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 4.第四局匹配

4.第四局匹配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王者峡谷不需要我最新章节!

    “北落师门(Fomalhaut,南鱼座α星),

    属北宫玄武的室宿,同时也是南鱼座的主星,距离地球约25.1光年。其视星等为1.16,属一等星,是除太阳外,在地球上能看到的第18位亮星……

    ……”

    原莱认为自己无聊到一定程度了,她居然把这个词组的释义和百科都翻了一遍。

    还顺手点进了其他引申链接,“玉衡”、“瑶光”、“天璇”、“荧惑”……

    她看得津津有味,不自觉入了迷……

    天上的星星竟然拥有这样好听的命名,在原莱以往的世界观里,只有十二星座排排坐。

    并且,原莱就靠它们的每月运势信仰过活。水逆的时候,她掏出电子产品,都如同供佛。

    代练小哥哥一定是个浪漫的人。

    声如其人……哎,真好。

    再次浮想联翩,原莱切回微信,页面还留在Fomalhaut的资料上。

    魔都人,也没有个性签名。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首字母F的列表里,像有什么冥冥指引。原莱心思一动,鬼使神差地,摁了下方的【添加到通讯录】。

    好友验证跳出来。

    原莱迟疑:

    啊,要写什么呢?

    对方应该不会同意吧?

    他一定都没有存她的手机号,

    说不定以为是个陌生人就这么拒绝了呢。

    乱糟糟的猜测蜂拥而来,但都以“自我否定”为圆心。

    要是……有个人特征一点呢,让他能猜到自己是谁?

    可是,加他好友,会不会真的很唐突?

    有些冲动不能细思,想得越多越不敢迈开脚步,一瞬间的犹豫有时会完全改变一个人以后的生活。

    把心一横,原莱输入内容:“听说你从不坑队友,我不是。”

    应该蛮有趣的吧。

    辨识度也很高。

    毕竟两个多小时前,她刚在他面前闹过笑话。

    一边强行自我认可,一边在心里碎碎念宽慰“不通过就算了拉倒冇关系我都接受反正只是主雇关系”,原莱发送出去。

    把手机攥在手里,等了相当漫长的两世纪,不,两分钟。

    原莱收到了这周以来的最好消息:

    “你已添加Fomalhaut,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

    她居然被通过被放行了!

    还出人意料的快!

    似乎人都这样,与他人初遇,都有着满腔新生儿一般的好奇。

    没有问好,原莱唯恐慢了地奔赴他的朋友圈。目的明确,想要知道有关他的信息。

    但下一刻,代练朋友圈的第一条状态,瞬间把原莱打入冰窖。

    那是一则大学社团活动的分享链接,被微信主人标注着,“下周日,大活见”。

    所以,好不容易在她静如死水生活里,掀起一滴滴波澜的异性……

    还是个……大学生?

    果然,是她自作多情,瞎想太多。

    还在心里恬不知耻直呼人家小哥哥,原莱想赐一个宇宙级白眼给自己,看看你那副德行。

    聊骚欲望荡然无存,原莱倒回床上。

    她突然觉得一点都不饿了。

    郁闷饱了,饱透了。

    ——

    半小时后,小代练,嗯,改了个称呼,小代练如约而至。

    还是发短信通知的她,而不是通过微信。原莱心想,也许他根本没细瞧自己的申请内容,可能在食堂和室友吃喝谈笑的某一瞬,眼一垂,更没特地去看看是谁,完全不在意地,顺手点下了同意。

    原莱还在等自己杯面泡开,登上游戏,她收到了他的组队邀请。

    一进房间,她就看到小代练在队伍里问:吃了吗?

    原莱骗他:吃过了。

    他又问:你刚才加我微信了?

    原莱默了默,无法否认,颓了好一会的情绪,莫名被这句话提亮了一度。

    原莱这回不骗他了:嗯。

    她的思维又活络起来,思索着该怎么解释自己加微信的举动,要不就说……方便以后再找他代练?就这个了,很合理。

    可对方并未给她打字“澄清”的机会,已经转到另一个话题:你平常很困?

    原莱不明其意:?

    小代练:微信都叫原来只想睡觉。

    原莱:……

    低头瞥自己游戏ID,也是一样的“原来只想睡觉”,确实很困,看久了都想打哈欠。

    见她良久不答,小代练也不继续这茬,开了游戏。

    接下来的排位,是意料之中的顺利,他一直玩打野,节奏带得飞起,四连胜,直接把原莱送上了钻石的边角线,高端玩家的世界。

    望着资料页的永恒钻石V,恍若一梦。

    碗里的面,早已胀干了。

    信口开河的骗子得到了报应,原莱从头至尾都没来得及吸一口,客气地道别小代练,去淘宝确认收货,给完好评,原莱关掉游戏,把桌肚的垃圾桶勾出来,发泄般,把那碗报废的泡面一股脑倒了进去。

    ——

    那天过后,一切恢复如常。

    新的一周,接连几天工作日,都是趁着赶地铁的间隙草草解决掉手里的早餐,再踩点到办公室,隔间同事一见她,能用余光把她从头批判到脚,点头哈腰地给过来巡查的大小领导问声好,最后打开电脑,把自己捆到椅子上,过完操蛋的一天。

    原莱再也没跟小代练联系过。

    当然,更别提他主动联系她。

    有些人注定是平行线,生活毕竟不是梦幻童话书。

    一个难忘的声音来过,偶尔午夜梦回时,能叫人记起,本身已是一种小确幸。

    整理好手边文件,已经到了中午饭点。办公室里,大家都站起了身,握着手机,呼朋引伴地商量着叫外卖还是去楼下用餐。

    左边格子间的同事,王芝娇,也会习惯性问她:“原莱,出去吃饭吗?”

    原莱手搭着鼠标,摇摇头,挤出笑:“我还有点东西没弄完,你们去吧。”

    她从显示器后偷望了眼,一簇簇手挽手出门的窈窕背影,嗤了口气。

    她早就受够这个小团体了,简单一顿饭,都能硬生生玩转成拜金炫夫秀恩爱攀比大会。

    原莱到现在都对来公司的第一顿饭记忆犹新,几个女人围桌而坐,一一拉出脖子里的各色项链,像要为其写出一部小说般,极尽详细地介绍着它的品牌,来历,材质,然后在一片虚假的盛情赞美中掩唇笑嘻嘻。

    原莱选择默默扒饭。

    也是那会,比她大一岁资历稍长的王芝娇,突然指向她,惊讶得像是发现了变异人种:

    “原莱你都不戴首饰的啊!”

    ——

    把餐盒丢去了楼道尽头的垃圾桶,原莱回到工作台前,趴下身,准备小憩片刻。

    无奈早上的黑咖啡灌得有点多,入睡失败,原莱挨回椅背,拿起了手机。

    游戏段位打到钻石后,她忽地燃生出一腔的“无敌就是寂寞”,游戏兴趣也变得寥寥无几。

    又或者,她根本不敢直面操作配不上段位的真实状况,这几天一直靠着打人机,自欺欺人。

    她把手机调至静音,打开了王者荣耀。

    好友栏很单调,除去微信自动捆绑的现实好友,游戏好友列表里面,就小代练一个人。他名字是灰色的,并不在线。

    原莱点开对战,指尖在匹配模式和人机模式左右逡巡半晌,最后,她深吸一口气,毅然决然点进了5V5匹配。

    选英雄时,毫不犹豫的鲁班,毕竟她最“拿手”。

    加载界面里,队友分别是铂金与黄金,唯独她一人上了钻。钻石框子很漂亮,银色纹路,右上角镶着一颗菱形蓝宝石,有股子别致的清新。也高高在上,和毫无质感、只靠颜□□分的其他黄绿框,完全间隔了开来。

    原莱突然明白了,她与饭桌上那群女人别无二致。

    那些巧笑倩兮明里暗里的争斗,无非为了优越感,虚荣心。

    她的排斥,只是没资本而已。

    这一局打得很烂,烂到队友都停在泉水质问,“鲁班是本人吗?家里小孩上的号?”

    原莱不敢回话,义无反顾地举着枪往前冲。她知道,这才是她的真实水平,骨子里的底层,即便珠玉加身,也掩饰不了与生俱来的穷酸味。

    这局毫无疑问的输了。

    原莱不服气地开了第二局,这一次,加载页里,她那些膨胀跳跃的小心思都消失殆尽,她开始暗暗祈祷队友给力,能让她浑水摸鱼地躺赢。

    结果并不意外,她再一次被千夫所指:

    “鲁班真搞笑。”

    “鲁班能不送了吗?”

    “你玩得还不如小兵。”

    出来后,她几乎秒收系统邮件。

    她以0-8-3的完美战绩,2.0的不俗评分,收到了多名玩家举报,被扣了五分。

    灰心丧气。

    原莱甚至想到,想要从此告别这个游戏,这个念头无比强烈,她想马上付诸实践。

    原莱截了张邮件图,退出游戏,打开微信,把它分享到朋友圈,并配上文字:王者峡谷不需要我。

    所以,她走了,拜拜咯,游戏而已,好聚好散。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横竖……反正还没有投入太多的精力、财力,和感情。

    发完这条状态,刚退出朋友圈,【发现】那里,就多出一个1。

    原莱又点回去看。

    ……

    ……

    许久未见的小代练,竟然秒赞了这条状态。

    原莱注视着那个赞,很久,很久。

    如果说,之前两局游戏带来的泄气难过,她还能承受得住。

    那么,这一刻,情绪的边界彻底被撕垮,原莱完完全全地,心态炸了。

    一个赞,是压死骆驼的稻草,原莱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那种被嘲讽过后,所迸发出来的,自尊自卑交织糅杂的剧烈情绪,顷刻间把她淹没了,原莱没来由地委屈四溢,怒火中烧。

    血往大脑涌,她当即打开Fomalhaut的对话框,噼里啪啦敲字: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适合这个游戏?

    对面很快回了个:?

    还不承认?原莱不能自抑地鼻子发酸:你不是点赞了我那条朋友圈吗?

    那边沉寂少倾,似乎在确认什么,而后回:我没看仔细。

    满肚子的窝囊气,突然没了发泄对象,原莱眼眶泛热,同事都三三俩俩的回来了,她只能假装望向别处,再使劲把它们往回憋。

    谁说只有北上广不需要眼泪,任何办公室里都一样。

    等到眼周降了温,原莱看回手机屏幕。她怔了一怔,不知何时,对话框里,多了一条游戏组队邀请链接。

    是小代练给她发来的。

    原莱点了进去,开启游戏后,她来到一样的房间,有着一样的人。

    小代练开着那个眼熟的号,在队伍频道问:你玩什么?

    原莱轻不可闻地抽了抽鼻子,打字:小鲁班。

    小代练:你很喜欢玩鲁班啊。

    原莱坦白:只会玩这个。

    又或者,假装会玩,其实连半吊子都不够格。

    小代练又嘱咐:过会进去,我和你走下路,我勾到谁你就打谁。

    原莱其实没听太明白,但还是回了个“好”字。

    来到基地,原莱驱着自己的小短腿往下路走,一个蓝幽幽的角色跟在她后头,它块头比鲁班要大上许多,手里悬着一只钩子,看起来颇为锋利,还不时晃得很得意。

    打红爸爸的时候,草丛里的小代练忽然在队伍频道说:打完跟着我。

    原莱此刻才知道了这个长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英雄的名字,钟馗,中国民间传说里能打鬼驱邪的神祇。

    打完最后一下,她跟上他步伐。

    代练没有像她往常那样,打完红就非常耿直地跑去塔下收线。而是绕后而行,抵达河道后,他在墙边草丛停下,一动不动。

    原莱也跟着他躲在草里。

    接着,他发了个“请求集合”,提醒她注意。

    下一秒,手持钩子的幽蓝鬼祟走出草丛,一下便把还在心无旁骛补兵的对线英雄勾了过来!

    原莱想起他吩咐的那句“勾中谁就打谁”,手忙脚乱地就A了起来,抬起炮就往上怼。

    对面被偷袭,也被杀了个措手不及,甚至没来得及交闪现,或者也不想浪费。被红buff黏着,继而活活被殴死。

    First Blood!

    原莱看到,屏幕中央,跳出来的,是鲁班七号的头像。

    他们家只有她一个鲁班吧?原莱不禁左右张望。

    所以是她的一血?

    真的是她的一血?

    天呐,她真的拿了一血!这可是玩游戏来头一回!

    小鲁班愣在原地还在回味,只能先目送着钟馗去收兵。

    他气定神闲地走,脑袋上方,还浮出了一个对话气泡:“干得漂亮”。

    他在表扬她。

    原莱挑起了嘴角,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这一把,他负责勾人,她负责扫射,两人配合默契,大杀四方,对面一见就跑。

    原莱有如神助,等到自己天下无双超神时,她几乎想掐一把手臂,完全不敢相信。

    游戏结束,0死亡的钟馗,依然是mvp。

    但原莱注意到了自己的KDA,竟然排在第二位,只比小代练差零点几。

    信心大增,原莱还想接着玩呢,什么告别什么再见,全都抛到脑后遗忘了精光。

    可无奈下午的上班点将至,她只好关掉游戏,去微信去和小代练说清原委。

    兴奋到口干舌燥,原莱拿起水杯,抿了口放下。

    快速敲着字,小代练那边已经发来一张截图,是他们刚才那一场匹配的战绩。

    她的鲁班是12-3-5,作为一个根本没有位移的射手,这是值得骄傲的漂亮数据。但此刻的原莱还不懂这么多,她只知道杀得很痛快,二十天来的郁闷憋屈,全都在此刻一扫而空。

    正要再添句感激话语,原莱搭在屏幕上的手指,突地停下来。

    因为,有一句话,紧跟着这张图,映到了她眼底:

    “你看,王者峡谷还需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