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千机殿 > 第六十八章 威逼

第六十八章 威逼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千机殿最新章节!

    阳至善知道麻烦大了。

    他中了情丝牵。

    这不是什么伤害仙法,而是追踪仙法,只要中了,不管在哪里,都能被追踪锁迹,难以遁逃。

    精擅暗杀之人,必然精擅追踪。

    当然,情丝牵也不是没有解法。

    比如杀掉种下情丝牵之人;比如晋升第六境;比如对应的破法之道。

    可惜,这些他一个都做不到。

    所以他只能被一路追杀。

    问题是他现在身上还有伤。

    水星子的跗骨缠,每时每刻都在侵蚀他的法力,离魂引让他元神受创,长歌九剑让他每时每刻都陷入痛苦之中,体内轰鸣回荡,若魔音缠耳,曾经的消耗与伤害也因此难以恢复。但这些都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南歌子的天道正印,激发了他体内的魔力反噬。

    烟雨楼的这两位大佬都是刺杀高手,知道没可能一击杀掉他,所以种术,牵制,削弱。

    你越跑,就越弱!

    返回魔门?

    那正好,烟雨楼势必大举出动,全灭魔门。

    阳至善虽非好人,但对魔门还算有点担当,知道不能把祸事引回去,情愿在外面继续跑。

    结果就是连续不断的追杀。

    每当他坐下调息片刻,就能感受到后方高速逼近的气息——南歌子水星子并未掩盖自身气势,为的就是让他跑,也好让跗骨缠等仙法继续作用,进一步削弱他。

    一如围猎,先将对手消耗到精疲力尽再出手。

    这使得双方虽未发生激烈争斗,但彼此间的无形交手已产生了无数次。

    为了躲避,阳至善只能往海洲外逃。

    离开海洲,南歌子与水星子就没法这么猖獗的追杀自己了,阳至善想。

    最好是与烟雨楼不睦之地。

    而距离海洲最近的不睦之地,就是墨洲。

    ————————————————————

    墨洲南境。

    静安城。

    天空中,一道弧光掠过。

    阳至善飞至此地,稍稍停留了一下。

    这里是墨洲南部重镇,黑白神宫和烟雨楼两派关系素来不睦,南歌子水星子应当会谨慎一些。

    想到这,阳至善正打算往下方找个地方躲一躲,再想个办法慢慢驱除身上的各种咒法,忽听仙风拂动,一人冲入云霄,遥望自己,发出嘿嘿冷笑:“阳大掌教,别来无恙啊。”

    阳至善一愣:“于无咎?”

    黑白神宫镇南使于无咎,也是无垢修为的强人,不过比起阳至善,明显还差了太多。

    但是看到于无咎的那刻,阳至善心还是一沉。

    他很清楚黑白神宫这些人的尿性,要是他没有自信,压根就不会现身。

    他敢出现,就一定有可依仗之机。

    问题是看他这样子,分明是早有准备。

    阳至善想不通,他怎么知道自己会过来的。

    阳至善已冷道:“既然敢公然面对本尊,那想必就不是你一个了。还有谁来了?何生默?雷长生?卫春元?还是姜鸿豪?”

    他说这话时,心中还抱了一线期望,对方只来一个。

    却见四方云动,天空中已现三人。

    东方一人,紫面长髯,眼若铜铃,手持五雷塔,正是雷殛天尊雷长生。

    西方一人,白面男子,风采翩翩,手持惊云扇,正是无花天尊卫春元。

    北侧一人,面若重枣,身高体壮,上身裸露若猛汉,却只现出一身肥膘,正是大肚天尊姜鸿豪。

    黑白神宫三大元老竟然一起出动,阳至善心思已坠入谷底。

    再远一些,四方竟然还出现了岳心禅,风东林,万法老祖,千手老祖等一干无垢。

    他们虽然不是阳至善的对手,但作为外围阻拦,阻止阳至善的逃跑却是没有问题的。

    而再往下,黑白大阵已然发动,在最外圈形成了一个守护之阵。

    天上地下,重重围堵,可以说这一刻,阳至善身陷重围,已无逃生之理。

    眼见这种情况,阳至善也不免绝望了。

    惨笑一声:“动手前,能不能问一下。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会过来的?”

    远处风东林笑道:“自然是有人判断出了你的动向。你若是愿意留下来等待,应该能很快见到他。”

    阳至善一下想起了当日在元磁山空间处见到的那个神秘年轻人。

    “原来是那小子,雷长生,你到是收了好徒弟!”阳至善恶狠狠的看向雷长生。

    雷长生一笑:“宁夜说的没错,他果然把你骗的团团转,此人虽不是我徒弟,但此事之后,老夫到也不介意收他为徒。”

    不是他的徒弟?

    宁夜?

    阳至善听说过这个名字,只是没想到竟然是他。

    狠声道:“原来是他,好像是本界近些年新出的后起之秀,原来竟然是栽在他的手里。好,好,能够死在这么多人手里,本尊死而不冤。”

    说着已做出拼命架势。

    没想到雷长生却道:“谁说我们要杀你了?”

    嗯?

    阳至善一怔:“你什么意思?”

    雷长生手一伸:“赤髯子乃我兄弟,你杀了我的好兄弟,我不得不为他做个主。你把他的洛水丹书与松明古灯以及至恶剑交出来,本尊保证,这趟可以饶你不死。”

    “你说什么?”阳至善震惊。

    他到不是在意洛水丹书和松明古灯,而是黑白神宫的人竟然愿意放过他。

    阳至善一生为恶,经历的诡诈也不知多少,又怎么可能相信雷长生的话,只当他是故意虚言诈自己,冷笑道:“想诱到我交出神物,然后杀我时更轻松?”

    “非也,非也。”旁边卫春元挥着扇子摇头晃脑:“说不杀你,就不杀你。若杀了你,谁又去杀那南歌子与水星子呢?”

    阳至善一怔,这才明白他们的意图。

    原来竟是想自己和南歌子水星子拼个两败俱伤。

    不过这么一想,到还真是有道理,黑白神宫的确有足够的理由因此放过自己。

    他也是当机立断之人,道:“至恶剑不能交,另外两件可以给你们,否则本尊宁愿死战。”

    雷长生也不奇怪,点头道:“也罢,等你和南歌子水星子同归于尽,我们再来捡尸体,也是一样的。”

    这话气的阳至善要吐血,只是明知有坑,他也只能往下跳。

    当即丢出洛水丹书和松明古灯。

    雷长生长袖一卷,收走神物。

    “现在我可以走了吧?”阳至善问。

    “莫急,莫急,稍等片刻。”雷长生微笑。

    阳至善自然知道他说的等待是何意思。

    果然,片刻后,雷长生一挥长袖:“走!”

    众人刷的离开。

    随着他们离开,远处南歌子水星子已然杀到,阳至善立施影遁,却不料身体一重,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使用。

    该死,是卫春元。

    这狗日的最是恶心,悄无声息施术,已然让自己的影遁威能大大下降,只能转头向远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