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网 > 替嫁谋爱:医妻要离婚 > 第1147章 男人真难哄

第1147章 男人真难哄

言情中文网 www.yqzww.la,最快更新替嫁谋爱:医妻要离婚最新章节!

    第1147章 男人真难哄

    哪怕再怎么胸有成竹,刚才在面对着枪口的时候,云安安也还是怕的。

    只是方才还不觉得,这会儿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身上的冷汗都渗透了衣服,夜风一吹,寒气入骨,冻得她牙齿都在打颤。

    她已经是极力在忍耐,也不知霍司擎是怎么看出来的,披在她肩上的外套还残留着些许他的体温,很是温暖,让她有些贪恋地把小脸埋进了外套里。

    还没埋个够,云安安就被霍司擎捏住后颈揪了出来,与他幽邃阴沉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他生气了。

    可自从她提出这个计划,并且执意要拿自己当诱饵引蛇出洞开始,他哪一刻没在生气?

    云安安根本没在怕的,仰起头来,讨好地在霍司擎下巴上轻啄一口,软声道:“我这不是没事吗?而且如果不这么做,以他对你的忌惮,又怎么会这么容易露出狐狸尾巴?怎么样,我厉害叭?”

    换作平时,只要她一撒娇,霍司擎就只有缴械投降的份。

    可现在……

    霍司擎抬手掐住云安安的下巴,望着她的目光又沉又冷,让人不寒而栗。

    “还笑?若是我刚才慢他一步开枪,你可曾想过会有什么后果?我平日是不是太纵容你了,竟让你如此无法无天!”

    察觉到他语气里不加掩饰的愠怒与危险,云安安心口咯噔一下,也顾不得被捏的有些疼的下巴,伸手握住了霍司擎的另一只手。

    他的指尖冰凉,没有一丝温度,掌心处甚至有些湿润。

    可想而知刚刚看见芜约将枪口对准云安安时,霍司擎究竟有多紧张。

    云安安只知道霍司擎开枪是因为她出声呼救,却不知道在芜约拔枪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顾不得他们之间的约定,率先开枪了。

    若非留着芜约还有用,恐怕此刻他早已被射穿心脏,死于当场了。

    云安安不知道这些,但却看得出来霍司擎是真的动了怒,而不是在与她玩笑,慢慢收起了脸上的笑意。

    “我向你保证,绝对没有下次!!”

    如果不是芜约步步紧逼,先后利用叶臻的事情来刺激她,让她预感他一步可能会对她身边的人动手——尤其是景宝,芜约顶着霍司擎的身份,要对他下手太容易了。

    比起其他,云安安更害怕失去景宝。

    所以哪怕是以身犯险,她也一定要去做,也只有她能做。

    霍司擎收回手,怒意翻腾的墨眸渐趋平静,淡淡地看她一眼,而后将视线转移到了芜约身上。

    胥七已经将人铐了起来,和其他联军一同等候着霍司擎的吩咐。

    芜约捂着伤处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半睁着只眼看向霍司擎,喉咙不停地吞咽着,满口血腥的气息。

    “事情……都是我一个……一个人做的,你要杀要剐……冲我来……”他的声音发得断断续续,好像下一刻就会失声一般。

    霍司擎轻笑了声,没什么温度,“念在你曾是我的影子的份上,我便送你一份礼物。胥七。”

    “先生,属下在。”

    “以我的名义,将他送去叶婳身边。”

    “是,属下这就去办。”说完,胥七抓起芜约的肩膀,就跟提垃圾袋一样,直接把满脸错愕的芜约提离了这里。

    别说芜约,就连云安安都不明白霍司擎想做什么。

    她轻轻扯了下霍司擎的衣袖,小声问他:“他为了叶婳不惜和所有人为敌,足以见得他对叶婳的感情有多深了,你把他送去叶婳身边,成全他做什么?”

    怎么想心里怎么觉得膈应。

    不过转念一想,霍司擎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芜约么?

    显然不会。

    云安安好奇得抓心挠肺的,恨不得快点从霍司擎口中问出答案,谁知下一秒就被他打横抱了起来,阔步离开此处。

    隐匿在暗处的联军影随主动,悄无声息地跟在两位主人身后,朝着宅邸方向而去。

    不多时,宅邸主卧内。

    前一秒将云安安放在床上的动作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后一秒霍司擎转身便走,离去的背影要多冰冷有多冰冷,都不带一丝停顿的。

    云安安委屈捧脸,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你不要你的小祖宗了?”

    “我都道过歉也保证过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嘛?”

    “今晚没有我香香甜甜的怀抱你睡得着吗别到时候过来敲门我是不会给你开的!”

    威胁三连一出,回应云安安的是被“嘭”声关上的房门。

    云安安:“……”

    男人真难哄。

    坐在床上兀自生了会闷气,云安安才爬起来,去了隔壁房间。

    尽管她早就知道有霍司擎的保护,景宝不会有任何危险,但心里还是放心不下。

    云安安来到小床偏,看着卷在被子里裹成个蚕宝宝的小团子,有些忍俊不禁地戳了戳他软萌的小脸。

    睡梦中的团子唔了声,紧接着胖乎乎的小手从被子里伸出来,一下就握住了云安安的手指,却没有醒,睡得十分香甜。

    瞧着他这副憨萌的模样,云安安的心里顿时升起种难以言喻的满足。

    被芜约激起的阴影与恐惧,似乎都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

    海岛监狱。

    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不是原本能得到却没有得到,而是已经得到,却又再一次失去。

    这句话用来形容离开监狱不到20小时,就又被抓了回来的叶婳,再恰当不过。

    没有什么比希望一次又一次破灭更让人痛苦的。

    叶婳正憋着一肚子气无处发泄,正巧这时,警长把芜约带到了叶婳面前,丢下一句“执行官说往后他就是你的人了”,就转身走了。

    “你既然没那本事送我走为什么要给我希望?你他妈存心搞我是不是?”叶婳看着满身是血的芜约,忍了许久的怨气直冲他去:“现在好了,擎哥哥一定会误以为我和你是一伙的,很可能会加重对我的刑罚,你现在满意了?!”

    “我……”芜约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被叶婳给打断了。

    “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你也就只配当他的替身,做个见不得光的影子,一辈子躲在阴沟里!”