,张春秋。

    很想忽略掉这个邀请,技术性下线,但在此状况下,显得太刻意,想到今后还要共事很久,不好得罪,损伤同事表面情谊,原莱点了同意。

    跳入房间,张春秋与她打招呼:原美女,晚上好啊。

    原莱客气地回:晚上好。

    而后发现,右边的好友栏里,小代练不知何时已是在线状态。

    原莱取消准备,邀请他进组。

    对方当即同意,跟着进来了。

    他的头像在第三个空位里停顿两秒,突地退离了房间。

    原莱惊讶地眨了眨眼,再邀请他,都是拒绝,以及系统弹出来的一句冷冰冰的,“不好意思,现在不方便下次约。”

    “你等一下”,原莱和张春秋讲了声,拉出好友列表,点开小代练对话框,问他:怎么了?

    小代练回了两个字:你玩。

    原莱:你不玩啊?

    小代练:不玩。

    他答得干脆利落,原莱不是粗神经大条人士,明白品出了他字里行间的那些不快之意。

    她回到房间,打字给张春秋:不好意思啊,我现在可能玩不了,下次一起吧。

    张春秋心领神会:刚才是男朋友?

    原莱否认:不是。

    张春秋:肯定年纪小。

    原莱:“……”她没回复,像他这样,稍微有些阅历明点事理的,其实都能猜到这孩子气的置气,原莱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俩一直以来都双排,突然多个外人,那小孩闹点别扭也很正常。

    张春秋:没事,去哄哄吧。

    原莱继续客套:真不好意思了。

    说完就退了房间,给小代练发消息:我也不玩了。

    一会,小代练才回了个:?

    原莱学他曾经的一句话回复:和师父共进退。

    小代练:哦。

    他每次发出这样故作不在意的一字经,原莱就晓得他情绪已经阴转晴,于是回:那我下了?今天好累。

    小代练:好。

    原莱退了游戏,站起身,揉了两下肩头,回到卧室。

    她坐到书桌前,拧开小台灯的时候,手机也亮了亮,原莱点开来,是小代练发的消息:你们端午休息吗?

    原莱这才想起没几天就是法定假日了,但公司还没放出消息,所以答:还不清楚,没出通知。

    小代练:我打算回家。

    原莱:好羡慕你们学生啊,我今年过完年就没回去过。

    小代练:金陵天气怎么样?

    原莱想了想:应该和魔都差不多吧,二十多度,中午有点晒了。

    小代练:嗯。

    聊天框里,一时沉默。

    小代练:你累就早点睡吧。

    原莱还没刷牙洗脸,但今天的小代练可能因为刚开始闹情绪的关系,看起来不那么自在了,也不像往常那般巧舌如簧,硬聊下去没多大意思,索性也顺着往下说:你也早些休息,晚安。

    刚要放下手机,那边又冒出简短两字:徒弟。

    原莱:嗯?

    静了片刻,还是俩字: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