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14.第十四局匹配

14.第十四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翌日上午十点,关享约的车准备来到舒灵小区。

    舒灵上车后就开始酣睡,一路无梦,到魔都时已是大中午,日头正盛。

    乐玩公司给她的待遇还不错,安排了一间五星酒店,大床房,简约不失格调,有一整面的落地窗,拉开帘子,整个外滩尽收眼底,错落有致的楼宇,熠熠发光。

    舒灵带的零食比换洗衣服还多,在家整理行李时,奶奶就站一旁絮絮叨叨:“你是去工作还是去郊游哦。”

    拆了包芝士威化饼,舒灵仰靠到柔软的床上,打开微信,发了个定位给表哥。

    【我舒汉三又来啦】

    老哥可能在上课,好一会才回消息:【自动屏蔽上面两条消息】

    舒灵:【……是人?】

    徐星河:【是大神】

    舒灵:【要点脸?】

    徐星河不再跟她逗贫:【怎么又来了?】

    舒灵:【来授课】

    徐星河:【?】

    舒灵:【带我们菜比老板打游戏,一对一教学,我日了】

    徐星河:【……哈哈】

    舒灵:【这就是你的反应?】

    徐星河:【不然?】

    舒灵:【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教游戏吗,我月底,要和陆瑠!!还有我们BOSS一块儿连麦直播打王者,公司估计怕老板菜得抠脚在几百万人面前丢脸】

    徐星河:【这么厉害的?】

    舒灵:【当然了,你妹就这么厉害,徒有虚名天梯第一的你,早已高攀不起】

    徐星河:【你什么到的?】

    舒灵:【刚到】

    徐星河:【今天有事吗,没事来我们学校一块吃个饭?】

    舒灵:【行啊】

    徐星河:【几点方便,我给你预约个车】

    舒灵:【不用!我看了下,我这走几步就是地铁站,别给我叫车,堵到半夜都不一定到得了你那】

    徐星河:【行吧,注意安全,你看着跟小孩似的,我担心你人生地不熟被拐了】

    舒灵:【大哥……我虽然才19岁,但心理年龄59】

    徐星河:【舒阿嬷,等你,不见不散】

    舒灵:【………………滚】

    ——

    约见地点在闵行庙门,这是交大颇具特色的门面之一,飞檐斗拱,雕梁画栋,两尊石狮分立左右,夕照之下,一派紫气东来之势。

    舒灵到那时,徐星河已经等了一会了。

    除他以外,还有两个男生结伴同行,一个身材壮实,一头毛剌发分外醒目;还有一个身材虽不高,但戴着副无框眼镜,五官端方,看起来斯文且沉稳,气场两米。

    “介绍一下,”徐星河拍拍身边大块头的肩:“室友,齐思源。”

    又瞥向眼镜男:“我们工作室老大,邵义。”

    舒灵嘿嘿一笑:“大哥哥们好。”

    女孩子笑容可掬,两个年级稍长的男生也跟着扬起嘴角,齐应:“妹妹好。”

    “大主播啊,”齐思源这人忒能说:“小妹,看过你的直播之后,我就没玩过李白了。”

    舒灵睁大眼:“为什么啊,我以为看过我直播的都能拿李白王者。”

    齐思源油嘴滑舌:“发现自己李白耍的还不如人家女孩子百分之一好,颜面尽失,不想玩了。”

    邵义哼笑一声:“你就拍吧。”

    齐思源笑了:“我怎么就拍马屁了,实话啊。”

    在这一点上,舒灵找到共鸣:“对啊,他说的真是大实话,我就这么强。”

    一吹一捧,不忍直视,徐星河偏开眼,心里叹了一息:“走了,吃饭吧。”

    四人来到附近一家火锅店,不是休息日的关系,所以店里也不算忙。

    穿暗红制服的女服务生领着他们入座,一坐下,徐星河把菜单递给舒灵:“贵客,点餐。”

    舒灵接了过去:“喔。”

    “你们要吃什么啊。”她冲对面两位眨眨眼。她眼仁儿本来就大,乌润透亮,像头机灵的林间小鹿,很是动人,一时把两个男生都看愣了。

    他们专业女生也不算少,但多数都是书气很重的,端着一股疏离淡漠的架子,少见舒灵这般古灵精怪的。

    “随便,你点,点啥吃啥。”齐思源给她斟开水烫杯碟,尽地主之谊。

    “你点你的。”徐星河瞄她一眼。

    “那我随便勾啦!”舒灵捏稳笔,垂下眼,睫毛像敛下去的小扇子。

    “嗯。”

    把菜单回给服务员,两听啤酒一瓶橙汁很快被服务员送来。

    徐星河开了一听,替齐思源和邵义满上,舒灵自己端起了橙汁。

    “诶——别啊,放下,我替你倒。”齐思源伸手去拦。

    徐星河挡开他:“让她自己倒,又不是没手,惯得。”

    “亲哥不惯外面哥哥惯啊。”

    舒灵笑开来,替自己倒好:“真不用。”

    “你喝吗?”齐思源握着那罐啤酒悬空问徐星河。

    徐星河:“不喝。”

    回完就给自己倒了杯果汁。

    舒灵啧了声:“我哥真是洁身自好,都可以为他写一篇爱莲说了。”

    哈哈,原本抿着嘴的邵义也不由笑出声。

    瞎聊了会,服务员端着大盘小盘的蔬肉食材过来,开始往每个人沸腾的锅底添东西。

    袅袅热气升腾而上,氤氲了每个人的眉眼。

    三个男生在聊学校的事儿,似乎是论文议题什么的,有关邵义,学渣舒插不上嘴,只得默默听着。

    一会,菜熟了,要拿嘴巴吃东西,大家话也跟着少去了些。

    舒灵用筷子捡出一块熟透的肥牛片,在酱汁里绞了绞,突地抬眼问:“我哥现在有情况吗?”

    “嗯?”齐思源一时没明白。

    舒灵重咳一声:“那个……女朋友啊对象啊暧昧的也行啊。”

    “喔——”齐思源恍然大悟:“没,没女朋友,倒是有个小徒弟,天天啊——在宿舍开语音教徒弟打游戏,笑眯眯的,下课就往宿舍赶,徒弟等着呢。”

    徐星河闻言冷嗤:“这么能添油加醋?”

    “我说得八九不离十吧。”

    徐星河继续冷笑,不置一词。

    舒灵望向邵义求真想,后者挥挥手,别看我,我只是个无辜群众局外人。

    “那徒弟是不是很漂亮啊?”舒灵的胃口完全被吊起了起来。

    齐思源抿了口酒:“我怎么知道,问过你哥,屁都不放一个,戴着个耳机我们根本听不到,也不知道对面是人是鬼男的女的。”

    “你们真没用!”舒灵嗔了句,重新望向淡定夹菜的徐星河:“哥,不如在这里,正式把那个小徒弟照片给我们瞅瞅?”

    “我没有。”

    “没有?”

    “嗯。”

    “没有你还这么上心?我不信。”

    “你爱信不信。”

    “靠,”舒灵的八卦心思彻底被粉碎,她咬咬牙:“我哥绝对上心了,每次心虚他都会一声不吭,真没什么早就怼回来了。”

    徐星河眼光不惊:“在外面给你面子而已。”

    “哎呀呀恼羞成怒啦。”舒灵弹出一根食指隔空指他,动作和语气都贱兮兮。

    徐星河拿起漏勺,往她碗里堆菜:“你能好好吃饭吗?”

    “我一无所知,食难下咽。”舒灵撇下眉毛,故意吸鼻子装抽泣。

    徐星河依旧淡淡声:“那闭上嘴,看着我吃。”

    “……”

    齐思源看着他俩有来有回,在一旁快笑到晕厥。

    ——

    酒足饭饱,四个人没忙着走,坐店里歇了会,准备开波黑再走。

    徐星河开了自己手Q区的大号,北落师门,四个国服英雄,长年独霸区首。

    齐思源的号只有钻三,学霸邵师兄游戏玩得极少,还是在齐学弟的怂恿下,才跟着创了个号,目前还是黄金狗。

    舒灵抢了阿轲打野,徐星河拿狄仁杰走下。

    整场游戏,就看到兄妹俩不断在红BUFF旁边起争执,“我拿BUFF,谢谢”、“开始撤退!”

    或者蓝BUFF被家里狄仁杰“反”走之后,舒灵怒道:“你射手要什么蓝!”

    徐星河:“你阿轲都没蓝条。”

    “我要冷却知道吧。”

    “不需要,这局有你没你都没区别。”

    “出去输出说话。”

    “当然输出说话了,你就一人头狗。”

    “阿轲就是收割型英雄ok?”

    “不OK,我能玩出爆炸伤害。”

    齐思源:你俩啊能好好玩游戏啊?

    第二把,这两个人更过分了,一个选项羽,一个选关羽,开局就冲到红爸爸那里,互相推红,直到脱战。

    舒灵:“诶——我就不给你拿。”

    徐星河:“那你今天别想拿到。”

    “我就跟你耗这了。”

    “来,谁怕谁?”

    整个游戏前半段,两个人就把红爸爸打了推,推了脱,再打再推,推来推去无止境。

    如果被折磨许久的红爸爸有思想的话,想必此刻它定会骂一句“mmp”。

    路人射手一怒之下挂机,在泉水怒喷:原来区第一和区第二就是这种狗东西?

    齐思源点头:附议。

    第三局开局前,齐思源扶额:“你俩能好好玩一局吗?”

    舒灵双手搭脸,大眼睛扑闪扑闪,很无辜:“哥哥不让我好好玩啊哭。”

    呵,徐星河不予置评。

    邵师兄也不由发话:“行了,最后一局,好好玩。”

    组着队。

    手机上,一个微信提醒跳出来。

    他进去一看,是他徒弟发来的,一个视频链接,跟他说,【我想学学这个英雄】

    点开链接——

    居然是,他妹妹的李白五杀视频集锦。

    徐星河:……

    他果断回:【你还没睡醒吧】

    原来不想睡觉:【为什么?】

    徐星河:【你学不会】

    原来不想睡觉:【多加练习也不行吗?这个视频是我玩游戏的初心】

    徐星河:【不行】

    原来不想睡觉:【为什么】

    徐星河:【师门规定,不学李白】

    原来不想睡觉:【你自己不也玩李白吗】

    徐星河:【我玩无所谓。你的话,除非你想一辈子都出不了师,试试?】

    原来不想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