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破梦者 > 第六百五十二章 老魔的选择

第六百五十二章 老魔的选择

作者:许大本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破梦者最新章节!

    “嘭”一声枪响,张志强头部右侧的立柱木屑纷飞,位于E位的狙击手忍不住开枪了,情绪悲愤和巨大的压力让其无法控制的扣动了扳机,但这一枪就偏了那么一点点,张志强在关键的时候察觉到了危险,脑袋竭尽所能的往前冲了一下,尽管如此,四散激射的碎木渣滓还是将他的侧脸划的满是鲜血。

    “你他妈的要害死我!”张志强在意识中大骂一声,抬腿抢步就往墙边的圆拱门里冲,此时扫地道人的无头尸身才轰然倒下,鲜血喷溅的到处都是,侧前方一左一右的两名便衣在惊骇和失神中莫说拦截张志强,就是挪步躲避都忘了。

    “拦住他!”一声大喝的同时,斜刺里一前一后两个身影飞扑过来,前面那人同样是道士装扮,应该是和三名伪装的道士是一个组的,同伴的牺牲让他顿时就红了眼,合身就撞向了张志强的后背,后面扑过来的是许文,他的距离稍远,一把没拽住对方。

    而大喝一声的人是教官,他的命令显然不是拦截张志强,而是示意许文拦住冲过去的那个同行,别人不知道那道红光的可怕,但教官是亲眼见过的,杀人于无形,神出鬼没,端的防不胜防,对付它只能先拉开距离。

    可惜还是晚了,就在道士撞向张志强后背的刹那间,对方周身红光大盛,紧接着便是一蓬血雾炸开,道士瞬间就被那片红光绞杀的四分五裂,血雨纷飞中,许文被溅了一身血污,整个人惊骇的无以复加。

    “拉开距离!”教官在后面大喊,声嘶力竭,嗓音都变得沙哑了许多,他见过了太多的生死场面,但眼前这一幕太过惨烈和惊心动魄,处处透着诡异,让他顿时心态大乱。

    “呯、呯”连着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击中了张志强的后背,两团血雾炸开的同时,张志强居然还是强力撞进了那扇木质拱门。

    “哈哈,什么狗屁火器,在我老人家面前统统不足为虑。”意识中血主老魔张狂的哈哈大笑,美味香甜的宝贝就在面前,它闻到了烈焰灼烧的甘醇,那种醉人的味道绝不是凡间界应有的东西,当真罕见和难得,似曾相识的气息,让它想起了不知道多少年前跟仙界一炫甲战神大战时的情景,此人身上流光溢彩的战甲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就是这个味道,此物至少是仙界玄宝的上品。

    “你个王八蛋,这幅皮囊你当真没放在眼里?!”张志强怒极,他的后肩和后腰各中一枪,后肩的还好说,无伤大碍,但后腰这一枪伤及了内脏,他感觉到小半个身子都在急速脱力,顿时脾气就上来了,索性一把将用来当挡箭牌的小道童给掼在了地上,在意识中大吼,“有种你就由着性子来!”

    此时不把这个老妖怪给降服,日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意识上如果被此物占了上风,张志强还不如将白玉扳指送回老家的祠堂内镇压,让它继续沉睡百年、千年,大家一拍两散而已。

    嘭!的又是一声枪响,这是来自藏经阁房顶的一枪,应该是狙击手D位的位置,子弹直接贯穿了张志强的右胸,当真如他自己描述的一般,大口径的狙/击子弹,在他胸口开了一个大洞,他整个人都被子弹的惯性给带飞了出去,咣当一声又从拱门里给摔了出来,差点撞上了冲进来的许文和教官。

    后面的教官一脚就将许文给踹飞了,因为张志强横飞出来的身体隐隐的红光乍现,这是那枚诡异扳指吃人前的凶兆,教官宁可自己挨上一下子也不能让爱徒糊里糊涂的殒命,这一脚之后,尽管教官自己连滚带爬的躲出去老远,可是诡异的凶杀没有再度发生,张志强远远躺在院子里,周身红光弥漫却是一动不动。

    “别靠近他!”教官冲着围上来的同行们大声警告,此时后进的院子里一片狼藉,到处鲜血斑驳,血腥味和刺目的观感让人窒息,短短的交手没超过两分钟,但凶险异常,房顶上D位的狙击手此刻兴奋的无以复加,很难相信自己亲手击毙了这个悍匪,两名同事被此人击杀的场景让他痛苦和恐惧,但现在他替战友们报仇了。

    “小子,你当真如此想死?!”血主老魔此刻又惊又怒,它感觉到了张志强的生机在飞速流逝,倘若此人真的报销了,它就要再度陷入无边的沉睡中,没有张家主脉精血的维持,血主根本无法苏醒,即便是苏醒状态,它的神识也无法脱离玉扳指的桎梏,这白玉扳的材质指哪里是什么怪兽的骨骼,实际就是老魔陨落时它自身的颅骨。

    只可惜百多年以来,张家主脉的后人中,再也没有出现一位灵台开启、愿意触碰并研究那堆老旧物件的传人,缘由都是张家老三发现的那个秘密,将警示后人的话写进了札记,直到张志强的出现。

    那段痛苦的经历,老魔显然不愿回忆,此时它释放出全部的修为在维系张志强的性命,哪里还能分出半分精力去吸食人血,更不可能再冲向藏经阁找那向往之极的宝物。

    只可惜,游离在外面的神识太过羸弱,连老魔修为的百分之一都无法输送到张志强身体里,丝丝线线的只能勉强维持着。

    面对周围强敌环伺,血主老魔自然不怕,如果拼了老命,他可以瞬间将方圆数十米内的人全都吸成干尸,但它现在还不至于去冒险,那样做,无论吸食了多少精血都对保住张志强的性命没有任何帮助,反而可能会招致更为猛烈的攻击。

    当然,老魔也终于见识到了张志强嘴里所谓火器的凶悍,很有想法去试一试自己的本体现身后能不能扛住如此犀利的火舌,想法是美妙的,只可惜还要很长的路要走,关键一点是眼下姓张的娃娃决不能死掉。

    张志强更不怕,因为他赌对了,在关键的时候老魔头还是退让了,眼下正拼了老命的在修复自己的身体,就说明老混蛋真怕就此挂掉,这个赌注很大,是赔上命的在赌,但却赢了关键的一局,为他全面控制老魔头奠定了基础,张志强天生的性格就是如此,极度的强势,特别是二十年前从血与火的死域中杀出重围后,将这种性格特征凸显的淋漓尽致,只有他当老大的份儿,绝不会屈尊去做老二。

    这时候张志强想笑,哈哈大笑,他很清楚,教官也不想他死,二十年前的那桩旧案还在勾着他的魂儿,两个空间的代表人物都不想他死,那么他怎能死的掉?

    “大家再往后退,叫救护车,调防弹装甲车,还有,找一个牢固的保险柜,越牢固越好,要快!”教官冲着手机喊出了一连串的命令和请求,反正都能听得懂,眼下十分紧张,混在一起也无所谓。

    在他的指挥下,所有的狙击位都没有挪动动,围上来的同行们都散开到二十米开外,这是不是一个安全距离,教官也搞不清楚,反正要足够远,唯独他自己就站在张志强身边,此刻也豁出去了,双目死死的盯着对方周身时隐时现的红光,在淡去的日光下格外的妖娆。

    张志强没死,手指还在动,尽管胸口那个大洞还在噗噗的往外冒血,但这家伙居然把眼睛睁开了,还冲着教官诡异的一笑。

    “拿纱布来!”教官大喝一声,正如张志强所料,他绝不希望这个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挂掉,至于抢救和收押此人的危险性,他也很清楚,但有了沪都的教训,他找到了一个窍门,也相信自己的判断,只要人和白玉扳指分开,张志强就没有太大的威胁。

    许文不放心,亲自送来了一大包纱布,教官一把抢到手中命令许文退后,然后俯下身先堵住张志强胸口的大洞,然后开始紧张的对其施以急救。

    之所以紧张,就是教官的手在触及那团红光时,脑子里百转千回的念想一闪而逝,从童年到眼下,有无数个画面自脑海里闪过,如果现在被红光无情绞杀值不值得?

    “这人在救我的命,你可想清楚了该怎么做?”

    “混账东西,难道老夫不是在救你的命?”血主咆哮。

    “你只能暂时保住我的生机,但要救命还要靠他,知道什么叫现代医学么?”

    “竖子,你安敢小觑于我?”

    “不是小视你,试问你能有多少修为耗在我身上?待元气耗尽,我还是要蹬腿,没多大意义,但这一界的医学却能救我的命,你可以开开眼界,这个凡世间的很多事情你还不清楚,有点耐心好不好?咱俩合作的路还长着呢,聪明如你,应该不难想明白吧?”

    血主仰天咆哮,想它一代圣魔拥有无上法力和不死之躯,即便是陨落,元神也不会破灭,想不到那惊天动地的一战之后居然被对手给牢牢封印了,醒来的地方居然是这么个稀奇古怪的凡世间,处处受制于这凡胎俗体,偏偏这小家伙还是他的宿主,杀之不得,心中的恨意无法排解,它便要发狂一番再说,但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凡胎俗体的话又不疾不徐的飘来,“破茧而出,还是永远沉眠,想好了再做。”

    老魔最终选择了退却,红光非但没有绞杀教官,而且还缓缓的淡去,直至消失不见。教官却像经历了生死大劫,浑身的汗水像洗了一场淋浴。

    藏经阁二楼上的申英杰几乎目睹了抓捕的整个过程,惊骇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儿来,此时拿着枪的手在不住颤抖,心里着实为教官捏了一把汗,也十分自责瞒着对方跑到流云观,害的两名同事牺牲在眼前,他们壮烈的那一刻犹如夏花,却深深刺痛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