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两个倒霉鬼(jingfgq万赏加更章节)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两个倒霉鬼(jingfgq万赏加更章节)

作者:一只辣椒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我若修仙法力齐天最新章节!

    埋葬数十万老鼠的尸坑在护城河下游,靠近洛水。

    这处地形荒芜一人,又有青山环绕。

    寇准和张经义选了位置,又挖了深坑,准备将这些尸体化成草木的肥料。

    此时尸坑附近撒了诸多石灰,用来防衍生虫蚁蛇鼠。

    寇准等人的事情干得不赖。

    若没有骨灵大王这回事,寇准等人做事就非常靠谱了。

    此时,一处尸坑塌陷了下去,黄土中隐隐透出血迹。

    洛阳城十余位光头和尚和三个道人亦跟随到了此处,此时这些人一个个脸色难看。

    如慧聪那样实力的老僧稀少。

    此时也没到拼命顽抗之时,众人不免是想着出工不出力。

    待得了解多一点,知晓了卷入战场都可能被打死,这群人顿时忐忑了起来。

    大家只是出家混口饭吃,没想着来送命。

    众僧人和道人各有心思。

    待得见到李淳风等人前来,一些人心中才安定一些。

    一方面是李淳风等人在朝廷有着正职,二来则是李淳风和袁天纲拿了天下第一算的名头。

    这些顶尖相师本领特殊,也少有去找死。

    众人心安时,李淳风也在不断在四周踩踏,进行着勘察和判定。

    “他能潜地!”

    “确实来过这儿!”

    “也不知公孙夫人是在何处遇到的骨灵大王?”

    李淳风看着四周燃起的火把,感觉时间拖延得越晚,想针对骨灵大王的难度就越大。

    他连连推算之下,手指随即一凌乱,只得作罢。

    或是情报不足,又或是骨灵大王元神水准超出了他,让他推算艰难,甚至于失败。

    “怎么样?”

    李淳风低声问着身边的袁天纲。

    “什么怎么样?”袁天纲低声道:“你莫不是还要指望我这种病人来预测吧!”

    “我吹了上百里路的寒风,也是病人啊!”李淳风闷闷道。

    “我看你昨晚探讨时很精神。”

    “你也精神!”

    “我不精神!”

    ……

    两人低声推脱了一番,听得后面的李鸿儒无语。

    众人还指望这两个道士发威,哪曾想到两人窃窃私语都是在推脱。

    此时没了陶依然,就只能指望迅速找到骨灵大王,又依靠袁天纲的八门金锁,再结合公孙举南明丁火之威进行打击。

    李鸿儒希望洛阳城的那些和尚和道士能发挥一些用处。

    “诸位,若是能查出这骨灵大王的方位,一定不要往城区引!”

    寇准提着一把戒尺,对着众人作揖,也叙说着自己的要求。

    他不指望能打杀骨灵大王,只希望这头大妖可以远离洛阳城,也能给予洛阳城一些时间。

    他已经朝着长安城连连发了三只加急的信鸽,更是让衙役骑马去长安城传信。

    只要能拖到长安城顶尖高手出面,洛阳的局势便能缓解过来。

    这不是洛阳城的人不给力,而是应对的妖物已经超出了寇准等人实力的范围。

    “他已经知晓了我等的手段,只怕不是我们引不引的问题”公孙举皱眉道。

    下墓穴多年,他也是第一次遭遇如此强力的阴邪之妖,便是实力大增的陶依然都被打到抱头鼠窜。

    想到陶依然,公孙举不免还有几分心焦,担心自己出来找骨灵大王,而骨灵大王又前去找了陶依然。

    他脸色一阵变幻,还与李鸿儒低声交流了几句。

    “嫂子能耐超凡,问题应该不大!”

    陶依然早就清醒了过来,相较众人而言,陶依然还有自保和逃命的功夫,远比他们安稳。

    李鸿儒安慰上两句,让公孙举稍微宽心了一些。

    “你如今入了元神境界,需要多钻研一番南明丁火,咱们这道火打人不行,打这种阴邪之妖十分好用!”

    “师兄说的是,我正是想钻研南明丁火一番呢!”

    死皮赖脸在袁天纲那边讨要了一面破烂的收妖幡,李鸿儒也不知能不能凑够四级练功房的材料。

    只要提升到四级,他南明丁火可以继续修炼,还能练就掌心雷。

    打阴邪之妖有南明丁火,打人有掌心雷。

    他术法方面的能耐会很全面。

    他还能去皇家的藏书阁看一看。

    五级练功房的材料必然超出他当前承受的上限,李鸿儒觉得可以将还处于较为低级别的学舍、演武堂、道馆、佛堂做适当的提升,增强一些综合能力。

    他寻思着自己将来发展的思路。

    突听前方借着场地推算的李淳风和袁天纲脸色同时一变。

    “不好,那妖邪只怕是玩了一招调虎离山,没在这一块!”李淳风惊道。

    “若不在外城区,便只可能去了内城区!”袁天纲发声道。

    “莫非它看不上这些鼠类的尸体,想着在内城区大造杀孽?”

    张经义急声。

    他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

    若是寻常时刻,他拍马就跑去处理了。

    但现在不是他拍马跑过去就有用的情况。

    他跑过去越快,很可能死的也越快。

    “走走走!先回洛阳城!”

    李淳风微微咳嗽了一声,袁天纲则是抹了一把青鼻涕。

    两个出战的主力高手是这副衰弱模样,张经义看得有些心凉。

    他快速将马给两人牵了过来,待得扶了两人上马,他才找了自己的坐骑。

    “这见鬼的天气!”

    河边湿气重,又潮又冷,袁天纲低咕哝了一声,只觉自己生病后都不得安宁。

    正常而言,他们这样的伤寒患者应该躲在厢房中,围着一个火炉谈经论道,那才是上佳的养病环境。

    袁天纲觉得自己的人生太糟糕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没那么顺风顺水了。

    如今生病后都还要去打大怪兽。

    “我们天师教应该不至于绝后吧?”

    叔叔命运多舛,自己生死难言,天师教剩下的几个歪瓜裂枣不成器。

    袁天纲只是想想,就觉得天师教同样也是多灾多难。

    明明以他钦天监少监的地位,结合朝廷之力,能不断挖掘人才,将天师教发扬光大,只是路线似乎渐渐走窄了。

    几年后步出长安城,接触面会不断缩小。

    “我怎么混到如此差的地步?”

    或许是顺风顺水的路走得太多,袁天纲此时不免也有几分怀疑人生。

    这就是相师,明明能看到诸多事情,但就是无力改变,甚至于自己也难保。

    他闷闷的跟随在队伍中。

    前方是李鸿儒的坐骑。

    袁天纲觉得李鸿儒也是个倒霉鬼。

    同样的天资纵横,但老师贬了官,师兄退出了朝廷,自己还在太子这颗大雷上面晃悠。

    李鸿儒以他为风向标时,袁天纲也注视着李鸿儒,想看看对方到时候如何收场。

    他噩运连连,想到李鸿儒的处境,一时心态又舒坦了许多。

    众多人催动坐骑向洛阳城区回赶时,只见行宫区域处数声闷雷炸响。

    一道闪电从空中飘落。

    电火行空的光芒刹那,行宫中一尊巨型白骨矗立。

    朝天无声的咆哮之中,它的身躯连连晃动,又不断在缩小。

    李鸿儒望去时,只见白骨上似乎有血肉在迅速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