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掌家娘子的团宠日常 > 第163章 寻到

第163章 寻到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掌家娘子的团宠日常最新章节!

    难怪有三间位置这么好的铺面,她却只守着这间生意寥寥的酒肆勉强度日,这眼光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知县家的帖子,多少人求之不得。

    哪怕在父母官那里混个脸熟,花些银子,那也是值得啊。

    都说朝廷有人好办事,就算是一面之缘,也有许多噱头可做,而且出去也能唬人那,能参加知县大人家的赏花宴,那都什么身份?

    这是小门小户的想法,而那些乡绅土财主们也愿意跟新知县打好关系,就算瞧不上也绝对不会得罪,这是一方的父母官,以后打交道的时候还多着呢。

    大家都乐不得的,你情我愿,偏到了贺氏这里,变成了知县贪婪,这可要不得。

    于是,叶小楼马上道:“娘,我看未必。”

    不等贺氏发火,叶小楼马上道:“您也说了,咱们小门小户,又没多少银子,人家好歹是知县老爷,请的多是在南康城举足轻重的人物。”

    “人家要是想要贪银子,完全可以这一轮请完,在弄个小型的赏花宴啊什么的,不然,在这么多乡绅大佬的眼里,岂不是掉价?那知县还要不要脸面了?”

    贺氏一听,似乎也很有道理。

    而叶小楼马上又道:“娘,我看这个新知县特意给咱家下了帖子,八成是看在相公的面子上。”

    贺氏听完眼前一亮道:“对,一定是。”

    “我儿今年秋闱一过,就是举人老爷了,将来在考个进士,就能封官,他这是提前巴结咱们呢。”

    叶小楼闻言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呵呵,您老高兴就好。

    巴结?

    要是崔元衡有什么特别高的身份也就罢了,可是贺氏显然是不知道崔家人的身份。

    而且崔元衡这身份似乎还挺见不得人的,不然为啥藏着掖着?

    一个秀才值得人家正经的七品官身来巴结吗?

    真是服了这个婆婆了,当然,儿子总是自己的好嘛,叶小楼也能理解。

    不过在叶小楼来看,人家新知县可能就是想交个朋友,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而且,在未入仕之前示好,这种情感还是不同的。

    这么浅显的道理,大家都懂,偏贺氏---

    不过,也不能怪她,毕竟贺氏是一个真正的猎户之女,不懂也是情理之中,然而这么多年在南康城,她居然还看不懂这些。

    咳咳,不得不说,她那个素未蒙面的公公,不行啊。

    叶小楼感慨了一下,而贺氏此刻已经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

    “我今日还听钱王氏说这事儿呢,没想到这会儿竟收到了帖子,这是好事儿。”

    “叶氏,离赏花宴还有几日,赶紧在去锦绣阁做几套好看的衣裳,不用省钱,这银子娘给你出,可不能丢了我儿的脸面。”

    “是。”叶小楼从善如流的答了一声。

    而崔玉兰见此马上瞪着滴溜溜的大眼睛道:“娘,那我呢,我呢?”

    “嫂嫂参加宴会,是不是也可以带上我?”

    贺氏文言臭着脸道:“你去什么去?跟着凑什么热闹?”

    崔玉兰顿时崛起了嘴巴,“我去怎么了?我是我哥的亲妹妹,为什么不能去?”

    “你---”

    贺氏气的直咬牙,而叶小楼马上道:“娘,我觉得带着大妹去长长见识也好。”

    “如今咱们家已经不同以往,将来相公是要做大官的人,大妹的身份不同了,想来找的人家肯定是门第也低不了。”

    虽然说到自己的亲事让崔玉兰有些脸红,不过这会儿却争着道:“就是,嫂嫂说的对。”

    贺氏听完瞪了她一眼,“对什么对?”

    “你一个姑娘家,说起亲身一点都不害臊,居然还好意思争辩。”

    崔玉兰紧着鼻子,一脸的不高兴,小心翼翼的抓着叶小楼的衣袖,一脸的祈求之色。

    叶小楼笑着道:“娘---”

    贺氏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一起做,一起做。”

    崔玉兰顿时高兴了举起了小拳头。

    而叶小楼抽了抽嘴角,这丫头哪里是想去参加宴会,她啊,就是对做新衣裳情有独钟。

    不过,叶小楼的初衷,确实是想让自己这个小姑子见见世面。

    如今不知不觉之间,她已经开始为崔家人打算了。

    随后一想到在宁安府的某人,叶小楼的脸色又冷了下去。

    此刻正在书房读书的崔元衡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啊,阿嚏--

    谁在想他?

    崔元衡转头看了看窗外的圆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他现在有些烦闷,自己媳妇儿生气了,他该怎么哄一哄呢?

    从来没有哄过女子的崔元衡,犯了难。

    要不,在给她买点首饰?

    女子不都喜欢金银首饰吗?

    嗯,就这么定了,明天去银楼看一看。

    于是,第二日,宁安府最好的老字号银楼出现了崔元衡的身影。

    这一大清早的,银楼的伙计一个个的都有些懵。

    这来女客是常事,可是这大清早的来男客就真的是稀奇了。

    而崔元衡顶着伙计们诧异的眼神,硬着头皮开始选女子的首饰。

    众伙计眼中闪过八卦的眼神,本想套套话,奈何这位书生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可一点都打消不了大家热爱八卦那颗心。

    很快,宁安府开始流传各种版本有关书生的爱情故事。

    而这些,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崔元衡哪里知道?

    他之所以早早的来银楼买首饰,就怕来晚了跟那些买首饰的女眷撞在一起。

    现在最多是受几个伙计的眼神,到了那时---

    想到上次的经历,崔元衡真是再也不想经历一次了。

    这边崔元衡在想方设法的哄自家媳妇儿开心。

    而身在南康城的沈阔,此刻却是绷紧了脸,看着手里的信笺,比当初崔元衡的表情更凝重。

    “消息可属实?”

    那下人马上道:“是的,少爷。”

    “为此,属下特意找人画了画像,叶家长媳的长相,跟旧太子妃身边的女官有七分相似。”

    沈阔的心怦怦直跳,看着那下人,过了好一会儿才道:“难不成---”

    那下人马上一脸兴奋的道:“恭喜少爷,贺喜少爷。”

    说完直接跪在了地上,磕了一个头。

    而沈阔脸上也浮现出了惊喜的笑容,“真的是她吗?我真的找到她了吗?”

    只是笑着笑着,笑意慢慢的褪了下去,随后却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