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儿女成双福满堂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满儿定归期

第三百二十五章 满儿定归期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儿女成双福满堂最新章节!

    不管唐家是什么打算,兰芷借用临湖水榭的事情,邱晨是满口答应下来,并详细询问了兰芷请客的日期,说好了,提前派人过去清理打扫布置,提前两日交到兰芷手里,兰芷若是有什么安排布置,就可以在这两日过去铺排。还说好了,她替兰芷安排好大船、船娘,以及垂钓、喂鱼等等用具用品,一定能够保证兰芷请客顺利圆满。

    兰芷听得欢喜无限的,一张小脸笑的灿烂无比,最后说的热乎了,干脆拘到邱晨身边来坐着,揽着邱晨的一只胳膊说起请客时的用具、摆设,还有点心、饭菜等等诸般事宜来。

    “唉,海棠姨你不知道,这会儿天气都冷了,也没甚新鲜东西待客……我都愁死了。”兰芷明媚着一张脸唉声叹气的样子,娇憨可爱,邱晨也暂时抛开种种忧虑猜测,陪着她细细地想起办法来。

    “嗯,这话儿你要是早来问我,就省的你叹来叹去的了……瞧瞧这么好看的一张小脸,都给皱成包子了!”邱晨笑着捏捏兰芷的脸蛋儿,娇宠道,“其他的地方有什么物件不说,也失了临湖的意境。我跟你说,咱们湖里正在踩藕呢,刚刚从湖底摸出来的嫩藕,可以做好多菜肴,荤素皆宜。还有湖里的鲜鱼、蟹子……这个季节吃雌蟹有些过季,雄蟹却正当时,正是满膏的好季节……拿来做蟹粉汤包、蟹粉狮子头,还有醉蟹醉虾,都是无比的美味……”

    说起湖鲜来,邱晨说的眉飞色舞,兰芷则听得如醉如痴。

    一直盘桓到未时末,在邱嬷嬷的一再催促下,兰芷才恋恋不舍地告辞离去。邱晨又命人将几种点心方子,连带两篓子油栗给兰芷带上,一直看着兰芷上了车,邱晨又转回头来对邱嬷嬷笑着寒暄道:“我这里简陋,茶食也粗,嬷嬷用的可还好?”

    邱嬷嬷已经不再像最初那般傲然以对,恭恭敬敬曲膝行礼道:“淑人客气了,奴婢不敢当。而且,今儿淑人的招待极好,该是奴婢谢过才是。”

    邱晨笑笑,伸手虚扶了一把,笑着从玉凤手里接过两瓶药酒来:“我多少懂得一点医术,看嬷嬷脸色略有青白之色,大胆猜测嬷嬷可是有体寒之症?这里备了我自己配的两瓶去寒活血的药酒,嬷嬷要是不嫌弃,就拿回去服用看看,若是有效,尽管打发个人过来,我再给嬷嬷调配!”

    “呃……淑人真是心思灵慧,眼里非凡,奴婢正是有体寒之症,双腿一到秋风起就会发木发疼……既然是淑人体恤,奴婢也就却之不恭了。”这一回,邱嬷嬷似乎多了些真心的恭敬,再次曲膝行礼谢过,这才接了玉凤递上的药酒,跟邱晨辞过,登上马车,一起离开了。

    看着唐家的车子出了大门,邱晨又默然站了片刻,方才转身回了三进。

    简单洗梳了一下,换了一件青竹色贮丝绣精细缠枝花卉的窄腰褙子,一件樱草黄的重绉及地长裙,系了重绉绣一枝玉兰的夹斗篷,略略上了点儿胭脂,眼底稍稍敷了一点点粉,遮去脸上的疲倦之色,带了玉凤和月桂乘车出门,一路往南湖畔的郭府而去。

    郭府大少奶奶许氏和二少奶奶金氏迎到二门外接了邱晨进去,拜见了郭太太宁氏,就着邱晨送过来的栗子、核桃、柿饼子诸物说了一回话,宁氏也不跟邱晨客气,要了几种栗子糕点的制作方子,前头传过话来,就说郭大老爷在内书房等着。

    邱晨辞别了宁氏婆媳三人,带着丫头跟着婆子一路去到内书房。

    进门见过礼,郭大老爷笑哈哈地道:“行了,别这么拘礼了,快坐下说话!”

    邱晨曲膝谢了,起身来到郭大老爷下手落了座,接过丫头子送上来的茶盏,轻轻地抿了一口放在手旁的高几上,抬眼笑道:“这一次见伯父,气色看着是真正地好起来了。”

    郭敬诠笑哈哈地捋着胡须道:“不过是亏了些,这都一年多了,天天补日日补的,哪能总不见好呐!”

    顿了一下,郭敬诠笑眯眯地道:“说起来,我也该向丫头你恭贺呢……靖北侯年少有为,品貌俱佳,实在是极难得的佳婿,丫头能够跟靖北侯结为秦晋,也算是佳人英雄,一段佳话了。”

    邱晨微微笑着,大大方方道:“多谢伯父吉言。”

    郭敬诠的目光在邱晨平静淡然的脸上微微一凝,随即哈哈笑道:“老夫就欣赏你丫头这份大方端庄淡定……嗯,靖北侯果然眼光毒辣,想来也是看上你这份娴雅豁达的气度……一般女子可没有!”

    邱晨微微一笑,垂着头喝着茶,并没有回话。

    郭敬诠似乎也只是心有所感,也没指望邱晨接话,顿了顿,话题一转,说起林旭的学业来:“你想必也已经知道,我不让敏文明年参试了吧!”

    邱晨点点头,“昨儿晚上,旭弟回家跟我说了。”

    郭敬诠看了邱晨一眼,点点头道:“敏文虽说起步较晚,但他前头几位先生都是极严谨之人,教授得宜,敏文的底子也就打的很扎实。只是,毕竟晚了些,他的年纪又太小……他攻读再刻苦,也没办法一下子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与其让他匆忙应试,乡试或许能过,但真进了京,与全国青年才俊聚齐一堂,比论学识,就极有可能吃了年纪小阅历浅的亏,若是一试不中,难免心生畏惧颓丧……正如书中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反而可能伤了他的锐气。反正他年纪小,不急着出仕,倒不如让他等上三年,再行应试,倒时虽不敢说完全把握,却比如今要好上许多了。倒是就有希望气势如虹,一趋而就,金殿传胪。”

    邱晨听着,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微笑,点头应是道:“昨晚我听到这个消息就是这么跟旭哥儿说的,就知道伯父的用心良苦了,旭哥儿应试出仕等事有伯父操持,我自然是乐的甩手,也乐得放心自在。”

    郭敬诠笑着点点头,也不客气。

    邱晨又道:“昨儿听了旭哥儿说及此事,侄女就想了,却没有理出个头绪,今儿见到伯父自然要讨教解惑,不知道伯父打算怎样让旭哥儿增加阅历?”

    郭敬诠捋着胡须,赞许地点着头,看着邱晨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我想过了,这就要进十月了。进了十月天寒地冻不说,离着过年不过两个月,也不宜远行了。等过完年,二月里,天气转暖,我就带着敏文和小四儿出门游学去,带着他们看看大明的江河山川,看看各地人情风物,增加他们的阅历同时,还可以体察民情,了解三教九流之态。另外,看看湖光山色江山如画,也能够开拓他们的胸怀性情,让他们更加豁朗练达……这对于他们之后参试出仕,甚至入朝为官都是有好处的。”

    邱晨脸上的笑意深了几许,连连点头道:“伯父这番打算着实是替他们想的周全完备……只是,伯父的身体,出门远行……”

    “嗳,我自己个儿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康健着呢。再说了,去年那一时的亏欠,经过一年多的补养早就大好了,哪里还有什么让你顾虑的。行了,既然你也同意我带他们出门游历,其他的就不用管了。年前也不用着急,二月里出门,过完年再打理也不晚。”

    邱晨只好连连应承着,两人又说了一回医药方子的事儿,说着说着,又说到了邱晨做的核桃酥酪上,郭敬诠笑着道:“说起吃物,我可要责备你几句了。林旭那小子今儿跟小四儿显摆说你做的新点心,有一种加了核桃的酥酪极是美味,你这个丫头做我的侄女儿,怎么就不知道孝敬孝敬伯父的?”

    邱晨抿着嘴,想笑也不敢大笑,忍了一会子,方才痛快认错道:“是侄女儿的不是,居然不了解伯父的喜好,这会子天色晚了,现做来不及了……侄女明儿早起做了,让旭哥儿给伯父送过来。”

    郭敬诠捋着胡须很是满意地点着头,邱晨又道,“我顺便把方子也默下来让旭哥儿带过来,到时候,就能让府里的厨房随时做给伯父品尝了。”

    “不用,不用!”郭敬诠却是连声拒绝,挥着手道,“你把方子拿来,他们也做不出正味儿来。你也不用拿方子来,你什么时候做了,记得让敏文捎来给我就成了。”

    这做点心还真是因人而异,一样的配方一样的火候,做出来的东西也有味道上的差异。邱晨不知道自己做的点心会跟其他人有何不同,她家里吃的和送人的,也都是小喜那个丫头做的,味道上灵气上,甚至比专供白案的贾氏还要好一些。不过,这种事郭敬诠不问,她也不会说,点心好吃才是正经,至于出自谁的手,就没必要追究了。

    又说了一回闲话,邱晨就告辞离了郭府。

    想想兰芷要使用临湖水榭,家里就玉凤和月桂两个人根本支应不开,邱晨就打发了顺子骑马回一趟刘家岙,将青杏春香和陈氏都接进城来,点名带进府城的还有满儿的两个丫头玲儿和梅子。没事不觉得人手不够,但每回遇到事,总是感觉到人手的匮乏。看来,等陈氏来了,忙过了临湖水榭的事儿,也该再着手买些人教导起来了。

    第二天一早,邱晨起身后,刚刚洗梳完,秦礼就兴冲冲求见。邱晨心中纳闷,过了件披风去了前院,一出门,秦礼就笑着快步迎上来,递给邱晨一个竹筒,不过,这个竹筒邱晨注意到,火漆的封口已经打开了。

    秦礼不等邱晨打开竹筒看信,就直接笑着拱手道:“太太,好消息,去西南的传了信回来,他们已经顺利找到了穆老爷子和大小姐,一个月前从南夷启程,按路程算,再过一个月,大小姐就能到家了。”

    邱晨脸上爆出满满的惊喜来,连声应着,低头就打开竹筒看了起来。看到里头的信笺,她才恍然,这信笺并非秦铮写给她的信件,而是秦铮派去南方的人传回来的消息。想来是秦礼得了这个消息后,怕邱晨有所顾虑,特意转给她看,让她放心的。

    “阿弥陀佛!”看完信笺,邱晨下意识地合十双手念了一声佛,这才满脸欢喜地道,“从南边儿过来,又是这个时节,可是越走越冷的,也不知满儿带的衣裳够不够……要是打发人去迎着,可有什么办法?”

    秦礼微微一怔,随即笑道:“这个倒不是不行……”

    这话,邱晨就听出些意思来了,能打发人去接,只怕平常人有些不太方便。想来,这个时候能够长途传递讯息的很有可能都是机密据点,若是被外人知晓了,总是增加了许多不安全因素。

    邱晨了然地点点头,笑着将手中的竹筒又还给秦礼,道:“嗯,是我一时情切了。满儿有穆老爷子照应着,哪里会穿不暖和……好了,你去忙吧,多谢你送来的这个信儿,我在家里准备准备,接满儿回家就够了。”

    秦礼松了口气,一脸笑意地垂手应了,只看着邱晨转身进了二门,这才捏着竹筒离开。

    既然太太如此挂牵,他也不能看着太太担忧,虽然不能让家里派人,可他却能传个消息过去,提醒一下南下的人手,给满儿小姐装备的暖和舒适些,等太太见了才不至于太过心疼。

    满儿即将回来的消息让邱晨倍觉鼓舞,连走路都轻快地仿佛带了风儿。回到后院,按耐着等林旭过来用早饭,邱晨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林旭,然后送了林旭去上学后,就带着玉凤把满儿新做的冬衣拿了出来。

    满儿这一去几乎一年,也不知道长得多高了,胖了还是瘦了……新做冬衣都是约摸着做的,在尺寸上稍稍留了些余量,只等满儿回来试穿之后,再改一改,就能上身了。

    过了年,满儿就四周岁了,也是个小美妞了,之前小小的羊角辫儿应该也能梳成包包头了,因而,一些首饰发饰什么的也能戴起来了,还有保暖用的卧兔儿,手筒子……还有小皮靴子……诸如此物,邱晨都一一琢磨着罗列出来,又挑选皮子、面料,卧兔儿和手筒子交给几个丫头做,尺寸上也不是太严谨,小靴子就不行了,宽了瘦了、大了小了都会不舒服,还是备好材料,等满儿回来再赶制吧。

    只是,希望小丫头别耽搁太晚,不然进了腊月,做鞋帽衣裳的店铺可就都忙起来了,想要赶制可就不容易了。

    忙碌了一天,临到申时末,陈氏带着青杏和春香赶了过来。见到邱晨,见了礼,自然是一片欢喜。

    听说满儿要回来了,陈氏几人也跟着欢喜起来。特别是青杏和玲儿梅子,青杏从进了林家就经常照看福儿满儿,对两个小主子的感情自然不一般。玲儿和梅子则是满儿的丫头,这一年来小姐不在家,她们也天天惶惶的,这会儿听说自家小姐回来了,自然无比欢喜起来。

    陈氏从家里带了一些晚熟的酸枣子和暖棚里的一些新鲜青菜来,邱晨说了几句话,打发丫头们去替陈氏几个收拾行李,她则留下陈氏说话。

    “……太太放心吧,家里一切都好,老太太和大舅太太、二舅老爷都好,少爷和几位表少爷也都好……来之前,家里后园里已经开始筹建新暖房,建起来,正好之前的暖房里育好了苗子,移栽过去,进了腊月,大雪封门的时节,咱们的青菜、茄子辣椒黄瓜就都能吃上了。”

    邱晨点点头,并不太以为意。

    这个时代不是不能建温室大棚,只不过完全没有推广的意义。不说其他,就玻璃一项,也几乎没有人能用得起。即使富豪之家,不差银子,也没几个人将那般昂贵的玻璃镶到棚子上只为了冬季种菜……这也就是邱晨自家有烧玻璃的窑,换一家,没谁舍得用价格昂贵的玻璃暖房来种植蔬菜……人住的房子,还没换上玻璃呢,几棵青菜哪里还能比人娇贵了!

    说了一回话,邱晨就打发陈氏也下去洗漱歇息片刻,她自己叫过玲儿和梅子来,细细地叮嘱了,然后略一思索,让玲儿和梅子去将西里间打扫出来……满儿外出一年,怕是已经习惯了自己睡觉,趁着这个机会,把小丫头分出去独立卧室也不错。还有阿福,等她回家也让其搬到厢房里去住,孩子年纪大了,总要有离开父母单独生活的一天。这个趋势不可避免不可逆转……与其让孩子们自己做出选择纠结,还不如她早一点放开手,督促着孩子们快快成长起来,拥有他们独立的生活和相对独立的思想。

    匆匆一日过去,第二天一早,陈氏带着玉凤和春香,还有几个婆子一起去了南沼湖。

    邱晨在家里做不下去,干脆带上青杏出门:“走,咱们去瑞福祥看看去,要是有合适的,也给小小姐买上几样钗环首饰去!”

    青杏和月桂相视而笑,太太这是盼着小姐回来,在家里坐不住了……

    ------题外话------

    因为加更只得了这些,上午加一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