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破梦者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大回转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大回转

作者:许大本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破梦者最新章节!

    寂静的夜晚,两辆摩托车如同脱了缰的野马疾驰在郊外的公路上,巨大的噪音让李天畴心神不宁.刚才迫不得已出手恐怕已经被周南认出来了,依稀之间,他还看见了刘强。

    周南暴怒的表情让李天畴意识到问题严重了,警方这回必然是全力出击,志在必得。冲出五华镇并不见得就安全了,相反,可能会更加危险。由于摩托车引擎声的干扰,暂时听不到后面任何的声响,但李天畴确信正如他疯狂逃窜一样,周南也在疯狂的追赶。

    所以之前他脑子里想好的逃离路线恐怕需要改改,甚至是否要返回住地也要考虑清楚。就在此刻,李天畴裤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他掏出一看,是条没头没脑的短信,只有三个字“速往东”,号码极其陌生。

    李天畴的思路一下子又被打乱,这三个字明显是在提醒自己,但会是谁发的呢?又有多大的可信度?他迅速在脑子里梳理了一下知道自己电话号码的人,除了一班兄弟外,就剩下刘强和华老头了。

    华老头似乎八杆子打不着,那么只有可能是刘强。但似乎也没道理,这样的重要行动,刘强能随意携带手机?尽管想不明白,但李天畴宁可信其有,因为县城东面开阔,除了省、县级公路外还有几条小道,就算赌一把也有回旋的余地。

    “前面到哪儿了?”李天畴仔细观察了一下道路两旁后,大声询问祁宝柱。

    “厚岗路口。”

    对于这个路口李天畴并不陌生,以前去蔡家园的时候走过几回。路口正北对直了就是厚岗路,通往县城和SZ市,往西可以快捷的直插县城南边,向东则能连接县级公路去韵山。

    “还有多远?”李天畴又问。

    “十几里路吧。”

    “停车!”李天畴一面嘱咐祁宝柱,一面冲后面的蚕豆挥手示意。他还没有下定决心是否去去蔡家园,但在厚岗路口冲关显然太冒险,而且不清楚游士龙和良子的受伤情况如何。

    “咋回事儿?”祁宝柱匆忙刹车靠在了路边,但是没有熄火。李天畴却早已跳下车直奔蚕豆的车旁,他发现后座的游士龙状态很差,摇摇欲坠的样子似乎快要昏过去了。

    刚才逃跑的太过匆忙,没来得及查看二人。但这一看之下,李天畴倒吸一口凉气,游士龙后背靠近心脏处一个吓人的弹洞,还在噗噗冒血,情况危险之极。人其实早该昏过去了,但凭着一股子韧劲儿,他硬是抱着良子没有倒下。

    顾不得那么许多,李天畴迅速撕烂衣服为老游止血,祁宝柱也停好了车子过来帮忙。

    “咱们调整一下位置。”李天畴大声吩咐,时间耽误不得,周南随时都会出现,“我开一辆车,把老游绑我背上。祁宝柱扶好良子坐蚕豆的车,要快!”

    趁着很短的间隙,李天畴电话吩咐人妖带上老顾去酒楼。他已在极短的时间内推翻了逃往蔡家园的想法,因为路途遥远,以游士龙目前的伤势来看,如果不及时抢救,半路上就可能翘辫子了,所以只能再次冒险杀回去。既然警力都集中在郊外,他就偏要返回县城。

    三人手忙脚乱的刚调整好,就看见了身后追兵的车灯,“前面路口有警察,听好了,只说一遍。你们往东去蔡家园,我带老游治伤,分头行动,千万别回头。”李天畴吩咐着,同时发动了摩托车,轰的一声车子飞蹿出去。

    “凭什么?喂……”蚕豆在后面大声叫唤,但手脚也没闲着,轰隆一声跟着飞驰而去。

    离着大路口还有三里地的样子,出现了一左一右两个小岔口,说白了就是大路边的乡间小道。后面的追兵始终咬得很紧,但李天畴却已嗅到了前方警察的味道。他减慢车速,笔直的伸起了右手向后面的蚕豆示意立即右拐,然后自己转动车把,冲进了左边的小路。

    蚕豆自然是不明白原因,李天畴更没时间解释,所以他犹豫着想跟过来,但身后的祁宝柱发话了,“听他的,往右拐。”

    “我日,好像你很知道的样子。”蚕豆自言自语很不服气,但还是照做了,他始终对祁宝柱有着忌惮的心理。

    眼看着前面逃窜的摩托车一左一右的钻进了小路,根本没有朝布置好的网兜里钻,周南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个孙文凯,脑子是木头啊?!就不能往前靠一点?非要站在路口?”

    “人家也是按命令行事。”小陈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周南扭头爆喝。

    “没有,刚才喉咙痒。”小陈吓了一跳,从未见过周南发这么大的火。

    乡间小路太窄,两边都是灌木,汽车开不进去,周南只能望而兴叹。他强迫自己冷静,片刻后拿起对讲机重新调整部署。这回难度就大了,嫌犯分头逃跑,本来就不够的警力还要分成两拨,周南志在必得的信心一下子动摇了,突然感觉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其实分兵的调整是错误的,如果集中所有警力在城东南围捕李天畴,这还比较靠谱,但周南没有这样做。一方面他不确定李天畴到底在哪辆车上,另一方面,相比之下向东逃窜的那辆摩托车他更为重视,因为几个小时的车程就能越过省界,这对他来说很难堪。

    还有一个更为现实的选择,就是请求支援,但周南同样放弃了。

    按照周南以前的状态绝不可能这样保守。但现在压力太大了,查案办案不容有丝毫闪失,如履薄冰。管军当上政法委书记后,局里又开始动荡,连老夏的地位也岌岌可危。周南在重压下患得患失,自上回停职以来这种心态方面的变化,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乡间小路通往一个不知名的村庄,沿着村庄外围一直往西就能横穿石坎路直插象湖路北口,不走石坎路进城,而是绕个圈顺原路返回是李天畴的临时决定,料他周南也想不到。

    小路虽然难走,但对于李天畴的车技来说还能应付自如,唯一担心的是身后的游士龙,这样颠簸对他的伤口很不利,好在祁宝柱将他捆得够牢靠,自己只能尽量保持平稳。

    正如李天畴所料,石坎路上的行动组被周南调到了进城的路口,准备严防死守,所以他竟然没有遇到警察,轻而易举的走了一段路又钻进了田间小路,几里路的距离就能到达象湖路口。

    但进城并不顺利,李天畴还是被路口盘查的警察发现,只能豁出去冲关,在城内的大街小巷兜圈子,来回穿插,终于在酒楼附近的一个僻静的街道甩掉了追兵。

    为了保险起见,李天畴藏起了摩托车,干脆背着游士龙徒步摸到了酒楼后门,这里是专门供厨师进出的通道。人妖早已等急了,慌忙领着李天畴进了二楼的一间包厢。

    他和顾大夫来得早,把包房收拾成了一个简单的抢救室,二人迅速帮李天畴解开身后的游士龙,平趴着架在了桌子上。

    游士龙已经深度昏迷,恐怖的面相将人妖惊得跳了起来。“他……老游?”

    “是老游。”李天畴点点头,“脸可能是烧的。”

    “我操他妈,天杀的……”人妖跑跳如雷,破口大骂。

    “别吵了,帮老顾的忙。”李天畴喝止住人妖,开始担心老顾的状态。自从上回给自己治完伤后,顾大夫的神智就不是很正常,时好时坏的,而且跟大家都交流也少,这个关键时刻,只能求老天保佑了。

    老顾将能带来的器械和药品都带上了,鼓鼓囊囊的两个大包,吩咐二人帮他整理出来,自己则开始检查游士龙的伤口。不一会他眉头紧锁,腾然看见李天畴仍在屋子里,老顾有心理障碍,立刻请他出去。

    “他没事儿吧?”李天畴不想刺激老顾,虽然这样问着,但人已经走到了门口。

    老顾像是没有听见,已经在成堆的器械里开始翻找东西。李天畴嘱咐了人妖一句,开门出去了。回想起今天晚上警方的不寻常,他有点坐卧不安,不知道蚕豆三人是否顺利。来回踱步中李天畴不想坐等下去,他给付尔德打了个电话,确认家里平安后,便到祝磊的办公室抱了床被子悄悄溜出了酒楼的后门。

    仍然回到了那条偏僻的小街,李天畴推出了摩托车,将被子卷了卷捆在后背,一切搞定之后点火发动,夜里他要和周南好好玩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