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妖孽修真弃少 > 第七百零三章 麻烦上门,赵落山

第七百零三章 麻烦上门,赵落山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妖孽修真弃少最新章节!

    第七百零三章 麻烦上门,赵落山

    酒杯滚落叶辰脚边,里面剩余的酒水浸湿了叶辰的裤腿。

    叶辰脚步停顿,缓缓转身,只见一个女孩愤而起身,正指着他。

    “看什么看,我说的就是你!”

    女孩叫做李欢,是任婉莹的发小,在她看来,叶辰不过是一个大陆来的大学生、打工仔罢了,有什么资格对任婉莹这般态度?

    她最是看不惯那种毫无本领,却还爱显摆自己气节的男人,当下就打定主意,要给叶辰点颜色瞧瞧。

    她无视任婉莹的眼神,对着叶辰吼道:“你是干什么吃的,抱上来的酒冰不冰都不知道,还做什么服务生?”

    “把你们老板叫来,我倒是要问问他,像是你这种服务水平,他是怎么招进来的!”

    任婉莹闻言,想要起身阻止,却是被他身侧的名牌女生拉住。

    叶辰心中暗觉好笑,这啤酒冰不冰,他再清楚不过,李欢这明摆着是要故意找茬,没事挑事。

    想到他对任婉莹的态度,叶辰随即便明白过来。

    他正想开口,就在此时,他目光微闪,忽而转头朝门口看去。

    一个身着儒衫,面容俊朗的中年人正推门而入,走进了酒吧。

    中年人刚刚入内,也是目光一抬,当先看向叶辰,两人目光微微交错,叶辰率先移开目光,继续接受着李欢的挑衅。

    “有意思的年轻人!”

    中年人也收回目光,轻笑呢喃,从叶辰身后走过,坐在了最靠内的一个卡座。

    “你在看哪里?我在跟你说话,你还去看别的地方,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不知道顾客就是你的上帝吗?”

    李欢仍旧不依不饶,尤其是看到叶辰不愠不火的态度,她更是歇斯底里,只想好好的教训叶辰一番。

    察觉到李欢的意图,叶辰并未有太多反应,伸出两个手指在啤酒瓶上一按,而后淡淡一笑,对几人矮身道:“抱歉,是我的疏忽,我不知道几位喜欢太冰的,不好意思!”

    “我现在去给你们换一件过来,这件酒算是我请几位的!”

    他并不打算跟李欢计较,现在他是一名服务生,就应该融入这个角色,服务生被客人刁难,这样的剧本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他总不能直接掀桌翻脸吧?

    但叶辰虽然致歉,李欢却并没有就此作罢,反而美腿跷起,面色冷了几分。

    “你请我们?我们需要你请吗?我们来这里消费,还会差这一件酒钱?”

    “我不知道你一个小小的酒吧服务生,到底何来的勇气和资格无视我的姐妹,她愿意跟你认识,那是你的幸运,还一副牛气冲天的模样,请我们喝酒?我们认识你吗?”

    她声音奇大,引得周围的几桌人都看了过来。

    “去,把你们老板叫来,我倒是想看看他从哪里招来你这样的服务生,像你这种服务态度和服务水平,早就该开掉了!”

    她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摆明了是要吃定叶辰。

    叶辰表情没有半分变化,只是轻笑摇头,站在原地,任由李欢不断挑衅。

    “好了欢欢,你这是干什么?”

    任婉莹终于挣脱了旁边闺蜜的拉扯,直接横到了叶辰和李欢中间。

    她眉头大皱,沉声道:“欢欢,我知道你是想替我出气,为我鸣不平,但这方式太过了,而且我又没有受到什么委屈,不要这么咄咄逼人,他是我的朋友!”

    李欢撇了撇嘴,轻哼一声别过头去,显然还是未曾把叶辰放在眼里,任婉莹无奈摇头,这才转身看向叶辰。

    “叶辰,实在抱歉,我本来是想过来给你捧捧场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是我很好的发小,关系很铁,她只是爱耍些性子罢了,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如果给你带来了什么麻烦和不便,我可以向你老板解释!”

    她一脸歉意,叶辰却是摆了摆手,语气平淡随意。

    “没什么,女孩子想要维护自己的姐妹,很正常!”

    他的确是没有太多在意,既然作为一名服务生,就要有面对这种情况的准备和觉悟,现在的他,并不是高高在上,一人踩天下的不败帝王,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靠着打工维持生计的大陆学生。

    “怎么回事?”

    他正要离开,酒吧老板却是突然到场,这边动静太大,几个服务生看到,早已经通知了她。

    她看了看叶辰,又看向任婉莹几人,眉头顿时皱起。

    “叶辰,是不是你服务不周,得罪了几位客人?”

    任婉莹正要开口解释,叶辰却是干脆点头。

    “老板,是我的问题,没有考虑周全,得罪了几位客人!”

    他并未辩解半句,服务行业,本就是顾客至上。

    “是吗?那你应该知道我们店里的规矩,这个月的薪水,你被扣掉一半,当成这几位客人的免费酒水!”

    任婉莹连连摆手,想要帮叶辰解释,但叶辰却是先跨前一步,挡在了她的面前,轻轻点头。

    “好的!”

    这个行业,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对错,服务生与客人发生争执,错得几乎永远是服务生这一方,对此他并没有一点要辩解的想法。

    正当酒吧老板打算向任婉莹几人再次致歉的时候,巨大的响声从酒吧大门传来,玻璃制的大门直接被砸成了稀烂,玻璃四溅。散落在地。

    几个女服务生被吓得惊声尖叫,向旁边躲去,客人们也都纷纷看向大门。

    只见一个虎背熊腰,面带匪气的中年男子大步跨进,身后一众黑衣男子跟随,足有四五十人,鱼贯而入。

    内里的许多客人都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有些客人看到中年男子的模样,顿时目露惊恐之色,站起就想离开。

    就在这时,为首的中年男子却是一声爆喝。

    “所有人都给我坐好,不要乱动,我现在要找人,谁敢动一下,我让他身上少个零件!”

    他话音落下,那些想要起身的客人只得悻悻坐下,不敢再有半点异动。

    他大马金刀地坐在一张沙发上,双腿搭在酒桌上,一众黑衣男子排在两侧,手持刀棍,大哥派头十足。

    他点燃了一根烟,声音低沉道:“我知道你们可能会有些害怕,但是你们不要喊,更不要报警,要不然我手中的刀子可能不会认人!”

    酒吧老板看到这般阵仗,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这位客人,不知道我们堂朝哪里得罪了你,要把我们大门都砸了?”

    “你不知道,我们堂朝是海哥看场吗?”

    她一句话,就将自己最硬的靠山搬了出来。

    铜锣湾海哥,那可是铜锣湾这一代的扛把子,就像是《古惑仔》里的“陈浩南”一样,便是本地的局子都要给他几分面子,几乎无人敢惹。

    “海哥?你是说毕海?”

    凶悍的中年男子闻言,顿时轻笑出声。

    “你去问问,他敢不敢管我赵落山的事情?”

    听到“赵落山”三个字,在场的众人尽数变色,一脸恐惧,酒吧老板当即呆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中唯有害怕。

    任婉莹和她的闺蜜们,也是面色剧变,一时间噤若寒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