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破梦者 > 第五百零三章 营地小屋

第五百零三章 营地小屋

作者:许大本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破梦者最新章节!

    由于植被稀疏了很多,三里地的山路走起来倒是相对轻松,尽管时不时的还有毒物骚扰,但比起身后那片密林还是逊色不少。

    李天畴不动声色的收取了几个生物样本,打算找机会将图片发给教官参研一番,争取能得到些许有用的信息。

    道路前方豁然开朗,一片狭长的平地呈现在眼前,像个尖嘴啄木鸟的脑袋,尖吻部分正好衔接着三人的来路。

    平地目测大概有两三亩的样子,灰黄色的山岩十分平整,上面几乎没有绿色植物覆盖,但四周到处都是高大、错落的乔木遮蔽了这块丛林中极为罕见的巨岩。

    平地靠北的方位,有几间人工搭建的简陋草房,虽然歪歪斜斜,但比想象中要好太多,这应该就是贡三所说的临时营地吧。

    果然,前面的贡三停下了脚步,伸手一指草房道,“那里就是了。”

    李天畴松开潘老,伸手摘下了斜背着的步枪,哗啦一下很熟练的推弹上膛,扭头问贡三,“这里和你以前来过时有什么不同?”

    “还是老样子。”贡三仔细观瞧后,耸肩摇头。

    “去看看。”李天畴平端起步枪,毫不客气地命令。

    贡三自然照做,但眉宇间流露出些许不满,转瞬即逝,很难被察觉到。他抡了抡手中的柴刀,凝神屏气向草房摸去。

    李天畴则任由潘老席地而坐,端着步枪缀在贡三身后,保持了相当一段距离。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接近了草房。

    茅草房一共三间,两矮一高,结构简单,外部死气沉沉,一番破败的景象,最靠前一间的门窗早已失去踪迹,露出两个黑黑的大洞,单凭感官判断,这里的确是许久无人居住了。

    起初贡三还十分小心,待壮着胆子的冲进第一间房后,行动就迅速了许多,分把钟的功夫就把三间草房的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李天畴朝其竖了个大拇指,但他并不领情,好像十分不舒服对方在背后拿枪指着他。

    李天畴看在眼里也不以为意,从各个角度观察贡三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用言语的和行动羞辱对方,以测试其反应也是必有的内容。

    从刚才贡三的表情和举动来看,此人并不甘心被人驱使,看似大大咧咧,其实生性多疑,尤其反感背叛,个性非常鲜明,并不是凭借简单的伪装可以掩盖的了的,由此看来这个胖家伙在其组织里必然身份不低。

    三人选择了相对宽敞的第二间草房作为休息之所,里面虽然破破烂烂,没有任何生活设施,但挡风遮雨、隐藏身形还是办得到的。三人席地而坐,李天畴选择了靠近大门的位置,方便观察和警戒。

    草房里的气味难闻,像是充满了经年累月的霉味和腐臭气体的混合物,令人极不舒服,门窗敞开许久后都散不出去。贡三拎着柴刀前前后后的翻腾了一通,居然被他在后墙根下的位置挖开一个暗格。

    暗格被埋在地下,面积不大,呈长方形,目测长约六十公分,宽不超过四十公分,被一块木板掩盖,上面堆满了各种塑料袋和盆盆罐罐,大多是以前走货人扔下的食品包装废弃物,气味刺鼻,令人作恶。

    见李天畴没有阻拦的意思,贡三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取出一个油布包,看样子很沉,被裹得严严实实。

    在这样的临时营地居然还能寻到宝贝?贡三是无意发现的还是早已知晓,在有意设计套路?李天畴明显来了兴趣,暗中戒备地同时,示意对方打开包裹。

    油布很有韧性,柴刀早已钝的不成样子,自然难以割开,李天畴抽出匕首扔给贡三,淡淡道,“用它吧。”

    贡三也不客气,拿起匕首很仔细的划开了边缝,待要再次下刀时,李天畴却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手腕,“等等。胖兄既然熟知这里,想必应该知道包裹里是什么东西吧?”

    “谈不上熟悉,只是走过两回而已。”贡三的表情木然,但眼光里闪现出一丝不悦,他感觉到对方五指的力道奇大,示威和警告的意味十足,但越是如此,他倒越发淡定,“以前走货的人会在营地里藏一些耐存的食物,还有一些松香熏草之类的东西,防止毒虫,所以,包裹里面无外乎是些肉干和腊肉之类的玩意儿。”

    “哦?有这样的好事?那我倒是多心了。”李天畴哈哈一笑松开了对方,心里却对之前的猜测更加笃定。

    黄油布被撕开,里面却是透明加厚的真空包装袋,透过包装袋可以看见里面大块的酱褐色的肉块儿,应该是熟食。另外还有一个长条的小包,打开一看,是一把一把的像熏香一般的黑褐色物件,可能就是行走山林必备的松香熏草。还真应了刚才贡三所说的话,只是这种东西不知被摆了多少时日,还能吃么?

    但贡三和老潘早已两眼放光,顾不了那么许多。从昨日被抓到跑路至今,从未进食,饥饿的滋味难以忍受,他迫不及待的挑开了真空袋,顿时香气扑鼻,溢满了草屋。

    李天畴也饿,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这包肉食就像是被安排好的一样静静的躺在暗格等待着他们到来。一切看上去很自然,一切又好像精心设计,步步为营。

    如果是后者,那就太可怕了。当时李天畴询问贡三通往帕坎的道路时,对方先介绍的是正面翻山的途径,似乎根本不愿意提及这条山脚小路。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他颠倒顺序先说这条小路,那么自己该怎么思考?如何决定呢?

    貌似这个死胖子很好的利用了反向心理暗示,轻松吃定了自己的心态,应该是有意为之。其真实目的是引诱自己走这条小路,走向坟场。对于小路的凶险,贡三介绍的很有章法,最大程度的刺激了自己的冒险和好奇心理。

    莫非贡三背后的组织是……李天畴随即摇摇头,否定了才在脑海里形成的推测,但尾随而来的追兵又该如何解释?貌似总些地方衔接不上,或者逻辑上说不通。

    但在这个鬼地方也不奇怪,众多势力交错,派系林立,鬼知道因为什么利益纠葛,不相干的两帮人会突然拼个你死我活,又或者莫名其妙的亲密合作。索性不想了,对方迟早会露出马脚,李天畴自信控制身边这两个人绰绰有余,至于突发情况只能随机应变了。

    贡三用匕首叉出一大块熏肉,十分利索的垫着真空袋分成了三份,很有诚意的邀请李天畴先动手,而一旁的老潘连续吞咽着口水,肚子里早已咕咕作响。

    无论对方是否在故意试探,李天畴毫不客气的抓起一块最大的,徒手撕下一条就塞进了嘴里,熏制风干的食物总是很硬,但味道很好,一点都没有变质,想不到在这深山野岭里还能吃到如此美味,他不由得啧啧称赞。

    二人见李天畴吃的津津有味,更是迫不及待的各自抓上一块,撕扯着送进嘴里,狼吞虎咽大呼痛快。

    不能确定这食物有没有问题,李天畴只能边吃边观察,以他对全身肌肉强悍的控制能力,些许食物暂存在咽部的某个位置还有能办得到的,稍有不对,便可以用手指抠出。

    二人的神态举止并无异常,可能是饿狠了的缘故,老潘吃的居然比贡三还快,半个拳头大小的肉块转眼就消灭得干干净净,由于干渴,被噎的直翻白眼。

    李天畴阻止了贡三去附近寻找水源的想法,转手从腰间取下来一个行军水壶,里面还存有大半壶清水,是从追兵手里缴获的。

    这个地方危机四伏,连动物都有变异的迹象,水源又会是什么状况,李天畴绝不会去冒险。大半壶水省着用,润喉有余,解渴就谈不上了。

    边慢条斯理的撕着肉块,边计算着时间,李天畴不知不觉的踱出门外,日头稍稍偏西,腕表显示是下午两点十分。看来最多再歇一个小时就要出发,到坟场十来里路看似不远,但行程凶险,到达核心区域后更有不可预知的事情,早做准备为好。

    回到草房,李天畴将自己的决定告知二人,便拿了柴刀又扭头出来在巨岩四周溜达,一方面观察地形,一方面想仔细瞧瞧柴刀上已经凝固了的蛇虫体液。

    自从有了匕首,贡三就牢牢地攥在手里不曾放下,也从未对想过归还此物,似乎这玩意儿有很大的杀伤力,李天畴也懒得说破,随他去了,小小的匕首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威胁。

    老潘倒是乖巧的很,吃完食物,喝过水后便开始闭目养神,半句废话都没有,他自然知道再次出发后的凶险,也没指望在遇到危机时,身边的两个狠人能切实对他施以援手,所以尽量恢复一丝体能,就多了一份保命的希望。

    柴刀上凝固的东西十分坚硬,李天畴反转刀背在岩石上磕了磕,居然发出轻微的颤音,好像刀柄上什么东西松动了。心念一动,他又在手上加了把劲儿,哗啦,地上掉下来若干指甲盖大小的碎片,再看刀刃,已经成了坑洼不平的锯齿状。

    碎片呈铁锈色,微微泛着蓝光,李天畴暗暗吃惊,瞬间明白这些碎片竟然是刀刃的组成部分,被腐蚀透了以后脆弱如斯!果然不出所料,这些蛇虫的体液有着极强的腐蚀性,更甚于强酸,这一带的物种绝不正常,很大程度上可以确定是变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