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破梦者 > 第八百五十八章 加快进程

第八百五十八章 加快进程

作者:许大本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破梦者最新章节!

    而在现实中,嘉诺忽然大叫一声仰面栽倒,几乎与此同时,李天畤亦是同样的表现,但他是装的,知道对方贸然闯入那片灰雾之中遭受重创,神识都没来的及切断,肯定伤的不轻。

    但嘉诺这一贪婪、冒失的举动就犹如黑暗中有人划亮了一根火柴,让李天畤的记忆闸门骤然打开,他当时在兴隆山精神病院附近的山上静坐冥想,神识游离在神藏中,忽而听到了诸神的讨论,但不知为什么,他感觉元神骤然膨胀起来,并扶摇直上,上升到了难以企及的高度,似乎再进一步便可以冲出天穹。

    在天穹之上,那些曾经代表着记忆碎片的星辰竟然离他如此之近,触手可及,每一颗星辰都闪耀着不同的光芒,每种光芒都代表着不同的事物,包括场景片段、修行功法、心得、记忆等等,李天畤一下子陷入了选择性障碍,后来的情节又戛然而止,好像是昏迷了。

    但这一段记忆却十分重要,李天畤意识到那些星辰中蕴含着神奇的空间力量,或者说其中的某一颗具有时空穿梭的威能,也可能不是穿梭,而是时光回溯,他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当时究竟是触碰到了哪一颗,难道是身边最为明亮的淡蓝色星辰?还是那颗无比耀眼的金星?

    当李天畤陷入混乱的记忆漩涡时,张志强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极度惊骇,但并不慌乱,立刻喊人进来先将李天畤控制住,自己忙着查看嘉诺,这个令他十分忌惮的神通者双目紧闭,浑身僵直的像根木头,虽然还有微弱的呼吸,但实际上跟死了差不多。

    李天畤被四名五大三粗的壮汉给瞬间捆成了粽子,但捆完之后才发现,手中的这位还在昏迷不醒中,但张志强却十分谨慎,仔细检查了李天畤的身体状态,比嘉诺的情况要好的多,于是命令手下将他重新关回地下室,专人看守,不得松绑。

    面对嘉诺的伤情,张志强束手无策,只好掏出手机找出一个让他十分头疼的号码,稍有犹豫,还是拨了出去,话筒里传来十分阴沉的声音,张志强勉强调整情绪,摆出一副相对恭敬的姿态,将事情的经过和嘉诺目前的状态简要说了一边。

    对方算是嘉诺的师兄,在老头那一方的世界里是个狠角色,法术能力要远超嘉诺,此人并不在境内,张志强原本以为此事能引起对方浓厚的兴趣,最多招致一顿臭骂而已,但不料电话那头的反应却十分冷淡,只是草草问了两句嘉诺的身体情况后,连敷衍的话都没有就把电话给挂了。

    张志强无奈,跟这样的人他也狠不起来,但嘉诺却成了烫手的山芋,不管不顾,肯定不行,表面上他们对嘉诺、对这件事情都很冷淡,但这帮人做事从不按常理出牌的,嘉诺如果真的翘了辫子,自己肯定脱不了干系,但是想要救治嘉诺,张志强又无从下手,想了半天,只好先送医院再说。

    事情处理完,已经是晚上,张志强去了一趟地下室,李天畤早已醒了,仍然被捆的像个粽子,就那样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志强有一肚子话要问,但临到跟前却又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恶狠狠的盯着李天畤看了半天,又转身走了。

    其实戏已经演的差不多了,李天畴也对现在的张志强有了一个直观而相对全面的了解,此人虽然表面风光,但实际上是个地地道道的边缘人,既不被那股神通者组成的势力所接纳,也被排斥在张家的核心层之外,他不懂得神通,甚至还不了解他爹张木根拼了老命私自保留下来的那本张家札记。

    但张志强有野心,更有狠劲儿,他所遭受的经历和磨难会促使他不顾一切的往上爬,不择手段,他很快就会知悉家族中的秘密,应该就在张木根亡故前后,李天畤推算不超过两年时间。

    在原有的那个时空里,李天畤离开流云观后专程去了一趟张志强的故乡,虽然没有特别的收获,但却找到了张木根的坟冢和墓碑,还是个半新的墓地,而且有人曾刚刚祭奠过,照此推测,误差可能比较大,可这个轨迹无疑是正确的,张志强此次回到境内,一定会去故土,他有着不为人知的诉求和使命。

    以张志强的强势,父亲一脉遭受排挤、迫害,最后丧命,他却无能为力,说明他很清楚张家隐藏的势力之庞大,甚至连报复都办不到,其实在五年后的那个世界里都已显露出来,已经包括了‘镇天卫’和‘血影’组织,还有其他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该不该阻止张志强按原有的轨迹走下去?这对李天畤来说是个很辣手的问题,从各个角度分析,他发现这是意义不大的想法。

    因为不论产生怎样的结果,张家势力和境外的神通者依然存在,魔渊魔王和磐莽同样会在无名山中蠢蠢欲动,老妖孽也早已在达腊山开始兴风作浪,这些鬼魅妖物之间存在着怎样一种联系,这引起了李天畤极大的兴趣,而且张志强的报复心极强,目前他只是在忍辱负重,这段路越是漫长,他爆发出来也就愈发的疯狂。

    顺势而为,尝试提前引爆一些核心事件,应该不至于改变整体的内在逻辑,但在这个错乱的时空里,实在说不准,李天畤叹了口气,尝试着挪动酸麻已久的身体,但是数次都没有成功,浑身被粗大的牛皮筋捆绑,以他眼下的能力是无法挣脱的,倘若捆久了,四肢还会产生血栓和败血,不能久拖。

    于是李天畤开始扯着喉咙大喊,四名看守他的壮汉冲进来呵斥一番不奏效,不敢怠慢,这是老板交代过的重要人物,也不能动手,只好派一人去找张志强。

    但张志强现在的心情极差,并不愿意见李天畤,于是又增派了两个人,六个力大无穷的壮汉一起压着李天畤,慢慢帮他松绑,只松一部分,然后活血,紧接着再绑起来。

    就这么折腾,张志强不怕费事儿,李天畤也被搞的没了脾气,由此,他看出来张志强一定在神通者手里吃过大亏,嘉诺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活死人,张志强显然怀疑他也是神通者,肯定不愿意跟他凑的那么近。

    可一厢情愿的猜测似乎并不成立,第二天,张志强便出现在地下室中,他搬了把椅子坐在李天畤旁边,又恢复了昔日的冷漠,似乎并不惧怕眼前这个疑似神通者会突然暴起伤人。

    两个人安静的对视着,最后还是张志强先开了口,“不管你是不是灵魂转世的李天畤,告诉我把嘉诺伤成那样,你是怎么做到的?”

    “不管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我什么也没做。”

    “嘉诺有超自然能力,会法术,他只是安静的坐在你对面,前后不超过十分钟,就变成了植物人,你一句轻巧的搪塞,就能糊弄得了我?”

    李天畤叹了口气,“我如果真能对付嘉诺,也同样能对付你,甚至更轻松,因为你不会法术,但你看看现在的我。”他很想耸耸肩膀,但什么也做不了。

    张志强的身体微不可查的抖动了一下,李天畤立刻从他的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丝惊慌,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也心下雪亮,对方还是怕了,只不过是强作镇定而已。

    “另外,我不是什么灵魂转世身,也不是超自然能力拥有者,你不用再费事搞什么测试。”李天畤忽然很想坦诚的跟张志强沟通一番,“少年时代,我意外的获得了一些信息,很古怪,也很杂乱,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更不知道该怎么验证这些信息的真假,可能是因为成天想着这些东西导致精神压力太大,我失手闯祸并被部队除名,但这些东西依然顽固的在脑子里,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比如十五年前的那件事,在我脑子里就是一场噩梦,但在我当兵之前,这场噩梦并不存在,后来它频繁的出现,我试图从各种角度来解析梦中故事的合理性,甚至是真实性,但是找不到答案,我被折磨的很痛苦,直到你的出现,你与梦中的张志强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各种条件都吻合,我立刻就有了验证的欲望。”

    “哈哈。”张志强仰头大笑,“意外?噩梦?你连敷衍都不情愿了,你怎么知道我的条件吻合?大千世界相貌相似、同名同姓的何其之多?你期望用这样低级的谎言来糊弄我,目的是什么?”

    “但是有咱们俩凑在一起,这个噩梦多半就不假了,不是么?”

    张志强瞪眼斜睨着李天畤,“你自然先知道事实,再编造一个噩梦的故事,这有何难?”

    “随你怎么理解。”李天畤微微一笑,“不过我还想进一步验证,你不是一直想拥有超自然能力么?验证以后就会有结果。”

    张志强的瞳孔微缩,对方抛出来的诱惑很大,甚至是他梦寐以求的,这个李天畤每每都能看穿他的心思,绝非是普通之人,这让他更为忌惮,就如同嘉诺与其背后的势力一般,他需要仔细斟酌。

    其实平心而论,在福山,他没有将李天畤立刻杀掉,而是鬼使神差的绑来就是信了对方的鬼话,当时这家伙的种种暗示令他怦然心动,但眼下事到临头,他反而有颇多顾忌,说到底还是被嘉诺那些人给整怕了。

    李天畤想得到什么?这是张志强首要要搞清楚的事情,他不相信任何虚无的东西,只相信利益交换,如果没有这些为基础,他宁可认为是虚假的。

    “你应该先从你的家族内部着手,你的父亲张木根手里就握有私货,如果方向搞对了,可以避免一场悲剧。”

    李天畤的话音方落,张志强便如同触电一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颈,大吼道,“你究竟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