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24.第二十四局匹配

24.第二十四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原来只想睡觉,

    备注(锦城32)

    徐星河注视了一会那网名,点开她的基本资料,从段位到综合评分,无一不和他徒弟对上号。

    他完全忘了一开始打开天梯的目的,直接切到舒灵微信, 找到“锦城32”这个人,尽管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他还是拿出自己手机,跟自己微信里的徒弟信息做对比。

    徐星河锁起了眉, 是她,真的是同一个人。

    锦城32,按照舒灵微信好友的备注习惯,应该是金陵锦城公寓32栋的房客。

    居然是舒灵的房客。

    舒灵一定见过她。

    把表妹手机屏幕暗灭, 放到一旁, 徐星河重新看向自己微信里的小徒弟。

    他给她的备注就是,小徒弟。

    徐星河神色舒展, 还有这种巧合?

    他忽地想起了她当日感慨, 人与人之间的机缘真奇妙啊。

    思及此,徐星河偏开眼, 无声勾唇,笑了下。

    握着手机的手,搁回腿面, 指端在屏幕随意轻点两下, 徐星河望了望身侧那小片阳光, 又忍不住笑了。

    ——

    下午三点多,舒灵再次醒来,她精神已经好了许多,用体温计验了验,烧也已经退了。

    徐星河这才放心,叮嘱几句,回了学校。

    五月底的天,清朗而明净。树叶都被阳光打上了腊,绿得油亮。

    徐星河没回宿舍,直接去了工作室,前两天Netop刚托人设计了一个更为高端简约的新LOGO,邵学长还在联系人重整门面。毕业在即,邵义也忙得紧,这几天来得次数很少,只有齐思源长驻此地。

    刚进屋,齐思源正趴在电脑桌上小憩,只能从手臂后头看见他刺剌剌的头顶。徐星河见状,步伐放轻,从他身后走过。

    齐思源睡得并不深,稍有动静就竖起了脑袋,眯眼找过去,见是徐星河,不由一笑:“回啦?”

    “嗯,”徐星河在他左边的台机前坐下,“下午来人了吗?”

    “没,邵老板接了个辰兴的电话,说交过去的系统有个地方要改,我忙到现在。”

    “弄好了?”徐星河瞟了眼他显示器。

    “好了,都交过去了,”齐思源故意挤弄着肱二头肌:“我很行的!”

    徐星河轻笑一声,懒得再理。

    移了两下鼠标,徐星河随手调出今天的推荐歌单,而后最小化,戴上耳机,开始工作。

    专心敲了会代码,一句轻缓歌词飘入耳中。

    “虽然你还未曾真的见过我,

    但我心中早已和你相遇过,

    ……”

    灵活跃动的十根手指停下,徐星河点出歌单,心突然一秒失重。

    这首歌的名字,《很高兴认识你》。

    徐星河撑着唇,一心一意听完整首歌,而后拿起手机,点出小徒弟微信栏,给她发消息:

    在?

    焦灼地等了少刻,对面回道:什么事?

    徐星河瞬间弯起唇角没事,没什么事,什么事都没有,但还是飞快敲字问:在上班?

    小徒弟:对啊。

    徐星河盯着手机屏幕:哦。

    小徒弟:你没上课?

    徐星河:这会没课。

    小徒弟发问:想玩游戏?

    徐星河否认:不想。

    小徒弟:?

    徐星河:你忙着吧。

    别管他,别搭理他了,他就是有点激动,有点兴奋,还有些缓不过来,全球七十五亿人口,中国十四亿,金陵和魔都加起来也有三千多万,原来她离他这么近,像是触手可及。

    小徒弟回了个“嗯”,就没了声音。

    徐星河逆向刮着屏幕,又瞧了瞧这两天的聊天记录,全是琐碎日常,要么就是关于游戏的“学术探讨”,他单手抵住唇,又笑。

    齐思源留意他的微表情小动作很久了,终究忍不下去,斜睇他一眼:“你在干嘛?思春啊?”

    徐星河放下小臂,敛起笑意,转脸看过去:“问你个事。”

    “啥?”

    “你和你女朋友怎么认识的?”他有点印象:“我之前好像听你和吴垠川聊起过。”

    齐思源挠了挠脖子:“就那么认识啊,我大二上自修,把学生卡落图书馆了,正好被她拾到,后来约了个地方去拿回来,觉得妹子人不错,就聊上了。”

    “嗯。”徐星河若有所思。

    齐思源警惕瞪他:“你干嘛突然问这个?!”

    “好奇。”他言简意赅答。

    “以前也没见你好奇过哥的情感生活好伐。”

    “不觉得巧吗,每天出入图书馆那么多人,偏偏被她捡到了。”徐星河说。

    “巧啊,”虽然不明白室友为啥纠结这个,但齐思源还是找到了共鸣,他目光变得渺远:“像你命里定好的一样。”

    ——

    虽说病况好转,但舒灵还是去微博给自己请了一天假,粉丝们哀鸿遍野,哭诉受不了没有她的一天,每天都要吸两小时110才觉得没白过。

    舒灵挑了几个安抚回复,尔后关掉微博,刷起了哔站的动漫视频。

    笑呵呵地看完两集搞笑新番,舒灵又觉得没了劲,不用在七点直播,突然有种久违的空虚寂寥。

    从床上坐起来,环视房间一圈,就她一个人,空空的。

    好像肚子也空空的呢,舒灵找到了新的兴趣点,她要下楼吃饭。

    拔掉房卡,舒灵带上门,往外面走。

    这间酒店的装潢很是富丽堂皇,脚下棕软地毯延绵,两边都是暗金色墙壁,像古代铜镜,可以反射出绰约人影。

    舒灵瞄了眼里头的自己,好像瘦了?也可能是错觉。

    摸到电梯,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了,舒灵拿出来看,是汤助理诶。

    怕进了轿厢没信号,舒灵索性站在原处,接通电话:“喂。”

    汤助理礼貌温和:“舒主播,你身体好点了吗?我看到你微博请了假,是不是还还在烧啊?”

    “好了,”舒灵自己摸了摸变凉的脑门,回道:“烧完全退啦。”

    汤助理话间一轻,似是宽了心:“那就好,你吃饭了吗?”

    舒灵垂着头,无聊地用脚尖蹭着地毯:“还没,正准备出去吃。”

    “现在啊?”

    “对。”

    那头,通话麦似乎被汤助理放远了几分,有人絮絮叨叨陈述着什么,舒灵也听不真切,等了会,他的声音才清晰回来:

    “舒主播,秦总和我也刚从外面回来,正好路过你酒店,不如一起吃个饭。”

    “啊?”舒灵条件反射般讶异了一下,随即转变口吻:“不用了,我简单吃个便饭就好。”

    汤助理倒是很不好意思:“你今天生病,估计是这几天两头跑晚上还要直播好几个小时累到了,秦总请客就当赔罪,你要是实在不方便也没关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舒灵也不好再推,只得答应:“行吧,你们太客气啦。”

    “那行,”汤助理笑了:“我们快到酒店了,大门等你,你不用急。”

    “没事,我也已经出来了。”舒灵也跟着陪笑。

    “那真是赶巧,”汤助理说:“待会见。”

    “好。”

    舒灵挂了电话,长吁一口气,走进电梯,下了楼。

    汤助理说的快到,果然是很快就到了。

    刚走出大厅旋转门,舒灵就瞧见了一辆惹眼的黑色宾利轿车,四周灯光映衬着,流光溢彩,锃亮如新。

    汤助理站在车边,一见她,就咧开嘴笑着冲她挥手。

    舒灵远远望了他一眼,把两手揣进卫衣口袋,慢慢挪了过去。

    汤助理体贴地为她打开后车门,钻进去后,舒灵才看到秦总也在车上。

    男人五官被光影琢刻得比白日里看到的还有深刻嶙峋,他侧眸瞥了她一眼,舒灵忙点头哈腰地与他打招呼,“秦总好。”

    他略一颔首,问:“退烧药吃了?”

    “吃了,”舒灵坐定身子,想了想,火速补上一句,“粥也很好吃!”

    “谢谢秦总关心!”接着跟进。

    这么三连发下来,才算到位。

    汤助坐到了副驾,也搭话道:“粥是秦总吩咐公司餐厅大厨特意熬的,能不好吃吗?”

    “秦总真好啊。”舒灵继续捧着,顺便扫了圈车里,统共四个人,还有个司机。

    车行上路,汤助侧回脑袋问:“老板,我们去哪吃啊。”

    静了少许,秦冕回:“找家清淡的吧。”

    “美素馆?”汤助对周边美食通灵得很,立马给了推荐:“还是松月楼?这两家素食都不错。”

    “你看着办。”秦冕回道。

    “好,就美素馆吧,他家菜品质量好一些。”汤助回头吩咐司机。

    舒灵插不上话,也不敢随意打岔,老实巴交地听,手也不敢乱摆瞎放,随他们商量。

    车里没了声音,似乎因为她身体微恙,也没开冷气。

    不冷不热的风从半降的窗外吹来,掀起了她发尾,舒灵把头发夹到耳后,贴近窗子。

    城市的夜之斑斓,光之绚烂,都在女孩剔亮的瞳孔里流淌逝去。

    就这样安静少倾,身边男人忽然开口问:“多久到美素馆?”

    汤助理当即回首:“估计还二十分钟吧。”

    这算哪门子附近啊,有钱人装个逼真累啊,吃个饭还这么大张旗鼓不远千里,趁着背对所有人,舒灵撇嘴,翻了个大白眼。

    秦冕闻言,点头,看了看身畔女孩:“舒主播。”

    还没收好鄙视脸的舒灵,赶紧整理好面部表情,再回头已笑意盈盈:“秦总有什么事吗?”

    秦冕取出手机,正式道:“趁这个时间练习一下,可以么。”

    舒灵:“……”

    ……………………………………完全O几把K,你喜欢就好,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