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10.第十局匹配

10.第十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要吗?”

    原莱噤声没回话的几秒,小代练居然又问了一遍。

    分明是那种无可奈何,又稍显不耐烦的语气,但同学,你可能不太清楚,当你用那副好嗓子,问一个女人“要不要”“手把手”这样的话,真的会让她爆炸……

    好像自己也被闷进了大片草里,脑袋发热,呼吸阻塞。原莱控制着亚瑟,让它走出草丛,陪到小鲁班身边。

    “出来干什么?”小鲁班面色不改打着兵。

    原莱的解释相当「合理」:“负荆请罪。”

    “呵,呵。”小代练轻快地哼笑两声,可能被气乐了。

    突然,小鲁班调整面向,看向她:“行吧,你过来。”

    亚瑟往他那挪近两步。

    这个小矮子立即瞄准宽肩熊背的战士,举起机枪,突突突一顿扫射,再丢手/雷,再扫射,一副“我超凶”的态度。

    原莱:??

    “可以了,”做完这一系列动作,鲁班转回身,继续清兵线,话间已没了任何情绪:“继续上课。”

    原莱:……

    是幼稚鬼无误了。

    “刚才说了1,现在讲2技能。”

    “好。”原莱洗耳恭听。

    “鲁班的火箭炮是全图技能,只能打人,不好直接用在野怪、小兵身上,但打到人身上会触发一个小范围的爆炸伤害效果。”

    “所以,可以用来抢BUFF抢龙,蹭助攻,收残血,这些你应该能懂,上次帮你拿过一次红,还记得吧。”

    “上路如果发生小团战,你肯定来不及赶过去,就开个2,远程支援。”

    “你要养成看小地图的习惯。”

    “小地图非常重要,比如现在。”

    “上路敌方AD和辅助不见人了,打野也看不到,他们就有可能在开暴君。”

    “试着往暴君放一炮。”

    说着,一个火箭已经发射出去,砰,地图上,李白的头像现形,下一刻,游戏显示暴君被击杀。

    不过是对面拿下的。

    “差一秒。”小代练有点遗憾。

    “我们继续,像对线英雄被打到丝血逃跑后,你没办法越塔杀他,就稍微等几秒,往防御塔右后方那个草丛放一炮,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在那里回城,自以为很安全。”

    “你有空去查查每个野怪的刷新时间,这些不细讲了。”

    “大招么,”他顿了顿:“守塔逼退对面,团战封敌方走位,你能做到这两点就行。”

    原莱恨不得让他讲得慢一些,好让自己拿个小本子记下。一口吃不成大胖子,很多技巧需要时间和练习来琢磨消化。

    “接下来看我玩,看能理解多少。”小鲁班举上小机/枪,划开步子走在前边,雄赳赳气昂昂。

    原莱跟上他,皱了皱眉,为什么她的鲁班就没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呢。

    ……

    这一局,小代练的鲁班果不其然超了神,他出的半肉装,打到李白都怀疑人生。

    推到敌方高地时,对面花木兰在所有人频道发消息:鲁班小哥哥处CP吗?

    他回了两个字:不处。

    原莱语音里问:“这种游戏都能有情侣关系?”

    “嗯,师徒都有,怎么不能有情侣了。”

    “……哦。”她以为只有大型网游里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学生设定。

    花木兰并未因此退却,换了个法子示爱:那可以当我师父吗?

    原莱瞧了眼花木兰名字,抹香猫,一看就是软妹子。

    正在疯狂殴塔的小鲁班停了几秒,回道:你问问我们辅助。

    原莱怔了一下,才意识到小代练在说自己。收不收徒干嘛要问她,他想收就收好了,刚要打字说说自己想法。

    屏幕一暗,来电话了。

    一个陌生号码。

    原莱顾虑着游戏,但响铃似乎没停下的意思,只能接起来,是外卖大叔,说被保安拦在了大堂,不让送上楼。

    原莱公司所处的写字楼相当规范严格,晚上八点半向后,外人再想进来,都必须有内部工作人员向前台说明情况。

    原莱挂断,拨通内线到前台,表述清楚,保安这才放行。

    还惦记着游戏,原莱匆忙起身,一边往办公室外边走,一边急切地重启王者。

    画面已回到游戏大厅。

    原莱心里一沉,已经结束了啊。

    打开战绩列表,她们是胜方,小代练MVP,她的表现中规中矩,不算多好,但也没给团队拖后腿。

    原莱扭头去微信,语音也断了,聊天栏里毫无动静。

    她当即开语音和小代练抱歉:“不好意思,刚才来了个电话,”

    猛又记起花木兰那事:“你想收徒就收啊。”

    一会,小代练回:不想收,一个就很头疼。

    原莱从大叔手里接过外卖,点头道谢后,看见他的回复,顿生疑惑:你本来就不想收还问我干嘛?

    小代练:拿你当挡箭牌,结果你二话不说送水晶自杀。

    自杀??

    原莱停步,联系前后得出结论:……不是,我那会接电话导致游戏掉线,人物才不受控制往前冲的吧。

    小代练:蠢犯就犯了,也就老师和其他八个人看,没多大事。

    原莱:……

    小代练:吃饭吧。

    原莱:嗯。

    等放下手机,原莱拆了外卖,一股鲜香里,她搅动着绵软粘稠的粥,脑子也跟着糊了浆,突然有点捋不清当前状况,她什么时候就成了小代练的徒弟?就因为一节一块钱买来的鲁班学习课程?

    另一边,徐星河也搁下手机,修长手指覆上鼠标,啪嗒一下,笔电屏幕映亮了男生清俊的脸庞。

    “哎唷徐教授下课啦?”他身侧室友揶揄。

    徐星河没看他,弯了弯唇角。

    跟他隔着过道、背对背而坐的刺猬头邪恶一笑:“春天果然来了昂,咱们宿舍的荣耀处男也知道找女弟子了。”

    徐星河笑意更深,侧了个身,手臂搁到椅背,往他那瞥了眼:“你们怎么就觉得是女弟子了?”

    “难不成还是男弟子?”刺猬头顿时双臂捂胸,作惊恐状。

    “真找男的也瞧不上你。”徐星河掉头,继续敲键盘。

    刺猬头还来了劲:“是是,荣耀处男,冰清玉洁,圣光万丈,吾等俗人望尘莫及。”

    徐星河懒得再搭理这狗东西,整间宿舍,只剩隔壁先撩开话茬的罪魁祸首,吴垠川,还搁那猴猴笑个不停。

    ——

    翌日,周末。

    虽说是周末,徐星河也起早去了趟大学生创业中心,他们的工作室就在那里。

    工作室由他和刺猬头,以及一个大四同为专业学长共同创立,起名Netop,net与top的合体,专门接一些外包项目,比如企业的网管系统,完成下来,也有小几万块的收入。

    在电脑前坐了一上午,徐星河起身走到窗边,望了会一碧如洗的天空,放松双眼。

    再回来时,边上手机屏幕刚好亮着,徐星河拿起来,是条微信提示。

    点进去,他那位鲁班死忠代练客户发来了一张图片。

    徐星河眉心微皱,把照片放大。

    一张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鲁班技能介绍:

    “鲁班七号英雄技能

    被动技能:火力压制

    连续的第五次普通攻击会掏出机枪进行疯狂扫射……

    ……

    一技能:河豚手/雷

    鲁班投掷一颗……

    ……

    二技能:无敌鲨嘴炮

    鲁班向指定方向发射火箭炮……

    ……

    三技能:空中支援(大招)

    鲁班召唤河豚飞艇进行空中支援,河豚飞艇……

    ……

    ……”

    黑色手书,字迹秀气而整洁,极为标致的小楷。

    徐星河坐回椅子,又前前后后看了遍,才回消息问:抄书自罚?

    那头很快给出真正答案:不啊,背诵并默写全文。

    而后又添上一句:绝无造假欺瞒。

    徐星河挨回椅背,笑了出来,他突然觉得,他这位整天只想睡觉的新入门弟子,有点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