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破梦者 > 第八十七章 另一个梦境

第八十七章 另一个梦境

作者:许大本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破梦者最新章节!

    小宋索性将李天畴晾在一旁,不亦乐乎的大忙起来,收拾完沙发,开始扫地、拖地,满屋子都是她忙碌的身影,很长时间都没有正眼看一下李天畴。

    愣了半响的李天畴感觉索然无味,眼睛瞪着天花板,不由的回想起昨天晚上寻找吴天宝的整个经过。除了危机、惊险之外,更让他心中不安的是几个未解的疑团,一直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当时的情形太紧张,一直没有时间静下来思考和梳理事件的始末。耿叔身上的迷太多,但摆在眼前最大的疑问是他为何要下这么大的力气帮助自己,甚至不惜和那个飚七翻脸?既不沾亲带故,又非兄弟故交,似乎找不出合理的解释。唯一能说的通恐怕这还真是一个陷阱,但到底是什么陷阱呢?自己很有利用价值么?

    其次便是深深的担忧,不知道红毛这一晚上是怎样度过的?他按照自己的吩咐报警了吗?想到这里,他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张严肃、耿直的脸,心里一揪,妈妈的,昨天闯下大祸,老肖知道了会怎么收拾自己?

    李天畴越想越着急,必须立刻给红毛打个电话,问下情况。随手一摸,身上衣物十分单薄,只穿了件白色病号服,自己的衣服呢?

    他四下寻找,沙发上有几件衣服叠的很整齐,貌似是小宋姑娘刚拿进来的,仔细一瞅,正是自己的。洗的这么干净,手机呢怕是被小宋给收起来了,看来必须要厚着脸皮招呼人家了。

    “呃,小宋姑娘,咳咳。麻烦问一下……”李天畴酝酿了半天说辞,但话到嘴边还是有些磕磕绊绊。

    “呵呵,清爽了许多。”小宋所答非所问,她刚从隔壁洗漱间冲完拖把,一脸的轻松。

    李天畴咽了口吐沫,讪笑着,“是清爽好多,咳咳,你见到我衣兜里的手机了吗?”

    “你感冒啦?”小宋完全不打正板,故作关心的看着李天畴,嘴角微微上翘,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没有,嗓子有点痒。我想打个电话,你要是见到了,麻烦帮我拿一下。”李天畴有些着急,他可没心思去猜小丫头怎么忽然开始装傻充愣。

    “这里不给往外打电话,你的手机暂时被收起来。”小宋姑娘这回倒是一本正经。

    “为什么?我有急事儿,麻烦你帮下忙。”李天畴无暇察言观色,以为小丫头还在开玩笑,脸上有些不高兴了。

    “这儿的规定,我帮不上忙。一会儿耿叔回来,你自己问他要。”小宋姑娘也有些不高兴了,小嘴一噘,扭头出门了。

    嘿,这是什么狗屁规定?李天畴极其郁闷。难道跟上回一样,又被关起来了?凭什么收了老子手机,妈妈的,等耿叔回来一定问个清楚。

    李天畴不愿再想烦心事,索性捂着脑袋沉沉睡去。迷迷糊糊中,他突然感觉周身寒冷,怎地突然变天了?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置身在旷野,四周漆黑一片,仅有的点点星光,能够依稀分辨远处山峦的轮廓,宛如远古巨兽横卧在夜幕一角。

    这是在哪里?寒风阵阵,远处似乎有一个人影在晃动,速度不慢。李天畴揉揉眼睛才发觉那个人影在一路奔跑。越来越近了,终于看清楚了来人的打扮,似乎还是个当兵的,只是身上的迷彩服已经破破烂烂,身上还背着枪支水壶等装备,已经疲惫不堪。

    这个士兵离着自己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了,他面部僵硬,目光中却带有一股浓烈的仇恨与杀机。李天畴已经看清了来人的容貌,惊的差点叫出声来,怎地此人和自己长得如此一样?太夸张了!恍惚中士兵已经从自己身边跑过,未作丝毫停留,仿佛根本没有看到自己。

    “喂,你跑什么?”李天畴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由自主的大呼起来。

    士兵并未搭理他,可能根本没听见,继续往前奔跑。李天畴好奇的跟了上去,反正左右无人,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不如找个伴儿。“这是哪里呀?停一下。”但士兵自顾自的往前跑,根本就当李天畴不存在。

    李天畴咬牙跟着士兵跑了很远,终于气喘吁吁的跟不上了,“喂……你到底是谁呀……说句话可以吗?”望着对方的背影,他实在难以想象对方那样一种疲惫状态居然还能跑的这么快,难道是鬼么?腾的想起此人跑步时没有声响……我草!碰见鬼啦?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鬼?李天畴顿时毛骨悚然,怪不得对方看不见自己。

    正在昏昏然,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士兵竟然返身折回,就停在离李天畴三四米的地方,静静的注视着他。

    “你到底是谁?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吗?”李天畴觉得咽喉发干,对面的士兵面无血色,浑身没有一丝生机,或许只有双目能够传达他的一丝情感,眼神虽然没有了杀机,但似乎仇恨依旧。

    “拜托你解开我心中的迷团,否则我出不去。”士兵突然开口说话,虽然声音冷冰冰的,但语调完全和李天畴的一模一样。

    “什么谜团?说清楚点,告诉我你是谁,我也好帮忙啊。”李天畴顾不得什么恐惧了,他隐隐觉得这个士兵不管是人是鬼,一定和自己有着莫大的渊源。

    士兵没再说话,一转身又开始奔跑,而且速度很快,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草尼玛的,装啥呀?有意思吗?”李天畴重重挥拳,破口大骂。

    “哎呀!你松手,松手啊,人家疼死了!”耳边突然传来女子的大声疾呼,李天畴感觉手上正握着一物,柔若无骨,不觉一惊,他猛然睁开眼睛,看见小宋姑娘涨红了脸,眼泪快要掉下来了,原来自己正紧紧抓着她的手腕。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场景转换的如此之快?李天畴心中大骇,急忙松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没伤着你吧?”

    小宋摇摇头,用另一只手捂着手腕,“你劲儿好大,做噩梦了么?”她的表情不显得的那么痛苦了,更多的是好奇。

    李天畴点点头,马上又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忽然心里纳闷,“你怎么在旁边?”

    “啊呀,不识好人心,给你拔针头,吊瓶的水没了。”小宋又不高兴了,“一会儿写个牌子挂这里。”说罢,她拿着空吊瓶就要出门。

    “什么牌子?”李天畴也好奇起来。

    “此处危险!生人勿近!”小宋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呵呵,这个小丫头精灵古怪,脾气忽来忽去,琢磨不透,不过捉弄人的法子倒是很多。李天畴笑着摇摇头,想着刚才梦中的场景,那个士兵怎么竟会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是另外一个我么?不大可能啊,看他穿的迷彩服服,至少是十几年前的制式,那时自己还是个小屁孩呢。

    他说的是什么谜团?以前那个噩梦中的场景吗?难道是周彤文的战友?嗯,梦中两人的服装倒是一模一样。哎,有点门道,似乎两个梦能联系在一起……李天畴有些兴奋,干脆双眼一闭,表情痛苦,又开始引导噩梦的尝试。

    房间的门又被打开,这回进来的是耿叔,后面还跟着彭伟华,李天畴一脸的痛苦状倒是让二人有些诧异,不是听小宋讲人已经苏醒过来吗?怎么更严重了?

    耿叔倒是比较冷静,但彭伟华却忍不住了,他猛的蹿倒床边,伸手就拍打徒弟的脸,啪啪的,一点也不知道轻重,“哎,醒醒,傻徒弟。”

    “我草,你干嘛?”李天畴猛的伸手挡开了彭伟华,力量很大,立时扯动了伤口,疼的龇牙咧嘴。突然的变化把彭伟华吓了一跳,“妈的,一个人躲被窝玩深沉,老子还是头回见。那啥呢吧……”他突然猥琐的一笑,远远跳开。

    “耿叔,华哥。”李天畴这才看清了二人,刚才费老鼻子劲,调动一切脑细胞尝试着联系两个相似的梦境。眼看似乎有点眉目了,却被彭伟华打断,心里这个气,又没法发作,一下子涨的脸通红。

    这下子彭伟华笑的更加猥琐,“小李同志,悠着点。这伤势才有好转,切不可胡乱想那云雨之事,伤身体啊……哈哈。”

    耿叔忍住笑意点点头,”刚才进门,还以为你病情加重了呢,没事儿就好。”说着便坐在了沙发上。

    “这倒没有,刚才在想事情。耿叔,你来的正好,我想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情况,可是小宋说不让随便打电话,我的手机在你那里,啥意思?”李天畴没在理会彭伟华的调笑,脸上一本正经。

    “对,没错。你的手机在我那儿,暂时替你保管。这里不能向外边打电话,我定的规矩。”耿叔一脸淡然,直言不讳。

    “凭什么?我有急事儿啊。又不是在坐牢?”李天畴十分不忿。

    耿叔微微一笑,”凭我是这儿的主人,凭我要对这里所有病人的安全负责,呵呵,还包括你。另外,这个规矩有很多年了。“

    耿叔的语速不快,语气也很平缓,但字字透着股霸道,绝对不容置疑。这让李天畴很不舒服,但听上去似乎也有些道理。刚憋着的一腔怨气竟然发作不得,自己在这里治伤,吃喝用度全是人家的,总不能说翻脸就翻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