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19.第十九局匹配

19.第十九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五月的金陵早晨, 有种不冷不暖的舒适, 一路上, 光润着树叶和行人。

    路旁铁栅栏上, 缠满了恣意烂漫的粉白小蔷薇。

    原莱踩点到了公司,打开电脑,她往杯子里丢了个茶包,而后端着它去了开水间。

    “原莱——”才走到门口,就迎面撞上了她们部门主管。

    主管三十出头, 脸蛋尖尖的,两颗兔牙别具一格,每次讲话都喜欢凑人很近,样子特像一只要偷坚果的松鼠。

    视线对上, 原莱下意识问好:“仇姐早。”

    “早。”仇主管也拿着一只玻璃杯子, 擦肩而过。

    才走出去两步, 仇主管似乎想起什么, 突地停下身, 回头叫住她:“原莱!”

    刚要拧开开水机龙头的原莱,手一顿,也转过去:“仇姐有什么事吗?”

    仇主管抬了抬手:“你这几天事情不多吧?”

    原莱点点头:“还好。”

    仇主管换了个手拿杯子:“后天魔都有个国际宠物用品展,本来我们部门只出两个人,但老总觉得不够, 你跟着一块去吧, 就一天。”

    “噢, ”原莱思绪闪了闪, 应下了:“好。”

    会展不是什么多有意义的公务,和陪领导出国参展顺便旅游购物完全不是一码事。

    要尽心费力地搭展厅,还要口干舌燥地向每个过来参观的人重复介绍产品,站那啰嗦一整天可能也吸引不来几个单子,纯属吃力不讨好。

    还不如待在办公室里面,对着电脑坐一整天。

    所以这等“好事情”,怎么会少了她原莱呢。

    咕嘟咕嘟把杯子里盛满水,原莱呵了一口气,重新回到办公桌前。

    对面庄绘冲她挥了两下手:“原姐姐,你也要去吗?”

    “还有个谁啊?”原莱好奇。

    “我们组长啊。”

    “哦……”原莱又问:“几点出发啊?”

    庄绘比了个六的手势。

    六点?原莱瞬间脱力,饶了她吧,为什么不提前一天跟市场部的人一块去,要在这样反人类的时间段早起赶路。

    ——

    再反人类,原莱还是在前天晚上定好了五点的闹钟。

    作为销售人员,她们被要求化上淡妆,给公司一个体面的形象。

    原莱掐了掐时间,她那能跟打游戏手残程度媲美的化妆技术,让她不得不提前一个小时就爬起来准备。

    难得在十点之前洗漱完毕,原莱爬上床,拿起手机,给小代练发了条消息:

    【明天出差,今晚要早睡,玩不成了】

    在这之前,她几乎每晚都要跟他玩游戏,每天不吸两小时农药整个人不对劲。

    小代练很快回了消息,字里行间似乎有些许惋惜:是吗,我还指望看你的李白每日一笑。

    原莱:……

    她不服气:就没一点进步吗?

    小代练:有,昨天比前天少死一次了。

    原莱:不也大到人了?

    小代练:嗯,大了根头发吧。别人的李白十步杀一人,你的李白是情意绵绵剑。

    原莱:一点小进步也是进步,量变早晚有一天能引起质变。

    小代练:菜就是菜,你把替自己找借口的水平放一半到游戏上,你早就是王者了。

    原莱:随你怎么说,早晚有一天,我能上王者。

    小代练:好啊,志向远大,拭目以待。希望它不会一拖再拖,成了你的遗愿。

    原莱:过分了吧。

    小代练:我看还好。

    原莱翻了个白眼:你这种人,肯定没女朋友。

    小代练:你怎么知道?

    原莱:就你的说话方式还能找得到女朋友?

    小代练:只有我不想找,没有我找不到。

    原莱被他的出(chou)奇(bu)自(yao)信(lian)给震住了,打字回道:OK,有师娘了发照片给我看看,我很好奇这么想不开的女孩子到底长什么样。

    小代练:没问题。

    原莱没再回话,结果对面又来踩她痛脚:先别说我,你自己有男朋友吗?

    原莱嘴犟:你怎么知道没有?

    小代练:看着像吗?

    原莱:怎么不像?

    小代练:下班就约游戏,你都不约会的么。

    一语道破,原莱无言以对。

    见她不答,小代练还来了劲,越发贱巴巴的跟着发了个:?

    原莱长吸一口气,不甘示弱,怎么也想扳回一城:约男大学生打游戏也不错啊。

    那边突然静了一会,回了句:你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原莱莫名感到冤枉:到底谁没大没小?

    小代练:你。

    原莱:?

    小代练:一日为师下一句,自行领会,我不多说了。

    原莱:忘了。

    小代练:还要不要学李白了?

    原莱:…………学。

    小代练:以后不要僭越,记住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原莱失笑,真是幼稚鬼来的。

    ——

    翌日清早,快到六点时,公司的依维柯车已经在楼前等人。

    原莱上了车,环视一圈,她果然是最迟的那个,庄绘在啃粢饭团,见她来了,笑眯眯地招呼她过去。

    张组长已经闭目养神,听见动静,睁眼瞥了她一下。

    原莱忙道:“张组,早。”

    组长颔首,继续侧向窗子,合眼休息。

    原莱坐去了庄绘身边,车启动了,慢慢驶入川流大道,女孩从帆布包里拿出一叠资料递给她:“今天的展厅产品。”

    原莱双手接过去,把文件随意放到了腿上。

    车里安静须臾,庄绘的手机突然响了,原莱眼斜回去,只见女孩子惊慌失措地接了起来,随后用气声埋怨道:

    “你干嘛呀,突然给我打电话。”

    说是埋怨,其实更像娇滴滴的嗔怪。

    接着她就听到庄绘掩着唇,用极地的声音与那头聊起了天:

    “你刚拉练完?”

    “跑了五公里?累不累呀。”

    “好了,知道你最厉害了。”

    “我?”

    “一般般想你吧。”

    “你才做贼咧,我们领导在睡觉,对啊,今天去参展,很忙的,你不要再一找到空闲就打电话给我骚扰我哦。”

    ……

    一定是她那个在部队当兵的小男朋友了,原莱这样猜测着。

    她看到女孩唇角的弧度就没下过去,脸蛋上开心到浮起了红晕,仿佛有两团心花在那儿怒放。

    原莱收起视线,望回了窗外。

    多云的天气,尽管天色已亮,万物清晰,但太阳仍埋在云后,像糖心蛋里面的一颗蛋黄,努力想要从云层里放出几线光。

    脑后,庄绘已经挂了电话。

    车里恢复平静,但原莱心里,隐隐约约的,有一股情绪要破土而出。

    她知道那是什么。

    是无比强烈的羡慕和想念。

    羡慕身畔这个热恋中的女孩,羡慕爱情中人,那一举一动就能牵扯心扉的喜怒甜苦;

    她都记不得这样的感觉了,她好想念曾几何时,同样的自己,如此生动,像一朵鲜活的花,有风有雨有太阳。

    ——

    原莱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被身侧庄绘叫醒:“我们到魔都啦!”

    原莱揉了下眼角,支起脑袋,是到魔都了,外面车流一下子大了起来,汹涌而阻塞。

    导航在报,前方学校,司机放慢了速度。

    突地,一栋分外惹眼的建筑物从她眼底缓缓走过。

    那是一个古香古色的高校正门,深蓝为底的门匾里,书着四个漆金大字,交通大学。

    交大?

    不是小代练他们学校么。

    原莱一下子清醒了,此时才后知后觉,原来她来了小代练的城市啊。

    眼看车速加快,她旋即举高手机,调出照相模式,拍了张大门照片。

    放低了看,哎,拍的有点糊诶。

    这时,组长也醒了,在后座嘟囔了一句:“你们别光顾着拍照,资料看了嘛?”

    闻言,原莱把手机揣回兜里,装模作样翻起文件来。

    ——

    国际宠物用品展开设在魔都博览中心。

    原莱她们公司的展厅在E1馆,市场部的同事和代理昨天就提前过来布置过了展厅。

    原莱一行人到那时,刚好是展会刚开馆。

    来看展的人还不算多,各大企业都在做最后的准备。

    下车前,原莱是老资历了,戴上工作牌,顺手还补了个口红,新人庄绘见状,也跟着拿出唇膏,无奈张组长已经催促她们下车,她只好那管小东西揣回小包里,匆匆跟上大家步伐。

    一路上,两边都是五花八门、各有千秋的展厅。

    宠物用品不同于其他产业那种浓郁的商业气息,展厅布置起来会相对可爱有趣,有的公司甚至带来了真正的活蹦乱跳的小猫小狗,以达到吉祥物吸人眼球的效果。

    十点左右,场馆里面,人逐渐多了起来。

    有人逛到她们展厅,原莱和庄绘就赶紧端出微笑,迎上前去,为前来参观的人介绍产品。

    其中不乏老外,自然也得切换到英文模式。

    某种意义上来说,展会虽累,也是个求财的好机会。

    指不定撞上什么财大气粗的老板,觉得你眼缘不错,当场下个大单子。

    原莱的主管,刚进公司不久,就是在广交会上,靠着一口三寸不烂之舌,谈下一笔大单,从此深得领导器重。

    半天下来,脚不点地,原莱还是一无所获。

    临近中午,人渐渐少了。

    大家都去B馆用餐,张组长也带着庄绘过去,留了原莱和市场部一个同事看顾展厅。

    男同事比较怜香惜玉,当即起身把猫爪凳让给原莱休息。

    平常久坐多了,缺少锻炼,此刻小腿隐隐疼,原莱道了声谢,也不再客气,坐下去。

    百无聊赖地拿出手机,原莱突地想起早上那张,被组长打岔后,还没来得及发出去的照片。

    找出来,把它传给了小代练:

    【居然路过你们学校】

    那边回复得很快:你来魔都出差?

    原莱:嗯。

    这人又开始耍贱:路过我们学校也不请为师吃顿饭?这徒弟也当得太白眼狼了。

    原莱笑了笑,好气道:路过而已,我都下不了车。

    她认真解释,不想他却正经起来:开个玩笑,别在意。

    ……

    ——

    同一个城市,交大学生创业中心里,徐星河放下手机,晃了两下长腿,有点焦虑起来。

    具体是什么缘故,他也不太清楚。

    心不在焉往屏幕上输了一排英文字符,他又全部删掉。

    身边齐思源叫他:“小星星。”

    他侧头:“干嘛?”

    齐思源点了点自己电脑屏幕:“你帮我看看这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徐星河倾身过去,仔细浏览着他指出的那几行。

    几秒后,他挑了挑眉,直接把转椅滑过去,将室友挤到一旁,替他纠错。

    修改完毕,他回到自己电脑前,又把手机拿起来看了眼,微信里,和徒弟的聊天记录还终止在他说开个玩笑别在意上面。

    徐星河有点后悔,他那句请吃饭的要求,貌似是有点突兀和逾距了。

    刚要把手机放回去,它突然在他手里震起来,一个本地陌生号码,徐星河眉心微蹙,接了起来。

    是中年男性的声音:

    “学生你好,我是清水日料,有位小姐给你在我们店里订了餐,她说不知道你的具体地址,只知道你在交大闵行校区,她给我留了个电话,让我联系你本人,我现在车子快到交大门口了,请问你现在人在哪里?”

    ……

    十分钟后,徐星河拎着两个浅棕色大纸袋回到工作室。

    他把里面东西一一取出来,三文鱼,猪排饭,鱼籽寿司,茶碗蒸,味增汤,鲷鱼烧……

    应有尽有。

    徐星河当即拿出手机,去问徒弟:你订的?

    对面回得理所当然:收到了?我多点了一些,你跟你室友一块吃吧。

    徐星河反倒局促起来:我就是随口一说。

    那边回:应该的,我也跟你白学了那么久的东西。我去忙了,别放心上,用餐愉快。

    齐思源鼻子比狗还灵敏,闻见香味立即凑过来,“哇小星河你今天要请我们吃大餐啊?”

    徐星河坐回去,头枕着椅背,平视了一眼满桌的日料,淡着声道:“不是我买的。”

    “那是谁啊?”齐思源两只手已经开始鬼鬼祟祟扒餐盒。

    “我徒弟。”

    齐思源愣了愣,一会才反应过来:“你那女弟子?”

    徐星河缓慢地点了一下头:“嗯。”

    此时,学长邵义也碰巧从外边回来,嗅到了满屋子的鲜味,不禁调侃:“你们是想趁着我不在开小灶啊?”

    “哪有啊,”齐思源挤眉弄眼地揶揄:“我是跟徐老师沾光,有徒弟的人就是不一样。”

    他把装着筷子的纸袋子蜷成一团,抛到还坐那的徐星河面前,阴阳怪气道:“你看看他,真开心啊,都笑得合不拢嘴了。”

    男生瞬间把纸团砸回去,故作愠怒,实际唇边笑意难掩道:“我什么时候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