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千机妙探 > 第113章 精神病院

第113章 精神病院

作者:旷海忘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千机妙探最新章节!

    安州市,新地乡,柳木村。

    中午1点半。

    秋高气爽,阳光明媚。

    柳木村精神病院的遗址,位于高速公路西侧,那里杂草丛生,一片破败。

    此时,却有好几辆警车停在了门口,十几名警员带着专业的警犬,还有一些先进的科学仪器,正在这座废弃多年的精神病院里进行着搜索……

    “喏,就是这里了!”

    发现人马彪和大陶全都被邀请到了现场,指认他们发现胶卷的地方。

    那里是位于病院大楼西侧的一间病室,病室位于1楼深处,尽管在大白天进入,也是感觉特别阴森,见不着多少阳光!

    马彪二人所指的地方,更是位于这间病室的最里侧,那里有一张已经坍塌的木板床。

    当时,他们就是从这张床铺下面发现的胶卷。

    “我们当时看到了一个鞋盒,”大陶介绍道,“就用木棍从里面扒拉了一下,鞋盒弄出来的时候,胶卷就混在一堆杂物里面,要不是有细心的网友看到,我们甚至都会忽略掉了……”

    “是啊,”马彪附和,“胶卷已经很脏了,我们真的没有想过,它会是没有被冲洗的!”

    “警官,警官,我求求你们了,”大陶央求道,“能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难道……那些照片真的是一起谋杀案?

    “拜托你们,一定让我们报道这件事可以不?毕竟……这东西是我俩发现的啊……”

    “马彪,”司芮不高兴了,当即冲马彪说道,“你们这样可就不对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想着你们的利益?”

    “司芮!”结果,周棠却拦住了司芮,笑呵呵地冲马彪和大陶说道,“二位听我说一下,我以我们警队的荣誉向你们担保,等将来水落石出了,一定让你们报道这件事!”

    “棠哥……”司芮皱眉。

    “太好了!”马彪和大陶却大为兴奋,大陶说道,“我直播间都快要炸群了,他们一个劲儿地问我们胶卷的事呢!”

    “我知道你们都不容易,”周棠说道,“但是,我必须得把丑话说到前头,我刚才说的,是等案情查明白了之后!

    “如果在这之前,你们擅自报道了任何关于胶卷的事情,那么……一旦耽误了破案,那你们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对,”李小仙在旁边说道,“天堂与地狱就在你们的选择了!如果能协助警方破案,我们会给你们独家报道!

    “可如果妨碍了警方工作,那我保证你们会坐牢的!”

    “明……明白了!”马彪和大陶对视了一眼,同时点头说道,“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大陶补充道:“我们会发布视频,说胶卷上什么都没有……”

    “错!”李小仙提醒道,“把视频删了!别再议论这个话题了!幸亏你们的粉丝量不高,要不然,真的麻烦了!”

    “哦……哦……”二人嗫喏点头,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李小仙当即让司芮送走了他们。

    “真是讽刺啊!”这时,孔旺过来报告,“棠哥,仙姐,我们已经找到了当年的院长,你猜怎么着?

    “当年的院长现在也成了一名精神病人,现在还在家里调养呢!估计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啧啧……”周棠咂嘴,“这还真是讽刺!”

    “不过,”孔旺说道,“我们已经在寻找其他负责人了!当初病院搬迁之后,连医生护工带病人全都转到了海新区疗养院!

    “但是,很多工作人员因为路途较远,全都调走了,剩下的人不多!”

    “这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周棠叹道,“工作人员剩下的不多,那病人呢?”

    “病人倒是差不多全都转过去了!”孔旺回答,“但是……这些都是精神病人啊!我感觉,从他们口中问出线索的可能性不大吧!”

    “这可没准!”刚刚送人回来的司芮嫣然一笑,接茬说道,“说不定,病人的口供才更真实呢!”

    “既然……”李小仙看了看坍塌的床板,猜测道,“胶卷是从这张床铺下面发现的,那么……我们当务之急,自然是要找到这张床的主人了?

    “老天保佑,希望床主人还活着吧!”

    “老天再保佑一次,”司芮跟着合十双手,祈祷道,“床的主人就是Z匪本人,那样的话,我们又能立头功一件了!”

    “……”孔旺咧嘴,赞道,“你心态真好!那种概率恐怕比中彩票还小吧?”

    “万事皆有可能!”司芮笑颜如花,“保持乐观最重要!棠哥说了,只要人开心,一定好运气!呵呵……”

    “周棠!”就在这时,严斌队长从外面走来,站在周棠面前说道,“这一次,别再说我偏向了!

    “我已经向上级汇报过了,领导们一致同意,这件案子由你们4组负责!如果人手不够,我再负责调配人手,让其他组过来帮忙!”

    “哦,”周棠点头,“那就谢谢了!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整一件案子喽!”

    “你不用挖苦我,”严斌板着脸说道,“这件案子牵涉重大,如果你们组能查明真相,不用我和王局推荐,省专案组也会来找你的!好好干吧!”

    “好!”周棠平淡地保证,“我会尽力的!不过……关于Z匪的档案……”

    “哦,这个放心,”严斌说道,“我已经派人去取了,因为后来成立过专案组,大部分资料都在省厅了,要晚一些才能给你!

    “还有,疗养院那边我也已经打过招呼了,他们会全力配合你们的!”

    “这……”周棠皱眉,“招呼打得有点儿早了吧!”

    “嗯?”严斌一愣,“什么意思?”

    “我担心,”周棠说道,“拥有那卷胶卷的人,不是病人,而是医生啊!”

    “放心,”严斌说道,“目前我们只是通知了疗养院的院长,而且没有跟他们说明详细情况!

    “你也知道,现在的院长是个新人,不可能跟胶卷有关系的!”

    “哦……”周棠点头,“这样还好!”

    “周棠,我还有一件事想不明白,”严斌转过身,看着那张坍塌的床铺说道,“当年,刘喜堂可是收到了女儿被绑架的照片,才知道是Z匪所为的!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去推理的话,那么Z匪应该冲洗过照片才对!

    “可为什么,我们找到的照片,却是没有被冲洗过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