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8.第八局匹配

8.第八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幺幺灵的首播直到当晚十一点才结束。中途,秦冕让下属先走,自己回了办公室,又用ipad津津有味看起来。

    陪伴一旁的汤助理垂手而立,只能听到手机里的女主播口若悬河:

    “我刚才说大招能秒他只是夸张,并不是伤害计算失误,你们懂吧?我本来就没打算把他打死,就是吓他一下,别看这个后羿丝血逃生,但他这局游戏已经没办法玩了,因为他已经有心理阴影了,下面他一看到我就害怕,家门都不敢出。”

    “这就是演技,不是人人都能掌握的,不是我瞎说,一般玩家靠操作,中流玩家靠脑子加操作,高等玩家靠脑子加操作再来点小套路,而我这种顶尖玩家,就是脑子加操作加套路再加无可挑剔的演技,这就是我为什么能上荣耀而你们最多就到王者的区别你们明白吧。”

    汤助理忍俊不禁。

    秦冕瞥他一眼:“你笑什么?”

    汤助理迅速整理好面部表情:“幺幺灵讲话很有意思啊。”

    秦冕眉毛微挑:“你也看她直播?”

    汤助理点头:“有时会看,我也玩李白,看她直播能学到东西。”

    秦冕望回屏幕:“你们都玩?”

    “对,现在玩农药的可多了,公司上下基本都在玩,主要是方便,拿出手机就能打,一局时间也不长。”

    “上班玩吗?”

    突然意识到老板在一步步给他下套,汤助理警惕地摆头否认:“怎么会!都是下班之后才玩的啊。”

    秦冕搁下pad,沉吟:“都在玩……我不玩岂不是跟不上你们?”

    “不可能的事情,”汤助理抓紧时机吹嘘拍马:“老板日理万机,哪有功夫玩这种简单小游戏。再说了,老板您要是玩的话,哪里还有我们这些弱鸡跟那些主播的事啊。”

    秦冕按灭屏幕,站起了身。

    估摸着他要下班,汤助赶紧去角落衣架把他外套取来。

    男人套好西服,一边理衬衣领子,一边拿起桌上平板,递给助理:“今晚替我下好。”

    “什么?”汤助理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秦冕眼一抬,理所当然:“游戏啊。”

    往门边走着,他突地驻足,回头吩咐:“把号也注册了,名字……”停了停,“起得有气势一点。”

    “哦,”汤助愣了愣,立即点头哈腰应下:“好,没问题!今晚一定替您办好。”

    ——

    首战大捷,不安忐忑消失殆尽,下了播,舒灵展臂翻手,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吧唧一下把手机抛床上,自己也跟着跳上去,四仰八叉躺倒。

    舒服啊。

    扬唇盯了天花板一会,她摸起手机,凑到嘴巴边上,甜甜声发语音给表哥。

    110:“哥哥哥哥哥哥哥。”

    徐星河:老母鸡下蛋?

    110:……啄死你信不信?

    110:你看我首播了吗?

    徐星河:看了。

    110:我是不是跟以前一样帅得一批?

    徐星河:帅没看出来,看出了跟以前一样英雄勺。

    110:??我怎么就英雄勺啦?

    徐星河:只会玩李白。

    110:李白是农药入门英雄好伐,我要是掏出其他的对面还怎么玩?

    徐星河:哦。

    110:我要是英雄勺你就是英雄针。

    徐星河:暴雨梨花针?

    110:滚。

    徐星河:/微笑

    110:你这几天上分了吗?

    徐星河:没。

    110:忙啥?

    徐星河:论文和外包项目。

    110:看来我拿区第一指日可待啰~我只比你少三颗星啰~

    徐星河:所以我两小时上的星你要追两星期?

    110:…………………………那是因为坑货和演员太多!

    徐星河:自己不够强才喜欢怨队友。

    110:我去通宵上分了!你给我等着!

    徐星河:好,希望你明早心情不会如同上坟。

    110:……………………………………拉黑了88。

    舒灵立即进游戏排了一把,BP时,三楼玩家发消息,“我打野。”

    舒灵擅长打野位,节奏带得得心应手炉火纯青,但如果队友实在想要,她还是会让。

    队友选了杨戬,不错的战士,一技能放狗突进有斩杀效果,大招能吸血,可扛可输出,所以舒灵放了几分心,选了adc,孙尚香。

    进了游戏,她才注意到家里打野ID叫“中国好演员”。

    舒灵隐隐生出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这位仁兄就朝着对家一路狂奔仿佛敌方水晶捆满急支糖浆。

    舒灵目瞪口呆,真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好演员。

    上单阿轲见状,直接停下传送回家,挂在基地泉水一秒五喷。

    还一键喊话般循环发出一样的内容:

    “杨戬你吗死了?”

    杨戬一言不发,继续复活,送头。

    “杨戬你吗死了?”

    复活,送头。

    “杨戬你吗死了?”

    ……

    ……

    舒灵扶额,你俩一喷一送,一送一喷,有喷就有送,喷送喷送还他妈要弄出节奏感来?

    送得差不多了,杨戬直接下线。

    阿轲仍在骂街。

    上塔已经掉了一座,舒灵清完自家野区,开始苦口婆心劝她:“阿轲,你出来,我们还能打。”

    “4打5,怎么玩?”阿轲很委屈很气馁:“我这场还是晋级赛,再上一颗星就是区荣耀了。”

    舒灵回:“3打5不是更没希望?你信我,我带你们赢。”

    她说得胸有成竹,阿轲不再挂机,回上路守线。

    王者荣耀是个团队游戏,尤其高端局,对面阵容也不弱,缺少队友的劣势,只会如滚雪球一般,越发明显。

    很快,舒灵这边明显感到吃力。

    六分钟,他们已经掉了三座塔,上路已被推到高地。

    对面不知火舞认出了她,问:幺幺灵加个好友下把一起吗?你队友不行。

    舒灵没回复。

    只是尽一切可能地清野吃线,不知不觉间,她的经济已经全场领先。

    十分钟,对面借着暴君BUFF,拿下上路高地塔,阿轲再次心态爆炸,发起投降。

    舒灵点了拒绝,张飞、高渐离紧随其后,他们也不愿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游戏。

    有尊严的死,还是没骨气的跪下,不到水晶被点炸的最后一刻,谁知道不会有奇迹。

    “稳住,我们能赢!”

    队伍里,高渐离突然发出鼓励队友的信号。

    “保护我方孙尚香。”

    张飞也跟着发道,他寸步不离守在舒灵身边,确保她的安全。

    十二分钟。

    因为孙尚香已一身神装,清兵和消耗能力极强,对方几次尝试破中路高地无果,索性回头打大龙。

    “我偷龙。”

    阿轲留下三个字,大义凛然奔至龙坑后面的草丛,大龙血掉到一半时,她隐身,小心翼翼逼近人群,想以命换龙。

    眼疾手快的李元芳发现了她,一个镖飞过去,其他人随即追上。

    阿轲被逼得节节后退,再回头,却发现队友竟然全都来到身后。

    张飞冲上前变身开大,喷到一片人;

    孙尚香丢出红莲炮弹,限制他们逃开;

    高渐离怀抱吉他进场,演奏杀戮乐章;

    三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对面血残了大半。

    混战间,龙是他们的!

    可/荣耀局都不是吃素的,对面并未给阿轲收割的机会,辅助反应极快交出治疗,血条瞬间回了一半,他们拉开站位,回身就要反打。

    韩信持枪一跃,想来挑后排孙尚香。舒灵几乎条件反射般,侧方翻滚,避开他的控制,继续扔弹减速。

    张飞大招结束,皮糙肉厚的怪兽终究要变回不堪一击的人类,可他仍顶在最前面,直到倒在地面。

    用空了技能,也没了无敌金身,高渐离只能无可奈何地被火舞推到墙上,趁着最后一秒,他拨弄狂歌,与她同归于尽。

    就在此刻,残血阿轲果断隐身,从后切入,本以为可以顺利带走马克,没想到他有复活甲,又是一换一。

    全队只剩香香。

    以一敌三。

    队友已拼尽全力,为孙尚香争取到了最大的生存和输出空间。

    舒灵握紧手机,全身紧绷,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阿轲提醒她撤退。

    无奈对面三人已追了过来。

    一个后翻,舒灵躲过白起的钩子,再一个闪现,避开韩信的长/枪,她举起火炮——

    砰——!

    双杀!

    真正意义上的一枪一头,谁都无法猜测和想象一个后期香香的伤害,除非以身试险。

    庄周骑着鲲,紧咬不舍。香香血线见底,而他血量尚多,又是肉盾,所以一点不慌。

    被他一技能减速后,舒灵一边后撤,一边打开装备栏,换下名刀,买了复活甲。

    须臾,不出所料,她被这头食人鲨拍死。

    但急速更换的装备让她死而复生,原地起来的下一秒,后翻扔弹减速,平A,再接大收割,大鱼瘫软下去。

    一套灵活连招,就发生在眨眼之间。

    团灭!

    与此同时,三个队友,异口同声:

    “发起进攻!”

    借着大龙东风,舒灵一往无前。

    一塔,二塔,高地塔——

    等到水晶时,不知火舞已经复活。

    队友一边往她置身之处集合,一边紧张地提醒她撤退。

    舒灵却没有就此畏缩收手,自信而轻巧避开迎面飞来的扇子,继续点水晶,居然还有空在头顶恶趣味地发个“抱歉”,嘲讽对面。

    水晶血量见底,火舞火急火燎要来推她,她一滚跳开,一发平A加一炮送她回了温泉。

    天下无双后,响起红方水晶爆破的动听音效。

    Victory——

    我们赢了。

    我说会带你们赢的吧。

    四打五就真的不行吗?

    还记得游戏里的台词吗?

    本小姐才是你们废墟中唯一的信仰。

    她无人能挡。

    战绩页面,孙尚香是毫不意外的MVP,一局打出了40%的伤害量。

    舒灵的三个队友,对局庄周,都给她点了赞,是感谢,也是欣赏。

    她微微一笑,退出去。

    掌心都是汗,舒灵活动了一下几乎发麻的手指。她不想再排位了,第一局就碰到演员,也许正应了哥哥的乌鸦嘴,一语成谶,把上分打成上坟。

    怕了怕了,舒灵关掉游戏,洗刷刷睡大觉。

    ——

    翌日上午,舒灵自然醒,揉了揉惺忪睡眼,她从枕下摸出手机。

    都十点多了。

    屏幕上还有一条微信消息提醒,舒灵打了个哈欠,按开来看,居然是关大经纪人发来的。

    内容言简意赅——

    【游戏加这个号,队友没我有钱】

    【谁啊?】

    名字这么嚣张,比她还嚣张,舒灵皱皱鼻子,回着消息,顺手想坐起来。

    关享:【秦总】

    哈?

    舒灵一胳膊没撑稳,险些栽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