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破梦者 > 第九百八十九章 殊死一搏

第九百八十九章 殊死一搏

作者:许大本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破梦者最新章节!

    只是短暂的死寂,就让车队里的所有人都紧张的难以忍受,空中突然一道极为刺目的闪光,紧接着是一团火球爆燃,至少半息的工夫才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026遭到袭击!”

    信息马上就反馈给了董老头,让他倒吸一口冷气,他知道一定是那只大螳螂干的,毫无征兆的一击,居然如此可怕,要知道那是军用无人机,察打一体,光翼展就有二十三米的大家伙。

    “命令,其他鹰眼迅速拉高!五千米,不,七千五百米!”

    董老头十分恼火,鹰眼被迫拉到高空,会严重干扰对地面目标的印证,这样一来强大的地面打击能力就毫无用武之地,只能寄希望与在荒原游走的修行者,可他们面临的危险也毋庸置疑,他们加起来也不是那只大螳螂的对手。

    “所有搜索和警戒雷达对空全开,找到那只大螳螂!”

    “什么大螳螂?”通讯指挥员不明白董老头的话,因为至始至终他们看到的目标敌人都是一个亮点,没有具化的东西,而大螳螂是李天畤告诉董老头的。

    “就是天上那个该死的东西!”

    夜风呼啸,外面的大雪似乎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就这么肆无忌惮、如痴如醉的狂舞着,能见度极差,那架无人机遇袭爆炸后,荒原中又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

    “你想说什么?”董老头此刻心情极为糟糕,对手太狡猾,忽然之间隐匿不出,多拖一分钟,外面的钟三浦等人便多一份危险,但他深知对手没有离去,而是像荒原中的饿狼一般在耐心的等待着猎杀。恰在此时驾驶员扭头看向他。

    “报告,不如……”

    “决不能停,保持低速。”董老头断然否定了驾驶员的提议,他当然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但这种恶劣天气下的荒原,停下来就是找死。

    “发现目标!”终于有一个坐标被印证,通讯主官的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兴奋情绪。

    董老头迅速查看,但紧跟着下达了一道极为奇怪的命令,“命令二、三、五、九号战车机枪手就位,射击准备。”

    那位通讯主官愕然,此刻不应该校准坐标发射***么?虽然想不明白,他还是不折不扣的下达了指令。

    “命令026号俯冲,对目标投弹!”董老头紧接着的命令才是针对那个被印证了的血族目标,看似次序上有些颠倒,其实只有他才知道大螳螂已经到了头顶上不远的距离,钟三浦刚给到的消息,靠警戒雷达已经难以搜索。

    大螳螂的速度太快,行踪也极为诡异,这就意味着车队中的每一辆车随时都有可能遭受突袭,就像022号无人机一样,董老头作为指挥者所面临的危险更大,但他必须保持冷静和清醒。

    命令发出后,相应战车的车顶被迅速打开,重机操作手已经全部就位,二号车上盛光达硬抢了同伴的行当,一露头才发现三号车上钻出来的是教官,就在他扭头的那一霎那,先是传来刺耳的鸣啸声,由远及近,快的无从反应,然后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在战车一侧只有数百米的地方发生了爆炸。

    从爆炸的亮光和腾起的烟雾,盛光达立刻判断出是来自空中的精确制导**,然后他就惊讶的张开了大嘴,忽然毛骨悚然,因为教官不知为什么把枪口瞄向了他的方位,然后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凶猛的火舌闪耀,盛光达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一连串令人牙酸的金属撞击声后,缓缓行进中的二号战车忽然猛的一顿,车顶瞬时凹陷下去一个大坑,盛光达只感觉到一股直透骨髓的凉寒之气从脖颈间划过,轰隆一声火花乱溅,在他身边不远处的那座三联装***发射器竟然从车顶滚了下去。

    盛光达捂着自己的脖子,才发现好像没有受伤,也没有被教官的子弹打中,仰望天空,一个黑点已经没入云层中,啪嗒一声,一滴液体滴落在重机枪的钢架上,白花花的雪层像被打穿了一个洞,暗色的,难以分辨具体颜色,但绝不是雨滴。

    噗通一声,盛光达摔回舱室,因为刚才过度紧张,腿脚有些发软,在顾长风的醒下,他才向董老头报告情况,很丢人,没有伤亡,就是被吓到了,另外,刚才教官突然开火,可能命中了那个怪物。

    顾长风及车厢内的战友们的脸色都和不好看,被刚才轰隆一声给震的头晕眼花,心腹间翻江倒海,一名队员坐的位置不好,承受了从上方传来的无形力量,鼻孔和嘴巴都在流血,两名同伴扶住了他,尽管神智看上去还算清醒,但包括盛光达在内都确信此人至少重伤。

    荒野深处再度爆发神通者的激战,非常短暂,但很快就安静下来,董老头的命令也随之传达,车队加速前行。也顺带通报了刚才的战况,有一名对手被炸死,己方损失两人,一人重伤,倒数第二辆车遭受攻击,情况尚不明朗。

    损失的两人应该是在荒原中潜行的修行者,因为非修行者都严禁下车,而且董老头突然亲自下达命令,语气非常不好,这算得上是重大损失,人类修行者本来就不多,一口气损失两个,的确是很难接受的事情。

    顾长风嘟囔了一句,不知道是在咒骂血族还是外面恶劣的天气,当战车突然加速时,众人的心情忽然轻松了一些,至少车辆遭受攻击以后不影响机动能力,比后面的那辆车幸运太多。

    董老头军令如山,自然不会因为有一辆车子抛锚而让整个车队停止,继而影响整体的战斗节奏,大家都为后面的战友祈祷,虽然外面的钟三浦可能会施以援手,但也基于他留有余力的情况下,谁都知道不乐观,因为刚刚还阵亡了两名修行者。

    年轻人开始大口吐血,任何急救和止血手段都不管用,急救包的纱布也根本堵不住。

    “把他身子扶正,尽量舒服点,内脏破了。”顾长风是老行家,以前在一线的时候受过不知道多少次伤,也见过不少重伤垂死的场面,就跟眼前一样,他没有太多伤感,因为年轻人清亮的眸子让他不敢心生伤感。

    “盛光达!”

    “到!”

    “你怎么回事?擅离岗位么?”

    盛光达一愣,立刻想到这个垂死的年轻人是正牌机枪手,若不是刚才自己跟他抢,说不定现在的角色就要互换一下了,即使刚才被震下来,也应该马上重回战位,一股从未有过的羞耻感让他无地自容,枉自己在特战岗位上待了十多年,关键时刻还不如一个娃娃,此刻难言解释,老脸烧的能摊鸡蛋,连那娃娃都不敢多看一眼,蹭蹭两下便重新爬出了车舱。

    车队蜿蜒在茫茫雪原中快速前行,所有主战车辆的雷达功率全开,通讯兵们全神贯注,然而,再也没有发现新的目标,血族骤然间就像消失了一般。

    直到开出去三十公里后,董老头终于收到了钟三浦的消息,确认血族已经撤离,后面那辆被击毁的运输车已经没有幸存者,随行的四名特战队员全部遇难,。

    董老头心情沉重,大螳螂离开之前还是爆发出了杀戮的本性,被***和无人机给搞蒙了,然后击毁了一辆活力薄弱的运输车,自然是赤果果的泄愤。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场实验战不能算成功,至少未达到预期效果,关键的是没有击杀那只大螳螂,对方虽然损失了三名神通者,但己方付出的代价更大,董老头的一位师弟在之前的战斗中丧生,再加上另外一名修行者和五名特战队员牺牲,代价之大让人心痛。

    当然,也不能妄自菲薄,这张遭遇战自然有它的意义和价值,第一次正面在旷野中与异族神通者采用新战法交战,启发很多,收获极大,即便是在所谓的大神通者面前,也有一战之力,若是配合再娴熟一点,若不是遭遇这样恶劣的天气,战果会更大一点,损失也会更少一点。

    血族个体战力的恐怖让董老头充分认识到这个种族的可怕,再次印证了李天畴的说法,决不能坐视他们形成大患,好在他的反应不慢,关键的时候也选择相信李天畤,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愿山坳里的那家伙能够坚持住,援军在源源不断的开来。

    李天畤也是这般想的,为了脱困,或者是为了拖延时间,他穷极一切手段,所有的战争傀儡都被召唤出来,当然,在此之前,他首先请对手吃了一顿山药蛋,也就是高爆手lei,十几个,一次性扔出去如同天女散花,但手法完全不同,也各有侧重,统统灌注真元,除了加力,还能控制燃爆时间,就像祭出法器一般的投掷,取得了出其不意的效果,炸死一名祭司,重伤一名领主。

    接着打光了所有的**,拼着受伤,用‘幻杀’闪电变的攻击了另外一名领主,叶刀瞬间就砍下了对方的头颅,本以为终于能打开一两个豁口,但对方马上就把三个空挡给补上了,替补的神通者看上去更为强横。

    李天畤暗暗叫苦,三板斧的攻击手段刚用完,对手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便合力发出了一击,六名神通者,其中有两名是大神通者,合起的力量通过阵法引导,恐怖的威能足以翻江倒海,李天畤根本不敢硬接,好在之前就暗暗端详过这个阵法的阵眼,还剩最后两颗高lei**,来不及考虑,只有殊死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