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破梦者 > 第六百五十章 目标出现

第六百五十章 目标出现

作者:许大本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破梦者最新章节!

    路上教官翻看了申英杰发来的短信,内容都是一样的,“白云老仙师很想见李天畤一面,能不能通融一下,帮个忙啊?”

    看得出来,申英杰很执着,也很着急,半个小时发一条,这让教官陷入了沉思,李天畤和白云之间的秘密其实很关键,说不定有助于了解张志强携带的那枚邪门扳指,如果有可能,他也希望李天畤能来一趟流云观,可惜这件事他已经无权插手,上级领导没有让他回避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再三权衡,教官还是硬着头皮给自己的上司发了一条措辞委婉的信息,阐述了案情的复杂和诡异,重点强调了李天畤在系列案件中的重要性,希望能够借助此子和流云观之间的关系,将整个案件查个水落石处。

    信息发出去后,教官没有报太大希望,毕竟事情敏感,而且眼下缉拿张志强是重点,恐怕上层方面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果然,基本上没怎么等,领导很快就回复了消息,上面只有一句话,却是极为严厉,“全力缉拿张犯,不要胡子眉毛一把抓!”

    教官苦笑,也不再乱想糊涂心思,然后把电话打给了许文,了解了一下山上和道观内布置的情况,最后叮嘱,“目标疑似有超自然的力量,每个人都要切实注意自身安全,切记!”

    其实无论再怎么叮嘱,教官也不放心,那枚白玉扳指表现出来的力量太可怕,从这个角度讲,他能理解上级的担忧和意图,就是不知道人为的力量能不能将其毁灭,十几年了,教官历经大小阵仗无数,什么样的穷凶极恶之辈都见过,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提心吊胆过。

    想多了没有用,一切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教官深吸一口气,将随身携带的另一部手机打开,拨了一个短号,然后输入密码、录入指纹,随即进入了此次大规模抓捕的临时指挥中心,在线的有罗昌华、刘局、王处和白晓军,还有一名粤省省厅的领导,共同协调现场的抓捕力量,可以做到实时跟踪和高效迅速的下达指令,如此现代化的手段,放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而教官是第一个亲临一线的中心指挥人员,当仁不让的接过现场指挥权,简单的了解各方情况后,汽车已经到达了梧桐岭,教官和翟和尚便在此处下车,一路步行上山,顺便查看伏击圈的布置情况。

    罗昌华还在路上,应该是撵着张志强的屁股一路跟过来,不过眼下还没有此人的任何消息,看来情况也不乐观。

    张志强是成了精的高手,无论格斗、搏杀、跟踪、伪装等等手段无一不是顶尖的存在,莫说教官现在这把年纪,就是当年鼎盛的时候,单独对上此人也没有超过五成的胜算,再加上一个可怕邪门的玉扳指,教官宁可罗昌华别碰上这家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真正的主战场还是应该在这座流云观,强力格杀此人不能有半点侥幸心里,到时候要搭进去多少冤魂,教官都不敢去想,只能把准备工作做到尽可能的完善,减少牺牲,要是这时候李天畤在就好了。

    从山脚到半山腰,教官一边细致的查看各参战单位的布置和伪装情况,一边信马由缰的琢磨了一路,不得不说粤省公安厅的行动效率极高,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方法使日常熙熙攘攘的游客大为减少,如今的梧桐岭已经快连成一片大的景区了,流云观自然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景点,跟他之前来过的两次不同,盘山公路上不但车辆很少,步行的游客也不多,而且大半还是特警伪装的,仅仅这一招就为伏击战斗大大减轻了压力。

    这个度的把握全凭感觉和经验,完全杜绝游客是不行的,很容易引起张志强的警觉,满山的假游客并不现实,别说警力不足,根本无法骗过张志强,此人的警惕性比狼还厉害;放任游客自由上山,那更不行,试想一下,在人流如织的场面动刀动枪,肯定会造成大面积伤亡,那就不是抓捕歹徒了,而是渎职和犯罪。

    对于这样的安排,教官认为是得当的,毕竟道观刚遭受火灾,游客减少十分正常,也难为了粤省省厅的同行们。

    到了山门口,申英杰已经等在那里,教官把翟和尚简单介绍了一下,便没有其他话说了,申英杰欲言又止,但教官却没有给她任何机会,直奔正院后进,这个地方他来过两次,布局还是老样子,只不过东侧回廊墙壁的坍塌处格外刺目,睹物思人,未料到仅仅一年多,白云突遭横祸,已经命悬一线了,他知道,目前至少有四到五把***的枪口正对着这个不起眼的小院。

    许文装扮成白云道长正躺在床上找感觉,骤然见到教官,居然还捏着鼻子狠装了一把,“咳咳,清风何在?这个陌生人是如何闯进后宅的?”

    旁边站立侍奉的却是流云观真正的道童清风,饶是他机灵聪明也被今天的场面给吓坏了,整个人正处在十分紧张的状态中,正一遍又一遍的在脑子里背诵许文交代的话,骤然看见教官,又听见许文发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了半响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行!你这种状态太危险,别害的大家都跟着倒霉,重来!”许文一屁股做起来,自然是非常不满。

    教官摆摆手,示意许文稍安勿躁,然后看着面前大概十四五岁的孩子,眉清目秀却面色难看,想来是紧张的不得了,于是温言道,“不要害怕,平常怎么伺候白云道长,你现在还是怎么做,就把他当老观主就行了,不管什么人来都是这样,我们会在周围保护你。”

    道童连忙点头,但却又拘谨的不得了。

    “难为这孩子了,这里还是太危险,不如让他站在后进的门口,不说话,引个路就好?”教官提议,许文自然不会反对。

    “你自己千万注意安全,特别是他手上的玉扳指,稍有不对,立刻离开,决不能恋战。”教官很少有的再次叮嘱许文后就离开了,他要去一墙之隔的藏经阁,看看白云老头。

    藏经阁的规模很有限,只有上下两层带一个阁楼,却修建的很有特点,有点像缩小版的钟楼,一楼中间是个厅堂,左右两侧各一件厢房,二楼除了一间书房外,其余的全是藏书的书架,青云大师在观里的时候,日常起居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藏经阁内。

    白云道长被安排在楼下右边厢房里,由一名道童和申英杰请来的那名中医陪着,此刻他正在闭目熟睡,道童和医生在申英杰的暗示下先后离开了房间,教官则毫不客气的坐在了白云的卧榻侧边。

    “老仙师别来无恙?”教官伸手轻拍白云的肩膀,并不是不讲礼貌装大瓣蒜,而是真的没什么时间了。

    老头子被惊醒,眼睛半睁半闭,几番努力,颤颤巍巍的居然连头都扭不过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差的令人难以置信,他似乎并没有认出来教官是谁,眼睛一闭又要睡过去。

    “我姓米,李天畤的同事,一年前咱们见过面,还聊了很久,忘记了?”尽管教官有些失望,但还是不愿意放弃。

    白云不答。

    “现在李天畤有难,所以暂时没有办法回流云观,还要请你帮忙。”教官忽然开始放大招,但是没有说谎,只是提法上有些危言耸听而已,不知道这一招管不管用。

    教官对这个做法还没来及在脑子里评估一番,老头子却立刻睁大了眼睛,原本没有半点光泽的眼珠子里一下子射出逼人的寒光,“玄云……他有何难?”

    “因为他的一个老冤家,他现在被关起来了,这个老冤家姓张,前几天还来过流云观。”教官一看有门,立刻步步紧逼。

    “姓张?前几天?!”白云的吃惊更甚于一旁瞪大了眼睛的申英杰,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才吃力的问道,“此话怎讲?”

    “这个姓张的家伙自称和贵观有点渊源,实际上是一个心狠手辣、无恶不作的家伙,李天畤和他的同事为了阻止这人作恶,到处捉拿他,最后反而被他陷害,现在被关了起来。”教官边说边注意着老头子情绪的变化,同时脑子里在酝酿着另外一个重磅的消息,老头子若还是无动于衷,便随时扔出来。

    “他为什么要陷害玄云?”

    “我听说是跟流云观有关。”教官来个狠的,其实他也不知道跟流云观有什么关系,但逻辑上肯定存在,这是最后诈开老头的杀手锏,这个话实际上也是说给申英杰听的,他和白云谈话,一直没有让申英杰回避的原因也在于此。

    果然,白云老头立刻激动了,根本不用人搀扶,居然呼啦一下子坐起了身,一把抓住教官的胳膊,“你都知道些什么?”

    教官苦笑,心道,我要是知道,还巴巴跑过来问你做什么?他正要说话,猛然看见了白云手边的黄绢布,黄不黄黑不黑的,叠成四方形,其实跟破烂差不多,居然被当做宝贝一样贴身藏着,不过除了有点奇怪,教官倒也没有往深处想,此时身上的手机忽然急促的振动起来,教官拿出一看,连忙冲老头子道,“老先生见谅,我接个电话。”

    说完话,教官就忙着往外跑,但却不经意的看到了申英杰异样的目光,她的目光所瞄向的方位正是那叠黄绢布。

    “教官,目标出现,乘坐一辆白色神龙富康轿车,在山腰停车场,他刚刚下车,已经确认过相貌,是张子强无疑。”

    “各行动组注意,目标出现,立刻进入战斗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